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3岁以下婴幼儿入托率仅4.1%

南都2018-03-01 08:30

[摘要]2017年是我国“全面两孩”生育政策实施的第二年,也是政策效果完整显现的第一年。官方统计显示,2017年我国出生人口1723万人,2016年出生1786万人。

中国城市3岁以下婴幼儿入托率仅4.1%

2017年是我国“全面两孩”生育政策实施的第二年,也是政策效果完整显现的第一年。官方统计显示,2017年我国出生人口1723万人,2016年出生1786万人。2017年出生人口中,二孩占比首次超过一孩占比的现象引发关注。

“未来随着生育政策调整效应的不断减弱,预计一孩生育水平对总体生育水平将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一名专家对当前人口形势分析。而摆在眼前的问题是,伴随着计划生育政策和理念的彻底转型,很多生育的配套政策都还没有跟上,比如0-3岁婴幼儿托育政策至今在顶层设计上还是空白。这直接影响了地方在解决0-3岁婴幼儿托育问题上的行动力。2018年的地方两会中,仅有8省份在政府工作报告提及“托育”内容,只有上海一地拿出具体举措。

2018年全国两会临近,如何完善生育配套政策,成为很多代表委员关注的问题。南都记者获悉,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会(下简称民进中央)此次也将提交“关于大力发展0-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的提案。

18省份提出加大幼儿园建设

要在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上不断取得新进展,保证全体人民在共建共享发展中有更多获得感。其中“幼有所育”被摆放在最前面的位置上。

据南都记者观察,这句话也被写入了江西、山东、河北、福建、宁夏、陕西、青海、云南、甘肃等十多个省份的政府工作报告之中。

但对“幼有所育”的理解,更多省份关注的还是3-6岁的学前教育。在31个省份当中,共有21个省份在2018年的工作计划中提到了“学前教育”;有18个省份明确提出加大幼儿园建设力度的任务。

“全面两孩”政策实施至今两年多,不少省份在2018年关注到了保障学位需求的压力。在广东省两会期间,广东省教育厅厅长景李虎披露,随着“全面二孩”生育政策的实施、户籍制度的改革、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学前教育学位供给压力越来越大,预测2020年广东学前教育在园幼儿达到519万,而2019年广东将迎来“二孩”入园小高峰,需要增加近30万个学前教育的学位。

“年内新增学位3万个左右,积极应对学龄人口变化”,北京市政府也提出目标,“坚持公办民办并重,创新财政投入方式,大力发展普惠性幼儿园。”北京市委书记在参加北京两会讨论中介绍,到2020年全市适龄儿童约有45万人,外来常住适龄儿童约有20万人,以目前的入园率将出现18万以上的学前学位缺口。“要鼓励多元办园,增加数量、增加学位、合理布局。要注重学前教育的内涵发展,保证幼师队伍稳定”,他说。

更多的省份提出了新改扩建幼儿园的具体数量任务。比如,海南提出“新建、改扩建幼儿园30所,提高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上海提出年内“新建和改扩建35所幼儿园”,天津提出“新建改扩建100所幼儿园”,广西提出“今年新建、改扩建幼儿园150所”,浙江提出“提升学前教育质量,新建、改扩建200所幼儿园,撤并一批薄弱幼儿园,全面整治城镇住宅小区配套幼儿园”。

还有一些省份在提出目标任务的同时,也强调了机制建设。比如福建要求省级财政支持新建公办幼儿园100所,健全政府购买普惠性民办幼儿园教育服务机制。甘肃提出,“落实城镇新建小区配建幼儿园政策”。四川则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详细提出了“一村一幼”和“民族自治地区15年免费教育”政策。在免费义务教育基础上,免除民族自治地区51个县(市)在园幼儿保教费。

力度最大的是山东省。山东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启动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年内新建改扩建幼儿园2000所以上,新增幼儿园学位50万个以上。”

“托育服务”上海成为先行者

和3-6岁的学前教育得到了中央部门的统筹规划和各省份的积极响应不同,0-3岁的婴幼儿照护和托育问题几乎还是一片空白。

随着中国家庭规模小型化、结构核心化和居住方式分离化的社会转变,家庭照料能力弱化、女性职业发展意愿强烈、抚育成本上升、科学育儿观念发展等问题非常普遍,婴幼儿家庭对托育服务需求日趋强烈。

据南都记者了解,国内幼儿园曾一度设有托班,招收2-3岁的幼儿。但近年来,由于各地学前教育资源总量不足,且教育部对3-6岁学前教育入园比例有明确要求,而对3岁以下托育没有比例要求,使得多数幼儿园取消托班,只招收3岁以上幼儿。在一些偏远的农村地区,资源更为匮乏,幼儿园甚至只收4岁以上的幼儿入园,3岁以下婴幼儿服务基本缺失。

国家卫计委家庭司2016年委托研究机构开展的“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服务需求调查”发现,目前,城市3岁以下婴幼儿在各类托育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1%。未入托育机构的主要原因有“附近没有接收3岁以下孩子的托育机构”(30.1%)和费用太高(占21.6%)。

“婴幼儿托育服务资源匮乏”的问题已经受到中央注意。在2017年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当中,会议明确提出了“解决好婴幼儿照护和儿童早期教育服务问题”。

但系统的顶层设计缺乏,导致地方开展工作困难。据南都记者观察,在31个省份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只有上海、江苏、福建、湖北、陕西、青海、安徽、贵州8个省份提及了婴幼儿照护和托育的内容。

福建、青海、陕西基本上沿用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表述,湖北提出“提高婴幼儿照护和儿童发展需求保障能力”,江苏的提法则是“推进婴幼儿照护和儿童早期教育服务”,安徽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未来五年内,要“大力发展普惠性托育服务事业”,贵州则是将“制定实施儿童早期教育服务发展规划”列入了2018年的重点工作。

在所有省份当中,只有上海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解决婴幼儿照护问题的具体办法和任务——— 开办20个社区幼儿托管点。

上海明确托育管理由教育部门牵头。据悉,今年上海市教委还将牵头成立上海市托幼工作联席会议制度,制定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机构设置标准和管理办法,鼓励多样化的托育服务机构,推进托育管理,并将把婴幼儿家庭平均每年接受相关育儿指导的频次由4次增加到6次。

“幼托服务上海需求迫切,但供给严重不足。”上海市市长应勇也在会见记者时被问及托幼问题,他表示,要解决这件事,政府、社会、家庭都绕不开躲不过。政府要高度重视,采取有力措施,研究制定幼托服务的相关政策措施。抓紧完善幼托工作的管理体系,还需要社会、家庭的共同关心、共同努力,需要企业和公民发挥更大的作用,加快构筑幼托的公共服务体系。

呼吁明确托育服务主管部门

各界对托育政策的期待由来已久。

2017年的海南省两会上,东方市代表团提出了“关于构建托育公共服务体系的建议”,建议“加强托育公共服务的供给,明确托育公共服务地位,政府应逐步将0-3岁幼儿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范围,加大投入”。

地方政府部门的态度更多是“等上面的政策”。海南省教育厅回复这份建议时表示,目前我国未出台托儿所、亲子班及早教中心等其他学前教育机构的审批管理办法或相关法律条例,未明确此类托育机构审批、管理权限。随着“全面两孩”政策的实施以及家长对早教的重视,托儿所、早教中心等机构的市场需求将会扩大,我们将在国家层面出台相关指导意见基础上,抓好各项工作的贯彻落实。

2017年的全国两会上,至少40位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以及全国妇联提交了有关0-3岁婴幼儿托育的建议。一些代表委员建议首先要明确0-3岁托育的主管部门。这些建议绝大部分被提交到了国家卫生计生委来答复。

但国家卫计委在答复一位代表建议时表示,目前,我国0-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工作没有明确的主管部门,相关政策、法律、法规等还不健全。婴幼儿托育服务工作涉及多部门职能,借鉴国际经验和我国历史经验,确需明确各相关部门职责。

据民进中央了解,由于没有明确主管部门,民办的托育机构更是创办无“路”。一些企事业单位开办的日间照料中心、在工商部门注册开展全日制托育服务的早教中心及社区小型托育机构多因难以获得许可,或被叫停,或成为“黑园”。

托育服务到底由哪个部门来管,有不同意见。一些人认为,作为学前教育的一部分应该由教育部门来统筹管理,不过另外一些人则认为,0-3岁的托育不是看管孩子这么简单,其中涉及儿童早期发展和3-6岁的学前教育是两回事。

一名在儿童早期领域工作多年的专家说,实际上儿童早期发展不是教育儿童,而是教育家长,让家长能够科学健康养育,由卫生计生部门来牵头似乎更合适。

此次,民进中央提交的提案也建议由国务院指定国家卫计委牵头,制定政策、引导投入、规范市场、营造环境、监督管理。建立托育机构建设标准,规定卫生、消防、食品安全、保育人员从业资质等内容,保障托育服务行业规范、有序、健康发展。

国家卫计委答复代表委员建议和提案时则透露,目前,相关部门正在研究制定促进婴幼儿托育服务发展的政策措施。国家卫计委将会同相关部门继续推动完善相关配套政策措施,促进婴幼儿托育服务发展,积极构建鼓励按政策生育的家庭发展支持体系。

35 .8%

●35.8%的婴幼儿家长存在托育需求

无祖辈参与照看的家庭托育需求达43.1%

近80%的婴幼儿由祖辈参与看护,在祖辈参与照看的家庭33.8%有托育需求

32 .9%

●32.9%的全职母亲平均中断就业时间达2年以上,75.5%的人表示如果有足够的婴幼儿照护服务,将会再次就业

60.7%的一孩母亲因为“没人看孩子”而不愿生育二孩,28.1%的一孩母亲因顾虑“影响工作和事业发展”而不愿生育二孩

在未中断就业的母亲中,36.0%的人期望子女在3岁前能送入托育机构

69 .7%

●69.7%的家长希望将孩子送往专业的托育机构

孩子入托的原因主要是“培养孩子的自理能力”,其次是“让孩子有玩伴”和“减轻老人负担,让老人有更多的闲暇时间”,出现的频次分别为69.7%、60.0%和44.1%

35 .3%

●家或单位附近有托育机构的比例为35.3%

由于资源有限,托育机构能接纳的婴幼儿数量远低于实际需求,入托难已经成为普遍现象,尤其是公立机构,难度更大

目前,3岁以下婴幼儿在各类托育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1%。未入托育机构的主要原因有“附近没有接收3岁以下孩子的托育机构”(30.1%)和费用太高(占21.6%)

已经入托的3岁以下婴幼儿,从其入托机构性质看,以民办托育机构为主(69.5%)。从机构类型看,以幼儿园托班为主(63.2%),托儿所、全日制早教机构分别占22.7%和14.1%

(数据来自国家卫生计生委家庭司委托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2016年开展的“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服务需求调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