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证不能自证的时代该“毕业”了

南方网2018-06-19 07:45

[摘要]眼下正是毕业季,当学子们揣着高校毕业证回家时,不知有没有意识到,怀里的毕业证有时候并不能证明你真的毕业了,你还需要自己掏钱去做认证,通过认证后你的毕业证才能使用。

眼下正是毕业季,当学子们揣着高校毕业证回家时,不知有没有意识到,怀里的毕业证有时候并不能证明你真的毕业了,你还需要自己掏钱去做认证,通过认证后你的毕业证才能使用。做认证的机构叫“学信网”,全称是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由全国高等学校学生信息咨询与就业指导中心主办。人们笑称,这真是“证明我妈是我妈”笑话在教育界的翻版。

其实,不光是毕业证,学位证等学历证书同样不能自证,而是需要他证。考虑到假文凭盛行,且假证制作成本过低,对毕业证、学位证书等验明正身并不无妥。显而易见的是,让假文凭蒙混过关,无疑是对真文凭、真学历者的不公。不过,简单将证明责任全部推给证件持有人却有失公允。比较合理的做法是,谁出具证书则由谁来证明其真实性。就以高校毕业证为例,某大学发的毕业证就由某大学证明,这样才符合权责一致原则。而从商业逻辑的角度看,学生大学四年花了几万块钱学杂费,得到了一个毕业证,学校理当免费为其真实性背书。而且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有效杜绝该校假毕业证大行其道,从而维护学校声誉。

从大的层面来讲,近年来国家已对各种扰民证明、奇葩证明进行了治理。照我看,在所有取得的进步中,一个原则理当被奉为圭臬,这就是“法无明确即自核”。搜索新闻可知,早在两年前,北京市政府就下发《北京市简化优化公共服务流程方便基层群众办事创业工作方案》通知,规定“今后凡属于行政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内部管理事项或应由行政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调查核实的事项,不得要求申请人提供证明材料”。机关事业单位,包括国企、基层社区等在内,如果能从这一原则出发,势必可以压减不少奇葩证明。

而回到高校毕业证需要他证这个话题上,现实中不是由颁证高校提供证明,而是要经由教育部部属事业单位———全国高等学校学生信息咨询与就业指导中心来证明。这样的处理,倒也说得过去,但实在不该把查询当成生意。

据悉,在学信网每认证一个学历就要花95元,而2018年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人数达到820万人。以此估算,不计往届生,仅一年的应届毕业生就大约需要认证费7 .8亿元。而学位的认证费更加高,要200多元。加上快递、交通、资料打印等隐性费用,每年浪费的费用至少数十亿元。由于全国高等学校学生信息咨询与就业指导中心几乎垄断了所有数据,拥有集高校招生录取信息、学籍学历信息、毕业生就业信息、全国高校学生资助信息于一体的学生信息数据库,是不是有利用垄断地位为学信网谋取利益的嫌疑?

从维护学生权益的角度出发,确有必要重申“法无明确即自核”的原则,敦促有司免费提供数据查询接口,让包括毕业生在内的查询者都可以凭一个毕业证书编号,查到对应证书的真实性,这样也才符合服务政府、责任政府的职责和使命。而一旦这个构想得以实现,对假证行业无疑也是一个重大打击。 □墨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