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石洲环卫工18年未回家过年 独自养大两个孩子

比起狭小的住处,房间以外的生活和梦想更重要。

比起狭小的住处,房间以外的生活和梦想更重要。

(文/lareina)


每个城市里,都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穿梭于街头巷尾,用手中的扫把扫过这座城市的每一寸土地;他们用勤劳开启城市的黎明,任凭风吹日晒、日复一日,他们就是常常被遗忘在角落的环卫工人。每天清晨,当我们伴着第一缕曙光醒来的时候,环卫工早已把大街小巷清扫干净。他们做着最平凡的工作,过着最普通的生活,但也有想要坚信的未来,和梦想。


打扫街道18年 独自一人养大两个孩子

刘敏是湖南人,今年51岁,日晒雨淋中,她在深圳做“城市美容师”的工作已经18年了。来深圳前,她和丈夫曾在广州打过工,但由于文化水平低,对工厂里的机械化操作和高强度加班很不适应。2000年,她的丈夫不幸得癌症过世,留下她和两个孩子。“村里人都说我命硬,我干脆把孩子从老家带出来,不想再靠家里人。”

 

来到深圳后,刘敏在老乡的介绍下进了清洁公司,“起初是想着这份工作简单,我没什么文化,能选择的工作也不多。”然而环卫工上班时间过长,让她有点吃不消。5:00-7:30、7:30-12:30、12:30-17:30、17:30-24:00,这就是环卫工的工作时段和时长,实行两班倒,每人每日平均工作时间超过8小时。由于长时间工作没办法照看孩子,刘敏索性就带着孩子出来扫地。她的两个小孩,可以说是在白石洲路边长大的。扫地时工作繁忙,她先把孩子安顿在路边,自己再来清扫路面,时间长了,孩子们还会跟着她后面,帮助她一起捡拾垃圾,替她减轻工作量。

无论是凌晨下着绵绵细雨的冬天还是地面温度达到五十度的夏天,这18年来,刘敏始终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生怕自己干得不好而失去这份工作。每天清晨5点,还没有来得及吃早饭,刘敏就带着她工作的扫把和垃圾车出现在沙河小学门口,开始清扫她负责的街道。看似简单的工作,长年累月,刘敏的双手早已起了老茧,“整理垃圾时,经常被垃圾里的玻璃、刀片或者其他尖锐锋利的东西割伤手,我的手看起来像80岁老太太的手……”

做环卫工作,最困难的时候就是暴雨天,一遇到这样的天气,街道路面就会有很多沙土树叶和被雨水冲击而来的各种垃圾,这极大地增加了工作量。尤其今年夏天,深圳的暴雨特别多,8月已记录到局地暴雨以上降水就多达 18 天。刘敏说,下雨地上树叶多的时候,树叶黏在地上特别难扫,就要特别用力,经常两天就会扫坏一把扫把。

 

房租上涨 一家人仍坚持在深圳打拼

 

在刘敏的印象中,自己的工资一直与这座城市的最低工资标准看齐,今年,她的底薪提高到了2500元,加上加班费,一个月能拿3500元左右。公司不包住不包吃,除去日常开销,工资所剩无几。对于从事垃圾清扫工作的环卫工来说,春节与家人一起吃团圆饭都是奢望。他们为了多挣一点钱,经常放弃休假。而刘敏,来深圳的这18年,从未回老家过过年,“其实老家也没什么亲戚,在哪过年都一样,两个孩子在身边就够了。”

日子虽然清苦,但刘敏总算是把两个孩子拉扯大了。“苦就苦点吧,钱省着点花。值得高兴的就是孩子能在自己身边长大。”虽然两个孩子很懂事,但学习成绩并不好,高中毕业后就没再继续读书,早早出社会打工补贴家用。

然而仅凭她和孩子们的打工收入,在深圳这座城市生活,压力还是很大。刘敏拿房租举例,她说以前在白石洲租房只要1700左右,今年过完年,房东直接涨了500块钱,这让她有点接受不了,“白石洲租客多,房东不愁租不出去,我们不租自然会有别人租。”刘敏无奈地摇摇头,每个月加上水电差不多要2500,一家人省吃俭用,她的工资勉勉强强够用,而孩子们挣的钱,就给他们存着。“这些年,因为房租,我们一家人在白石洲搬了不下八次。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有个稳定的住处,以后再也不用搬家。”

尽管目前一家三口挤在20多平米的农民房里,但刘敏对未来的生活依然抱有期望,“现在孩子们都有稳定的工作,我也还能干得动,”她觉得留在深圳,孩子们的机会也会多一点,“最重要的是,一家人始终在一起。”有太多像刘敏这样的平凡劳动者,他们在深圳建造或清扫着别人的房屋、照顾着别人的老人或者孩童,对他们来说,在深圳立足的梦想实在是很大很远,即使这样,他们还是在义无反顾地坚持着,因为比起狭小的住处,房间以外的生活和梦想更重要。

扫描二维码关注“共鸣人物”

《共鸣》欢迎每一位深圳人联系我们,讲述自己或推荐身边朋友的精彩故事。


联系方式:13680116923

互动邮箱:lareinaouyang@gdtengnan.com


出品人:任民 出品:腾讯大粤网

统筹:欧阳晴煜 设计:钟源 

版权声明:腾讯大粤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注明出处。

Copyright © 1998 - 2018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