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街头艺人用8年坚持梦想 曾一天只赚30块

“人生如戏,我要抓住每一个展示的机会,说不定就是我人生的转折点。”

“人生如戏,我要抓住每一个展示的机会,说不定就是我人生的转折点。”

每当周末,忙碌一周的深圳市民都喜欢去欢乐海岸消遣,在那里度过一个短暂的假期。夜幕初临,热闹的氛围很快被点燃,广场上一群“街头艺人”或深情演唱,或随音乐自由律动,或四下无人地拉起二胡……


90后廖思力是他们其中的一员,主要从事机器人舞蹈表演。为了不再四处漂泊,2018年他参加深圳市举办的“街头艺人”选拔,成为深圳为数不多的“持证上岗”街头艺人之一。2020年,街头表演的视频,在某视频平台获得百万播放量,“机器人”廖思力的标签一度登上热搜。

找寻自己 爱上街头表演


小时候,做个“新深圳人”的想法一直存在于廖思力的脑海里。长大后,他总想要做点什么有意义的事,于是,街头艺术表演成为他坚守8年的事。


2013年,他从学校毕业,刚出社会干过销售、当库管、做派单员,为了练习胆量,周末还会兼职进行街头街舞表演。他回忆从前做库管的日子,一边是同事们无聊地刷着手机,一边是各种嘈杂的响声,如果继续做下去,人生好像一条咸鱼。

直到在深圳街头,他结识了一群同样爱好舞蹈的年轻人,来自天南地北的他们组成了PUJ Dancer的街舞团,只要有空就会聚在一起进行表演。渐渐的,他关注到:在中国街头很少看到机械舞表演,但在国外这种类型的行为艺术却很普遍。他觉得,也许机会来了,成为“中国机器人行为艺术第一人”的种子在他心里萌芽。


起初,在某国外社交媒体上,他上传的表演机器人舞蹈视频受到了舞蹈界前辈的点赞,做一个少数类别的艺术形式——他更加坚定。如果能在国内推广这种行为艺术、让更多人了解岂不是更好?

街头是舞台 为梦想一路向前


决定专注走街头艺人这条路后,廖思力做了很多的准备,他在网站自学很多舞蹈视频,并且在日常生活中融入机械舞的展示。比如在地铁站不影响行人的情况下,常常会模仿机器人过闸机的样子,也吸引路人驻足拍照。


第一次正式机器人舞的街头表演,廖思力连续工作5小时,却只赚到了30块钱。然而在广场的另一边唱歌的人,还有粉丝给送奶茶,收入也是他的几十倍。“我当时想自己是不是选错行当?干一天也才一杯奶茶钱。”


找一个人流量多的广场,确定位置开始布置,早期还要不断变换地点。“其实街头表演,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好赚钱”。他描述,作为一个专业“机器人”,全程肌肉紧绷的表演,慢慢在他身上留下了很多疾病,肌肉劳损、腰椎也有损伤。

几年间,坪山、宝安……深圳的几个区都留下了他表演的足迹。但在家人眼里,廖思力的工作是不务正业,赚不到钱。妈妈也常告诫他:这是不会成功的,不如老老实实打工挣生活。他却觉得,年轻人总要有点梦想,趁着有机会做点喜欢的事。


“只要有观众愿意看,我就会一直做下去,就算没什么收入来源。”从2017年至今他已参加过数十档电视节目的表演,包括央视的《黄金100秒》等,虽然这些并没有给他的生活带来很大的改变,但从街舞到机械舞到“机器人”表演,廖思力把街头当舞台,一路追梦向前。


抓住每一个机会 追求卓越


今年1月,廖思力街头表演的视频在某平台获得了几百万的播放量,也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因为疫情的关系,原街头表演的场地没有开放,他又辗转争取到周末在欢乐海岸表演的名额。


2020年是他街头表演的第8年,每到一个地方,他就会把机器人舞蹈带过去,厦门、广州……都承载着他表演的足迹。如今,在欢乐海岸有一块属于他的几平米小场地,每到周末很多小孩子把他围起来看表演,稚嫩的声音还会嘟囔:真的是机器人吗?

靠着商演、短视频创作,收入不好的时候他可能才一二千块,好的时候也能挣七八千块钱,勉强够生活。也许,很多人不理解他为什么要“折腾”,他却说年轻就要敢想敢做,生活才有意思。


“人生如戏,我要抓住每一个展示的机会,说不定就是我人生的转折点。”廖思力坚信。(文/腾讯大粤网;视频/南方都市报;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Copyright © 1998 - 2020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