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父子接力守护林场 60年步行21万公里

从1958年到2018年,春夏秋冬,日复一日,黄志光和儿子黄忠赞接力守护着林区上万亩林地。

从1958年到2018年,春夏秋冬,日复一日,黄志光和儿子黄忠赞接力守护着林区上万亩林地。

(文/lareina)


每天步行巡逻10公里山路,一个月是300公里,一年就是3600多公里,这是深圳罗田林场护林员黄志光和儿子黄忠赞每年的工作任务数据。从1958年到2018年,春夏秋冬,日复一日,黄志光和儿子黄忠赞接力守护着林区上万亩林地。在密林深处,父子俩把汗水、青春,撒向莽莽山林。


60年代罗田林场唯一的护林员

黄志光今年80岁,占地面积12528亩的罗田林场,承载着他的青春记忆。“60年前,这里的树苗还只有筷子高。如今,它们已经长成参天大树了。”黄志光比划着。


上世纪50年代,黄志光从东莞来到深圳,参与罗田水库的修建。1958年,主要为宝安培育木材的罗田水库养殖场成立(即罗田林场前身),黄志光随即进入林场工作。1964年,表现优异的他成为林场的正式职工——也是当时林场里唯一的护林员,原宝安县罗田林场指挥部当年给他填写了至今唯一一张保存下来的护林员证。

每天早上7点,吃过早饭,黄志光就开始了一天的巡山。一顶竹帽,一双解放鞋,一身工作服,一把长柄砍刀,是他巡山护林的全部装备。那时候的林场都是山路,见到路边长势过高的杂草,他还要挥起手中的镰刀,将其砍除。“山脚的路相对好走些,越往上越是陡峭崎岖。脚要斜着走,才不容易滑。”夏季,杂草丛中常有毒蛇出没,黄志光会让它溜进草丛再前进。工作艰苦、工资又低,他说:“我也有过走的想法,但我走了这些树就没人管了。”在无奈和不舍之间,黄志光留了下来,这一留,便是37年。

(黄志光50年前亲手栽下的树)

37年里,黄志光每天巡山,风雨无阻,查看有无火情、盗伐和虫害。上世纪八十年代,村子里治安混乱,偷盗木材的情况时有发生,黄志光和村民的关系一度很紧张,经常因为在山上制止砍伐木材,被村民追着骂。“当时村民穷,木材又值钱,你护林,就会被骂,他们觉得又不是你的私人财产,为什么要看得这么紧。”说起村民的不理解,黄志光至今仍觉得委屈。

直到90年代开始,情况才有所好转,偷盗木材的现象少有发生。他的护林点至今没有发生过一起火灾。黄志光开玩笑地说道,“整天又怕火又怕盗,害得我50岁时头发就白了大半。”身材不高的黄志光由于常年在山上巡逻,练就了一双铁腿,退休前,他从山上最高处的瞭望台回到场里,只需要四五分钟,一般人根本不能和他相比。

 

在林场长大的“林二代” 接力父亲成为护林员

因为护林员父亲的缘故,黄忠赞从小就长在林场,这里的角角落落他都走遍了,也留下了他童年的记忆:林场林密山大,以前有很多野生动物出没,像野狗、山羊、山猪等;四五岁的时候,他还曾看到林场里的几条狗围住一头一百多公斤的山猪。

初中毕业后,黄忠赞在家务农,后来也曾外出打过几份工。1995年,父亲退休后,25岁的他作为“林二代”,接手了父亲这份一干就是37年的工作,也成为了一名护林工人。他说之所以放弃了原本收入稳定的工作,决定回到这片养育他的土地看护树林,还是因为割舍不下对林场的感情。今年已经是他接力护林的第23个年头,每天沿着父亲当年走过的山路巡山,他对林场的一万多亩山林已经了如指掌,熟悉得“闭着眼睛都能走出去”。

眼前能够看到的山都属于罗田林场,都是黄忠赞每天的巡山任务范围。“夏季山上的枯草最容易被引燃,只要一个小小的烟头就会引发大火,所以要特别仔细地检查。”护林员责任重大,也很辛苦,好在林场现在有十余名护林员,每天大家一起巡山、护林,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和一群同甘共苦的同事,再想到自己的护山“使命”,黄忠赞就觉得一切都值得,“我父亲以林为家,护林37年,我答应过他,要护好这片林,直到干不动了为止。”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为守护这片珍贵的森林资源,黄志光父子60年坚守在罗田林场。60年的坚持和守望,成就了一座森林公园。黄志光说,国家就像一个家,干什么活的人都要有。虽然收入不高,但这六十年,他们心中无怨无悔。

扫描二维码关注“共鸣人物”

《共鸣》欢迎每一位深圳人联系我们,讲述自己或推荐身边朋友的精彩故事。


联系方式:13680116923

互动邮箱:lareinaouyang@gdtengnan.com


出品人:任民 出品:腾讯大粤网

统筹:欧阳晴煜 设计:钟源 

版权声明:腾讯大粤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注明出处。

Copyright © 1998 - 2018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