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基建工程兵何林:闻南风、拓荒城,劈山开路筑荣光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生出深圳这个经济特区。基建工程兵们怀揣着对这座小城未来的憧憬,来到这里支援建设。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生出深圳这个经济特区。基建工程兵们怀揣着对这座小城未来的憧憬,来到这里支援建设。

四十年前的深圳,还是一个渔火薄田的边陲小镇——市区街道狭窄,房屋建筑破旧,四处人烟稀少,一派荒凉景象。改革开放的春风,吹生出深圳这个经济特区。基建工程兵们怀揣着对这座小城未来的憧憬,来到这里支援建设。34岁的何林也是在这个时候,看准了机会,申请调入基本建设工程兵冶金指挥部深圳临时指挥所。南下深圳,这是改变他一生的重大决定。

 

立足特区做建设,着手旧貌换新颜

(前排左二是何林)

出生于上世纪40年代的何林是四川人,1969年4月1日入伍。谈起当兵的原因,他说:“在当时,当兵是一件无上光荣的事情”。入伍后,何林成为一名基建工程兵。应工作要求,他先是去了河南南阳;唐山大地震时他被安排支援抗震抢建工作,修建简易的临时住所;而后又辗转到新疆、北京。1982年7月20日,何林从北京坐闷罐火车来到深圳,开启了这段充满未知的“拓荒之旅”,从此与深圳结下一段不解之缘,而这段缘至今已有37年。

 

“深圳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上有国家政策,下有人民建设。虽然现在很荒凉,但今后肯定会很繁华”,这是何林决定要去深圳时的内心独白。当时的他满怀热情和期待,然而抵达罗湖火车站后,映入眼帘的却是一派荒凉景象,刚从首都过来的他心里不由得出现了一些落差:“那时候的深圳跟北京太不一样了,北京已经是大楼房、大花园,深圳还是小矮屋、小草丛。”他形容当时的罗湖火车站就像是“菜市场”,荔枝公园也还是个“大泥塘”,“罗湖老东门一带的街道很短,一根烟的功夫不到就能从街头走到街尾。”

(1982年10月开工前的怡景路 何林负责该路段管道材料供应)

这也意味着,对于深圳未来的建设,基建工程兵们需要担负起很重的建设任务,才能让这片土地从“一片荒芜”到“百草丰茂”。何林说,“那时的生活条件很艰苦,我们住在一个临时搭建的竹棚里,只有晚上才有休息时间,平时白天都在工地上埋头苦干。”回忆起那些日子,他用“三个蚊子一盘菜,十个老鼠一麻袋”来形容。白天要辛苦作业,到了晚上还要与蚊虫展开斗争,这就是当时特区建设者生活的真实写照。

(1985年何林在深汕建筑材料公司负责红岭大厦的物资供应)

作为物资科的一名基建工程兵,何林主要负责物资供应。来深后的首个工程是爱国路的建设,他一个人要搞定四五十种材料的供应,包括大小管子、阀门、胶圈等等。或许很多人并不了解物资科工作的重要性,但所有的建筑都需要由大大小小的物资筑起,在当时交通基础设施等条件都远不如今日的情况下,运输物资存在着重重困难。深圳第一座高楼电子大厦的“马赛克”,当时是何林从江门新会运过来的。还有深圳地铁、深圳大学、红岭大厦、深圳机场、市民中心等深圳早期重大工程,都留下了何林艰苦作业的身影。“供了几万吨的绑扎丝,深圳到处都有我的贡献。”时至今日,岁月沧桑了他的脸庞,却没能使他的那份光荣减去分毫。

 

见证特区蜕变,诠释深圳精神

 

1983年,基建工程兵集体转业深圳的宣布大会召开了,何林改编为深圳市属建筑施工企业的职员,继续拓荒造城。到2005年,他为深圳的现代化建设已经辛勤工作了23年,终于迎来了退休的这一天。

(1985年春节何林和家人在海上世界)

退休后的何林选择继续留在深圳,过着平淡而舒适的生活。儿女们事业有成,而他则每天买菜做饭,和曾经在部队并肩战斗的老朋友们聊天,闲时他还常常翻看过去多年来保存的照片、信件、证书等,并写下《岁月情怀》一书,以记载在部队中的真实故事,让更多的人了解到深圳的建设历史,也记录下了这种感人至深的奋斗精神,为后辈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尽管深圳的建设之路比来之前想的更为艰苦,但今日的发展程度也远超何林当时的想象。回想起初来深圳时的奋斗岁月,他总是笑笑:“深圳已经从昔日的边陲小镇变成国际都会,生活也越来越好,我完全不后悔当初的决定。”何林把自己的大半辈子奉献给了深圳,用几十年的时间亲眼见证了深圳翻天覆地的变化,心中早已对深圳这座城市产生了不可割舍的情感。         

基建工程兵作为深圳经济特区成立的见证人之一,经历了那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历史节点。三十多年前他们来到这里,为特区的初期建设打下了坚实的基底。这些“拓荒牛”为深圳奉献了青春的汗水,也诠释了深圳精神的真谛。

Copyright © 1998 - 2019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