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制 | 张丽平

主笔 | 文敏柔

摄影 | 叶泽霓

设计 | 李晓蕾

初次接触盛宇宏,就讶异于他身上流露出的书卷气,学理工科出身,但他没有半点理工男的特质,更像是个饱读诗书,混迹文坛的文人。

在香港学习的经历,让他早早就接触了建筑设计先进的思想理论,因而至今都保持着开放进取的思想;对广州这座城市的留恋,促使他积极带领行业走出去。

掌舵汉森伯盛26年,盛宇宏依旧认为自己是个经营管理的生手,不过在言语间,他透露着不惧怕和勇于挑战的精神。

“建筑会改变城市”——因为这份信念,盛宇宏格外自豪于建筑师的职业身份,他希望自己和公司都保持对设计的热情,怀着初心一直走下去。

腾讯:在香港学习多年,有没有你特别欣赏的建筑?

盛宇宏:我1991年就去香港了,那个时候留下深刻印象的建筑都集中在中环。一个是汇丰银行,使用的是非常高科技处理手法,它的结构和节点让人流连忘返。还有贝聿铭设计的中国银行,是非常简洁的几何形。香港著名的设计公司Rocco设计的美国万通大厦,在那样的环境中,通过建筑形态去化解周围不利的因素,都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腾讯:在香港学习建筑设计吸取到的最大的特点和长处是什么?

盛宇宏:当时香港的建筑设计无论设计手法,还是公司组织已经非常国际化了,在当年和国内设计院还是有着本质差别的。

技巧上,做设计的模型全部用电脑,当时内地还是用针管笔和尺子,这是很大的飞跃。设计理念上,会更关注商业利益和环境文化的关系,以及科技手段的利用。但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对建筑师职业的认识。之前内地认为建筑师就是创造美的职业。但在香港是一个服务型的职业,专业工作中我们要承担社会责任和法律责任,建筑师应该为业主的成功和出现的问题而尽心。我们不光是在做设计,还在管理这个项目。让我加强了对职业的认识,感到特别有自豪感和担当,对未来的人生起到了非常大的影响。

腾讯:你觉得现在中国除了商业建筑和旅游建筑,还有哪类建筑是需要聚焦的?

盛宇宏:其实建筑最有趣的一件事情,是随着社会的变化而变化,随着使用人的变化而在成长,科技水平、生活方式的发展,都对建筑设计带来非常大的影响。

现在很多设计一方面关注代表未来的80后、90后;另一方面,中国老龄化越来越严重,也有很多养老建筑需要去高度关注,所以也不能简单归类为一类建筑。我觉得有很多新的课题值得我们去研究。我觉得所有变化都是有可能的,需要社会不断关注和聚焦。

腾讯:刚刚说到中式建筑,广州传统的岭南风格建筑逐渐增多,但很多都是流于表面,没有真正吸收岭南建筑的精华,你认为该如何将传统建筑与现代建筑做结合呢?

盛宇宏:有尝试都值得鼓励,肯定是比照抄强。但最终取得怎样的成绩,还是跟整个社会的审美和要求相关。如果是从旧有建筑改造和保护的角度,的确需要保留一些旧的外立面。真正的岭南建筑除了形式之外,更多还是在创新。像是骑楼这种符号性的东西都是从外面传过来的,由于我们处在改革开放的最前列,这个精神在未来的建筑中还是需要传承下去。

我希望能更关注气候的变化,用更加节能环保的方式去反映现代生活。在形式上应该更加推陈出新,根据时代变化去尝试既有味道,又能满足现代人生活方式的处理手法。

腾讯:你认为广州这座城市的建筑特色是什么?

盛宇宏:广州充满了创新和务实。这里的客户在选择时会有很多要求。第一是希望东西要有新意,不能是照抄照搬、千篇一律。另一方面会更关注生活和使用细节。其实这也跟广州的城市性格有关系,大家追求新奇的东西,但是在生活上也非常包容温厚,反映在建筑上也是这样子。

腾讯:设计和自由一直都是分不开的,当你设计出的作品被客户要求修改或批判,如何去说服客户?

盛宇宏:在设计过程中不断进行沟通,达到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这是行业的日常工作。有时这也是大家互相启发和推动的过程,当然也有合作会产生争执,在过程中需要建筑师起到沟通的作用,站在更宏观的角度上去看问题,要统领整个项目。同时要站在城市历史、未来使用者以及环境的角度,通过多重考虑去综合选择合适的解决方案。沟通争执都是正常的,但是出发点是要完美地解决问题,让各方面都达到平衡和满意。

腾讯:珠江新城让广州变成现代化都市,你觉得意义在哪里?还是说广州建筑文化就应该是北京路镇海楼白云山这条中轴线呢?

盛宇宏:其实广州现在有两个中轴线,未来100年也有可能出现第三条,我觉得不同的轴线代表了不同的时代烙印。汉森伯盛1993年在广州设立办事处时,就是在广州市人大,每天看着中山纪念堂,感受到那条轴线的历史和沉淀。今天我们公司在体育西路,又对着新的中轴线,所以我们是感觉到这个城市逐渐走向现代。这都是广州,不会说因为中轴线的迁移或者增加,广州就有所不同。

广州之所以成为广州,就是因为有新又有旧,有冲突也有良好的互动,这是这座城市最让我觉得动人的地方。

腾讯:所以你是认为地标还是应该多样化吗?

盛宇宏:是的,广州还是一个比较多样化的城市,这种多样化也需要跟环境和历史相结合,在旧的中轴线旁边,我们应该更多地保持尊重,在新的中轴线旁边,更多地是需要超越。这些都是不同时代赋予我们的责任。

腾讯:你怎么看待外来甚至国外大师的作品,比如说扎哈设计的广州歌剧院?

盛宇宏:我对于在城市里面引入新的思想、国外的大师是不反对的,而且这些大师的作品其实对我们有相当的冲击和启迪。所以包括像广州歌剧院,以及旁边Rocco设计的广东省博物馆,这些作品都给我们一些新的想法。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在这样的项目里,能给国内设计师公平竞争的机会,不要限制投标条件,抱有更开放的态度,才能让城市接纳更多的英才,也让城市有更多机会。

腾讯:汉森伯盛也接手过不少豪宅项目了,当代中国豪宅建筑有什么突出特点?将来的发展轨迹会是怎样呢?

盛宇宏:豪宅这个词需要重新定义,一般意义上讲豪宅就是特别大、特别豪华,只局限一部分人去使用,我觉得这当然是豪宅。而代表中国现在发展的趋势,更需要去关注他们的生活需求——包括自豪感、家族传承,要让人觉得付出这样的价格不光是居住,还是一种收藏、地位、家族荣誉等等。

随着国内楼价逐渐升高,其实一百多平方的房子也可以当做豪宅。香港人千尺就叫豪宅,千尺相当于九十多平,价格可能在2千万到4千万元,这一类的豪宅因为地理位置和配置会更加精致化。设计会更关注内部每个窗口看到的景观,包括一个精细的尺寸,都能让业主觉得物超所值,这也是豪宅的一个具体想法。

腾讯:汉森伯盛的设计项目遍及国内外,是怎么处理建筑的地缘问题?

盛宇宏:这也是建筑设计令人着迷的地方。我们每到一个城市,就是对那个城市学习和融入的过程,公司会鼓励建筑师,包括我自己在内,去看当地的博物馆,了解当地文化,这样才能让你的建筑更有地域性。

腾讯:汉森伯盛已经走过了 26 个年头,在这 26 年里公司最大的变化是什么?未来有怎样的规划?

盛宇宏:最大的变化就是人都老了,人员也变多了。 很多同事早期就进入公司,每一次庆典大家翻看旧照片,恍然道原来我们当年是这样子的。但我更关注的是我们不变的东西,能否为业主带来新的价值。

十年后,甚至五十年后我希望公司仍然能够存在,在这个过程中,可能做出来的东西跟今天不一样,人员也会有变化,但希望大家能够一直对设计充满热爱,做一家永远追求创意,负责任的设计公司。

腾讯:你曾说过“广州设计都存在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很难‘走出去’”,作为羊城设计联盟的会长,羊盟这些年都做了怎样的努力推动广州设计行业的发展?

盛宇宏:相对而言,广州的建筑师比较内敛,不太会说,不太做宣传。但其实都特别注重生活品质,有设计做就活得很快乐,大家一直追求更快乐的生活和更自由的创作。不过这样对公司的发展而言就没有那么进取,做企业和做建筑师本身是两个概念,做企业就应该寻找更好的商机,考虑如何整合和发展。

羊盟一直努力在做一件事情,就是走出去。我们有羊盟世界行和羊盟中国行,这种走出去,是让大家知道世界有多大,知道外面的建筑和公司是怎么运作的,把这些先进的思想理念和更广泛的世界观带回广州市场和设计企业。同时也希望这样的机会能够创作出合作的空间,让本土企业和外面的企业能够有更多合作。

走出去永远是好的,更广大的空间也是更好的,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

腾讯:你跟广州这座城市也有很深的渊源了,自香港留学回来你也选择了广州,是什么让你留在了这里?

盛宇宏:我觉得广州是一个很自在的城市,每个人都有自己自在的方式,有很多机会,同时也不会太装,每个人都活的很好。它不仅有底蕴有现代化,而且很包容。是个非常值得居住生活工作的地方。

腾讯:华南理工大学是你的母校,这次汉森伯盛“矩阵”展览也在这里开设,你对母校有着什么样的感情?

盛宇宏:我是1985年入学,全国第一届保送生保送到华工,当时说除了建筑系,华工所有学系任你挑,但是我就想读建筑系,所以颇费周折。因为有华工建筑才有了今天的我,我所有的学习基础和启蒙都是因为母校。期间我遇到了很多恩师和给予我帮助的人,特别是赵伯仁老师,不仅推荐我到香港学习,也在我人生很多重要的节点帮助我,让我终身难忘。

现在是毕业季,这个展览对我来讲也算是毕业展,今年是我毕业30周年,能够回来办展,我觉得非常荣幸也特别诚惶诚恐。对老师学校是一个汇报,也希望年轻同学能多批评指正,毕竟未来是属于年轻人的。

腾讯:你说你一定要选择建筑设计,为什么?建筑设计一开始就是你志业吗?

盛宇宏:我从小到大有很多的梦想,因为科幻电影和《三体》这类小说也都是我喜欢的,所以当时最希望能去宇宙探险。

到了真正毕业的时候,老师给了很多建议,说你写字画画都挺好,有理科的逻辑也有工科的实践精神。我自己也热爱美术,在工科里面和美最有相关性的就是建筑,建筑会改变城市,影响人的生活,所以我觉得这是很崇高的职业。因此选择了建筑到今天也没有后悔,是非常正确的。

腾讯:从业这么多年来你经历过最大的坎坷是什么?是如何度过的?

盛宇宏:从设计本身来说,每一个新的项目都很有挑战。而经营公司最大的困难,就是在管理,以及与合作者的关系上。这些年公司也有一些起伏波折,直到今天我也认为我不是特别擅长经营公司。在这个过程中,需要面对市场上社会上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平衡理想的设计品质、无限的精益求精和经济利益、公司生存。我觉得有时候要跳出去看清问题,这也是我去户外探险的原因。

如果局限在事情里,会不断地计较,总是算不清楚。当你到大自然中,为了生存去搏斗历练,会发现世俗里的经济名利淡泊得多,回过来每次都可以更简单地处理问题。

所以做设计,或者经营公司,有时候并不一定是自己的水平问题,很多好的设计是人生的感悟,这也是我这26年的一些经历和想法。

腾讯:你在报道中提到过,最满意的作品在未来,现在还是这样的想法吗?

盛宇宏:是的,因为每一个建起来的项目都是以前的作品。建筑不同于绘画可以随时修改,很多项目都是带着一些遗憾去完成。

每一天我们都在进步,很多观点在改变,现在回头去审视过去的作品,应该用批判的眼光,如果永远觉得这个作品就是代表作,完美无瑕,那也就没有什么进步空间。从企业的精神来说,应该努力去把下一个作品做成自己最好的,这样才能更有动力。

腾讯:平时是怎么努力提升自己、不断去挑战自己呢?

盛宇宏:一是看书;二是游历;第三个是实践。

接触的每一个项目,无论是来自甲方的批评,还是合作公司的意见,或者是同事们的观点和想法,都能让自己有所成长。一个设计公司之所以能够不断发展,因为它能够鼓励每一个人在企业中发挥自己最大的极限,和同事们相处有养分能够吸收,也是一个教学相长的过程。我觉得要学习每天都可以,成长也是每天都应该。

腾讯:今年即将过去一半,还有什么未完成的计划吗?有什么愿望或规划吗?

盛宇宏:很多计划才刚刚开始,还有很多计划想做但是被各种事情错开。一个是有大批的设计要做,另外一个是希望在公司建立更加开放、有体系的管理流程、分配制度。引入合伙人计划,让公司能够吸引更多的人才。对我而言,这些比把设计做好,我更不擅长,但我觉得应该更加努力去做好。

text

curr/total page

快问快答:

1、最喜欢的一位建筑设计师?

贝聿铭

2、最近在看的一本书是什么?

《心经》《金刚经》

3、最忙的一次熬了多久?

两天两夜

4、你喜欢收集什么?

5、最喜欢什么颜色?

绿色

6、觉得自己属于什么性格类型?

内向

7、必须随身携带的一件物品是什么?

手机

8、不做建筑设计师的话还想做啥?

旅游者

9、简单形容你自己的建筑风格?

创新、关注环境和功能

10、广州哪里最让你流连忘返?

家里

11、最喜欢哪个国家的建筑风格?

每个地方都有

12、职业生涯中,最难忘的一瞬间?

1991年跨过海关进入香港的瞬间

13、给刚入门的建筑师两句建议?

保持理想 勤奋的行动 遇到困难咬牙坚持

14、这个职业让你最无法忍受的是什么?

所有东西都做完了 最后没建成

15、让你持续做建筑的原因是什么?

热爱、每一次都能接触不一样的世界

16、更注重设计内在的体验感还是外在的风格?

内在的体验感

17、你的家是什么风格?

简约

18、想送给明年的自己一份什么礼物?

更多的健康

19、你的座右铭是什么?

百分之一百的努力,享受过程,接受结果

20、10分满分,给自己的工作满足感打多少分?生活满足感多少分?

8分、9分

快问快答:

1、最喜欢的一位建筑设计师?

贝聿铭

2、最近在看的一本书是什么?

《心经》《金刚经》

3、最忙的一次熬了多久?

两天两夜

4、你喜欢收集什么?

5、最喜欢什么颜色?

绿色

6、觉得自己属于什么性格类型?

内向

7、必须随身携带的一件物品是什么?

手机

8、不做建筑设计师的话还想做啥?

旅游者

9、简单形容你自己的建筑风格?

创新、关注环境和功能

10、广州哪里最让你流连忘返?

家里

11、最喜欢哪个国家的建筑风格?

每个地方都有

12、职业生涯中,最难忘的一瞬间?

1991年跨过海关进入香港的瞬间

13、给刚入门的建筑师两句建议?

保持理想 勤奋的行动 遇到困难咬牙坚持

14、这个职业让你最无法忍受的是什么?

所有东西都做完了 最后没建成

15、让你持续做建筑的原因是什么?

热爱、每一次都能接触不一样的世界

16、更注重设计内在的体验感还是外在的风格?

内在的体验感

17、你的家是什么风格?

简约

18、想送给明年的自己一份什么礼物?

更多的健康

19、你的座右铭是什么?

百分之一百的努力,享受过程,接受结果

20、10分满分,给自己的工作满足感打多少分?生活满足感多少分?

8分、9分

Copyright © 1998 - 2019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