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病弟弟离家出走 深圳男子苦寻8年无果

18岁踏上离家求学列车的许水活只有一个愿望,他希望凭着自己的努力,让残疾的老父亲和患精神病的弟弟过上安稳的生活,但这个愿望似乎永远也实现不了了。

18岁踏上离家求学列车的许水活只有一个愿望,他希望凭着自己的努力,让残疾的老父亲和患精神病的弟弟过上安稳的生活,但这个愿望似乎永远也实现不了了。

(许水活和弟弟许镜琼)

为凑学费 父亲卖掉家中唯一的老黄牛

 

许水活来自广东廉江市一个贫寒凄苦的农村家庭。三岁时,妈妈就去世了,父亲因一次意外弄瞎了左眼。他和弟弟许镜琼的生活,靠的是父亲一个人到离家几十公里远的烧砖场拉泥打砖,赚取微薄的工钱。

尽管从小学开始,许水活没有哪个学期的学费是缴齐的,但他的成绩一直都很好。因为他知道,读好书是他唯一的出路。许水活说,文学是他一路坚持的爱好。从初中开始就爱上了文学,并在报刊杂志上发表了多首诗歌。

 

2000年,许水活顺利考上重点高中,这个消息给沉默了十几年的家带来了欢笑,“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父亲笑的那么灿烂自豪,我以为只要我继续努力,一定能考上重点大学改变命运。”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高三那年,许水活得知自己的亲弟弟,患上了精神分裂症。一想到自己飘渺的未来和家中不幸的弟弟,他就感到极度的焦虑不安,在重压之下,高考成绩并不理想,原本想要复读的他在老师的劝说下最终还是坐上了去广州求学的火车,他说,“虽然很不甘心,但还是想早点读完书出来支撑这个家。”为了凑齐学费,父亲甚至卖掉了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一头老黄牛供他上学。

上大学后,许水活第一时间加入了学校文学社,如鱼得水般,在文学的海洋里翱翔。几年来,凭着生活带给他的很多灵感与体会,许水活坚持写诗,并发表在多家报纸杂志上,成为一名颇具名气的年轻诗人。


然而大学毕业后,迫于生活的压力,许水活并没有从事和文学相关的职业。他先是在珠海的一家药厂打工,后来还当过仓管、跑过业务、流浪街头时还跑去餐厅当服务员。为了生活,许水活几乎搁置了自己的文学梦。他还不定期回家帮父亲干农活、照顾弟弟。虽然当时已经家徒四壁,但许水活想让残疾的老父亲和患精神病的弟弟过上安稳生活的决心始终坚定。

(许水活父亲到深圳参加儿子婚礼时的留影)

弟弟患病走失八年 至今渺无音讯


2010年5月,经朋友介绍,许水活来到了深圳,在这里,喜欢文学的他终于找到了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在一家公司担任内刊编辑。采、写、编、排,都是他一个人干,虽然辛苦,他却乐此不疲。“拿到工资的那天,我一个劲地往邮局跑,父亲和弟弟等得太久了,我觉得自己欠他们太多。”许水活相信文字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他感觉到希望就在眼前。

 

命运似乎跟他开了个玩笑,半年后,患精神病的弟弟突然离家出走,许水活和父亲失去了方寸。多年前弟弟曾经走失过一次,当时他一个人流浪到外地,还饿晕在地上。幸好弟弟可以在地上写出村里的电话号码,让家人找到他。但这一次,许镜琼已经离家快八年了,依然渺无音讯。

登报、贴寻人启事、网上发帖,八年间,许水活尝试过用各种方式寻找弟弟,尽管没有结果,他却从未想过放弃,“我发出来就会有人看见,如果有人看见了,可能就会联系我。我就想尽量多到一些地方或网站发寻人启事,早点找到他。”他的信念很坚定——“这个家已经没有了妈妈,一定要找到弟弟。”

 

许水活把对生命的感悟和对弟弟的思念也融进了自己的文学创作中,他在散文诗集《篱笆家园》中写道,“人们在篱笆里看星星,盼月亮。看见黑夜的伤口,泪光点点,撒满了盐。”他说篱笆代表着故乡、成长。自己就像牵牛花一样沿着篱笆勇敢地往上攀爬,沐浴阳光,历经风雨,茁壮成长,憧憬未来。

2016年,许水活的第二个小孩出生了。2017年,通过多年在深圳积累下的人脉和资源,许水活辞职开了自己的公司——尽管这家公司目前只有他一个人,主要工作就是帮熟人客户写写文案和宣传稿,但好歹也算在深圳扎下了根。他还用这些年打工攒下的钱,在老家盖了幢三层高的新房。眼看父亲的身体也渐渐好转,这一次,似乎真的要柳暗花明了。

 

“弟弟要是能看到这一切该有多好,我总会担心他现在有没有饿肚子、有没有被欺负、有没有生病。”不管希望如何渺茫,对于走失的弟弟,许水活和父亲仍在等待。

往期回顾

扫描二维码关注“共鸣人物”

《共鸣》欢迎每一位深圳人联系我们,讲述自己或推荐身边朋友的精彩故事。


联系方式:13680116923

互动邮箱:lareinaouyang@gdtengnan.com


出品人:任民 出品:腾讯大粤网

统筹:欧阳晴煜 设计:王思宇 

版权声明:腾讯大粤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注明出处。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8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