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导语

  奥运期间,腾讯大粤网推出系列名人名嘴评奥运访谈节目《奥运查笃撑》,邀请多位广东奥运冠军教练、著名体育主播、奥运特派记者和职业体育经理人前来大粤演播室,与6300万位广东腾讯网友畅谈奥运话题。在本届奥运最后一期节目当中,我们荣幸地邀请到著名体育评述员丁伟杰做客腾讯大粤网与我们畅谈热门奥运话题。

嘉宾介绍

  丁伟杰,香港著名体育评述员,曾作为主力体育评述员任职世界第一电视网ESPN亚洲分公司。现效力香港NOW宽频,同时在广州电视竞赛频道担任直播赛事嘉宾评述员,体育评述经验丰富,曾主持多届奥运赛事、亚运赛事、世界杯赛事、欧洲杯赛事和多个欧洲足球联赛的直播工作。

嘉宾观点

访谈实录

访谈嘉宾:著名体育评述员 丁伟杰

访谈时间:2012年8月10日 16:30

访谈地点:腾讯大粤网访谈演播间

主持人:大粤奥运主持 欧志彬


主持人:各位腾讯大粤网的网友大家好,今天又来到了我们奥运查笃撑的节目时间,伦敦奥运已经临近尾声了,查笃撑到今天为期也是最后一期,所以本期节目我们请来了一位非常重量级的嘉宾来为我们总结和评点奥运赛事,我相信大家都知道他是谁了,他就是著名的体育评述员、名嘴丁伟杰先生!丁生你好,先和我们腾讯大粤网的网友打声招呼吧。

丁伟杰:各位腾讯网友大家好,我是丁伟杰。

主持人:奥运已经接近尾声了,看最近这两天的新闻,首先要说当然就是刘翔。

丁伟杰:对,今天刚刚做手术、成功。

主持人:对,最新消息就是刚刚做完手术成功,手术成功之后也在腾讯微博上发了一条报平安,跟大家说一下自己的状态,医生也说恢复是OK。

丁伟杰:没有想象中伤那么严重,这是好消息。

主持人:你看到这几天无论网民包括舆论对刘翔因伤退赛这件事情议论度很高,各种各样观点都有。丁生,您如何看待这件事情,再一次发生在四年前的状态。

丁伟杰:我首先觉得负面的看法其实是很差,不介意我,很直接。

主持人:对。

丁伟杰:我们对负面消息感觉很厌恶,我希望我自己看体育也好、生活也好,我时常觉得是否合理,是否有原因,结果如何?如果合理的话,我觉得刘翔这次没有任何一样东西值得我们评击他,反而会为他感觉不开心,其实我看自己二十年前进入这个行业,我觉得种种迹象表现他有伤,但一些网民会觉得他伤,你不要霸主着这个位,但是在刘翔做完手术他第一时间说,如果国内成绩,有任何中国人跑得110米栏快过他的他也会退出,这一次成绩刘翔拿到110米栏参加资格,其实他也应该去迎战。差不多等于一个士兵、军人哪怕受伤就这样退出,这样的影响可能会更大,我觉得他有伤,也知道自己有伤,但他还是愿意去试一下,我觉得这个很值得同情,他也应该值得我们的安慰。

主持人:跟4年前相比,可能因为其实您看赛前有一点宣布他有伤的时候,有一些人对他本届是否再次伤退,心里面都有一个数,但回到四年前,我相信四年前之后很多人很突然,不知道您四年前那一场。

丁伟杰:四年前我做直播也很少,无论做直播还是电台,当时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比今天会更加激动一点,可能这一次我们已经预料刘翔会伤,但看种种蛛丝马迹,我们会知道他最近训练应该出现了一点问题,否则钻石联赛他就不会避了,但四年前来得真的很意外。所以我记得,真的有几秒钟的迹象,但有时候现在我们觉得现在接受一个评论或者评述是开阔很多,一个静音都是一种表达方法,表达了当时我们评述员在演播厅里面跟大家反映一样,吓傻了。

主持人:对,在本届伦敦奥运会之前,除了您刚刚讲之前赛事退出以外,还有就是说刘翔的伤势有一点点“吹风”也好,在队里面、教练组去“吹风”也好,都已经告诉公众“刘翔伤在这里”。到他真的想尝试的时候,我觉得对于大多数人来讲应该很佩服他这种勇气。

丁伟杰:对,有几样资讯可以再交给大家,大家最大的期望可能就是他之前的比赛,包括钻石联赛如何跑到决赛表现都是很好这是其一;其二我也有跟香港朋友、行家、媒介看一些访问。我记得其中我记得访问过一位体育界的博士,其中一所香港大学体育是他在教,他当然非有权威,他说有几点,我们一定要知道当时的天气是比较冷的。刘翔的伤我想不是真正发力去跑就不会得到那么大的伤。甚至一个运动员紧张,我要发尽力去跑,以刘翔这个状态我相信他初赛、复赛如果不尽力未必可以到决赛,别说争牌了,他现在付出一个对国民的责任,或者完成大家的期望,起码我三抢跑完,哪怕最后我输给罗伯斯,我都尽力了。所以第一他很紧张,一紧张一个运动员的跟腱就会收缩,一收缩的时候,我们有时候买一些西饼,有一些铃珑型,一些铃珑型哪怕一条,你无论如何怎样拉都拉不断,但如果有一些小姐非常有技巧,“咔”,其实韧带“咔”一下就断了,如果有一些紧张、收缩,在落地的时候就很容易断的。我刚刚有一个篮球波友,跟我一样40多岁,还是女士,强度有限,她拿强篮板,这只手刚刚受伤,我们都不觉得会如此厉害,还有那一场球入了22分,5个三分,哪晚就非常痛,这里1条、2条、3条、跟,韧带断了两条,中间软骨碎了,当时我们都不觉得会如此厉害的。所以我像我们不能要一个普通运动员的角度看刘翔的伤,还有说刘翔好像在演戏,你不是最高强度,你不是世界级,你没有收到这种训练,简单来说这个脚不是你的,你没有权说在在演戏,或者怀疑他是否真的伤得那么厉害,我们反而要佩服他受伤还要跑,为什么?因为我霸了三个其中一个位,我没有理由不去尽力,而全世界几亿人,那么多中国人就看着他尽力,而他受伤了,我们真的不应该再去责怪他。

主持人:对,其实你刚刚讲的过程中,也提到对于国民对他的期待,压力。我相信压力其实刘翔自从在04年雅典之后,在他身上的东西负荷型的东西忽然之间多的很多,就是说刘翔已经不可以以一个自然人去判断,去看待刘翔这个形象,“刘翔”这个词,某种程度来说代表中国了。这方面是否可以说除了伤之后,他背负的压力太多了。

丁伟杰:我们对他不公道,在欧美一些地方,一些运动员背负压力没有那么大。梅斯,每次缝国际赛都不行,照样会骂的,巴赛为什么你那么劲?但他面对的压力都没有刘翔面对压力那么大。OK,我这一次踢得不好,我下一次好一点就可以。其实国家队他们注重让梅斯做队长,我们要有一个包含的心,OK,他在巴赛踢得好,是因为如何如何,反正国家队,因为拍档不同、踢球不同、接受压力不同,我们看这个运动员表现是比较人性化。这次有很多负面的看法,对于刘翔欠缺的人性化,他是人,不是中国拿出很多钱制造一个机器。

主持人:或者是一种所谓民族荣誉机器,完全为了得到一个荣誉机器,而不是看成一个人。

丁伟杰:他只是参加奥运会几万个运动员中的其中一个,他成功与失败有太多因素,我们给他那么多负担,其实我们首先对他不公平。

主持人:对,我们所讲各种对刘翔不公平,就涉及到一样东西,就是中国讨论很多的“举国体制”的培养方式,这也导致推出一种“唯金牌论”,拿到金牌才是英雄。变成银牌、铜牌关注度少,包括你到机场接机都很明显看到哪一个阵势会大一点,这种所谓“举国体制”,您自己是如何评价目前这种培养制度。

丁伟杰:我有一点点大胆一点,比较宏观看这件事情。所谓人性化或者我们对运动员的包含程度,或者对于他成绩,拿到金银铜,甚至能否进决赛等等。其实我们是一个正在进步发展的国家,向可能像世界很多排第一的台阶,很多时候我们要有一个精神,我国有领袖,政治领袖,社会领袖,运动方面我们有这个领袖,我刚刚说,现在我们把刘翔棒在这个位置,是对刘翔不公道。做一个很好的比喻,秦凯,在男子三米板拿到亚军,我们有一个在二沙岛跳水的余主任给我们做评说,我们由初赛早上到晚上最后拿到金牌就是札哈罗夫,鼓掌,人家零失误,难度高分高,最后虽然秦凯输了,哭,但哪一种哭,很多运动员告诉我们这是一种释怀,我经过四年那么勤奋,要拿金牌,拿不到,我未必因为拿不到金牌而哭的,而是我们那种激动就好像完成了一种使命,但我们是否留意到哪怕我们输,为什么我们不能输,人家是好的,刘翔这次我们知道最后美国拿到金牌,罗伯斯,他最后也有一点点伤害。刘翔拿冠军、金牌,08年退出到现在,已经是12年了,一个强度跨栏,强度要求那么高的体育运动,你要要求一个运动员长期处于那么高的水平已经很难了,你还要去到一定是巅峰,这样对他很不公平。坦白来说局外人才会这样看。曾经做过专业运动员人,或者接触过专业运动员或者我们现职业、专业看运动员这个运动,还是那句话“对他也不公平”。我们根本不应该把他放在这个位置。所以各个国家体制,我说一点我们需要英雄,我们需要领袖,但是否一两位运动员去担起这个位置呢?有一点点题外话,其实现在很多年轻一代运动员非常厉害,他们破世界纪录,四块牌,两金。未来四年之后巴西奥运我们有一点点担心,到时候刘翔能否跑还不知道,田径、游泳两个,我们现在游泳强国,我们现在崛起了,是否又会将所有责任或者期望,放在孙洋或者叶诗文哪里,但是我们觉得现在刘翔有一点点或者叫做失败,我觉得一点也不失败,有人觉得失败,好了,请你不要忘记,我们有一个刘翔由成功到失败,由高到低,有健康到受伤,孙洋也会经历这个过程。所以我们觉得刘翔这个可以说叫做受害或者不好运,或者受到残酷现实的影响他,未来我们对诗文,对孙洋也知道,不小心你也会受伤,不小心一个国家变成运动员盖过您绝对不奇怪,中国人的眼界能否再放大一点。

主持人:对,本届奥运会可以看到除了游泳这些项目开始有不错成绩,传统强项包括羽毛球、乒乓球都是非常好。但看一些比较大球项目,比如说三球,足球篮球排球,本届大球上面我们真的比过往几届都差很多,男篮最近20年最差。

丁伟杰:对,有人骂我你知道吗?你不要每场讲,换人吧,我说为什么?因为你说他们多输的,我说,不是吧。

主持人:而且你看这五场球对最强都是打最好。接着每况愈下,甚至到后面英国、巴西这两支。

丁伟杰:英国比较接近。

主持人:对,实力比较接近,期望于可以在三场球出线,结果大家都知道,最后比分输得更加大。

丁伟杰:输给西班牙。

主持人:对,能否总结男篮这方面文化,有人总结说依然还是姚明的时代。

丁伟杰:男子篮球和足球我接触过,我有一个比较负面的看法。篮球和足球运动员、教练团把自己摆得太高。当您把自己摆得高,运动员需要一个气质、资质,品质、您还欠缺一些东西,当您面对强敌、压力、强度、压风波,您就不知道如何处理,第一场对西班牙,打得非常好看,我们OK。到面对下一个场,如果我们品质,心理、或者EQ等等,运动心理学一些知识不够强,心理准备不够,我们很难打得好。
刚刚我们看完美国最后都是赢给澳大利亚,其实那一场球到最后高潮,就是因为连续射了四个三分,之前没有什么高潮,为什么?美国会觉得对着澳大利亚,几乎八强排名就是第一对第八名。美国不会害怕你,我们俗一点说,篮球上面叫做“抄爆你”,不会有这些感觉,但澳大利亚人值得我们学习,你怎样来我们怎样打,你放松我也是这样打,你强硬我也是这样打,最重要要打到我平时练的东西,而我越讲越气愤,就是我自己打篮球,我自己也会打篮球,评论篮球,只有太多基本东西他们走到场里面手硬,脚硬,不记得了,也不会演演绎,最基础的他们都打不好,澳大利亚够弱,对美国相差几十度,但起码他可以打到自己平时训练的风格,打得出自己的“格”,但这几场中国男篮越打越没“格”。现在足球我觉得断层的情况我们没有外流,这是一个非常恶性循环,没有外流,但我们中超又很好,于是一些球员在国内,联赛里面就非常膨胀,我在联赛打得好,我走出来仍然是英雄很多粉丝,又有很多钱,我们视乎沉醉在这个空间里面。日本我认识很多日本在香港的职业足球员,其实他在日本可以找得不错的报酬,然后他生活在家里人身边,在自己的国土是很舒服,但他会抢位,他会觉得如果我没有踢我不会有进步,他心甘情愿来到香港市场,结果香港排名很多联赛,但他在香港得到一些跟外援交流等等的机会,然后他拿着在香港苦练,吸收的东西,慢慢一跳一跳可能会去到一些层次比较高的联赛,泰国联赛,中国联赛,韩国联赛、日本联赛等,跳了之后就发现,这个球员为什么在这里踢呢?OK,老实讲已经比他日本做后备好很多,所以我觉得现在我们的待遇很好,就搞到很多球员在中超或者CB里面,已经是CB英雄,中超英雄,但他们是否想过你减一减薪跳到其他地方,你可以学其他东西回来,变成不同品质的运动员,我觉得似乎我们没有想过这样东西。


主持人:能否这样说,除了篮球有这个问题之外,包括足球也有,女足,排球、女排这一次没有拿到一点成绩。

丁伟杰:八强出局,如果我没记错,奥运第一次关键型赛事输给日本。

主持人:对,输给日本。

丁伟杰:韩国我们输过,泰国输过两次,日本是眼中钉。

主持人:对,第一次在奥运是输给日本。

丁伟杰:我没有性别歧视,不要说我骂男子帮女子,我帮女排的,他们的精神面貌精神面貌,拼搏精神,这一次我觉得不好运。王一梅受伤,惠若琪又受伤,到比赛的时候魏秋月受伤,有很多的状态不是最好的状态。反而发现我们没有什么期望女排,而是进入分组赛,经过我们讲有一点推波助澜。我记得我讲完第二场、第三场之后不是,我们评述员,说女排可以期望一下,OK,可以,但大家不要忘记,有伤刚刚恢复,我没有去到非常完美训练准备,我前面的爆完,到第四、第五场甚至对日本的时候我的脚已经很累了,我的伤痛可能已经回来了,您看最后那几板,到第五局的时候一梅都跳不出来,我觉得这次女排出局八强输给日本,纺丝输给日本,是那场球发挥得不好,但大家不要忘记背后一些痛,或者一些伤。当然你一说,男篮孙悦的脚受伤了不能打,王治郅,易建联砸着,当他们当没有伤之前已经出现很大问题,但是女排我们发现她们受伤情的影响状态之后才出现问题,这是两码事。

主持人:对,说一下刚刚我们一直在讲,中国运动员是一种职业化,是一个职业运动员,这几天也看到香港队一些新闻,有好几个运动员是让人觉得很感动,其中有一个就是柔道张志业,他是一个消防员,前几天香港韦森特台风他还要值班。

丁伟杰:对。

主持人:对,哪天晚上值班之后第二天就要去伦敦,有一个问题就是说,像张志业把运动作为一个业余,以这个角色身份参加奥运会,但面对像中国用纳税人的钱去拿到金牌您如何看待所谓业余对职业的情况的时候,能否算是在奥运精神一点点讽刺,比如说开一台打麻酱,这桌可能三个都是业余的,突然之间来到一个职业赌徒,您如何看待?

丁伟杰:觉得没有对奥运精神有任何讽刺,奥运参赛的规则到数据成绩的要求,非常清晰。一些项目你没有达标你可以拿外卡,只要你国家想参加我都给你权利,这就是奥运精神,你想参加。我们要留意一样东西你不参加就永远不会有进步,你参加知道自己成绩不行你去观摩,人家为什么那么厉害,我看见你很厉害,大家交流一下,要钱,我们国家要投入很多钱,但这个各取所需,我国我刚刚说这是“举国体制”,我们国家现在有很多东西都到了世界之巅,这是一个配合,我们不会觉得政府、经济上面都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但在运动员方面我们那么差,这也不行,所以我们也帮国家。现在我们很多舆论说,花纳税人那么多钱去培养,然后又退出,又受伤,这是两样东西你要培养,你五就尽力培养,但您尽力培养不是保证您有成绩,你培养,您经过努力你也要接受失败,这就是基本体育精神。所以我觉得香港那边,男足、女足,这次女足成绩不好很明显投入,我们成绩马马虎虎,抢不到投入,所以女足成绩就会下滑,香港我觉得非常好,运动员本身,我做消防员哪些出勤、操练,体力要求很高,我仍然还可以业余参加奥运,代表中国香港的比赛。我觉得这是一个个人愿意捱,哪怕昨天晚上做通宵,今天飞去伦敦参加比赛,我无所谓,志在参与。我的生活,过渡、政府、地区、投入这个项目就是这样,对不起,不轮到你做职业运动员,桌球、保龄球、壁球这些我们有成绩,所以可以做职业运动员,但在这个项目不可以。

主持人:讲奥运会就差不多结束,之后各个球赛季又开始了,接下来的赛季能否在广东地区广州观众看到您在电视上面的评述?

丁伟杰:一个字说完,会,两个字就不会,一个字会。

主持人:接下来英超、NBA这样都是本地观众最关注,NBA竞赛接下来的竞赛会不会有机会看一下?

丁伟杰:容许我不能代表台方面讲话,大家留意,但没有的话要我干什么呢?

主持人:对,节目到最后了,我们非常开心最后一期可以邀请到丁伟杰先生上来这里聊天。昨天晚上我还在想,说一句话很俗的对白,小的时候看您讲波长大,到突然有一天可以坐直播室跟您一起聊天,非常开心。
我们还是要说结束语,惟有下届的2016年巴西奥运会到时候再见,拜拜!

丁伟杰:再见!

奥运微博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新闻中心 策划/编辑:李洪霖 主持:高铭潞 欧志彬 郑晓昕 崔俊 视频:梁建华 黄冠南 图片:陈智文 化妆:黄嘉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