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制 | 朱大尉、刘烨

主笔 | 文敏柔、张丽平

摄影 | 王亚松

设计 | 李晓蕾

录音整理 | 文敏柔

唐芬和远大住工一起经历的十余年,正是中国装配式建筑从在荒芜中跋涉,到迎来稳定发展的曲折岁月。从最初不被市场认可、被当作行业的“野蛮人”,到如今实现与众多企业共同做强产业生态,她直言,终于等到绿色建筑春天的来临。

 

唐芬笑称,是自己当年好奇心旺盛,让她踏入这片未知领域,但一时的抉择似乎并非冲动,这份被视为志业的工作,给予了她无限的自豪感和满足感。

 

作为公司的董事、总裁,唐芬时刻保持着优雅大气的姿态;谈起自己和家庭,却又多了两分小女人的温柔亲切。她不自认为是一个女强人,只把自己当做公司的一份子埋头苦干。

 

建筑工业化在国内仍有漫长的路要前行,但踏上这趟路途的同行者越来越多,远大住工把同行者视为“战友”而非对手,开放包容的心态令人敬佩,也印证了他们致力于实现建筑工业现代化的使命。

腾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把制造业16%的税率降到13%,尤其是建筑行业10%的税率降到9%,这种降税措施对远大住工有什么意义呢?

唐芬:我觉得降税举措对整个实体经济、制造业而言都是较大的利好。远大住工最初实践用工业化方式改变传统建筑形式时,在税收方面还是遇到了一定困扰。

制造业讲增值税,以前建筑业是营业税,由于税的比例差异,带来了市场、价格、成本上面不利的因素。后来增值税全面普及之后,对建筑工业化是非常好的促进。

制造业讲究精益化、集约,对成本要更加可控才能够实现预期的盈利。远大住工会在窗口期进一步推动产业向好向快发展,对即将要完成的全国布局做一个推动。

腾讯:业内周知远大住工是高科技绿色节能环保企业,你怎么去理解现在大家都在谈论的绿色建筑?

唐芬:这个问题非常好。中国推绿色建筑很多年了,早些年,绿色建筑更多是在概念、定义上做文章,更像只是披了一件绿色外衣。绿色建筑是指建筑全生命周期尽可能减少对资源的消耗和环境的污染。之前大家不太看重它的过程,不管建筑实现过程多么高污染高能耗,后期再通过增加很多所谓节能的设备来降低能耗,跟绿色建筑出发点是不贴合的。

站在远大住工的角度,我们正好是实施建筑生产的环节,在这个过程中,尽可能地节能、节材、节水,不产生大量的垃圾、污水、扬尘、噪音,都是对建筑可持续、绿色环保的最佳表达。远大住工希望通过更多装配式绿色建筑普及和使用,让中国的建筑能够从里到外真正“绿”起来。

腾讯:大众对于绿色建筑有个普遍的想法“既然是绿色,是不是会更贵?”那对于开发商而言,会不会带来成本上的叠加?

唐芬:在建筑实施的过程中,减少资源的消耗和环境的污染,对成本而言是减项。装配式建筑跟传统建筑施工相比,成本有增项也有减项,如果从建安造价来讲,直接材料成本可能略有增加,大概高个一两百块钱,但是减项成本更多。就说节材,不代表装配式建筑少用钢筋、水泥,最主要是避免传统施工过程中,相对落后的粗放方式造成大量材料损耗浪费,通过工业化集约高效生产避免浪费,就是最大的节约。

腾讯:请问远大住工有没有具体分析大概有多少成本优化?

唐芬: 相对传统施工,劳动力大大减少,模板用量只有原来的大概1/3不到,对模板使用的减少也是对林木资源的有效保护,是一种看不见的环保和绿色。还减少了很多工序,外墙不用砌体,连保温都可以不在工地做,不需要现场再做抹灰找平,都是对成本的减项。


腾讯:装配式建筑的减量成本跟增量相比怎样呢?

唐芬:理论上来说,减量成本已经高过了增量成本。但是现在之所以说,做装配式建筑项目成本还会比传统施工方式略高,原因是比较多方面的。一是没有从设计源头做最优化的规划;另一个是整个产业链的协同度,因为中国这个行业还处在起步阶段,产业链成熟度还不太够,包括上下游协同,配合大家共同成本控制的方案。相信随着时间推移和产业结构不断变化,装配式建筑的成本优势在不远的将来一定会凸显。

腾讯:有没有测算过,用远大模式来盖房子会比一般的方式快多少?

唐芬:以现在远大住工装配式建筑的做法,大概是5到7天一层楼,因建筑体量不同而定。传统施工方式几天也能盖一层,但一般是主体结构。我们说的则是完整标准层,包括内外墙体、保温等等都在里面。做得好的话节约1/3左右的周期。现在全装修房的比例越来越高,如果说把二次装修同步到位,装配式建筑能够带来更好的工期优化效果,很多工序可以从串联变成并联。

腾讯:这么多开发商和远大住工有过合作,他们选择的最重要原因是什么?是看中了绿色建筑哪一点?

唐芬:在国家顶层设计政策文件出台前,主动跟远大住工合作装配式建筑项目的大开发商不是特别多,但是像万科、金地、旭辉这些企业都是主动使用的。全国范围内大体量的开发,会让开发商感受到经营管控以及质量品质的压力,传统的施工建设方式不太能够保证品质的一致性和均衡性。他们认同装配式建筑会是解决困扰的一个途径。但现在产业政策力度非常大,越来越多开发企业采用这种技术和产品,市场已经慢慢从强制到主动到自愿了。

还有非常鲜明的一类企业,就是建筑施工企业。记得很多年以前,建筑施工企业相当紧张,认为我们是站在他们门口的野蛮人,是来抢饭碗,抢奶酪,但大家都是产业链上的一环。建筑施工企业这几年越来越能感受到内在转型驱动力,劳动力结构性短缺越来越严峻,已经不是简单的劳动力成本上扬,以前可以吃人口红利,现在必须要寻找到新的发展方式,所以就有了主动转型的意愿。

腾讯:刚刚你聊到远大住工和万科的合作,能不能聊一聊当时怎么去谈的呢?

唐芬:万科是一家非常值得尊敬的企业。第一它有现代的企业管理制度;第二,它承担了很多开拓性的创新工作。万科是中国房地产开发商里面最早扛起住宅产业化大旗。两方交流互动也特别多,所以跟万科的这种合作应该算是比较自然的。

腾讯:在和开发商的合作中有没有摸索到什么规律?

唐芬:以前,合作过程更多停留在市场关系的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第一阶段就是利益交换,你出钱我提供产品和服务;第二个阶段能够给客户创造价值,从技术、设计的角度为客户提供更多解决方案,帮助他去解决全国范围内开发建造的疑点和困惑。

现在我们提出要进入第三阶段,就是要跟客户共同创造价值。我们公司有三大实验室,一个叫数字实验室,数字实验室主要是做数字化和信息工具的开发和推广;另外一个材料实验室,是对建筑前沿的基础性研究;还有一大实验室叫标准实验室,是跟大的开发商一起,针对他们的标准产品共同来做研发和创新,最后形成双方认可,能够协同和落地实施的工业层面的产品标准。在后续实施过程中,通过产品标准,把装配式建筑的优势发挥出来,真正实现做这个事情又好又快又便宜的目的。

腾讯:针对你提到的不确定性,远大住工做出了哪些研发上的举措呢?

唐芬:我们一直从事的是制造业领域,但做建筑工业化是完全颠覆了我们以往对现代工业的认知。现代工业用一句话来说,就是标准产品的大规模连续制造。但建筑业产品是不标准的,终端也不确定,一个工厂要同时面对多个工地,工地虽然有施工计划、供货安排,但外部干扰因素较多,有极大的不确定性。我们从自身的角度,通过更多信息化和数字化的工具技术来进行经营管理,比如我们的PC-CPS智能制造管理体系,来应对不确定性,响应需求端的柔性制造。

腾讯:现在许多房企都在做工业化研发,客观上来讲,远大住工跟他们形成了一种竞争关系,你是怎么看待这种竞争?远大住工如何找到突围之路?

唐芬:可能是大家的理解不同,远大住工从来不认为良性的竞争是一件坏事。相反,我们20多年前就开始做这个事,那时候我们是非常孤独的行路者,没有同行人,没有关注的眼光,更不要说鲜花和掌声了。如果时至今日还只有我们在孤独地跋涉,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当时的选择是有偏差的?

中国装配式建筑为什么到现在为止还是处在初期阶段,绝对不是说技术上有很多问题解决不了,大家一起来推动产业的发展,可能会有非常多不一样的技术解决方案。最后很可能这些解决方案在实施过程中又不断优化、分裂,会有新的结合。也正因为大家有不同的解决方案,才能让城市建设、房地产开发更丰富多彩,最后以标准的工业化产品形成了多样化的市场供应。

腾讯:还有一个问题是业内探讨比较多的,现在很多开发商都靠模式化生产吸引市场关注,远大住工有没有考虑对外推导一种远大模式?

唐芬:远大住工和开发商共同研发产品标准,应该也算是一种模式。另外远大住工确实从几年前开始,从相对封闭保守,转向开放和合作分享的态度。所以我们现在跟大型房企的共同研发,就是技术层面的全面深入合作。

我们还有一种叫远大联合的产业合作模式,在意向区域跟当地行业内企业共同推动,组成合资企业,在当地建设生产研发基地,开拓市场。对于想进入这个产业,又跟远大住工有共同价值观的的企业,通过合作就不必再摸着石头过河,试错走弯路。我们也通过合作,以较少的资源达成了快速的规模和布局,更好地开拓所在地市场。

腾讯:远大住工接下来有没有在粤港澳大湾区拿地开发的计划?

唐芬:没有考虑。我们去年发布了全新的企业理念,使命是致力于实现建筑工业现代化,价值观叫不投机、专业专注。一个企业的资源和能源是有限的,我们只能把有限的资源放在最擅长、最能做好的一点点事情上。当然也有公司的愿景,我们希望成为全球建筑业最有价值的公司,希望我们做出的任何努力、技术研发、创新行为和实践,都能够为行业带来积极健康有利的影响,在行业内有真正价值的实现。

腾讯:你从媒体人转型做建筑工业化的布道者,这样的转变当时怎样考虑的?

唐芬:我从媒体人转型,最早是做开发商,也是来自于做媒体时对广告特别感兴趣。很多年前,我觉得房地产开发商的广告都特别赞,舍得花钱,也愿意下功夫花心思。我慢慢了解这个行业,然后就进入到房地产企业,几年后,比较好的机缘认识了张总他们,就来到了远大住工。

腾讯:当时没有什么犹豫吗?

唐芬:我要说出来可能会被人打(哈哈),因为当时在房地产公司最早是负责销售、市场这一块。可我那个时候总认为,房地产销售不管再怎么花样玩尽,还是相对局限和被动的,大的市场销售行为应该是主动的,利用更多方式来拓展。当时房地产给不了我这样的感觉。

所以那个时候想见识另外一方天地,就到了远大住工,一呆十多年了,还真没挪过窝。

腾讯:什么吸引你在这里坚持这么长时间?

唐芬:我现在所做的工作是我的志业,我很看好。我坚定不移地相信建筑工业化是不可逆转的趋势。很简单的一个道理:人越来越懒。

另外就是远大住工企业本身,尤其是我们的创始人张剑,他执着投入的精神,这种人格魅力也是非常强的。他能花20多年时间,沉下心来坚守在他认为以后一定会有前景的领域,执着地研究和付出,不计投入。这一点很打动我,这个世界总得要有些这样的痴人傻人执着的人,来做一些可能最后会改变世界的事情,所以值得我去追随。

还有一点很重要,前几年当了妈妈之后,越来越觉得我的职业给了我很高的自豪感和责任感。现在的空气质量越来越糟糕,如果说我做的工作和努力,能够让我们的环境问题、污染问题得到一点小小的改善,或者是哪怕避免往更坏的方向去发展,我觉得都是很值得骄傲的。

腾讯:那在2019年有没有个人计划和愿望?怎么平衡一个母亲和企业家的角色?

唐芬:说实话平衡不了。我看见有很多女强人,或者是很优秀的女性的采访和报道,说她们怎样在家庭和事业之间达到完美的平衡。我每次看到这样的报道,都觉得很厉害,我肯定是平衡不了的,在不同的阶段还是要有所侧重。

比如说行业这几年迎来了高速发展的好时机,企业也做了这么多年积累,身为企业重要的高管,这个时候我肯定要为企业发展投入精力和时间。当然我真的不愿意错过孩子成长的每一步,所以我只能说,除了工作外,我愿意把我所有的时间用来陪伴和见证孩子的长大。

我个人的愿望是我们企业能够跟随行业发展的机遇,不断地朝我们的愿景靠拢,伴随企业和行业的发展,我个人的价值也能得到进一步的实现。

更多大咖对话,请留意【大话地产】。戳下图↓↓↓可查看【大话地产】往期内容。

Copyright © 1998 - 2019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