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深23年芭蕾舞团长 用脚尖舞出精彩人生

芭蕾的动作永远是up up up, no down,永远挺拔向上的,经受住芭蕾舞磨练的孩子往往拥有更加坚定的毅力和强大的内心。 --杨晴

芭蕾的动作永远是up up up, no down,永远挺拔向上的,经受住芭蕾舞磨练的孩子往往拥有更加坚定的毅力和强大的内心。 --杨晴

文/杨睿 林锦莲


初见杨晴,她穿着白色上衣和孔雀蓝半身长裙,一瘸一拐地在走廊和教室之间来回穿梭,张罗着艺术团即将在三小时后开始的公益演出。虽然长裙几乎遮住了脚背,但左前脚掌上裹着的白纱布依旧十分显眼。

杨晴脚上的伤属于职业病,因为常常在舞蹈室里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久而久之拇趾外翻,又在舞蹈鞋的经常性挤压下发炎。脚上的刺痛让她好几宿没合眼,但杨晴爽朗地说:“做什么都要付出代价,这点伤痛对我来说不算什么,都是可以忍受的”。

杨晴出生在北京一个高干家庭,受家庭影响从小学习芭蕾。一到周末,家里就会举办小型的音乐会:父亲拉小提亲,母亲和小杨晴就在乐声中跳舞。在家庭艺术氛围的熏陶下,杨晴从小对芭蕾这一舞种就有着近乎植入血脉的执着。

但父母平时工作繁忙,周末以外的大部分时间里,杨晴只能自己待家里和洋娃娃玩。这份略微单调的童年经历让她更加渴望飞向自由的天空。于是,1994年从北京舞蹈学院毕业之后,杨晴瞒着父母偷偷来到了深圳。机缘巧合之下,她得知深圳市青少年活动中心正在招芭蕾舞蹈老师的消息。出于对舞蹈的热爱以及对自由生活的向往,杨晴毅然选择独自留下,尽管之后父亲三次来深要带她回家,她也固执地一再拒绝。

然而,青少年活动中心的工作与杨晴对芭蕾舞教育的认知发生了冲突。在追求利益的体制文化里,芭蕾教育很难得到深入钻研和开拓。视芭蕾为生命的杨晴无法割舍心中的情结,怀着想做就做的利落态度,她选择离开安稳的工作环境,“下海”创办自己的芭蕾舞工作室。

在上世纪90年代的深圳,国标舞乘着改革春风得到引进和普及,成为当时最受欢迎的舞种,国标舞蹈培训班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相形之下,芭蕾舞则由于学习门槛高、难度大、成效不能立竿见影而乏人问津,普及程度在当时的深圳几乎为零。所以,最初杨晴的芭蕾舞工作室闯入大家视野时,面对着很多不解、甚至是怀疑的眼光。但杨晴素来坚信芭蕾的魅力,尤其是当她看到很多孩子是罗圈腿、驼背、缺乏良好仪态的时候,就愈发觉得推广芭蕾舞对孩子的成长是非常必要的。于是,杨晴不断说服身边对舞蹈感兴趣的人尝试芭蕾,一点点打破大家思想的壁垒。

杨晴的芭蕾舞培训主要面对成长中的孩子。因为芭蕾是欧洲宫廷舞,动作外展而高雅,可以帮助孩子舒展身体,培养高雅的气质。更重要的是,相比其他舞种,芭蕾舞需要用更多的时间和汗水来浇灌,需要更加坚定的毅力和强大的内心,而这些磨炼有助于孩子们在成长中“学会坚强,内心像钢板一样结实”。杨晴说,“芭蕾的动作永远是up up up, no down,永远是挺拔向上的”,这也是她想通过芭蕾教育传达给孩子们的信念,永远以积极向上的姿态面对生活。

2010年,日本原创儿童芭蕾舞童话剧《十二个月》引入中国,寻找合作演出团队。经过半年的选拔,杨晴的工作室以扎实的功底和出色的技艺拔得头筹。在这之后,杨晴倾注了所有心血来编排《十二个月》,并计划着将这部舞剧当做收山之作,然后退居二线,沉淀下来将多年积累的芭蕾舞教学理念和经验编成教材。


毋庸置疑,《十二个月》的演出获得了巨大成功,但也使杨晴原本规划好的路线发生了偏转,她的职业生涯一不小心又开启了新篇章。这部舞剧的成功让杨晴的芭蕾舞培训吸引了政府的关注,在政府的一再鼓励下,她一咬牙放下了自己原先的计划,创办起深圳市首个民政注册的青少年舞蹈团体——十二月舞蹈艺术团,而且自己还扛起了团长的担子。每每提及这件事,她都哭笑不得地说“一不小心跳进了艺术团的火坑里”。

之所以说“跳进火坑”,是因为艺术团的工作量是常人难以承受的。自2010年创办十二月舞蹈艺术团以来,杨晴就没再闲下来过。她白天要给孩子们上课、负责团里的大小事务,而晚上12点之后还要花大量时间总结,点评每一个孩子的学习情况、每一个老师的教学情况。等到所有工作结束时,常常已经是凌晨2、3点。满满当当的工作安排让她不得不每天依靠咖啡提神,有时候觉得“连生病都没有时间”。

出版少儿芭蕾舞教材的想法,也因为艺术团的工作而搁置着。她说:“原本是今年6月30号出版的,结果到现在都没匀出时间来收尾。”工作占据了她的大部分时间,我们看到的她是团长,是芭蕾舞者,是教育家,却很少会想起,她还是一个普通的妈妈和妻子。提到家庭,杨晴忍不住眼眶泛红,“最遗憾的就是在自己的孩子需要陪伴的时候,却陪伴着别人的孩子。”

虽然艺术团像个“火坑”,吞噬了杨晴的大量时间和精力,但她一直心甘情愿地为之付出。


“十二月”作为带有公益性质的艺术团,常常进行各种公益演出。政府的资金支持并不多,但对艺术要求尽善尽美的杨晴始终坚持对每一场活动负责,哪怕费神费力甚至需要自己掏腰包,她也从没抱怨。相反地,杨晴很骄傲地说,自己为孩子们搭建了许多舞台,让孩子从小就参与到公益中。她不仅把舞蹈当成一种技能,更将舞蹈作为一种美育、德育来潜移默化地影响孩子,让孩子们在芭蕾舞中学会合作和奉献,学会审美,并培养和提高他们的情商。

令人喜悦的是,杨晴的真挚付出得到了孩子们的回应。艺术团里大大小小一共150个孩子,其中最小的只有3岁,她们都亲切地喊杨晴为“杨妈妈”。逢年过节时,孩子们都不忘给她送上祝福;有的孩子考上专业舞蹈院校后,会在假期开始的第一天就迫不及待地前来探望“杨妈妈”,和她讲讲校园生活,聊聊少女心思。提起这些孩子,她语气柔软地说:“我有150个纯粹热爱芭蕾的孩子,这已经让我很满足了”。

不仅如此,家长们也逐渐理解和认可杨晴的工作。知道艺术团工作繁重,家长们竟然自发地组成了十二月家长义工联和十二月家长委员会,为艺术团的活动无偿地提供后勤保障。每逢要参加演出或者比赛,家长们都积极地帮忙组织和执行。有的家长帮忙扎头发、化妆;有的负责清点人数,协助老师带队;还有的负责整理服装、安排换装……

工作的忙碌时常会让杨晴筋疲力尽,职业病也一再加重,偶尔她也会产生一丝放弃的念头。但每每想到家长和孩子的认真与投入,杨晴就没有办法让自己退到一个角落里安逸下来,因为孩子们和家长的感恩与期待,总带给她强烈的感动和使命感。

艺术团的影响力在不断扩大,杨晴也渐渐有了更大的“野心”。她不仅希望艺术团以公益活动影响孩子和家长,还希冀着以“十二月”为窗口,促进中国与世界文化的交流。

2016年2月,杨晴带领着十二月舞蹈艺术团闯入第十三届柏林奥林匹克国际青少年舞蹈大赛邀请赛,成为中国唯一入围决赛的参赛队伍。凭借着融合了骨肉丰盈的中国文化的原创现代芭蕾——《春语》和《伞韵》,“十二月”将少年团体第三名的奖杯收入囊中。也因此,“十二月”获得了与柏林芭蕾舞学院达成战略合作的机会,成为中国首个和国际一流院校签订平等的校团合作协议的民间舞蹈团。

现在的“十二月”越来越多地承载着进行文化交流的使命。杨晴带领着一群赤诚的孩子们,用芭蕾这一国际化的语言传递着中国文化,让欧洲看到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同时让世界了解中国舞蹈教育的兼收并蓄。

关于未来的规划,杨晴笑着说,出版教材是一定会兑现的,再者就是要把艺术团的品牌做得更高端。最重要的是,继续调动家长和鼓励更多人参与公益,因为她希望让孩子们在艺术团的公益活动中获得乐趣,并成长为仪表出众、内心坚强、勇于担当的人才,这也是她不畏艰辛,将芭蕾舞教育坚持到底的动力所在。

往期回顾

扫描二维码关注“共鸣人物”

《共鸣》欢迎每一位深圳人联系我们,讲述自己或推荐身边朋友的精彩故事。

联系方式:18617091765

互动邮箱:vivianliu@gdtengnan.com


出品人:潘文浩 出品:腾讯大粤网

统筹:刘萍 夏悦 设计:钟源 

版权声明:腾讯大粤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注明出处。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