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惯风云看淡身后事 87岁深大教授签订器官遗体捐赠志愿书

老人家坎坷一生,见证了上海解放前后、深圳改革开放的风云激荡,风景看透后,其他都云淡风轻。

老人家坎坷一生,见证了上海解放前后、深圳改革开放的风云激荡,风景看透后,其他都云淡风轻。

87 岁的汪家祐在自家院子里

(文/易芬)


“我们现在是排着队入土了,最近听说那个谁又走了。”在福田区皇岗路一侧的深大新村的家里,今年 87 岁的汪家祐跟老伴谈起老朋友去世,一起感叹了一下,但就像谈去超市买菜一样淡然。


17年5月罹患肺癌再次动手术,现恢复良好,偶尔需要吸氧的汪家祐曾是深圳大学教授。近期,他叫儿女联络到了器官协调员高敏准备身后事——不要举办任何形式的追悼会,直接捐赠遗体,死后也不留骨灰。

老人家坎坷一生,见证了上海解放前后、深圳改革开放的风云激荡,也见证过诸多国家和个人的困苦艰难,风景看透后,其他都云淡风轻。


复旦、人大毕业 他是中国最早从事管理会计学教学、研究的教授之一


在深大新村老房子沙发上,汪家祐鼻翼吸着氧气,精神良好,回忆起当年,声音依旧洪亮,说到得意处神采飞扬。


他1930年生于上海的英租界,“我爸爸是医生,妈妈是护士,我家里有小别墅,有小汽车,那当时很不错的啊,日本鬼子占了上海后,家庭状况就慢慢差了。”汪家祐说,他当时上的是复旦中学,初中高中都上的是商科,语数英课程比普通科少,还要上珠算、商法、商业学,“毕业了都可以到商店里去当记账员的”。

汪家祐和妻子的结婚照,时年汪家佑 25 岁

1948年下半年,汪家祐考上了复旦大学会计系。好好上了一学期课之后,“解放军在打渡江战役,围了上海,我们都无心学习,倒是听新闻系请来一个报纸总编辑来讲战争形势,去的人黑压压的,只好从小教室移到大礼堂,那时候我还参加过地下党组织的游行。”


1950年时,汪家祐被在新四军任职的表哥拉到上海的政府部门做会计,学业不敢中断,但只能在学期末赶到学校复习一个星期,然后走上考场,靠着中学时打下的底子和工作之余的自学,以总分 79 分毕业。同时,这个不怎么上课也拿到毕业证的学生也得到教授们认可,1952年被推荐到中国人民大学读研究生进修班。

汪家佑和妻子在北京的合影

在中国人民大学读了三年书后,他顺利留校,成为人大的教师。1957 年,他被“发配边疆”到青海财经学校,做教师,也做炊事员、汽车管理员,直到 1979年重新回到中国人民大学的教师岗位。也就是这一年,他给一位来华讲课3个多月的法国教授做翻译,这名教授讲的是当时在中国刚刚起步的管理会计。


重回大学教书的机会给了他百分百的干劲,法国教授走后,汪家祐拿着他留下的管理会计的著作学习,深入研究,成为当时最早研究管理会计学的三位教授之一。

汪家祐一家人在青海留影

见证深圳股票发行的风云年代 他是深圳会计师行业的元老


1985年来深圳,汪家祐带着财政部第一批发放的注册会计师证,带着他攥写的55万字的《管理会计学》著作,成为当时深圳会计学的一流人才。他先后担任了深圳市会计协会理事、深圳市注册会计协会理事,还担任了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分行的会计顾问。教学之余,参加各类社会活动,忙碌是常态。


1989年的时候,深圳股票市场起步,汪家祐作为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分行的会计顾问,为诸多拟上市公司的账目忙碌,经常通宵达旦。那时留下的少见的工作照里,定格下他放下厚厚的账本,拿下眼镜揉揉酸痛的眼睛的场景。1991年,汪家祐退休,进入君安证券(现在的国泰君安证券)任副监事长。谈起那些年见证特区变化,应邀讲课、著述、监控各类证券事件,参与深圳会计改革等等,他很是感慨,现今都在历史长河中远走,但雁过留痕。


1997年,多年的忙碌身体变差,汪家祐从君安退出。现在家里客厅中,他还极其珍爱地摆放着1995年深圳市颁发的“老有所为”积极分子、1997 年、1998年的深圳大学颁发的“优秀共产党员”的奖牌。

汪家祐在讲课

爱放风筝爱骑车上网看新闻 他是个退休潮老头


真正退休之后,汪家祐爱上了骑单车、放风筝、打台球。“风大的时候,就放巨型风筝,风小的时候就把小风筝串起来,一二十个一起放,很多小朋友来看,说爷爷,让我拉一下,我就让他拉一下。”他乐在其中。


白天骑上十多分钟单车到莲花山放风筝,晚上到小区打台球,一度成了汪家祐最固定的生活轨迹。直到2008年,罕见的脐尿管癌击倒了他,外出减少,儿女教会了他上网,从此,他在病床上就靠上网看时事新闻感受世界。


抽了58年的烟,吸了42年的粉笔灰,这让他的肺部出现了问题。2010年和17年5月,他先后因为肺部肌瘤、肺癌动手术,但这个见惯风云激荡的学者很是乐观,意志力超级坚强。以80高龄顺利战胜了疾病的多次袭击,虽一度住进ICU20多天,出来后不得不靠氧气机呼吸了一段时间。

上世纪 80 年代,汪家祐与来看望他的同学在深大留影

进入11月后,在深圳最好的天气里,这个老头又开着四轮代步车出现在小区、社康中心、超市、地铁站,有些驼背,花白头发,笑呵呵地跟老朋友打招呼。


25岁在中国人民大学任教时,汪家祐就有47岁的学生。50多年教学生涯,他桃李满天下,国外的不说,国内“好多部长、局长、处长,希望他们多为国家做贡献就好。”


而一场大病,让他也急于要做自己的“贡献”。他反复跟儿女强调,“我认为遗体,没有别的用处,火化还不如让学生解剖,做点贡献。解剖完了也不要留骨灰,骨灰盒让孩子们传下去,多麻烦。"" 遗体捐赠了,死了就接走了,什么事情都没有了。那些大海、飞机上撒骨灰、树葬都增加工作量,多麻烦。”他也告诉儿女,“你们也要跟深圳大学说,不要举行任何追悼的活动。我连生日都不过,更别说追悼了。”


17年12月1日,汪家祐在高敏的指点下,签订了器官遗体捐赠志愿书,他的一儿一女和老伴也现场见证,庄重地在家属栏里签上了名字、按上了手印。


本文转载自深圳晚报 作者:易芬

往期回顾

扫描二维码关注“共鸣人物”

《共鸣》欢迎每一位深圳人联系我们,讲述自己或推荐身边朋友的精彩故事。

联系方式:13680116923

互动邮箱:lareinaouyang@gdtengnan.com


出品人:任民 出品:腾讯大粤网

统筹:欧阳晴煜 设计:王思宇 

版权声明:腾讯大粤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注明出处。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8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