本期作者:王欢

早秋吹起凉风的晚上,广州正佳演艺剧院里,「拙见」与粉丝、媒体如约相聚。

 

「拙见」出品人田延友、95后电影博主3号厅检票员工、歌手卢冠廷、吴欢、音乐制作人袁大巍,畅聊一点理想与一生所爱,一个人的城市与两个人的月光。

 

拙见,一个以线下21分钟演讲、线上新媒体传播为主要运作模式的多媒体跨界智慧分享平台,每场活动邀请文化、艺术、科技、媒体、公益等领域名家,与观众分享独到见解。

 

“世间哪有真理,其实都是拙见。”拙见logo下方,这句话简扼有力。

 

「拙见」出品人田延友

 

在资讯泛滥的当下社会,拙见试图输出有价值的思想与观点,洞见“有意义”,寻觅人生的精彩。

 

本次专题,我们将走近田延友,走进拙见,在与田老师和他的拙见团队的交流中,感受文化与分享交流的魅力。

 

纯粹 自主

“拙见的存在就是为了探讨一种可能”

 

创+:田老师之前从事的是营销行业,也做出了一定的成就。后来转变方向创办「拙见」这个文化交流平台,您的初衷是什么?

 

田延友:其实我总觉得活着要活得有意义,要做些有意义的事。把没意义的事儿变得有意义,可能需要一定境界,但是现在很多人却把本来可以有意义的事儿变得没意义了。我觉得活着除了基本生存条件的满足,可能还要活明白,要知道真正的“人生的精彩”是什么样的——那人生的精彩跟这个时代的连接,可能就会聚集到某些人身上,而这些人可能就是我们请的嘉宾,或者是我们后来的粉丝。在他们身上,应该能够看得到人生精彩的一些方面。

 

可能我活得比较复杂,在做拙见之初,我觉得至少原来我所做的那个领域里面,除了赚钱,很多不能彰显出我所要的那种人生意义。所以我希望能够跳出原来那种思维模式和商业合作模式。

 

原来的领域里,大家都是互利关系,可能会为了商业的回报、合作的成功而有所妥协。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觉得真正的,或者说相对纯粹的人,以及在自己领域里面有建树、有思想的这些人,他们对人生的感悟应该不是止于商业的利益或回报,对于生活上可能更自主一些。

 

所以就想有一个比较纯粹的平台,能有自主的形式、对人生方方面面进行自主的阐述交流。

 

 

创+:带着纯粹、自主的出发点去创办的「拙见」,您现在会怎样去定义它?

 

田延友:大概每个人都想活得跟别人不一样,我也想把拙见打造成跟别人不一样的一个平台。

 

这么多场活动下来,我不喜欢那些过于悲观的视角和这样的人。可能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问题、幸福、机遇,以及活法,我们是基于好好生活、看到美好一面的前提下,去想那些可能存在的瑕疵或问题的解决方案。

 

所以拙见本身应该是充分释放善意和尊重的一个地方。这大概是拙见跟别的平台不一样的点,我们尊重每一个嘉宾的观点,当然前提是嘉宾要对社会、对人类、对我们的粉丝是友善的,而不是一味地批判。批判要在有善意、有建设性的意见的前提下。

 

 

同时我希望把它打造成一个足够真实、真诚的平台,形式上也能够有一些创新和突破。

 

比如说可能现在没有人愿意去看特别严肃的东西——我在一次活动上也讲过,我觉得所有的严肃在某种意义上都意味着不自信。当很多东西可以开心地去谈时,就意味着在表达方式上的这种自信。不少观众粉丝觉得我们活动演讲时对谈的形式更吸引人,下一步我们可能会加大对谈环节的比重。

 

另外我们希望每次都能够服务于某一个特定的主题,解决某一类的问题,输出一些有价值的思想和观点。

 

 

创+:「拙见」logo里有一句话“世间哪有真理,其实都是拙见”。您会如何解读这句话呢?

 

田延友:这是我提出来的,因为我觉得人的认知是很有限的,当然这是一个很客观的情况。这个我们分几个方面来说吧。

 

①多角度的声音

 

到底什么是“真”、“善”、“美”,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表达、诠释方式。我觉得至少在“理解”的维度上,很多问题都应该允许有不同的视角和切入点。

 

尤其现在资讯如此泛滥,我们每天花很多时间在上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还是试图去找到一些有意义的东西,我们希望所做的事情能够找到意义。

 

而这种寻找、发现问题与观点,然后表达自己的过程,我觉得就像这个平台的名字一样——我表达这个东西不一定证明我是对的,但我要表达出来;我不跟你争辩什么,但是我存在着。

 

②信息泡沫中的追问与思维独立

 

在信息的泡沫中,思考也好,剥离也好,参与也好,可能已经让我们没有办法去分辨真假了。我们可能只是表达了某一刻的观点、情绪,表达一些愤怒、哀怨、渴望,之后到底怎么样也无所谓,第二天可能被一个美食、一个台风的话题刷屏,我们又参与到新的话题队伍当中,发表新的观点、新的情绪。

 

我觉得我们现在大多数人的思维模式和对很多问题的认知,不可能很深刻——甚至很多人觉得不需要深刻,“干嘛要活那么深刻?”,“深刻是别人的事,我现在挺好的”……所以越来越多的人慢慢地放弃了这种思维的独立性,这其中也放弃了对真假的追问。

 

 

③新时间背景下 不同层面与维度对权威进行新解读

 

再看原来沉淀下来的真理,它都是基于那个特定的时代一种经验的累积总结,或者一种不可挑战的表达。

 

现在来看无论是原来所谓的主张也好,对很多东西的判断也好,它在某一个特定时间段和某一个维度上是正确的,但不能保证永远都是正确的。

 

所以拙见所推崇的,就是我们应该有能力去挑战那些权威的观点,同时对权威的观点做不同时间段下不同层面、不同维度的解读。

 

④不存在完全的正确 探讨一些“可能”与存在的意义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我们输出的这个观点本身可能就有缺陷、有瑕疵,但它至少也是一种表达方式。你很难保证请嘉宾来讲21分钟,他不带情绪、偏见,不做推广,不顾及圈粉能力,当有私心杂念和杂质在里面的时候,你很难保证它是完全对的。

 

所以我就提出来,我觉得首先就要跟我们的粉丝、媒体朋友表达一个观点,就是本身我们就有瑕疵,每个人、每个平台都有瑕疵,他的观点有时候要屈服一些东西,所以又回到拙见创立之初,就像不存在绝对真理一样,世上也没有哪一个平台上面,真的可以肆无忌惮地理直气壮地不取悦任何人。

 

很多时候我们活在了自己的舒适区,没有考虑到自己的存在在团队中、在媒体环境中的意义。我们的存在,在他人的心中、对社会而言都是有意义的,但很多人觉得自己无意义才是意义。在这个情况下,拙见的存在就是为了探讨一种可能。我们允许基于利人利己前提下的自由,考虑我们、考虑生活中一些存在的意义。

 

 

价值 传播

“现在并非所有人都对泡沫趋之若鹜”

 

创+:您会怎么看待当前这种信息爆炸的环境?

 

田延友:其实我有时候会对这种环境非常厌倦甚至愤怒。我觉得当下貌似信息丰沛,其实百分之八、九十都是泡沫,我们就在这个泡沫上面去发挥想象、表达情绪。之后泡沫破了,所有东西都破了,也没人去追究他,就是这样一种状态。很多人不怕生活出现变化,但他们怕无聊,怕没有参与感,没有表达欲,不管生活每件事是否有意义。

 

做拙见之前我特别看不惯文化人那种“穷酸相”。我那时就一心忙着赚钱,特别看不惯那种“意见领袖”的样子。后来这种文化的代入感是很有意思的,跟这些人接触得多之后,你会发现他们身上确实有那种“酸溜溜”的东西。但是你回看那个商业环境里的人时,你会发现这些人真实得多。

 

原来在那个圈子里,忙着赚钱、生活、找商业机会,就会觉得:何必呢?活成这样得多累,这么悲观,天天看这个世界不顺眼,总想发表观点……像杨锦麟老师,我觉得我越来越理解他,可能他在表达方式上可以更温和一些,只是说我们现在没有人为这些事着急。现在我就是一个特别“精神分裂”的状态,特别想实现文化的价值跟商业价值的这种链接。

 

 

创+:平台会为受众指引一个理性对待的方向吗?

 

田延友:只能说是尽我们所能地去感染大家。但我认为现在并不是所有人都对那种泡沫趋之若鹜。我见过很多传统媒体的创始人,他们现在还在传统媒体行业里坚持,一边对内容贬值无奈,一边还是坚持输出有价值的内容,并没有因为抱怨就放弃自己坚持的东西。

 

可能随着年轻人思想的丰富,包括整个教育体制和媒体的宣导,很多人在人生价值上还是会有所追求,包括我们的一些志愿者、团队同事,也有不少人是有梦想的,接受了我们的信息之后也能有所收获。

 

我们做活动的时候,经常有好多人在群里发一场活动下来整个思维导图,把这几个嘉宾讲的内容链接起来,整理一些要点分享出来,你看了就会很感动。前段时间看剪辑视频的时候,里面最让我感动的不是我从台后走出来什么的,而是我们切到听众席画面时所有人听我们对谈、互动、开玩笑时特别开心的表情。

 

可能我们还需要时间。另外需要整合更多有责任和担当的媒体平台和朋友的资源,然后真正地传递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去发挥这些平台、渠道应有的影响力。

 

 

经典 延展

“扎扎实实做内容的,终会显现价值”

 

创+:在繁杂的信息与利益环境下,保持这种清醒与真实实际上很不简单。团队是否有一直遵循的运营理念?

 

田延友:以尽量真实的状态,尽量多元、艺术化的呈现形式,表达最具人性价值的一些思想和观点。

 

目前我们面向的整个人群中主要有媒体人、企业家、在校大学生和刚毕业两三年的部分青年。随着平台化的运营,包括跟互联网充分链接释放内容之后,可能下一步在某一期的某一个栏目,或者衍生出来的一些子品牌或者项目,会有针对特定的人群。平台上,嘉宾、主题也会吸引一些特定的人群。就目前来看,主要还是看心态,我们面向的是所有尊重文化,想学习、想在思想上有提升的人们。

 

 

创+:团队会靠什么来坚持和推进「拙见」的运转?

 

田延友:现在有很多端口,我们还在做相应的做能量储备,也有很多志同道合的一些企业、朋友会给我们很多深度合作的支持。我一直等着那些泡沫慢慢地破掉,最后那些扎扎实实做内容的,会显现出他们的价值。

 

一边成长一边减肥,一边生存一边描述梦想吧。一个企业、一个机构跟人一样,要找到愿意跟自己一路同行的人,然后把很多该有的价值释放出来,把无法被理解或匹配的价值珍藏起来,变成陈酿的思想。我们很多主题不会去追太多的热点等等这些,我们希望就是我们这些主题过几年再看的时候,依然还可以琢磨。

 

现在有一个现象,大家可能会去更喜欢看旧的电影、听旧的音乐。好像再回头看以前的东西,可能技术设备上跟现在没法比,但是他们包含的感情、底蕴,很值得反复咀嚼。我们应该坚信这种经典的力量。

 

 

 

创+:您认为这个平台的几个主要板块,各自有什么特色呢?

 

田延友:第一个是内容。是对社会的一些思想、文化的问题,包括一些热点问题的延展思考。内容的生成是一大部分。

 

第二部分是我们跟城市与政府、跟企业与个体的这种链接。这部分可能会有从文化价值到商业文明的拓展部分。我们在设计时,关于人生的增量、文化的增值的主题等列了很多,所以就链接了城市,比方说与某一城市某一区域的文化项目的链接,这是城市的;跟我们的商业合作伙伴、一些共同的文化项目主体单位合作,这是企业的;还有一部分就是我们给粉丝的内容,关于未来教育板块的延展。

 

第三部分可能是我们做拙见这个品牌释放、沉淀下来的部分内容,比如说我们自己的空间,近期我们在打造自己一些固定的文化空间。

 

就整体的规划和运营来说,这几个部分现在都在按照我们的思维推进,未来我们会用我们的文化融入到一些有活力、有成长空间、对文化有渴望的公司和机构中,将他们与拙见的品牌文化结合起来,变成一个新的产品、内容。也会打造文化空间,让我们对理念比较认同的粉丝有一个固定的地方可以去,可能不止一个,在全国会有一些复制和延展,用来做拙见的常态化内容、小型的活动。还有一些衍生的文化、跟我们调性相契合的产品和内容,比如出版、教育。

 

诚意 坚韧

“要有这种「死皮赖脸」活着的精神”

 

创+:一系列活动举办下来至今,您是否有个人新的收获,或者说平台有哪些成长?

 

田延友:当然有个人的收获,就是越来越相信文化的力量和它的价值。现在大家都越来越尊重文化,只是可能有一些个体或者企业机构、平台不知道如何用文化去跟自己现有的生存发展状况形成一个必然的链接。就我个人而言,无论从公司的股东结构、合伙人机制,还是一些中间环节,有不少人都是从我们的嘉宾,变成了我们的项目合伙人。

田延友:以尽量真实的状态,尽量多元、艺术化的呈现形式,表达最具人性价值的一些思想和观点。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你会突然发现我们与任何人之间其实是没有距离的,当我们足够真诚和开放的时候,你跟任何人都可以构建一种合作、朋友关系,未来发展很多可能的关系。同时这些嘉宾本身的社会影响力、社会责任,也可以助力整个拙见未来的发展。拙见因为他们的助力在成长,他们也在拙见的平台上成长。

 

 

 

创+:刚才您说到的真诚,您觉得它是如何形成的?

 

田延友:我是在商业里面学会了真诚,在拙见的舞台上释放了真诚。我觉得真诚也许是最容易的,它是一个成本最低、让你最容易跟别人构建认同关系的大前提。所以其实当你真的把所有姿态、虚伪、功利的东西放下,你用真诚的方式表达的时候,其实别人是能感受到的。

 

它不是一种技巧或者态度,是一种原则,如果想达到期望值的话,无论是跟人的沟通也好,首先你自己的想法要足够真诚。它不是一种技巧或者态度,是一种原则,如果想达到期望值的话,无论是跟人的沟通也好,首先你自己的想法要足够真诚。

 

 

创+:可以分享一下创办拙见以来印象比较深刻的话或者一件事吗?

 

田延友:我发现有时候我们太在乎了内容本身,却忽略了它更好地表达和呈现形式;有时候太在意形式了,就变得形式大于内容。其实我认为包括内容的输出在内,现在“形式及内容”的这种说法是对的。所以你看我们近期做的音乐项目,音乐是一种形式,但是音乐对情感内容的梳理、表达、传播可能比其他要快。如果说对我影响比较大的,我认为就是这几次跟音乐人的交流沟通。他们最擅长用音乐表达,也能感受到那种用音乐表达出来文化的价值、思想,或者情绪,可能是更直观、更方便传播的。

 

有人说,无论是商业环境,还是整个文化生态,都未必如我们所愿,一下子就能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我觉得余秀华说的那句话挺重要的,她说“像我这样死皮赖脸地活着就是胜利。”一定程度上,我们每个人、每个机构都是一个余秀华,都有短板都有自卑的地方,也都有出众的一面,有一旦被认可,就能够像原子弹那样释放出来的能量,但是这有一个非常大的前提,就是要认可自己,自己要有这种“死皮赖脸”活着的这种精神。

 

 

期望 趋势

“我们应该好好想想,到底要什么”

 

创+:在做思想文化交流平台同时,拙见想扮演一个怎样的社会角色?

 

田延友:我觉得特别悲哀的就是,本来有能力、有丰富的资源来做这事儿的团队、平台不愿意好好去做这事儿。所以当我做这事的时候,觉得这既是一个期望,也是站在了一个不一样的角度。

 

我们现在可以越来越好、可以受欢迎,我想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很多人会觉得拙见的出现是个好事儿。但为什么这样的事没有多起来?我特别这个不介意那边又来个什么演讲平台,那边又出来一个什么平台,做的特别好,我觉得这是好事。

 

我们没有办法给自己很多符号,无论是在这个社会中的角色,还是在各种环境下的角色、与各方面的关系,很难如我们所愿地去界定、实现。如果要说是我的梦想或者一个期望值的话,我觉得拙见的一些观点永远不要成为主流观点。当拙见被所有人喜欢的时候,我们就没有思想,没有观点了。因为拙见应该是基于特定人群的一种“小众”,让文化、思想的价值能够逐步释放出来。

 

这也恰恰是我们特别纠结,但也是跟别的平台不一样的地方。如果它一下变成大众的,受众偶尔听一下可以,可是天天指望着拙见,大家就都不用看书思考了。我们要扩大我们的影响力,让更多的人喜欢、接受我们,但是因为我们做的东西只能给那些真正愿意思考、对文化有渴望的人解决成长的问题,所以它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一方面,我们希望跟这个时代、跟我们的粉丝一块成长。同时我们也希望在整个业态环境里,我们不去随波逐流。

 

 

原来我们提出做思想的奢侈品——奢侈品的概念并不在于它多贵,就像真诚,在于它稀少,因为这样做的人少。所以后来我想,拙见打造的应该就是一个有含金量、有原则与诚意的品牌,虽然未必能一下子让所有人都觉得这个东西适合他。我们尽量去设置好与大家沟通的表达方式,让大家能够接受、融合,能够有链接的方式与可能,净化人的思想,推动文化的进化、人的成长。

 

就像现在朋友圈说的,“年少不听李宗盛,听懂已是不惑年”,周星驰的电影有很多人一开始也不喜欢,对吧?很多电影都不喜欢,后来突然有一天你看懂的时候,会发现那些电影确实是用了很多心思的。我希望拙见是这样的一个平台和产品,它不是一下就被懂了,然后就马上就被消费掉,然后就被淹没了。现在不懂,没事,慢慢懂。

 

 

创+:看起来拙见似乎不是主流文化里的一支。您现在对主流文化、大众文化是什么样的看法?

 

田延友:这就像不同民族之间有不同的习俗、禁忌一样,但是我们本身并没有民族的隔阂,我们可以尊重彼此的信仰,只是表达方式不一样而已。

 

其实主流文化并不是件坏事,而且我们也不排斥类似拙见这样的演讲平台出现,反而很欣喜于看到有更多人开始有这个意识。就像我们自己特别不希望邻居出什么事,只有我们很幸福,更希望的是大家都很幸福,只是我们比他们还快乐,这才是一个很好的氛围。你天天在这种出去就得绕着走的环境里面,自己再幸福又怎么样。只是我们选择的路径是希望尽量按照自己的方式,不太想去委曲求全、不太想完全用一种做大众产品的心态去做拙见。

 

有段时间我们在想为什么要用公众号去传播?要不要直播演讲?因为这些活动应该是和买了票、喜欢我们的人之间一个私密的活动。不是每一场活动都需要商业的传播,比如卢冠廷老师这场演讲其实很多媒体愿意做直播,但是我们在想,这样对购票来看的粉丝是不是有些不公?我们不是一个歌友见面活动,主要还是想挖掘音乐里的思想,甚至是在哲学层面上的一些思考。

 

我们是愿意去哗众取宠的去把很多东西传播出去,然后让别人觉得这个很牛,还是说更老实一点、更真诚一些?我们应该好好地想,到底我们要什么。因为一旦追求量的时候,其实可能我们就进入了一个死循环……

 

 

一开始只有拙见一个的时候,可能他是小众的,只影响一部分,但突然有10个、100个的时候,它就会变成大众了。只是说可能在这个过程当中水涨船高,我们一直还在坚持着,我们自己把自己的小众的一部分服务好,但整个氛围是需要大家一起来营造的。

 

 

创+:那么您是如何看待这类活动和事业的未来?

 

田延友:那当然是,觉得非常好。(笑)

 

好在哪?第一个就是,我们整个环境已经越来越觉得尊重文化是一个体面的事儿,而不像原来觉得“有钱就体面”,现在是有个性体面、读书体面,对吧?我有一次在芬兰的机场发现有个人拿着特别厚的那种书在那儿看,当时我们国内很多朋友都会去拍他,然后说你看这就是区别——那意味着什么?就是当我们看到这样的画面的时候,没有说那人傻、那人装,而是觉得“我们应该向人家学习”,或者至少觉得我也向往那样,即使没时间。

 

从这个意义上看,拙见所做的就相当于线上支付、付费观看一样。这种趋势一旦形成之后,就不会觉得是一个很离奇的事儿。这种现状对拙见来说是特别好的事,就大家已经觉得很多文化消费的事情是合理的,已经形成一个习惯,这是第一个大趋势。

 

 

第二个就是我们对信息泡沫的厌倦、对“鸡汤”的识别能力越来越强,这对拙见来说也是一个契机。70%的时间都在看微信,坐车没事干的时候才听书有啥意义,对吧?如果受众可以在我们的链接、点拨下自己专门花更多精力自学,而不是靠碎片的时间,把那大部分的时间弄几本书好好看看,其实比什么都强。

 

第三个就是所有的大众平台内容的趋同,今天看这个明天看那个,就那么几个人跳来蹿去的,讲的内容80%都一样,只是价格、推广力度不一样。虽然存在即合理,但是我更希望大家都有辨别能力。我们现在评价一个人未来的生存潜力,会说当他手机卸载的东西越多的时候,他可能独立思考的时间会越多;当他手机上全是APP的时候,可能反而没有什么水平。全是靠听和看,没有记录、没有思考,没有自己的沉淀的时候,也不行了。把零散的时间利用起来了,貌似变成了一个勤奋的人,然后把其他大块的时间全部消费到没用的事情上。你觉得怎么评价呢?我们觉得这其实也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虽然现在这种文化交流的平台良莠不齐,目的也各不相同,但我还是希望看到更多,至少他们喜欢这种论坛、演讲,喜欢分享交流的事业。拙见要做的,是要能看到这些文化产业和项目的兴起、繁荣。

 

这条路特别难走,也许其他平台团队做的不够好,或者还没有很成熟,也不知道路子在哪、怎么去做,但他们能一直很有热情。不管怎么样,至少大家都敢说、敢去做了。所有尝试着通过演讲内容分享活下去的这些,都是有梦想的人,只是说这些梦想能活多久而已。

 

 

“我和一些企业家在聊的时候,他们说他们自己都未必有勇气去做一个这样的平台,这么烧钱的,然后以这种方式投入很多。”

 

田延友表示,创立「拙见」、坚持做认真而有质量的文化分享交流平台,也算是实现了一个心愿,做了一件多年来自己真正喜欢的事。

 

你是否看好本期推荐的项目?

人看好
人不看好
关于腾讯 | 关于腾讯·大粤网 | 服务条款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腾讯·大粤网招聘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粤府新函[2001]87号 文网文[2008]084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90407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90059 B2-20090028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