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作者:橄榄社
创业方向:把义工旅行做成中国旅游业业态中的一部分
团队人数:12人
创业时间:1年
项目摘要:Easin亦旅亦行是国内首家专注于O2O无国界义工旅行机构,拥有国内外众多旅行公益项目,以及全国最大容量的打工换宿项目。 成立一年后,于2015年成功注册为一个由大学生独立运营的公益创业公司,自负盈亏,以商业助力于公益,主营国内打工换宿项目以及无国界志愿者项目,开拓国内外“公益+旅行+无限可能”的义工旅行模式。

90后创业如潮,虽偶然会有不靠谱吹牛皮的成分,但这个女孩让人意识到不能简单用年龄来粗暴划分判断。即使是论阅历,她走过的路也比别人多,恰巧这也是她创业的资本,也为其确定了创业的方向。

而她,就是Easin亦旅亦行的创始人凌裕涵。

刚见面时,凌裕涵从另一个会议室走进房间里,娴熟地拉起一把椅子在笔者对面坐下。穿着彩条衬衫的她,面带职业性的微笑,伸出一只手来:Hello,我叫Eris。这种与娃娃脸不相称的干练,让人下意识地问起她的年龄,虽然是冒着会留下不礼貌的印象。

“我是1994年的,还不是我们团队里最小的,有个男生才19岁,但是他的经历简直跟传奇一样。”凌裕涵很轻松地化解了可能造成的尴尬,作为一家初创企业的创始人兼CEO,聊天的细节之处往往显示了一个人的情商。

这位94年的漂亮姑娘要给国内OTA(Online Travel Agent 在线旅游社)市场来一针强心剂。

凌裕涵的故事开始是一次非洲义工旅行,这次旅行让她感受到心灵震撼,也让她看到国内旅游市场上的空白。回来后,她召集了一帮义旅爱好者让兴趣有一个妥实的安身处,创立了一个关于义工旅行的微信公众号。结果“一不小心搞大了”,她们的号在1000多万的微信公众号中受到了人们的关注。出身商人家庭同时具备湖南和潮汕基因的这位姑娘干脆把心一横,大潮下纵身一跃:休学,创业。

于是,Easin亦旅义行从一枚微信公众号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发展到了一间创业公司。在谈到未来的愿景时,她会一本正经地说:“我们宏伟的目标就是把义工旅行做成中国旅游业业态中的一部分。”

听语气,这不像是开玩笑。

在红海中寻找蓝海

在线旅游市场的生意从来都是抢手的,加上移动互联网的飞速带动,让旅游业这个战场一片血海。

易观智库今年年初发布的《中国在线旅游市场趋势预测2014-2017》数据显示,交易规模未来几年将保持稳定增长,2015年将达到3523.8亿元人民币,环比增长25.9%,预计到2017年市场交易规模达到4983.4亿元人民币。刚刚过去的2015年Q2,则似乎认证了这个预测结果:两个季度中,在线旅游交易规模达到1061.7亿元人民币——还没有算上暑期和即将到来的国庆黄金周。

刚刚萌芽阶段的Easin该以什么样的姿势才最有效率?

“想不想去巴厘岛上待上几周去学习海龟保护?”

“愿不愿意来到斐济作为一名志愿者带着那里的孩子们玩耍?”

“愿不愿意抽几周时间前往南亚次大陆旁的小岛斯里兰卡,感受那里的佛修文化?”

Easin亦旅亦行的Web版,充满文艺范儿

凌裕涵跟大多数的OTA不同,她所选择的切口更小,但更着实吸引当下的年轻人。这是一般的OTA项目里所提供不了的:在那里,你是观光的游客;在这里,你是带有志愿任务的旅行者。

“我们跟旅行社有一点不同,旅行社是推一条线路,我们一般不推线路,我们推一个点,它就是一个营地。”凌裕涵也会反复强调Easin在这一方面的独特性。

当然,名额是相当有限制的,报名者要经历筛选和面试的过程,最终的通过率在3-5%左右。毕竟,以国际志愿者的方式去完成一趟旅行,三观正和技能完善是最基本的条件。

创业的第一桶金却不是自己想要的

在2013年7月第一次去云南泸沽湖做义工时,凌裕涵被那种义工体验的美好所包围,当与客栈老板和一同去的义工伙伴交流后,一个商业想法在她的头脑里开始打转。

在国内,打工换宿的旅行方式流行于文艺中青年之间,普遍的旅游社区包括文艺青年聚居地豆瓣也经常以小组的形式作为供需桥梁而存在。但在凌裕涵看来,自发组织这种形式能否做成需要看人品,越是这样就越需要有一个专业性的机构来作出规范性的对接。

“看到义工旅行松散时,我们有责任去规划,有人做得不好我们有责任指出。而且我们是中国义工旅行关注量最多的一个平台, 不管这个关注量是虚的还是实的,如果是虚的我们就向实的方向发力。”这是两年后,当想法成型并付诸实践,凌裕涵对Easin的定位和存在意义的思考。

然而,在她看来扮演这种中介角色并不美好:2013年9月Easin的公众号开始以义工旅行项目招募信息的发布、面试名单发布、问题解答、旅游地和客栈介绍、旅行攻略甚至是创业故事和旅行故事作为内容进行推送。四个月后的寒假,Easin收到了第一笔来自云南客栈老板的义工招揽费用600块,几通电话帮60名在微信后台报名的义工搞定了假期的留宿地。

但现在回望起来,凌裕涵会笑着说当时的想法说得上愚蠢。虽然凭着扮演中介角色拿到了第一桶金,但她认为在国内打工换宿完全不应该收费,那不是一种义工旅行的模式。

随后,一种免费的义工旅行模式悄然而生。免费模式能导入大量有效用户,并且支撑起逐渐攀升的阅读量和品牌效应,让Easin在义工旅行圈里有了认同感和信任度。讲起粉丝从2万到20万只用了两个星期的时间,凌裕涵的脸上明显挂着一股子兴奋。如果只凭兴趣,免费模式或许能像字幕组一样细水长流,一旦成立一家公司,还得悉心琢磨用户转化和商业模式的问题。

从兴趣到商业,小切口后有大想象

3个月前,Easin正式注册成为公司,按照公司化运作,几乎全是凌裕涵从各种线上线下渠道上招揽来的同道中人,真正年轻而充满朝气。

如果做别的旅行项目,凌裕涵和她的团队可能会被比下去,垂直领域在她看来是苦心经营的金字招牌。说到义工旅行Easin在中国算是最专业的,因为义工旅行的玩家们基本都在其团队里。“做好『义工旅行』这四个字是我们的任务,义工旅行这个领域是我们作为90后团队比较好做的突破点。”但她也坦言不会放弃横向的开拓,以主题创新类的旅行尝试突破社交领域。

凭借手握的义工旅行资源,Easin与客栈管理系统云掌柜达成排他性的合作协议,后者将所掌握的客栈和青旅义工招募信息与Easin手头所有的义工资源实现轻松对接,互惠互利的同时,基本也慢慢培养了选择义工旅行用户的使用习惯。

小步快跑的Easin想要成为中国OTA业态的一部分,从兴趣起步到专业玩法,走上正规化的公司运作,对这个以90后为主力的蓬勃团队而言,也依然充满挑战。

有时候,作为领头管事儿的,她也会焦虑,一本接着一本的经管创业类书籍恶补。毕竟年纪小,没有去过任何公司实习,她做团队管理都是来自于书本的恶补和自我摸索,而且她的团队90%的人都比她大,有时未免会不服。

经历过一次一对一路演的凌裕涵,并不讳言正在进行着融资计划,相比资金,她更看重背后的公益旅游资源。在她所能目及的未来,国内义工旅行文化,应该像每一个中国家长费尽心思给孩子挑选兴趣班一样,让旅行成为一次最美的教育。

你是否看好本期推荐的项目?

人看好
人不看好
关于腾讯 | 关于腾讯·大粤网 | 服务条款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腾讯·大粤网招聘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粤府新函[2001]87号 文网文[2008]084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90407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90059 B2-20090028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