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为我们沉淀了首首经典,当中一定有张信哲的一席之地。情情爱爱传唱了数十年,没有撕心裂肺,娓娓唱来却依然能击中你心底的那片柔软。

  只要是聊到关乎音乐的话题,阿哲的回答都巨细无遗,哪怕助理一直从旁画圈催时间。从呼风唤雨的天王到砥砺前行的制作人,不曾改变的是那份音乐人特有的固执和纯粹。于是自己想唱的歌粉丝听不懂也要唱,于是咬牙卖掉珍藏古董来补贴唱片成本,于是为了保护隐私一再婉拒《我是歌手》的邀约。

  听到有网友扒出他穿了件15年前的衣服出席活动,阿哲笑得有点腼腆,“我希望我喜欢的东西都能经得起时间考验,包括我的音乐”。放心,“情歌王子”那么多,唯独是你不可代替。

有些歌不在乎大家听不懂

大粤娱乐:你的演唱会向来有票房保证,但多数买票的观众想听的是老歌,准备歌单时会苦恼吗? 张信哲:歌这么多不可能全部唱完,所以肯定会有一些选择上的困扰。说实在的,有时候这些经典老歌反而是演唱会最容易处理的桥段。因为大家太期待这些歌了,相对地你做什么设计和效果大家都不太在乎,只是记得大合唱的感动或是已经哭到根本看不清楚台上长什么样子。

大粤娱乐:每场演出总有些经典没唱到,哪首歌是你心中的“沧海遗珠”? 张信哲:如果让我选的话当然是一些非主打的歌了,有些歌跟我的生活、想法有关联,但未必能在演唱会被选到。像《直觉》这张专辑里面有首歌叫《信》,其实它是一首写给我自己的歌。当时有很多歌迷跟我抱怨说:“你这歌到底在写什么?怎么听不懂?”但这部分有时候真的是很私人的,很多的状态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觉得一个歌手除了娱乐大家、唱给大家听之外,有时候也需要为自己唱一些东西,所以其实我不太在乎大家听不听得懂(笑) 。

大粤娱乐:这次的新专辑跟李荣浩、青峰等新一代音乐人合作,感觉怎么样? 张信哲:我觉得最大的收获倒不是说跟多新的人合作,而是跟有想法、有创作理念、对我这个人有感觉的人合作。其实我在每一张专辑都尝试去接触更多没有合作过的、好的音乐人,通过跟他们的一些碰撞,我学到东西之外也可以挖掘自己没有办法发现的层面。比如说李荣浩给我写的歌叫《第三者》,我唱得很爽,他用了爵士蓝调来处理,对我有很多唱歌的挑战,但是它不是一个很大众的歌能放在演唱会。

大粤娱乐:有跟李宗盛大哥再度合作的可能吗? 张信哲:当然有。我跟大哥一直都有保持联系,只是看看需不需要或者有没有我们都感兴趣的主题,能让我们一起合作或者创作出什么样的东西。在音乐里面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大粤娱乐:专辑还收录了《来自星星的你》和《古剑奇谭》的插曲,是为了拉近跟年轻歌迷的距离吗? 张信哲:哪一代的歌迷其实我倒不是那么在乎。我希望透过这些合作,提高大家对音乐聆听的机会,也让我的音乐更有故事和画面。《爱你的宿命》这首歌比较特别,当时我转换了全新的公司,所以选一个大家关注度很高的歌来翻唱;另一方面也因为它是一首好歌,而且非常适合我的声线来表达,我觉得我可以把它翻唱得很好。

出唱片只因自己太“任性”

大粤娱乐:你的“哲式情歌”和嗓音都非常有标志性,对于风格这么明显的歌手,“突破”是件很冒险的事,你怎么看? 张信哲:我一直都在做新的尝试,只是我对新东西的概念不太一样,我希望把新的想法、新的音乐风格融入到所谓的“哲式情歌”,而不是我去挤进某个类型的音乐里。因为我觉得流行音乐最重要的还是艺人本身,他所要带给听众的想法是什么。有时候听音乐还挺主观的,你喜欢就不用在乎它到底是什么类型。

大粤娱乐:“以前唱大家喜欢的歌,现在唱自己喜欢的歌”,我看到有评价这么说。 张信哲:我不太认同,因为其实以前的歌我也喜欢,可能这个大家也包括我吧(笑)。现在会慢慢倾向于唱自己喜欢的歌,是因为我没有能力做全部人都喜欢的音乐,而且我也没有碰到谁可以做到,还不如真的做自己喜欢的音乐,然后跟喜欢这类音乐的乐迷来分享,这才是我觉得比较健康的方式。而不是去猜大家喜欢什么,然后做一些吃力不讨好的尝试。

大粤娱乐:其实现在做唱片也是吃力不讨好,听说你还把古董卖掉来补贴成本,为什么这么“任性”? 张信哲:我觉得这个不任性啊(笑)。其实是看大家对这件事情的重视度在哪里。基本上我是个音乐人,爱音乐不是嘴巴说说就算了,是你要去做爱音乐的事情,我并不是只爱我过去的经典音乐。对啦,也可以说是任性的,就算是有一天老到舞台上唱不下去了,我还是会继续做音乐。所以对我来说没有那么多所谓的商业考量,反而真的是任性的考量。我就是喜欢,我就是会继续做。

大粤娱乐:那你出道以来有产生过危机感吗? 张信哲:当然会有危机感。其实我每张专辑大家都抱着质疑的态度,没有一张是大家觉得没问题、肯定大卖。每首歌都是经过这些过程之后侥幸地幸存下来,变成大家心目中的经典。但我觉得比较大的还是你能不能继续去做这件事情,所以其实最大的危机感是在我离开索尼那段时间,传统的唱片公司、唱片业者面临很大的挑战跟危机。但是还好我找到了一个方式,就是做独立音乐制作人,一样可以任性地做我喜欢的音乐,也可以存活到今天。挺欣慰的就是看到线上发行的收费机制慢慢成型了,我相信对喜欢做音乐的人肯定会有更大的吸引力跟推动力。

用隐私来卖音乐不值得

大粤娱乐:你说过音乐是你在演艺圈最大的兴趣,那最大的苦恼呢? 张信哲:最大的苦恼是你必须把自己曝露在大众面前。现在好像大家对艺人正职工作之外的东西要求越来越多,大家好像不满足于只好好地听我唱歌,喜欢窥探艺人的生活,这部分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困扰。因为我会觉得,如果你没有办法好好地去感受生活,那你怎么去创造一些可以真正感动人的东西?所以我还是希望如果有可能的话,尽量保持我生活的单纯。这也是为什么我不愿意去接真人秀,如果要曝露自己的家人或是隐私去得到关注,才能够卖自己的音乐的话,那我会觉得这部分的交换条件就太大了。

大粤娱乐:你的好友陈洁仪、萧煌奇都参加了《我是歌手》,你怎么看待这类歌唱比赛? 张信哲:这类歌唱比赛当然是个好的平台让歌手去展示他们音乐的才华,但是我到现在还没办法说服自己的部分就是:它还是有很大一部分是真人秀、实景秀。这部分我一直觉得没有办法去好好表现自己,在实景秀上面我肯定是个很无聊的人,没有办法给他们那么多的戏剧冲突,所以我基本上不会给节目带来太多的加分,除了在台上好好唱歌以外。再加上这个一直不是我的态度,大家很少看到我拿我的家人、私生活来做文章,所以这些都是我不参加这类节目很重要的因素。至于当评委、跟其他歌手分享经验,这个对我来说很OK,如果有好的节目我还是会参加的。我宁可跟真正喜欢听我的歌的人更直接地面对面交流,他们到现场来听我的演唱会,我觉得这个更有成就感。


大粤娱乐独家稿件,未经许可严禁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CM 摄制:郁枫 摄影:杨锋 设计:武少 制作:CJ  合作联系:020-66849815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