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制 | 李超帆

主笔 | 姚晓璇

摄影 | 顾灵

设计 |  刘露露

录音整理 | 陈凯健

第一次让大众近距离接触到周力的作品,应该是在2015年。那时,深圳机场新航站楼启用还不到两年,一个七层楼高、形似茧壳的巨大艺术品就被安置到新航站楼的中庭,艺术也在那时被“搬进”了公共空间。

初见周力,是初秋的傍晚,她刚和几位美术馆馆长还有主理人们探讨了有关文化建筑及创意的话题,在长达将近4个小时的论坛分享后接受我们的采访时,依然显得精力充沛。

在法国长达7年的旅居经历,让周力对西方文艺有了深刻的了解和感悟,也对中国传统文化多了一份更为执着的表达。周力的童年就是“别人家的孩子”,书法国画信手拈来,或许是家庭环境熏陶,或是骨子里天生就流淌着传承的血液,这在她后来的作品中毫不吝啬地体现出来。

艺术和生活永远是不可分割的,但抽象派的绘画似乎更容易与当下社会脱节,在她看来,艺术家应该是跟社会有关系的,艺术本身也并非高冷至上,如果有一天在大街小巷里就能偶遇艺术,艺术才真正融入到了公共空间,给生活带去或许不起眼但又重要的乐趣。

腾讯:您曾在法国呆了七年,现在回过头来看,觉得法国带给了您什么?

周力:给我打开了另外一扇门吧,让我深入了解到西方绘画体系。西方美术史的发展脉络是一步一个脚印的,当代艺术的源头清晰,一直到今天的声音和舞蹈。

相比之下,我们的当代史是拔苗助长式的。但反过来看,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又是特别厚重的,以前我不认为,但到了西方,我才觉得中国传统文化是很厚重的。所以要用一步一个脚印的方式,把今天的艺术和过去的厚重连在一起,这是最大的收获。

腾讯:您的作品形式主要以综合媒介绘画和后期的装置为主,作为第一位在伦敦白立方举办过个展的中国女性艺术家,创作至今您最满意的一件作品是哪件?

周力:每个阶段我都有自己喜欢的作品,因为作品是阶段性的,那对应的有其代表作。

深圳机场那件作品到现在我还记忆深刻,因为它打开了我另外一个维度,就是从一个平面转到了一个装置,并且我要去想那么大体量怎样去把它呈现出来,技术上的难度和团队的合作等都是帮助我了解到,艺术其实它是可以无限的,放开的,艺术本来就是无界的。

深圳机场《尘埃—蜕变》 周力

腾讯:您从小就接触书法、画国画,这对您后来在绘画方面有什么影响?

周力:其实中国艺术最精华就是书法,书法直接影响到了我的绘画,表现出来就是线条。书法精炼地涵括了东方哲学思想,要求知行合一。所以书法平时要练,不练的话就写不出来,写的时候还得一气呵成,你不能犹豫,一犹豫那个字又不对。

腾讯:绘画对您来说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在勾勒每一笔一画时,内心世界是怎样的?

周力:其实绘画它并不是那么具体,不是说绘画可以帮你疗愈什么,只是在某些时候,比如你心中积压了很长时间的一个问题,你通过这种表现形式把它疏导出来,艺术家如果解决了自己的深层次问题,或许同时就解决了一些人类共有的问题。

绘画是人的天性,你可能不会说话,不会认字,但你一定会唱歌,会跳舞,会画画。绘画本身就是一种原始的语言表达,是一种交流工具,只不过现在这种交流的工具多样化了。对于我来讲,绘画是我现在的工作,但同时我又把它调整到了可以让我自己很平静很释放的一个节奏。

腾讯:您最希望观众可以从您的作品中获得到什么?

周力:不要过多的纠结。艺术有两种,一种是对抗性的,就是只抛出问题来,让观众自己来解答,去引发一些思考;另外一种就是自己消化,给出一个安静的暗示,我希望是回到一种平静。 

每个人看着觉得很愉悦,有的人会看得很纠结,是因为每个人理解的方式不一样,我们可以慢慢来探讨这个问题。

腾讯:谈到艺术,都会觉得是阳春白雪,难以接近,您觉得艺术怎么去跟商业、生活做一个更好的互动结合,寻找到平衡点?

周力:其实艺术就是生活,生活就是艺术,非得生生区分开就是自我圈进一个小圈,清高孤僻。把艺术当做正常的工作摆正心态就能与生活艺术化,艺术生活化。

腾讯:从绘画到装置的转变,是否是您为了让艺术融入公共空间,从而去更接近大众而做出的一种改变?

周力:当代艺术可以在公共空间的呈现,如果说我只是从绘画这个平面来创作的话,其实它的局限性还是蛮大的。文化抽象很容易跟这个社会脱节,只是在一个自我的小世界里面,但你作为社会的一个当代艺术家,应该是跟这个社会是有关系的。

但我也不愿意去放弃它(绘画),因为绘画于我是很重要的一种情感或思考表达方式,那我只能去选择另外一种,能够让艺术融入到大众生活的方式,这种方式就是装置。装置它是强行植入到一个公共空间的,当你路过看到一个作品,可能你不一定需要,但它可能无形之中会影响到你的生活,暗示或隐喻,这是为什么那么多广告的存在。可能我想用相对成熟的艺术作品代替部分垃圾广告。

腾讯:让艺术融入公共空间,融入生活,是你做艺术盒子的理念,华侨城艺术盒子坐落在佛山,而在深圳更多是作为可移动的艺术盒子,你觉得这种模式能否让深圳在文化上有所新的突破,这种模式是否可复制?

周力:移动美术馆当然可以复制,正因为它的灵便机动性,大街小巷都能偶遇艺术是会让生活充满乐趣的。这是艺术真正融入生活的最佳方法之一。

腾讯:大学时画素描您很拒绝老师所要求打的“打格子”,如今作为广州美院的客座教授,您选择带本科生,在教学过程中,您会怎样去引导他们?

周力:因才施教,根据每个人的特点来引导。好艺术家不是教出来的,是悟出来;教师的职责是点盏灯,让他们看到自己也看到脚底的路。

腾讯:您刚才在做(论坛)分享的时候多次提到说,做展览的时候很缺乏经费,你们团队里也有很多不拿工资的“义工”,您怎么看待当前艺术产业发展的现状?

周力:因为我们选择的是非盈利带学术性展览呈现方式,我们合作方赞助经费有限,对于他们讲,等于是拍了一个广告,那这个广告其实对我们讲就是每年有四个展览要做。

我的出发点是为了给学生,或者是给年轻艺术家搭建一个平台,为了这个才硬着头皮接下来的。后来也常会去想,如果经费充足那个馆应该可以做的更好,即便自己垫钱也是远远不够的...但现在回过头来整理的时候就发现,其实我们做了很多,并且我们保持了我们的学术性。

腾讯:您的工作室收藏了很多学生的作品,这些学生作品大多数是买回来的,而且您近年来也在做一些青年的公益项目,为缺少机会的青年艺术家免费提供展示的机会,为什么要这么做?

周力:年轻艺术家最好的支持方式就是买他的作品。跟你说一百句鼓励的话,也没太多用。如果一个艺术家,一个年轻人,一个孩子,他真的是有天赋,他很愿意,并且他一直在坚持,我觉得就应该帮助他。

因为绘画本身,尤其是当代艺术本身就是阳春白雪,它是这个塔尖尖,理解的人不太多,受众不太广,尤其实验性的作品,要让人们喜欢他,然后收藏他的作品,难度太大了。其实他们不是没有天赋,很多人可能是没有机会,而我们团队做的事,就是尽量去给他们创造机会。

腾讯:现在不少艺术家会迫于市场选择去做一些“网红”展览,您有没有过,或者会不会因为市场压力去做一些妥协?

周力:这个网红展不等于都是不好的,它会变相地吸引一批年轻人。不是说所有展览都应该是高雅艺术,但当他进了这个门之后,他会慢慢发现还有更多更好的更能够让他吸取营养的展览。他就慢慢进入到这个艺术世界了。

所以这个要抛开偏见,不能一竿子打死。我们这个团队选择的是把学术这条路先走稳、走好,因为本身我们就是这个范畴,那么小的一个馆,如果还没有特点,只做网红展,吸引那么多观众也没有意义,没有后续还是留不下去。

我希望它是有一个脉络和传承的,这也是为什么坚持做画册的原因,因为所有的文献才能保留到未来。

腾讯:很多人都说深圳是一座快节奏高效率的城市,但有时候只有慢下来才能去感受一些细节。回来深圳这么多年,深圳有没有让您很感动的一些“细节”?

周力:其实看着创意园的变化,就已经很感人了。以前那些地方都没人的,现在人来人往,然后二代三代,比方说爷爷带着孙子,经常会在那走来走去,小孩子愿意坐在里面的咖啡馆了,我觉得这就是一些细微的、感人的变化。

腾讯:深圳曾被人称为“文化沙漠”,在您看来,深圳当代艺术氛围发生了哪些变化?

周力:我觉得深圳这个城市给人的整个感觉,他是有朝气的,一直在蓬勃的向前走。深圳提出要打造十大文化建筑,听到这个新闻,我还是觉得开心。十大标志性建筑如果真正能出来的话,我觉得深圳也许能往国际最好的一个一线城市方向走。

但文化一定是需要积累的,它不是拔苗助长的出来,是慢慢累积、沉淀之后,透出它内在的那种沉稳,不急不慢,然后很自信的气质。

腾讯:每座城市都有其独特的韵味,对比北上广,您觉得属于深圳独特的味道是什么?

周力:全新、年轻开放有活力没包袱,因为大多移民,所以平等包容。

腾讯:深圳的文化建设之路应该怎么走?您觉得还有多久才可以达到一个比较高的水平?

周力:我觉得中国什么速度都快,只说这个文化的沉淀,希望有更多优秀的艺术家、文学家、音乐家...加入,可能在商人或是经济学家眼里微不足道的部分,反而可以构造一个文化的生态,它会让这个城市变的特别丰满,有精神,能够让人留下来。

深圳还缺少一种氛围,深圳大剧院节目少了,观众就少,这是一个问题。一些好的歌剧、话剧,深圳大多是找人去送票,这个在北京上海是是相反,观众踊跃,都愿意去看。其实还是宣传不够,深圳不能太重视眼前的利益,这种文化的滋润是会渗透进骨子里的,尤其是对年轻人,他可能不知不觉受到熏陶,这种文化滋润是受益无穷的。

Copyright © 1998 - 2019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