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打鱼四十载 他是深圳蛇口最后的渔民

40多年的守望,他见证了渔人码头的沧海桑田。

40多年的守望,他见证了渔人码头的沧海桑田。

(文/lareina)


1979年南山蛇口工业区的一声炮响,奏响了春天的故事,从此,荒凉的小渔村成为了中国第一个经济特区。而如今早已习惯了繁华都市景象的深圳人不会知道,这座城市曾经渔港遍布,原住民也多以捕鱼为生。在深圳蛇口东角头附近,还隐藏着最后一个都市中的渔港,依稀能见到一些老渔民的影子。这里,叫渔人码头。

靠海吃饭、靠天生活 见证渔村生活变迁

 

渔人码头附近的渔一村,是一个因村民世代捕鱼而得名的地方。上世纪50年代,这里曾有着盛极一时的辉煌传说。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以往的喧嚣不再,传统的木头船也所剩无几,只剩下老一辈的渔民仍在坚守。40多年的守望,他们见证了渔人码头的沧海桑田。

陈炳有是渔一村的村民,今年60多岁,从小跟着父亲出海,在船上长大。1974年,高中毕业后,成为全职渔民。“第一次出海打鱼,发现一条体型特别大的鱼,因为鱼太沉了钩收不回来差点把自己的性命搭上。我那时才十几岁。”陈炳有用手比划,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上世纪50年代,渔一村的船队是全国响当当的渔业生产红旗单位,曾创过“万担船”的高产纪录,陈炳有的父亲当年就在这个船队。到了70年代,虽然原始的深圳还尚未被开发,但渔一村已经是当地生活水平最高的村子了,“一支船队养活一村人”,青壮年出海打鱼,老人孩子则在村里过着集体生活,住房、医疗、伙食村里全都包了。

 

常年在海上漂泊,每天面临的除了辛苦,还有危险。回忆起惊险的经历,陈炳有说:“有次在内伶仃岛打鱼,刚好一个龙卷风过来,船上请来的年轻帮工,马上穿上救生衣,把水裤这些都穿上。他怕我的船顶不住会翻,想跳海走,好在最后有惊无险平安归来。”

1984年,渔一村集体渔业开始向个体承包,渔船也折价卖给渔民个体经营。陈炳有说,当时在后海就能揾食(赚到钱),同村渔民那时花几万买条渔船,一年下来,辛苦点可以赚十几万。“一条船一年打鱼可以打一万担,那时在广东沿海来说,很少有船能做到,这个技术真的了不起。我们不用去到深海,在广西附近的岸边就能打到鱼,他们本地人却要到西沙、海南岛那边去。很多人都想知道我们用什么生产工具打那么多鱼,尤其是当地人,一听到是蛇口来的渔民,都很羡慕,说我们打鱼有本事。”提起过往的“辉煌战绩”,陈炳有很是自豪。

船归了个人,过去的大集体生活就一去不复返了,很多渔民的孩子不得不在渔船上度过童年。陈炳有的两个小孩也不例外,“当时在海上漂泊,吃住都在船上,孩子还小,就用绳子把他系在船里面,怕他掉到海里去。”陈炳有育有一子一女,他给男孩取的小名就叫“田螺”。

 

转业转产 本地渔民不再从事渔业

从1999年开始,每年南海海域都要实行伏季休渔保护渔业资源。三个多月不能出海,对渔民来说就意味着没有收入。加上近年来渔业资源枯竭、近海污染严重,深圳不少渔村早已消失或者转型,部分地区渔民的生存状态也面临着变革。在这样一个经济高速发展的时代,渔一村也悄悄发生了改变。


(渔民趁休渔期修补渔网)

2004年开始,深圳市动员陈炳有这样的都市渔民弃船上岸、转产转业,转到政府鼓励的水产养殖类等其它行业。陈炳有和别的渔民一起参加了政府组织的各种免费的职业技能培训,但由于文化水平比较低,劳动技能单一等因素,让他们的谋生之道太过狭窄。“转业哪有那么容易,我们都年纪大了,适应不了岸上的生活了。”陈炳有说同村有个渔民40多岁,曾踏出了转产转业的那一步,但养鱼、养鸭、养鸡均亏损,转产以失败告终。随后,他选择转业,但打一份工辛苦受累不说,月薪只有2000多元,难以维持生活,最终还是回到了渔船上。

2008年,陈炳有曾申请报废了自己用了十年的船,想着退休。可见惯了海上的大风大浪,面对地面上风平浪静的生活,他显得有些难以适应。直到2010年,他又干回了老本行——承包下 “粤蛇渔11003”(也为渔一村村民的船),漂泊的心才得以安定。“没办法,听不到发动机轰隆隆的声音就浑身不自在,好像没有那个配音,自己就睡不着一样。”

 

有数据显示,现在广东沿海渔民中60%以上的渔船处于亏本经营状态,30%持平,仅有10%的渔民能够盈利。“去更远一点也许能打捞到更高质高量的鱼。但现在我们的个体渔船大多是小船,扛不住太大的风浪。”在陈炳有看来,这些船极限基本在珠江口、万山群岛等一带,再前进就是“博命”。年轻的时候,陈炳有打起鱼来简直像“拼命三郎”,出海20多个小时,回来卖完鱼,又马不停蹄出海。但如今,身体已经不允许他这么做。

前几年,“粤蛇渔11003”也到了报废期限,国家不再发捕捞船牌照,陈炳有就又承包了一艘香港的渔船。2001年蛇口渔港开港,渔一村和渔二村有111艘渔船,而现在大部分是外来渔船。至于本地的老渔船,陈炳有指了指隔壁的一艘船,“就剩这一艘了。”

四月,伴随着“轰隆隆”的机器声音,几台钩机正在拆除蛇口渔人码头的一栋高层建筑物。码头周边依旧停泊着不少渔船,只是腾空的烟雾告诉我们,这座存在了近百年的渔港已经开始了它的谢幕演出。也许有一天,深圳不再有本地的出海打鱼人。


扫描二维码关注“共鸣人物”

《共鸣》欢迎每一位深圳人联系我们,讲述自己或推荐身边朋友的精彩故事。


联系方式:13680116923

互动邮箱:lareinaouyang@gdtengnan.com


出品人:任民 出品:腾讯大粤网

统筹:欧阳晴煜 设计:钟源 

版权声明:腾讯大粤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注明出处。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8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