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村二代”做车险查勘员 每天工作10小时

也许到了退休年龄,我会像父辈一样过上靠收租过日子的清闲生活,但现在我喜欢我的工作。——黄豫坤

也许到了退休年龄,我会像父辈一样过上靠收租过日子的清闲生活,但现在我喜欢我的工作。——黄豫坤

图文/任民 杨睿 林锦莲


闷热的汽修间里传来“咔、咔、咔……”的声音,黄豫坤拿着一部微单,围着一辆事故车前后左右,有时甚至钻到车底下,对每一个受损部件进行拍照记录,还不时向汽修员询问零件的拆卸情况。这是一辆被追尾的事故车,排气管损坏,目前刚完成拆检,在等待原装配件。由于车身受损面积不大,前后拍照大约花了10分钟。看着被拆散的事故车,黄豫坤笑道:“我天天就看这种车。” 


“村二代”不愿在大好年华里游手好闲


黄豫坤是太平洋产险深圳分公司的一名普通查勘员,他每天的工作就是核定事故车辆的损坏情况。 


今年是他在这一岗位上工作的第9个年头。 


作为深圳土生土长的“村二代”,黄豫坤身上的标签被很多来深圳打拼的外地人羡慕,他家境优渥,靠家里收租,不用工作月入8万元也没问题。

不过,黄豫坤并不愿意在大好的年华里做一个游手好闲的人,“村里有些年轻人不工作,早上起来就出去玩了,到很晚才回家,每天都是这样,我真的不喜欢。”因为在校专业是汽车应用技术,黄豫坤实习期间体验过汽修厂的工作,他觉得不太合适,又恰逢太平洋产险校招,于是在师兄师姐的建议下,2008年7月毕业后,黄豫坤成为了一名查勘员。

进公司的第一年,黄豫坤被安排在车险理赔部的现场岗,跑了一年的事故现场。不管车辆损失大小,他都得到现场处理,而且公司的要求是,接到出险电话后半小时内赶到事故现场。由于当时没有智能手机导航,他经常拿着纸质地图凭着方向感在有限的时间里寻找并不精确的事故地点。

第二年,黄豫坤转岗到目前所属的车险理赔部大案组,这意味着损失达3万元以上车辆的才会交由他处理。他和同事主要负责与汽修厂接洽,事故车辆到了汽修厂后,修理厂会做初步评估再与他们联系。也是在这一年,公司的定损点在全深圳各个区设立起来,每个查勘员都分配了自己的责任片区,黄豫坤负责的是相对分散的龙华、福田和观澜三个区域。

随着科技在车险行业的不断深入应用,今年公司推出了微信自助查勘服务,车辆受损轻微的车主,只需要花十几分钟就能自助解决理赔问题,因此一些查勘员也转岗到了后台服务,黄豫坤也可以把精力更多的放在更为专业的定损上面。

每天工作10小时一年为300多辆车定损

如果公司没有特别的安排,黄豫坤一般是上午9:30开着查勘车外出处理手头上的案子。上车前,他会在便利店买一瓶1.5L的矿泉水,因为夏天顶着高温在外,对水的需求量很大,一天至少要喝一瓶这样的水才够。上车后,黄豫坤第一件事是将电台打开,一个人、一台车、一部手机、一部微单就外出跑一天,听电台是他消除孤单感的主要方式。他颇为得意地说:“哪个电台什么时候播什么内容,我一清二楚。”

“我的路线都是规划好的,免得一会儿从东边跑到西边,等下又要跑回东边。”黄豫坤也经常在前往目的地的途中接到新的定损任务,然后又不得不对路线作调整。他说这样的情况很正常,也不觉得为难,总好过有时候中午刚端起饭却接到紧急的任务派遣。最痛苦的是上晚班,从晚上7点通宵到早上7点,经常是凌晨2、3点在车上睡得迷迷糊糊,突然被电话吵醒,黄豫坤就又要开始工作了。

中小型家用车的查勘地点一般在4S店的室内汽修厂,夏天空间虽然闷热,但不至于被暴晒。可如果接到大型卡车的查勘任务,黄豫坤的作业场地就变成了露天的汽修厂,得在高温暴晒下拍照定损。 黄豫坤手上正有一个大卡车的定损任务。出事的是一辆从江西开过来的大卡车,车头与车身已经完全分离。

黄豫坤一手拿着核损表,核对着上面所写的配件名称,一边在车辆和地面上逐一拍下每个部件的受损情况,并在核损单上记录下来。他一会儿走到放车头的位置,翻开车门往里拍,一会儿又跑到车身处,俯身到车轮附近的位置拍照,前前后后在核损单上填写了两页纸。在暴晒的环境里拍了大概半小时后,由于汽修厂对接人临时有事,黄豫坤中止了定损工作,这也意味着他过些日子还得再跑一趟。


一天工作结束后,定损时拍下的照片往往有数百张。 


黄豫坤需要把每一张照片分类、编号,再挨个录入、上传至公司的定损系统,这个工程平均耗时3小时以上。如果当天的照片没有及时处理,积攒到第二天将会面临更大的工作压力。黄豫坤随手打开电脑桌面上的一个文件夹,这是他某一天的工作量,10台车的定损任务,拍了600多张照片。


 所以,加班,是查勘员的家常便饭。

黄豫坤习惯在家里加班。当天下班后,回到家把照片分类编辑好,第二天一早再提前到公司把照片录入系统,对前一天的工作进行收尾。这样分段加班效率很高,也不会耽误自己准点处理新接手的任务,而且能多抽出一些时间与家人相处。 黄豫坤自己统计过,他一周五个工作日里,算上加班的时间,每一天的工作时间至少有10小时,平时每天大概会接到3单新的定损任务。

这听起来好像不多,但3单并不是当天拍完就能够了结的,因为新出险的车辆第一天只能核定外观可见的损失,第二天或第三天才能对内部受损器件做拆检定损。在公司,查勘员这一岗位实行轮休制,每周连续休两天,每周第一个工作日最轻松,而之后的工作量就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 


黄豫坤去年一年处理的任务量大概300单,涉及金额过千万元。

黄豫坤家中客厅的台柜上摆放着几块奖牌,其中一块是他参加2013年菲特台风救灾支援后颁发的。 


那时候黄豫坤被抽调到余姚等地做受淹车辆的定损工作,前后奋战了一周。期间他妻子产检时发现胎儿畸形,医院要求立即引产,而他的家人怕影响他工作,一直隐瞒直到救灾结束才告知。这让黄豫坤感到深深的愧疚和遗憾。

台风期间救灾 妻子引产被隐瞒

黄豫坤说,查勘员的工作经常难以抽出太多时间陪伴家人和孩子,他特别庆幸也感激妻子和家人能给予他理解和支持。当年和他一起进公司的同学基本都离开了,而他留了下来,一做就是9年。去年,黄豫坤有了一个健康可爱的女儿。一提起自己的宝贝女儿,他脸上立即神采飞扬。他还放起了音乐,让小姑娘随着音乐一边晃动身子一边咿咿呀呀的发声。“她现在就是个天使,”黄豫坤得意地说。

关于未来,黄豫坤不打算转行,“我喜欢这个工作,可以帮很多人解决问题,可以帮助到别人。”


 长期的工作经验让他对车辆、对车险都了如指掌,身边的朋友遇到相关问题都会来向他请教,这也让他有些成就感。他说,这是一份非常实用的工作,每天都能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也能给自己和他人解决许多日常用车问题。

黄豫坤从去年开始参与了公司发起的“公路侠”项目,在查勘过程中遇到路边的陌生车辆需要帮助时,无论是哪家公司承保的车辆他都会主动上去协助,比如帮车主换轮胎、给发动机搭线等。他认为,“这样做并不是为了收获公司的肯定和别人的感谢,而是让自己很开心,觉得生活很有意义。”

也许到了退休年龄,黄豫坤会像父辈一样过上靠收租过日子的清闲生活,但现在他还不想拥有那样的状态。他说,人生充实才有意义,自己喜欢这份工作,虽然很累,也落下肌肉过度劳损这样的职业病,但毕竟学有所用,也有趣自由。

往期回顾

扫描二维码关注“共鸣人物”

《共鸣》欢迎每一位深圳人联系我们,讲述自己或推荐身边朋友的精彩故事。

联系方式:13723401760

互动邮箱:maeyuan@gdtengnan.com


出品人:潘文浩 出品:腾讯大粤网

统筹:袁玫 设计:王思宇 

版权声明:腾讯大粤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注明出处。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