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28 第154期 本期作者:余颖诗 赵琼敏 人跟帖

一不小心变毁容 整容真是一项划算的人生投资吗?

导读

常言道,相貌不给力,缺少竞争力。在这个关注颜值的时代,整容可谓是一项“高回报率”的投资,有网友戏称,给你一个月时间,你读不成林徽因,但你可以整成范冰冰。然而,数据显示,我国10年内有20万张脸被毁掉,年均投诉量2万多起。到底整容是否真的“物超所值”?

数据 中国成为全球第三整容大国

韩国街头随处可见的整容广告韩国街头随处可见的整容广告

日前,韩国政府宣布自2016年4月起,赴韩整形的外国游客将享受10%税务减免,退税项目涵盖面部拉皮、丰胸、抽脂等。业内人士认为,此番退税新措施旨在吸引更多的中国游客。为何韩国政府会盯上这块市场?国人又有多大的整容需求?

国际美容整形外科学会2014年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开展了2300万例的外科和非外科整容手术,中国占总量的12.7%,继巴西和美国之后,成为世界第三整容大国,位居亚洲第一。

而韩国保健福祉部数据也显示,近3年来,赴韩整形的外国人数量年均增长70.5%,其中,中国人占比70%左右。受MERS疫情的影响,韩国旅游业遭遇“寒冬”,今年6月,赴韩旅游的外国人数量同比下降40%。因此,我们不难理解韩国为何如此大动干戈地颁布新政。

影响 强劲“变脸”需求催生千亿市场

韩国最大整形专科医院之一——BK整形医院院长金炳键在接受BBC采访时介绍,在韩国整形外科大约从二战时期才开始。朝鲜战争结束后,美国的外科医生来到韩国帮助伤员实施手术,其中一名医生负责矫正唇裂和腭裂(俗称兔唇)手术。直到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韩国整形外科技术趋于成熟,韩国人便开始进行整形手术。目前韩国的整形医院和诊所总数大约为1000家。

而在国内,上世纪80年代,广州部分医院的整形美容科室已有割双眼皮、吸脂等美容项目,但当时整形美容业仍以美容基础保养为主。90年代后,美容整形才真正兴起。随着经济与技术的发展,我国整形美容业不断扩大市场空间,割双眼皮、割眼袋、隆鼻等“变脸”项目逐渐风靡起来。

专家介绍,目前我国美容机构市场规模已超4500亿元,从业人员超过3000万;以技术或营销手段创造的利润,约占总利润的30%~50%。在巨大的利润诱惑下,各类资本纷纷抢占整形美容市场,中信集团、复兴药业、恒大地产等大型资本陆续介入。

20年以来,我国医疗美容行业形成了一条庞大的产业链,涉及医疗美容、医疗整形、注射美容等领域。产业链的上游主要提供医疗设备、药物等;中游涵盖美容医疗机构(包括美容医疗医院、门诊部、科室、诊所)提供的产品及技术;下游则涉及整形美容行业的市场销售,通过广告宣传、论坛、网站、杂志等途径,提供知名度,实现机构对自身产品及技术的推广。

风险 “美丽经济”背后显露行业痼疾

面对利润高、规模大的整容市场,无良商家也伸出了“魔爪”,企图分得一杯羹。有研究表明,2010年我国拥有美容机构300余万家门店,其中40%左右属于医疗美容范畴,仅有不到10%的美容机构拥有医疗实力,而拥有医疗美容从业资质的机构更是少之又少。

在医疗美容法律滞后、监管缺位的背景下,整容行业门槛相对较低,难免鱼龙混杂,乱象丛生。浮夸的广告宣传、“无证”的手术操刀者、外请的“走穴”医生、咨询与手术医生的分离等,早已成为行业痼疾。素质低、胆子大、广告凶、监管松,堪称行业四大乱象。为了突出特色,一些整形机构提供个性化整形套餐,通过消费人群的划分,推出“相亲套餐”、“学生优惠套餐”、“艺考突击”等,满足不同人群的需求。可惜,整形机构就算满足消费者个性化的整容需求,却难以解决整容固有的风险,甚至人们内心深处的恐慌。

韩国首尔江南区狎鸥亭洞的“整容一条街”韩国首尔江南区狎鸥亭洞的“整容一条街”

而赴韩整容也并非国人想象的美好,同样会面临一箩筐问题:

一是医生资质问题。中国整形美容协会会长张斌介绍,在韩国整形外科协会注册的正规医生只有1500人左右,但是韩国的美容外科医生至少有好几万,这部分人群资质良莠不齐。金炳键也表示,韩国整形外科协会天天向政府申诉,希望能以法律的形式来阻止不合格的从业者等。

二是语言障碍。张斌说,一些翻译资质不过关,导致很多患者不能与医生实现良性互动,“对于手术风险需要签署的文件,中国患者根本就看不懂,有些甚至出现了没有主刀医生签字的手术协议”。

三是宰客现象。韩国《朝鲜日报》发文称,在韩国整容,不同患者费用是不同的:韩国人最便宜,其次是中国留学生,中国游客最贵。同样的手术,对中国游客的收费相当于韩国人的两三倍。

四是监管漏洞。据了解,韩国的整容行业并没有专门的管理部门和法律法规,行业协会和相关权益维护组织是存在的,但没有绝对约束力。在韩国,整容事故被归入医疗事故之中,由福利保健部管理。如果事故出现在韩国人身上,一般会和正常医疗事故一样进入法律诉讼程序,但消费者权益其实也难以在诉讼中得到保障。而国人赴韩整容失败的话,维权成本高,也费时费力,且必须在国外进行诉讼等,权益难以得到有效保障。

悲剧 “变美”也可能成永久性毁容

一名年薪20万的女白领,因赴韩整容“致贫”,面容受损且维权失败。一名年薪20万的女白领,因赴韩整容“致贫”,面容受损且维权失败。

如今社会,整容不仅仅成为一种身体消费现象,更是被愈来愈多的人视为一项长期人生投资。在娱乐圈,不少明星、网红“唱而优则整”、“演而优则整”,或者借助整容将自己由“十八线”跻身“前线”。TA们认为整容回报率高,方便快捷,通过一副迎合大众审美的人工皮囊,迅速入了大众的眼,成为“人生赢家”。整容成功改变人生的案例确实存在,但别忘了,高收益的背后往往暗藏着高风险,就像疯狂的股市,总有人欢喜有人愁。

据腾讯时尚数据显示,2012年全球整容事故共有96853起,此前十年左右的时间里,中国约有20万张脸被毁掉,平均每年因整形美容失败的投诉多达2万多起。面对整容这件事,心灵修复、二次修复也成为整容者亟待解决的难题。

李蒽熙整容前是一个可爱的妹子,整容后却变成了“蛇精女”李蒽熙整容前是一个可爱的妹子,整容后却变成了“蛇精女”

术后患者对自己容貌的认可与否,是判断整容者心理健康与否的关键因素。15岁“蛇精女”李蒽熙大谈整容心得,称“宁可低头把自己扎死也不愿丑死,要美不要命。”韩国韩苗可也病的不轻,患有“整容上瘾症”,因医生拒绝注射硅胶,她便往脸上注射食用油。可见,整容前后的心理辅导是多么的重要。一旦整容者心理未做好准备,扭曲的心理便把他们推向自我灭亡的道路。

整容并非一劳永逸的事,就算隆胸也要在规定年限内及时取出。统计发现,我国近一半的鼻整形顾客,在初次隆鼻后,接受二次甚至多次鼻修复手术。娱乐圈里,明星整容后数度变脸的事例一抓一大把,比如“我的假脸女孩”李多海。温岚也曾大方透露,自己会定期打脉冲光与雷射,保养品加保养课程,平均每月砸4万元新台币。事实告诉我们,整容经不起时间考验,记得多备点钱,后期“修补投资”少不了。

整形专家陈焕然表示,“所有面部整容手术中,‘磨骨’是死亡率最高的一个,每年都有求美者因此丢了性命。”超女王贝正是因接受了磨骨手术,而不幸丧命于手术台。整容再好,倘若连命都没了,又怎能享受日后的“高回报”呢?

质疑 整容到底是否通往成功的捷径?

在中国,面对如此浩浩荡荡的整容队伍,人们不得不追问,为什么社会上总有一群人会忍受剧痛,甚至不惜一切,背负各种风险,去换一张存在变数的脸庞呢?

与其说这是个“看脸”的时代,不如说这个是“看”的社会,人们可以通过样貌、金钱、学历、才华等方式,去判断一个人的能力,而“看脸”是众多指标中最为便捷的途径。对于长得“大胆”的人来说,脸与其他因素相比,最容易得到提升。他们无须花费过多时间与精力,便可以一秒变男神女神,以颜值取胜。正如美国经济学家丹尼尔.汉默许在其著作《Beauty Pays》(美丽有价)所指出的,俊男美女被视为社会优势。

尽管这是个看脸的时代,但这并不意味着——这是个只看脸的时代。当两个人都拥有美丽的外表,外界对他们的评价已经超出“脸”的范围,会更加重视深层次的因素,比如才华。有人认为,整容是一种偷工减料的机会主义行为,一个连自我包装、自我管理能力都缺乏的人,通过整容就能形成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尽管“整容”充满争议,它也不能片面地被当做人生捷径,更应被视为是人生拼搏中的一种工具。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选择,如果你觉得整容,能够帮助自己走向成功,那么它就是一笔划算的交易;反之亦然。

整容的初衷并不是让正常人陷入病态美中,而是让有缺陷的病人回归正常人生活。过度整容,本末倒置,恐怕到时不仅害了自己,还吓了别人,这可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

结语

“美与丑”,这张脸始终是自己的;“好与坏”,整容手术始终存在着风险。以健康的心理去看待整容,不盲目、不随意。别忘了,中国古代女性以束脚为美,现代女性则呲之以鼻。下一个美的标准谁知道呢?

观点PK

请填入投票ID
本期评价
请填入评价ID

负责人:江明华 / 编辑:江明华、余颖诗

品牌合作:周伟科 / 商务合作:边晓婷 / 设计:启鹏 / 制作:罗明

联系电话:020-66849800

版权声明:大粤网财经频道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出品:大粤网财经频道

往期回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