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5 第210期 本期作者:江明华 许隽 人跟帖

若广州不再是一线城市 你是否会选择卷包袱离开?

导读

广州作为广东的省会城市,华南地区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和科教中心,从古至今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当下,广州的房地产、制造业、金融业等发展放缓,广州还能否突破传统模式,守住作为“一线城市”的自尊?你是否会坚守阵地,为广州的发展出一份力?


前段时间,一篇名为《广州被剔除“一线城市”》的文章成为了朋友圈中炙手可热的焦点。文中写道,广州虽为广东省的省会城市,但数据表明2016年其财力水平仅排名全国第七,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少于深圳的一半,甚至还落后于地级市苏州。不仅如此,广州的房地产行业长期疲软,几乎缺席了“一线城市竞争”。所有的这一切,不禁让人疑惑:广州是否已经跌出了“一线城市”名单呢?

近日,世界经济论坛首度与广州携手,举办聚焦中国机遇的商业圆桌会议,而且是基于广州背景的一次会议。会上,世界经济论坛执行董事、大中华区首席代表艾德维强调广州是一个“在国际舞台上扮演着重要角色的城市”。一时间,广州及其深受争议的“一线”身份,又一次受到了人们的关注。

动摇 从北上广深,到北上深杭?盘点广州的“三大尴尬”

北、上、广、深四个超大城市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已经成为了国内高速发展的城市代表。其中,广州因其巨大的商贸辐射能力和优越的制造业等而长期处于“一线城市”行列。然而,近期由于广州在房价涨幅等方面缺乏活力,一些学者表示广州的综合影响力已经大不如前。今天,大粤财经就来帮大家理一理广州的那些“尴尬”。

一、GDP排名前列,公共财政预算收入低。

在2016年发布的中国城市财力排行榜中,全年GDP总量全国前三的广州实则“囊中羞涩”,财力仅排第七,甚至落后于天津、重庆等地,这让许多人感到疑惑。事实上,与一些经济特区和直辖城市不同,广州有着自己需要遵循的一套体制。作为省会城市,除发展本地经济外,广州还需要上缴省级财政,帮扶省内其他城市等,因此财力确实有限。

另外,广州的全年GDP虽已连续27年位列第三,贡献量约占全国GDP总量的9%,实则与北京、上海仍有一定差距。与此同时,排名第四的深圳正迎头追赶,大有“长江后浪推前浪”之势。综合种种,广州可谓“压力山大”。

二、定位“综合发展”,却缺乏特色,城市产业档次不够高。

在林树森时期,广州建立了南沙开发区,建成了新白云机场,开拓了广州港,稳固了在全球的中心枢纽地位。然而,近些年广州虽大力推进自贸区的建设,发展区域金融,着力建成“城市综合体”,但相比集中力量发展科技创新产业的深圳,广州的发展模式有些“缺乏重点”、“缺乏特色”,因此多年来发展速度较缓。

事实上,深处改革困境的广州正承受着随时被深圳、杭州等城市超越的压力。根据JLL(仲量联行)全球300城市排名数据,尽管当下深圳的全球商业吸引力位列41,仍落后于广州(排名29),但实际上深圳的经济规模(排名21)已经超越广州(排名22)。而杭州,作为最有竞争力的“一线城市”候补之一,在G20峰会后国际地位大幅提升,更收获了巨大的政策红利:自主创新示范区和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的发展得到了政策扶持,今后的行业前景不可小觑。根据北京大学发布的《互联网金融发展指数报告》,2016年上半年杭州的城市经济增速高达10.8%,位列全国首位。另外,其依托阿里巴巴聚集了一批优质的互联网企业,创新氛围高涨,越来越具有冲击“一线城市”的实力。

如此这般,广州可谓面临着“内忧外患”,身处“水深火热”之中,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三、人均月薪偏低,房价涨幅缓慢。

根据最新的2016年秋季《中国雇主需求与白领人才供给报告》,北京、上海平均月薪超过9000元,深圳以8582元排在第三,而广州平均月薪7798元,排名第四。杭州作为最有竞争力的“一线城市”候补之一,凭借7669年月薪居于第五。

制图:许隽;数据来源:2016年《中国房地产指数系统百城价格指数报告》制图:许隽;数据来源:2016年《中国房地产指数系统百城价格指数报告》

与此同时,根据相关数据,今年8月以来深圳的新建住宅价格指数同比涨幅稳居首位,总体超过40%,高居首位,而北京、上海、杭州房价指数涨幅均在10~30%之间。对比之下,广州同比涨幅低于10%,在主要一线城市中排名末尾,今年初甚至出现了负增长的情况,这表明穗房地产开发和发展在某种程度上缺乏活力,城市综合竞争力也受到了影响。

在房地产概念中,“一线城市”指的是房价较高的城市。深圳目前的平均房价维持在50,000元上下,全国排名第一,北京、上海次之,在40,000元以上,广州的平均房价在20,000元左右,相对其他三个主要城市价格更为“友善”。但若要以“房价高低”为标准来衡量一个城市属于“一线”与否,广州确实有些牵强。

坚定 给你几个留在广州的理由!

一、全国苦逼城市排名第12 定居广州还是很幸福的!

根据标准排名发布的相关数据,2016年上半年深圳“荣登”中国苦逼城市排行榜榜首,房价收入比高达6.81,北京、上海紧随其后。大粤财经来帮大家算一笔账:

在深圳就业的人群,若不吃不喝,平均需要6.81个月才能支付得起深圳的一平方米的住房。在北京、上海就业的人们,则分别需要6.17、5.67个月才能消费一平方米的住房。热门“一线城市”人选——杭州,房价收入比也高达3.62。因此,对比其他一线城市,广州人群幸福感指数较高,3.12个月的薪酬便可支付一平方米的住房区域。

就像吴晓波说的那样,一个城市并不是房价涨得越快就是好城市。相对平稳的房价,让年轻人们不用焦虑得难以入睡,也给广州留足向上的空间。

虽然广东省是历来的人口流动大省,但广州本身对于企业、人才的吸附能力仍然较高。数据显示,在广州投资的世界500强企业达到236家,跨境电子商务规模居全国第一。再说,一个阿里巴巴就超越广州了?你天天刷微信,难道不知道微信的总部就在广州?广州仅天河就聚集了1600家互联网企业,年营收规模超过1000亿元,从这里走出了网易、UC、YY语音。天河的IT互联网从业人员数量,仅次于中关村。

二、地理位置优越、综合实力强,还是吃货首选

今年广州两会明确指出,“十三五”时期(2016-2020年),广州将着力建设三中心一体系(国际航运中心、物流中心、贸易中心和现代金融服务体系),增强对珠三角城市群的辐射带动作用,做强省会城市、做实华南区域中心、做大国内外影响力。我们不妨再看些数据,让你坚定留在广州的信心!

数据显示,2015年广州人均社会消费品零售额高居全国首位;2016年“双十一”剁手节期间快件量广东占四分之一,广州仍旧多年稳居全国业务量榜首。这足以彰显广州在商贸方面的巨大活力。此外,至今为止广交会仍是我国规模最大、档次最高、成交量最大的出口商品交易会,其成交额占全国出口贸易的三分之一,被称为“中国第一展”。广州未来的贸易发展前景仍然不可小视。

另外,广州毗邻港澳台,坐拥“广州港”,地理位置优越。在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中,广州与北京、上海一道,被确立为我国的国际交通枢纽。据统计,目前广州地铁客运量排名前三,铁路实力稳居第三,更是名副其实的第三大航空枢纽,交通枢纽地位不可小觑。

除此之外,广州还拥有优越的城市环境和人文环境。相关数据显示,广州的城市绿化和森林覆盖率超过40%,空气质量长期良好,房价涨幅平稳,人均期望寿命等居民指标已经接近发达国家水平。在人文环境方面,广州同样占尽优势。在很多人眼中,广州是对于各方人才和资源十分“包容”,尽管拥有非凡的历史文化底蕴和改革成果,但城市本身却低调、不张扬。更有趣的是,相信没有吃货否定“食在广州”一说。

综合种种因素,广州越来越成为了“高性价比”、宜居、宜业、宜商、宜游,综合实力强劲的城市代表。

未来 将数字化安全化做到极致,广州的明天将更加耀眼

针对广州是否会掉出“一线城市”的话题,大粤财经独家专访了国际金融中心协会主席、上海国际金融学院院长陆红军。陆红军认为,在目前各大城市快速追赶的背景下,广州一定要找好定位,抓住特色才能永保地位,并为广州的发展提出了四点建议。

一、“重构范市”:金融业做到“海不扬波”;商业让广交会从“坐展”转向“走展”

陆红军表示,“北京现有的金融投资行业存在一些安全问题,金融局现在正和司法部门合作共同维稳、打假,”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若“广州能够做最安全的金融投资,那么就是一个吸引点。”

事实上,根据相关数据,广州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相对问题较少,消费安全度较高。因此,广州若能巩固并妥善利用现有的金融安全化优势,这对于广州未来的金融业发展将是一剂强心针。“上海的历史文化特点是‘海纳百川’,那么广州可以做到‘海不扬波’,虽然低调,但是安全。”陆红军表示。

除此之外,广州还可以尝试重构原本的模范城市规划,将广州打造成一个国际化的财富管理中心城市,并逐渐形成一个以财富管理的数字化和安全性为特色的金融服务体系。国家前后曾在温州、前海、福建泉州、青岛四地设立金融改革事业区,但基本上都延续了传统的财富管理模式。在此基础上,若广州大胆尝试使用数字化模式进行管理,那么不仅有可能会引领国内财富管理的发展,还可能影响国际财富管理的行业走向。

在广州商业发展方面,陆红军认为,目前广州的广交会在全球业界影响力位居第一,其商贸形态已经相当成熟,可以尝试从传统的“坐展”向“走展”转型。即,从在广州本土进行招商引资,到走出去,到国际舞台上去举办博览会、展销会等。

二、“转型枢纽”:交通等产业必须着眼数字化转型

在2016年世界经济论坛商业圆桌会议上,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副总裁朱民反复强调行业“数字化”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城市的发展想要突围,必须要有打破传统的能力和勇气,并表示这个结构性变化的时代,我们没法“弯道超车”,只能“垂直超车”,在新的层面上层面上快速赶上。陆红军解释,相比北京、上海,广州具有得天独厚的传统港口枢纽优势。随着时代的发展,若广州能将数字化融入港口建设,不仅能减少人力支出,还能提高货运效率,巩固“第一港”优势。“这件事,就算广州不做,上海也会做,”陆红军强调,因此,若想打破现状,广州必须把握先机。

三、“we式创新”:吸引科技人才,营造良好创业氛围

近来,具有共享性创新的“We模式”略发火热,其对于创业团队的激励作用之显著,一直为业界人士称道。陆院长建议,广州可尝试将“We”模式引入到广州的科技、教育创新中心中,通过建立能吸引年轻人,集工作、生活、娱乐一体化的共享社区,如同“科教迪士尼”,吸引人球的顶尖人才,从而构建出更具有活力的科技社区中心。

“广州发展,最关键的是解决人才问题,特别是转型时期需求的各种人才。”陆红军表示,“为了吸引年轻人,我们必须进行一个现代化的模式的尝试。在这个层面上,‘We’模式的带动作用将是显著的。”

四、“创新药产”:让有本土特色的中药走出国门

广州是我国医药健康产业最集中、最有优势的城市。医疗方面,广州的三甲医院数量庞大,仅次于京沪两地。陆红军建议,应把药产业发展成数字化的产业链,特别是将具有本土特色的中药做成数字化,走出国门。

结语

在中国城市演变格局中,不能仅以几个数据就否定广州“一线”的地位,广州的综合实力仍然不可估量。在这激烈的城市发展竞争中,你是否愿意留守,为广州的数字化创新转型出一份力?

观点PK

请填入投票ID
本期评价
请填入评价ID

负责人:江明华 / 编辑:江明华、余颖诗

品牌合作:周伟科 / 商务合作:边晓婷 / 设计:启鹏 / 制作:罗明

联系电话:020-66849800

版权声明:大粤网财经频道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出品:大粤网财经频道

往期回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