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山相亲角:热闹背后的一声叹息

如果说找对象是场考试的话,那么在莲花山的相亲角,你可以看到对方的给分情况,详细到每个步骤。

如果说找对象是场考试的话,那么在莲花山的相亲角,你可以看到对方的给分情况,详细到每个步骤。

(工作日下午的莲花山相亲角,家长们三三两两地聊着天)

相亲角的话题早就不新鲜了,尤其在深圳这样一座弥漫着年轻荷尔蒙的城市。


如果说找对象是场考试的话,那么在莲花山的相亲角,你可以看到对方的给分情况,详细到每个步骤。

(一人一纸一个位,差别迥异的不同阶层被平等地展示在一起)

“不能让女儿知道我在这里帮她相亲”

 

工作日下午的莲花山相亲角没有想象中的热闹,大爷大妈们三五成群聊着天、沉浸在自己的“小社会”中。有位大爷却独自一人查看树上挂着的相亲资料,偶尔拿笔记录些什么。聊天后得知大爷姓胡,是一位退休老教师。他面皮很薄,拒绝了我的拍照请求,因为他怕被女儿知道自己居然在莲花山给她相亲。

 

“在我们老家,像我女儿84年这么大的,孩子都上小学了。亲戚朋友都说,你女儿这么优秀自己能供房,而且全家也都在深圳这样的大城市扎了根,还愁找不到对象?可你看看这些资料上写的,基本上父母都是跟我差不多时间来深圳的,家庭条件也都相差不大,供得起房、有车。子女受教育程度都是大学本科以上,公司白领。女方条件真的相差不大,男孩又少,你看这几面墙贴的都是女孩子,男的就那一小块地方,想找到合适的真的太难了。”

 

的确,像胡大爷一样,在莲花山相亲角替子女征婚的父母大部分受教育的程度还是较高的,他们来深圳很早,从内地二、三线甚至四线城市辛辛苦苦奋斗了大半辈,在深圳拥有比较高的社会地位,甚至部分已经进入了城市中产阶层,因此他们对相亲对象的物质条件要求比较高。

(相亲角里女多男少)

胡大爷说,为了给女儿找个合适的结婚对象,这两年他真是愁白了头。可是父母的操心,女儿却并不领情。“她就是不让我来,那个意思说的,就好像来这里就降低自己的身价了。可我就不明白了,我们要求对方条件好还不是为了她少吃点苦。而且爱情最多存在几年过后就变成亲情,就像我当时和她妈结婚,不也是家里大人介绍的么,哪有什么感情,相处久了感情就自然深了。成天冲我嚷嚷‘恋爱自由’,我也只是给她多找点资源,最后能不能成还不是要她自己说了算。”

(家长们在仔细查看资料卡)

所以,尽管女儿不同意,胡大爷还是来到了相亲角,身影微微佝偻,矜持,拘谨……


有那么一瞬间,我仿佛看见了朱自清笔下,那位父亲的背影。

“你对于跟男方家长同住怎么看?”

 

“小姑娘,你是干什么工作的啊?哪年生的?”一位阿姨看见我在资料卡间徘徊,便上来问询。

 

这位阿姨姓张,算得上是莲花山相亲角的“老面孔”了,她的小儿子1975年生,博士学历,40好几了还没成家。这可把张阿姨急坏了,每天都来相亲角蹲点。但据她说,在莲花山,她还不是最勤快的,有的家长甚至早晨6点多就来了,中午也不回家吃饭休息,从家里带个馒头或者买个快餐随便将就一下,一直呆到晚上6点才回去,“就跟你们上下班一样”。

张阿姨在这里替儿子征婚已经有好几年了,儿子起初很反对她来这里,但也没办法。“他20多岁的时候觉得自己还年轻,读完博士后忙着做研究,圈子越来越小,眼光又高,这么多年了都找不到合适的,就管不着我了。”据她说在相亲角一年能相成的,也就那么几对。毕竟只有一张A4纸,谁也不能保证资料的真实性。有的条件挺满意,但一见真人就“见光死”。我问张阿姨:“几率这么低为什么还要来呢?大热天的多遭罪。”“在这里起码还有一丝希望,闲在家里能帮上什么忙……”

“对了,你对于跟男方家长同住是怎么看的?”闲聊过程中,张阿姨突然向我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似乎也能猜到她这么多年征婚无果的症结所在。她无奈地表示,儿子在深圳有一套房,现在她和老伴都住在儿子家,并且今后也不想搬出去。“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不愿意跟父母一起住,觉得有人管着不自在。等你们以后有了孩子就知道父母有多重要了!”

“我能理解父母那一辈的焦虑”


对于90后年轻人来说,婚姻是他们想聊但又怕聊,总之不希望被别人聊的话题。但随着第一批90后已经进入晚婚年龄,莲花山相亲角已经不全是代儿女出击的大爷大妈们,偶尔也会有年轻人“亲自光顾”。

 

27岁的湖南姑娘小刘就是少数出现在相亲角的年轻人之一,回想起第一次去相亲角的时候,被上下打量的恐慌感、被明码标价的羞耻感、被左右人群包围的压迫感,都那么真实而又虚幻。

小刘说自己第一次去相亲角还是和妈妈一起,当时有些家长围上来,开门见山就盘问年龄、房车、属相、收入等。但在得知她是单亲家庭之后,很多家长摇摇头就走了。“其实我当时感觉还好,毕竟去之前就做好心理建设了,相亲嘛,不就是把自己当成砧板上的肉,任挑任选。”小刘一再表示自己本身看得挺开的,只要自己不把自己当成是供人挑选的货品、摆正心态就好,可回家之后,妈妈坐在沙发上直叹气,说,“再不去相亲角了,我女儿不能受这种委屈。我一手带大的你不是让别人挑三拣四的。”

虽然小刘的妈妈跟女儿说别去相亲角了,但替女儿的婚姻大事着急仍是写在脸上。妈妈会通过一些熟人介绍,约对方一家人坐下来吃顿饭,但似乎都不怎么来电。“我平时上班朝九晚六,接触不到什么新朋友。虽然很多人很排斥来相亲角,但对我来说这里确实是一个很讲效率的地方,大家条件都摆在明面上,觉得合适就见面,省去了中间猜来猜去的步骤。但我妈不这样想,她觉得在相亲角是被人挑三拣四,但其实我也在挑别人啊,于是只能背着妈妈自己来了。”


对于相亲角里父母们显而易见的焦虑,小刘表示自己特别能理解,虽然结婚早已成了年轻人口中越来越不在意的小事,却仍是父母那辈人生的最后一件大事。

我们总是一边抱怨父母插手我们的生活,想要“婚姻自由”;一边又理直气壮要求父母提供房、车。遗憾的是,父母已经开始努力尝试着去理解我们,而我们却拒绝站在他们的角度替他们想一想。


你可以拒绝相亲角,但请不要拒绝父母的爱。

往期回顾

《共鸣》欢迎每一位深圳人联系我们,讲述自己或推荐身边朋友的精彩故事。

联系方式:13723401760

互动邮箱:maeyuan@gdtengnan.com


出品人:潘文浩 出品:腾讯大粤网

统筹:袁玫 设计:王思宇 

版权声明:腾讯大粤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注明出处。

扫描二维码关注“共鸣人物”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