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4 第18期 本期作者:任民 人跟帖

三诺集团刘志雄:创新是最核心的驱动力

导读

从怀里揣着借来的100多元路资盘费,到拥有自己的品牌上市公司,刘志雄以其精准睿智的思想格局及其坚韧顽强的意志力,将三诺集团打造成了国内“智慧生活”体系的标杆。


十年前,三诺集团在国外成功上市,随之创造了连续12天每天15%涨停的新记录。从怀里揣着借来的100多元路资盘费,到拥有自己的品牌上市公司,刘志雄以其精准睿智的思想格局及其坚韧顽强的意志力,将三诺集团打造成了国内“智慧生活”体系的标杆。就在前不久,三诺集团董事长刘志雄先生接受了腾讯大粤网的采访,分享了自己对实体经济的发展、科技创新制造业的竞争,及互联网+品牌升级相关的诸多思考。

大粤网:近年来金融行业发展迅速,而制造业发展相对缓慢,您认为深圳制造业的状态如何?深圳的实体经济发展跟国内其它地区有什么不同?

刘志雄:深圳是以先进高科技为内核发展起来的产业名城,我觉得深圳作为中国的桥头堡,是多国在产业、科技和创新方面进入中国的一个窗口,从而深圳可以跟全球类的组织和科研机构,构建一个连绵不断的创新发展平台。

另外深圳也面临瓶颈,高物价和高房价,让很多新人望而却步。这就使深圳制造业的综合成本、运营成本,包括工资、人工成本都相对较高,使得深圳实体经济面临很大挑战。我觉得深圳要留住实体经济要想出一切措施,例如宝安划出的工业保卫线,扎扎实实让宝安龙头产业在宝安拥有一片产业园,把研发、制造、高端工厂留在深圳,把标准化、大规模的制造应该转向中西部,深圳牢牢抓住产权,抓住自己的品牌,抓住研发和原创,打造真真正正链接创新、链接产业的要素,这样深圳才能在新时代来引领实体经济。

大粤网:前不久实体经济和制造业的回归在美国引起广泛关注,您觉得深圳会不会发起一个制造业的回归潮?深圳是创新之都,您认为新兴产业会不会更好地对传统制造业发展有帮助呢?

刘志雄:首先我认为深圳政府很开明,一直非常注重产业科技和工业发展。但我觉得深圳还没有到产业回归潮,深圳本身产业还在高速发展阶段。不过现在有些深圳已经走出去了的企业,后来发现当地经济的培育和政府的机制不如深圳,有了一些回归的现象。在过去的十年,美国有很明确的去工业化机制,才会有回归的主张和政策,而深圳从来没有主张去制造、去工业化,现在有小部分走出去的产业已经有所回归,我也相信深圳政府会审时度势,高瞻远瞩,这方面会有所计划的。

关于传统产业升级和新兴创新力的结合,也是三诺一直推行的模式。我认为拥有新思维的创新力量和老企业的传统思维应该结合在一起,从而产生催化作用,形成生生不息的创新生态。

大粤网:三诺在经济形势严峻的背景下仍实现高速增长,背后表明了企业的生命力之旺盛,您认为背后的核心元素是什么?

刘志雄:我认为创新就是通路,创新就是市场。首先我觉得三诺的能力、技术和创新不应该是我们一家独享,我们要开放出来,用产品原创力、供应链、生产带来更多的合作,从而带来增长。三诺一直坚持共享经济,创新是一种集体的智慧。我们有核心团队、有研发中心,同时我们也抓住了丰富的产业生态,获取了更多跨行业的客户。另外三诺还有丰富多元的文化结构,链接了全球的创新力。现在三诺要组织变革,所有管理团队将变成服务大家的团队。用我们的产业生态,培育更多创新者,做到更多的颠覆,从而推动三诺的高速发展。

大粤网:现在许多传统家电或数码产品企业,都在寻求向科技方面的转变,不仅家电行业,互联网企业也在向科技领域靠拢。您是如何看待的?在各方面竞争下,当资金、社会资源都涌入时,会不会在竞争中产生更大的压力?

刘志雄:我觉得这与企业DNA有关,现在中国大陆都在以市场创新为主,而市场驱动型的企业,一定避免不了恶性竞争、同质竞争。我认为真正嫁接科技创新、技术创新才是未来的发展方向。科技创新可以带来许多社会深层的变化、带来真正的颠覆,比如苹果都是科技创新带来的变化,这种变化带来了真真正正改变生活的产品革命。如果越多人去投入真正的研发和创新,就会有越少人做生产驱动型的经济,这本身就是好事。

大粤网:据了解,最早三诺是做自有品牌,相对来说还是传统制造业的一个模型,后来转向了OPM,之后又提出了一些自有品牌。那么从自有品牌到OPM,再到自有品牌,这种转变的一个初衷是什么?

刘志雄:原来的品牌是工业品本身,不联系消费者,没有什么创新。自从苹果推出之后,品牌开始解决生态、链接用户。三诺最强的就是产品设计,这是我们的DNA,我们将自己的技术投入了许多新的产品,希望三诺做一些有价值的、可以给行业带来变革和发展的产品。

我们新的时代叫物联网时代,互联网+推动了这十年的变革,物联网带给我们最大的机遇。物联网是商业最强的命脉,它需要两个东西,一是差异化,未来物联网的设计不是标准化的产品,我们从发起、重构、投资、培育各方面铸造差异化的品牌。二是物的本体,物联网能看到真正的制造和设计,我们要做好产品本身的质量。三诺未来不会单一做三诺品牌本身,三诺还是一个OPM平台。

大粤网:我们知道严谨和精密的工匠精神一直是三诺的发展基石,您觉得现在的互联网思维和工匠思维二者之间可以调和吗?

刘志雄:三诺是做模具出身的,我本人也是做模具的,人的品质决定物的品质,人的高度决定物的高度。我们作为创造者,一直不满足于做平庸的产品。我们认为品质是根基,是一切最核心价值,所以我一直对设计方面的要求比较严苛。

细节决定成败,工匠精神,是所有工业产品最核心的精神,是一种对品质的极致追求。日本做一个电瓶就做了一百年,德国也是如此,同样的,我们也会要求把三诺的产品本身做到完美。而互联网是一种工具,是打开边界、提高效率、解决商业模式的有效方法。我觉得,两者的维度不同,是没有冲突的,反而可以相互促进相互推动。工匠精神解决了本身的内核,互联网链接全球,打开边界,让传统模式进行裂变,完成发展和升级。

大粤网:关于反哺产业,作为深商投融资产业联盟的首任主席,您在反哺产业的具体实践上做了哪些事情?

刘志雄:我觉得首先我们应该感恩这个时代、要感谢这个城市。深圳最大的财富是什么,是给了我们创新创业发展的机会,在这个城市可以推进产业的发展。

现在深圳许多企业在全球各个领域里都占据了一席之地,各行各业有自己的产业生态,而这些企业引领者如果愿意站出来,帮扶更多新人,把产业积累的经验和获得的商业智慧支持到更多还在探路的创业者,这种良性循环就是“反哺产业”。三诺在这方面做了很多探索,我认为最大的价值并不是赚了多少钱,而是多年累积知识和智慧。即使企业里的产品过时,也会留下有价值的知识、经营智慧和商业经验。用自己的经验去帮扶他人的成长,做他们的导师,才是一个良性的平台,长江前浪带后浪,长江后浪推前浪,生生不息、不断前行。

大粤网:据了解,当年您借了一百块钱来到深圳创业,这二十年过去了,您对自己有什么总结和评价?

刘志雄:说实话,做实业太苦了,假如让我重新选择,我可能不会去做实业。三诺从做模具开始一步一个脚印,前十年都是扎扎实实地做,而且我们一定要把每一个产品做到全球最好,这就涉及到品质、制造、成本、竞争等。那段日子非常苦,实体工业是靠每一个环节的积累、总结和提炼的,是靠自己一分一分钱、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财富。实体经济没有别的手段,完全是九死一生。哪怕到现在,我自己每天都只睡五个小时。我们面临过很多困难,也遇到过很多瓶颈,可以说这二十年是实体经济竞争最激烈的二十年。

二十年过去了,我们还是保持一颗感恩的初心回馈到社会。我们靠着坚持和毅力走到今天,三诺作为实体经济的一个代表,希望对员工、对客户、对社会都能负起责任,只有把自己做好,才能赢得更多尊重和认可。

大粤网:三诺在二十年来有三次飞跃,那么下一个二十年,三诺会有什么样的规划?您个人下一步有怎样的目标?

刘志雄:三诺新的二十年再出发,我认为我们应该探索一条新的道路。我们原来是把三诺当做产品来做,现在我们的使命就是用自己的资源和创业的经验,来支持更多的企业成功。我们要成就自己、帮扶他人。企业做公益捐钱是有限的,但如果把这么多年的商业智慧借给更多企业,那就是无限的。我们希望未来可以通过金融的手段、资本力的手段、商业力的手段、产业链的手段,让更多创新变成真真正正推动社会进步关键的创造力。传承是一份责任,支持有体系的创新是一种能力,让关爱和帮扶成为我们的DNA,这是这几年我一直在思考的一个问题。

观点PK

请填入投票ID
本期评价
请填入评价ID

出品人:任民 / 出品:腾讯大粤网

编辑:刘萍 夏悦 郝盈淋 / 设计:钟源

联系电话:0755-33209163/18617091765

版权声明:腾讯大粤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往期回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