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深圳收废品22年 撑起一家五口18平米的家

“在深圳出生、长大,又在深圳读书、生活,他们其实就是深圳人。”——张磊

“在深圳出生、长大,又在深圳读书、生活,他们其实就是深圳人。”——张磊

(文/lareina)


“蚁族”这个词对于在大城市打拼的人来说一点都不陌生,住在深圳城中村握手楼里的每个人似乎都是一只只不起眼的蚂蚁,他们像蚂蚁一样奋斗、生命力顽强,为生存忙碌。张磊和妻子樊永梅也是蜗居在深圳的“蚁族”,他们和三个孩子住在城中村的一间只有18平米的出租屋里。来深圳22年了,这对夫妻远算不上是“安居乐业”:既没有房子、也没有稳定的工作,但他们却用一个个纸皮箱、一张张废旧报纸、一个个塑料水瓶,支撑起一家五口的小小“避风港”。


在底层打拼:“吃了没文化的苦”

每天早上八点多,张磊和妻子樊永梅一人拉着一个简易的手推车,行走在来来往往的上班人潮中。手推车上,纸皮箱和废旧报纸被压得扁扁的,用麻绳扎紧,堆了足有一人高。就这样,夫妻二人每天往返于回收点和出租屋之间,靠着收废品的营生,负担每月1500元的房租,还要供三个孩子上学。


回想起刚来深圳的时候,张磊总是发出感慨:“那时候的房租很便宜,在罗湖租个一房一厅,200块钱都不到。”他来自河南信阳,14岁初中还没毕业就出来闯荡,在天津、郑州都待过一阵。1996年,他南下广东,在深圳一待就是22年。这22年里,他给人送过水、搬过砖,也卖过菜、养过鸡,一直打拼在底层,他摇摇头说,“还不是吃了没文化的苦。”

因为没有文化,张磊只能在工厂干点体力活,拿着几百块钱的工资,勤勤恳恳、任劳任怨。“那时候工资还可以,但真的很辛苦,我几乎每天就睡4、5个小时,食堂的饭菜都是没有油水的烂菜叶。”即使是这样他还是坚持下来,因为“回老家是没希望的。”


想要在大城市扎根,买房是永远都绕不开的话题。可在深圳买房,张磊却连想都不敢想:“每次回老家,总有亲戚问我为什么不早点在深圳买房,说我没抓住机会。因为我刚来的时候龙岗房价才1000多,交1万就能入住。可我从农村来,光靠自己打工根本凑不齐这些钱。”他苦笑着摇摇头。


在深圳靠收废品 供三个孩子上学

2002~2006年,张磊和樊永梅陆续有了三个小孩,夫妻俩从一开始就下定决心,再苦再累也要把孩子养在身边、不送回老家,“那段日子苦啊,我老婆在家带孩子,我一个人去收废品,赚的不多,开销还大。”

即便是如此拥挤的一室一厅,房租也不便宜,每月加上水电要1800。而全家五口人,仅靠张磊夫妻两个劳动力,每天从上午8点工作到第二天凌晨,每月收入也不过几千元,一家人生活十分拮据,为了省钱,经常是馒头咸菜稀饭。 “生活是差了一些,但相比过去,已经好了很多。关键是一家人在深圳生活得很开心,虽然辛苦,但是看得到希望。”妻子樊永梅说道。即使是萝卜咸菜、粗茶淡饭,一家人也甘之如饴。“我觉得幸福不在于生活的多么完美,而是一家人在一起开开心心地过日子。”

张磊夫妇的收入不高,维持日常生活已捉襟见肘,但对子女的教育,夫妻二人一点不敢马虎。虽然家里简陋拥挤,但还是特意安置了两个大书架,上面整整齐齐放满了书。“老大篮球打得特别好,还是特长生。”说起孩子,张磊非常自豪,“在深圳出生、长大,又在深圳读书、生活,他们其实就是深圳人。”

对于未来,张磊最大的愿望就是挣更多的钱,让孩子们在这座城市里接受良好的教育,健康快乐地成长。然而,有限的知识水平和收入让张磊对未来似乎少了几分底气,“我和我老婆的文化都不高,在学习上帮不了他们,也没钱报培训班。”三个孩子英语都不好,这让他很苦恼,“要是能找个老师帮忙补习一下就好了。”

深圳作为一线城市,吸引了大量外来务工人员。2017年深圳有常住人口1252.83万人,而在册户籍人口只有404.8万人,剩下的800多万,都不是深圳户籍。但正是像张磊这样的非深户人口“拼尽全力”地留下来,为深圳的飞速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

扫描二维码关注“共鸣人物”

《共鸣》欢迎每一位深圳人联系我们,讲述自己或推荐身边朋友的精彩故事。


联系方式:13680116923

互动邮箱:lareinaouyang@gdtengnan.com


出品人:任民 出品:腾讯大粤网

统筹:欧阳晴煜 设计:钟源 

版权声明:腾讯大粤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注明出处。

Copyright © 1998 - 2018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