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6日下午,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西关打铜”工艺传人、“天程铜艺”负责人苏英敏先生,来到了花城汇参加一场关于“潮玩非遗粤文化”的活动,为众多网友讲述“西关打铜”的故事,同时也让大家体验到了“手打”铜器的乐趣。

西关铜艺的历史

广州老西关的铜器制造业,其实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积淀。“西关”指的是以前荔湾区,是对外通商与文化交流的重要口岸。考古发现,其实早在南越王墓中已有精品铜器,另外资料记载,西关“打铜街”(现光复南路)在清乾隆时已有地名,为当时铜器具生产和销售的一条专业街。

在清末,广州打铜行工人曾多达2000余人,时有谚语称“苏州样,广州匠”当时“入黑白铅则为熟铜,入锡则为生铜,各器均由工人制成,寄卖于铜铁店,销行内地各埠及西、北江”。

但是到了1958年,由于当时铜统一收归国有,广州西关一带原本以打铜为生的手工艺人纷纷转行。自此,铜器业式微,与此同时,新机械技术、新材料的出现和普及,以前购买铜器皿的消费人群逐渐减少,手工铜器的制作成本较高,懂得手工打铜的匠人少,这一系列因素的影响,让西关打铜工艺这门传统技艺,生存环境变得更加恶劣。

传统文化的转型

现在,西关铜艺历久弥新,经历过极盛极衰,又再回到了大众的视野,而在西关打铜的历史传承与再次复兴道路上,有一段“父子的西关打铜梦”可以说是这一技艺传承过程的最佳注解。这一少一长,则是天程铜艺的新旧两任掌柜:父亲苏广伟,儿子苏英敏。

老掌柜苏广伟先生,20岁开始打铜,早期是国营单位冶金工人。1998年前后,单位倒闭,为了不荒废一身打铜手艺,苏广伟先生在自家老档口恩宁路143号开设铜器店,取名为“天程铜艺”。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当时的西关打铜的盛景早已不再,整条恩宁路只有苏广伟一个打铜人。一块铜片,一把锤子,通过苏广伟的精湛手艺,诞生出了各种生活用品,尽管自己很用心去做,但是苏广伟的生意几乎无人问津。对于打铜工艺复兴信念的执着,苏广伟靠着自已和妻子退休金,坚守了铜铺达十年。

然后,转机出现在2007年9月,苏广伟的儿子苏英敏接手,成为天程铜艺的新掌柜。

苏英敏认为,打铜单靠只做街坊生意是地不通的,要想让打铜工艺真正的复兴,重点在于市场的开拓,必须从产品的实用性和多样性出发,同时增加铜制品的收藏价值,设计制作出让70后、80后、90后的消费群体觉得新颖的产品。比如说铜麻将、铜骰子、铜雀笼,这几样东西一出,年轻人和高消费群体都过来了。尤其是当时的2 .3米高的铜制雀笼,无焊接超高工艺,惊动了很多玩雀的人和收藏玩家。继推出高端个性定制、具有收藏与传承价值的铜艺作品之后,他又开发了低端“手打铜壶”市场,100多元一个,铺开大众化之路。

短短数年时间内,苏英敏带着父亲从143号转为138号,店铺从之前的4平方米做到40平方米,扩大铺面后,甚至带动左邻右舍转行做铜器。

打铜复兴再从恩宁始

苏氏父子经营的铜艺店的名号被打响之后,荣誉光环接踵而来。2013年,西关打铜工艺被纳入省级“非遗”名录,“天程铜艺”的在些机会下高速发展,同时为了更好地开拓市场,苏英敏开始和各界富有影响力的人合作,在此期间,他先后推出歌曲《四平方》、《铜匠的复活》和《一铜天下》,从而让更多的人了解“西关打铜”这门技艺。

未来,苏英敏表示除了结合现代工艺,制作出更多让年轻人认可的作品外,其也在探索传统粤文化的跨界方面,希望通过非遗文化、老字号以及广东优品等多方元素结合,碰擦出更多“不一样”的火花。从而让更多人认识、接受、喜欢西关打铜文化,让非遗文化得到更好的发展。

Copyright © 1998 - 2020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