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我们隔着个太空,仍然将爱慕天天入进信封……”薛凯琪的名曲,岂止一首《奇洛李维斯回信》?2004年出道,那年她凭这首歌横扫乐坛大小奖项;那年她很红,拍剧、拍戏、拍广告,两年内做了人家可能要捱十年才做到的事。惟之后她患了抑郁,也几乎自杀,时日如飞,转眼间薛凯琪已经坐着南瓜车经过了许多年,心态和思想也转变不少。今期【星扒客】就看看她如何走出阴霾。

“明知我们隔着个太空,仍然将爱慕天天入进信封……”薛凯琪的名曲,岂止一首《奇洛李维斯回信》?2004年出道,那年她凭这首歌横扫乐坛大小奖项;那年她很红,拍剧、拍戏、拍广告,两年内做了人家可能要捱十年才做到的事。惟之后她患了抑郁,也几乎自杀,时日如飞,转眼间薛凯琪已经坐着南瓜车经过了许多年,心态和思想也转变不少。今期【星扒客】就看看她如何走出阴霾。

薛凯琪2004年出道即红,但在2008年患上了抑郁

生于中产家庭的薛凯琪是家中独女,中学已经精通中、英、法文,毕业后入读中国香港城市大学,主修创意媒体。现在人人都说“赢在起跑线”,薛凯琪一副娃娃脸蛋便是致胜原因,大学未毕业便当兼职模特,2003年获当时乃华纳唱片高层的舅父安排试音,结果得到了歌手合约一份,也改写了往后的路途。作为2004年乐坛新人,那年头薛凯琪的第一张唱片,在一星期内已卖掉二万五千张,《奇洛李维斯回信》、《男孩像你》、《下次下次》、《886》这些歌曲,几乎唱KTV必点。当时她很红,压力不少,2008年患上抑郁,也几乎自杀,听说是绯闻男友方大同救了她,在电话里头成功说服她。

薛凯琪说她现在很放得开,唯独有一种人、一种事仍不能释怀,她接受「腾讯.大粤网 香港」独家专访时说:“其实我有很多事都已经看淡了,比以前开心了,情绪也没有太大的波动,这一切都因为学习打坐之后,已经是两年半的事了,剩下来令我激心的是专业操守。我觉得……比如说,那件事如果我答应了你会做,我一定会用尽全力。但我见过其他人因为工作上的事……本来可以做好一些,为何人家会有这个选择?我会因而大哭一场,我回家之后会打自己一记耳光,入行已经十三、四年了,仍会这样。我现在的公司是太阳娱乐,在这间公司已经六年,以前在华纳待了八年,那些旧同事跟我仍然很好朋友,比如我们出去吃饭,他们会骂我‘你还没有看淡?仍然为了那些事不开心?’”

唱歌出身的薛凯琪,对拍戏同样有一股热诚,她说:“拍戏对我来说是放假,因为我是一个工作狂,平日没什么私人时间,而拍戏可以做英雄,比如可以做警察;拍外景又可以去旅行、疯狂吃东西、恋爱、打架……不过我最喜爱的始终是拍爱情片。”

薛凯琪2008年因压力患上了抑郁。

执着是薛凯琪的死穴,也是一种动力。她说:“可能我觉得每一个人在每个岗位,一定要尽力;即使作为一个妈妈、一个老婆、一个朋友,如果不尽力去做好每件事,我觉得很浪费机会和时间。哪怕你去玩,便要认真地玩;去旅行,便要认真的去放松;就算爱人也要认真的去爱。每当我看到一些事、一些物、一些人不认真的时候,或者有些事令我不能认真的话,我的情绪就会波动。但我从不向家人透露心事,因为我觉得从我出来工作那天起,从我赚到第一元开始,我已经是一个成年人。小时候我爸爸出去赚钱,他也一定有难处,但爸爸妈妈从来不会把他们的难处告诉我,只是有时候我会偷听到或观察到,他们只想我快乐。最近我看通了一个道理,没有人可以令自己不开心,除了自己;也没有人可以令自己太开心,只有自己给自己的快乐。可能你有十个女朋友、十个男朋友,如果你自己不开心的话,就算我多给你二十个伴侣也没有用;如果你懂得快乐的话,就算你没有伴侣也会很快乐。”

她曾抗拒避谈父母离异的事情,释怀后无所不谈

薛妈妈(中)跟薛凯琪感情要好,经常出席女儿与朋友的聚会。

曾经,令薛凯琪最放不开的是她的家庭,父母的离异,令她内心纠结多时。她坦言:“我也不记得是何时之前,即使不是访问,就算是朋友问起,我也是很讨厌说起家庭。好像爱情一样,这个是我的私事,我觉得不需要拿出来做访问或讨论。但近年我看了很多哲学书,对于生命有了不同的理解,让我觉得所有事情都有原因的。每个家庭都有它的好和不好,我现在反思了,过程是怎样,一点都不重要,只是你怎样去看那件事?怎样跟你的家人相处?但我觉得现在可以开心地分享,因为我已经懂得分辨,即是爱情不能代表友情,友情不能代表亲情,他们二人的感情是他们的事,我作为女儿,他们俩人是最疼我的人。”

从前想法幼稚的薛凯琪已经“离开”了,她坦言现在跟父母的关系就像朋友一样,无所不谈。“我用了一年时间去改变跟他们的沟通方式,比如说话的内容和态度,现在我和爸妈是无所不谈的,好像朋友一样,是梦寐以求的事。

未来的事没有人知道,可能他们将来会很恩爱?但就算他们分开住也好,我觉得……有些人住在一起也不开心,富有或不富有的家庭都有它的忧愁,开心与否是自己给予的,当你有能力给予自己开心,便有能力带给别人快乐。最重要做好女儿的本份,除了孝顺和爱他们之外,要懂得跟他们沟通。”

表面上一家人像朋友,但实际上,爸妈始终是爸妈,永远视儿女是小朋友,为此薛凯琪无奈的说:“我不知道是否因为我在事业方面很独立,妈妈总是觉得我不需要男人去照顾。每一次我拍拖,她反而更担心。(担心你被骗?)可能是吧……家人经常觉得我很容易受骗,所以妈妈从不担心我的婚姻或感情。”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

爸爸虽然已经另有家庭,但父爱依然不变。父亲节,两父女还相约做Spa和吃饭。

薛凯琪和房祖名05年拍电影《早熟》而邂逅,绯闻传了多年。

近年薛凯琪自创时装品牌,任演艺协会理事助人为乐

薛凯琪一直以来也发展不错,近年更成立自家时装品牌Spiritunus,发展娱乐事业以外的王国。另外她也担当演艺人协会理事,助人助己,薛凯琪说:“我很想利用演艺人协会的身份,甚至利用自己的社交平台去帮助大家。其实我出道的阶段是比较幸福,以前媒体没那么发达,人们没有太多选择,只要你推出一首歌,电台便会不断播,当然是要我的歌好听才行,哈哈……现在太多选择,新人的路比较难行,需要大家扶持,而演艺人协会每个月会有很多会议,跟新人沟通,他们有很多抱负、很有梦想、很有理想。既然可以帮助人,何乐而不为?”

有能力帮助别人是一种福气,薛凯琪的大爱岂止于此?今年三月,前无线演员吴博君证实患上“渐冻人症”,家中经济出现困难,幸得一班演艺人帮忙,与吴博君不认识的薛凯琪更主动捐钱。为此她说:“因为我们演艺人协会有一个电话群组的,里面有很多人,要是何时开会便会在群组里讨论。

有一天曾志伟和另外两个朋友上载了两个案例,两个都是有困难或有危疾的,让大家可以作出关心。其实如果我听到一些故事,比如是粉丝传来的,或看新闻看到的故事需要人帮忙,我也会出力,可能金钱上的帮忙,或是拍些影片支持,甚至约他出来见面聊天,如果他是喜欢我的话,我觉得有机会帮助别人是缘份。其实我捐的钱不是很多,而我也不知道事后记者会访问他这件事。我看过访问的影片,最开心的是……他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爱他,因为这样他才不会放弃。”

服装提供: IRO@IT Hong Kong 化妆: Frances Ho@Jessica Chan Make-up Workshop 发型: Jo Lam@Muse Hair

结语

路再难走,也需走。曾经,薛凯琪对自己过份执着,把所有事都扛在身上,结果压力最终爆发,钻进死胡同,熬出病来。事过境迁,现时她已学会放下并很随性,说上两句便会大笑两声,活得就是这么简单、天真、甜美。

结语

路再难走,也需走。曾经,薛凯琪对自己过份执着,把所有事都扛在身上,结果压力最终爆发,钻进死胡同,熬出病来。事过境迁,现时她已学会放下并很随性,说上两句便会大笑两声,活得就是这么简单、天真、甜美。

Copyright © 1998 - 2018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