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作者:黄惠茵

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想看看东京的繁华喧闹,富士山下的古朴安谧,想探寻金字塔的神秘……但是去一场旅游,首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出行和住处,特价机票一票难抢,耗费精力时间还抢不到,旅途很美好,但准备旅途的过程却很糟心。今天,我们有幸采访到带我飞的创始人,戚振伟先生,一位因为喜爱穷游,但是因为饱受抢票之苦,因此他做出了带我飞这个产品,一个通过技术,完成一键抢票一键购买特价机票的app,一个能让你买到100元往返日本含税机票的app。接下来,让我们了解带我飞,如何让我们每个人都能飞!

源于兴趣,敢于挑战

戚振伟先生在创业前,曾任职于阿里UC架构师,同时他也是一位连续创业者。他说也许是自己比较爱折腾吧,在一家大公司里面,机遇机会再多,但空间还是有限的,但是创业不一样。

因为戚振伟本身就很喜欢穷游,但是想要抢特价机票就必须花很多时间在上面,甚至叫上自己的朋友一起帮忙抢,最后的结果还抢不到,有些网站就算抢到了机票,还要跳转到其他页面,特别是境外游,需要有境外信用卡才能完成购买,这个体验让人感到非常糟糕,于是他就萌生了想要做一款产品,能够通过技术整合机票资源,同时完成一站式购买。

图为带我飞创始人戚振伟

也许很多人认为,创业是一场豪赌,放弃在一家大公司工作,放弃稳定的高薪去干一件不知道明天会怎样不知道结果会如何的事情很荒谬,但戚振伟认为,创业,创立带我飞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东西,心之所向,如果最后能够成功就是一个完美的结局。带我飞这一产品初衷是想通过技术完成一键购买给用户带来省心,更优的体验,他们想通过技术去改变原来传统旅游业的一些问题,形成一个全新的模式。

也许有价值有意义的事情总是能引起优秀的人的共鸣,带我飞的核心团队,大部分都是来自腾讯、阿里UC、携程等企业。若是说创业最大的意义是什么?大概就是遇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不计回报的做一件事情。

那么带我飞究竟是如何飞呢?与传统的OTA 有什么不一样?带我飞是一个整合了机票元搜索,一键抢购,还有C2B自动抢票的新一代智能机票抢购引擎。以Skyscanner为参照,带我飞与天巡最大的区别就是带我飞能完成一个一键购买,天巡购买机票更多的是以跳转方式帮你购买,像这样就会出现很多问题,像中国用户很多都没有一些境外信用卡,他没法完成支付,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这个体验会很差,跳转的每一个网站需要输入的资料,还有流程都不一样,有些还是全英文的,对于中国用户来说这个体验就非常之差了,而带我飞的用户在带我飞app上面只需要通过微信支付就可以完成整个购买了,不用管是哪个航空公司,是哪个网站上面,带我飞把整个全球航空公司都整合在里面,把全球航空公司数据都整合在带我飞里面,用户可以快速去知道全球航空公司的直销机票票源在上面,这也是带我飞跟所有机票,或者是航空产品的一个区别。

大家常说创业难,通过技术去改变一个行业的痛点就难于技术的本身。带我飞项目正式成立于2015年的9月,2016年的3月带我飞app正式上线。其中带我飞研发改进底层系统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当时带我飞曾经推出一个初版应用,最后发现底层系统不能处理一个数据非常之大的量。比方说,预估现在带我飞要处理的机票数据量是一亿多,未来要处理十亿多条的数据,但带我飞的底层系统并不能支撑,因此戚振伟与他的团队做了一个很大的重构,带我飞这一套系统本身就相当复杂。这也是戚振伟回想起做带我飞这一产品时,认为最大的难题。攻克了技术难题,目前带我飞整个底层已经搭建完毕,现在能够支撑处理几十亿的航班数据在上面,甚至是处理基本全球航空公司数据的量都是没问题的。攻破技术难关的同时,带我飞在数据处理这一方面也领先业界至少一年多的时间,目前在机票搜索领域,带我飞位列全国第二。

独辟蹊径,走合适自己的路

哪里能够买到特价机票呢?下半年去泰国玩什么时候买票最便宜呢?官网查不到票号,真出票吗?OTA又退票了……这一系列问题都是目前旅游行业的痛点。带我飞就牢牢抓住用户需求,通过大数据加算法的技术,B2C模式创新,通过逆向定制,每天监控两亿多的机票数据,发现符合用户需求的机票自动购买,智能搜索一键购买的更优的用户体验满足用户希望省心省钱信赖的愿望。带我飞客户定位中端收入人群,像普通白领这一块,老师,大学生出游比较频繁的用户,但优质的用户体验,使得带我飞收获了一群老年用户。带我飞优质的用户体验体现在只需要用户提供他的需求,带我飞就帮他去完成抢票,用户就不用再管后续的事情,就能节省很多时间,同时能够抢到比较便宜的机票。目前已经非常多的朋友在带我飞平台上抢到去日本东京两百多块钱往返含税的机票。带我飞的优势在于用户能够快速发现一些机票,比如像,用户可以选择多个出发地目的地,一下子能够搜到多个搜索结果在上面,聚合起来,我给你一个最好排序组合,用户就能快速发现最优结果。

比如你去台湾,飞台北,高雄,台中都差不多, 但可能价钱就有很大区别,从广州出发,香港出发,深圳出发,都有很大区别。带我飞能够让你快速看到哪个航线是最便宜的,同时哪个时间是最便宜的,用户可以购买到,戚振伟说,带我飞的核心就是帮用户解决问题。

目前带我飞整合了50多亿的机票数据,根据这些数据,做大数据的一些分析,然后通过智能算法给用户计算,带我飞就给用户推荐一些地方,比方说,我现在想去旅游但是不知道去哪里好,或者现在哪里性价比最好的,然后我现在给你推荐哪些地方适合,性价比是最高的,解决用户其中一个痛点叫飞哪儿。

比方说我现在想去一趟台湾,那我什么时候去是最合适呢?叫合适飞,我们给你计算什么时候去是最合适最便宜的。通过技术通过大数据给你计算这些结果在上面。还有一个就是,我现在确定八月份去泰国曼谷,但是什么时候买机票是最便宜的,这个就是另外一个核心要解决的需求就是何时买,有时候是提前一个月买是最便宜的有时候是提前两个月买是最便宜的。带我飞根据一些历史的情况给用户计算这些结果,推荐你是现在买还是再等会。

甚至于刚说的C2B,智能抢票的这个功能,你就把单下给我们,我们就帮你监控,实时给用户反馈,也可以自动去帮你购买机票,这也是带我飞的一个特点。

如此便捷的购票方式,带我飞除了能够买出境游的特价机票能够买到国内的机票或者是高铁票吗?

戚振伟说,目前带我飞还是专注做出境游机票。在旅游这个行业里面,其实有一个很大的痛点,或者是说困难,很大一个困难就是获客成本过高,像一个出境游的用户,消费用户,他的获客成本要2000多块,这是同程的数据,但带我飞的获客成本仅是占同行里的40分之一。戚振伟说对带我飞而言,商业模式并不担心商业变现的问题,现在要做的是做一个入口,针对出境游全新的入口在上面,我们可以通过这些入口,给后面的延伸的一些服务带来流量,通过流量变现。他认为在这个行业,有流量就不怕没有资源,其实资源大家都有而缺的就是流量。在旅游每个环节相对来说机票不太赚钱,但是95%的旅游用户会先去购买机票,再去购买酒店、旅游景点门票等其他产品,机票毛利率是很低的,相对来说,酒店、旅游商品等毛利率是相当高。所以一个旅游用户的净收入就要去到至少1000块钱。如果带我飞的获取成本是同行现在两千块钱的话,实际上是很难去维持的,所以带我飞通过快速获取用户的方式,同时是源于产品对用户口碑传播上面的一个优势,带我飞现在60%的用户增长,都是源于口碑传达,这是相对于同行来说一个很低的一个获客成本,只有同行1/40的成本。戚振伟说带我飞占据这些流量这些入口,就可以给后续一些引申服务,做整合,打包,再通过我们大数据给用户画像,通过用户的画像给用户提供适合他们或者他们所需求的一些产品。

再融资,更上一层楼

广州带我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在去年获得了海朋资本的天使轮和PreA轮的连续投资,今日也有幸采访到海朋资本创始合伙人方茗女士。作为带我飞的投资人,方茗女士回答了很多创业者都会好奇的问题,究竟投资人,会从哪些方面去考量和选择投资一个项目呢?就以带我飞为例,创始人戚振伟有阿里UC技术为基底,之前曾在旅游、消费品和教育等领域多次参与过互联网创业,创始团队大部分来自腾讯、阿里UC、携程等互联网企业,这些都非常契合方茗女士选择项目的考虑因素。方茗说,对于早期阶段的创业项目,她更侧重于关注创始人或创始团队的背景与创业项目的匹配程度。

除此之外,市场规模是否足够大,或者是否处于一个上升通道的大趋势;模式是否足够的创新,或者效率是否提升十倍以上;解决用户的痛点是否足够的深、初始用户是否足够精准;此领域或行业内有没有绝对的先行者等都在考虑范围之内。方茗说,在去年6月份天使轮投资带我飞时,国外同类型项目天巡的总体融资额超过3亿美元,Hopper超过3800万美元。可见,机票市场规模足够大、而且出境游市场一直处于一个上升的通道。而且带我飞这个项目有清晰的早期用户群、获取用户的成本相对较低、解决用户的痛点足够深、对标国外同类型项目有成功案例。在海朋资本投资了带我飞之后,天巡在2016年12月被携程按14亿英镑完成收购,Momondo集团在2017年1月被Priceline以5.5亿美元完成收购,Hopper也在去年年底完成了6129万美元的C轮融资。方茗认为,在天使轮投资带我飞时,项目唯一不足的是,盈利模式不够清晰,但这在项目早期阶段是可以接受的,毕竟很多成功的企业,如腾讯,盈利模式都是在后期慢慢摸索出来的。

左为带我飞创始人戚振伟,右为海朋资本创始合伙人方茗

在方茗女士看来,带我飞与同类型项目相比,优势在于购买机票无需跳转,用户体验感好;创新的C2B模式,用户可以设置条件(出行时间,出发地、目的地,机票价格预算),通过全天候数据监测,一旦出现符合条件的票源,系统会自动下单,完成抢票。除此之外,旅游行业是个万亿级别的大市场,机票在线订购是在线旅游的一大流量入口。目前机票订购市场去中间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未来直销机票的比例会越来越大,带我飞抓住这个市场风口,未来一定能成为一个年轻人出境游的巨大流量入口,未来可以围绕旅游周边挖掘盈利模式。

也许很多创业者会疑惑,投资人在创业项目发展过程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呢?投资人是不是给了钱就完事了呢?对于一个负责任的投资人,给予项目的当然不仅仅是资金的支持。在决定投资带我飞之后,方茗女士就跟带我飞的种子投资人全曼午先生面对面沟通交流,建议调整项目股权架构,让创始团队现金投入,进一步加强团队与项目之间的深度绑定;同时为了帮助项目梳理行业资源,方茗在2016.9.28举办了一场“在线旅游行业私密研讨会”,邀请到了来自华南地区(广州、深圳、香港、厦门、海口)的在线旅游不同细分领域、不同阶段的项目创始人/联合创始人一起进行线下座谈,当时活动获得了在线旅游行业、投资机构和媒体的多方关注。在这个活动中,不仅跟大家介绍了带我飞,也探讨了各个项目之间合作的可能性,活动对形成了华南地区在线旅游行业的良性互动起了推动作用;同时,方茗女士通过自己和腾讯众创空间良好的合作关系,推荐带我飞进入腾讯“双百”计划,获得腾讯战略投资,让带我飞成为腾讯在2016年于在线旅游领域布局的唯一早期项目。在PreA轮,方茗还引荐了另一投资机构对带我飞进行投资,由于对带我飞的高度认可,海朋资本在PreA轮也选择继续跟投。

接下来,带我飞正在准备下一轮的融资计划,主要用于扩大领先优势,完善产品丰富度。目前带我飞的业务量和用户量达到月均20%以上的增长, 月交易额达到上千万。戚振伟认为目前在机票覆盖还不够完善,今年带我飞的重心仍在于全球区域覆盖,以覆盖航空公司为主,同时也会优化推广形式为下一阶段做好准备。

据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再次成为全球最大客源国,在出境游市场日益壮大火热的今天,带我飞以技术,模式创新以及给用户更优体验为核心,敢于挑战不断创新,我相信,带我飞能够飞得更高,更远!

你是否看好本期推荐的项目?

人看好
人不看好
关于腾讯 | 关于腾讯·大粤网 | 服务条款 | 开放平台 | 广告服务 | 腾讯·大粤网招聘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粤府新函[2001]87号 文网文[2008]084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90407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90059 B2-20090028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