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钢琴调律师与深圳首只导盲犬的快乐日子

盲人依靠眼睛之外的感官了解世界,“摸索”是么传锡生活的重要内容。因为看不见,他把常用的物品放在固定位置,收音机放在床头,挎包放在门口的洗衣机上,要用时走到固定位置一摸,便找到了。

盲人依靠眼睛之外的感官了解世界,“摸索”是么传锡生活的重要内容。因为看不见,他把常用的物品放在固定位置,收音机放在床头,挎包放在门口的洗衣机上,要用时走到固定位置一摸,便找到了。

文/穆玉洁 图/朱洪波 编辑/刘萍


么传锡自幼双目失明,从未见过世界的模样,自从有了奥斯卡便有了眼睛。


奥斯卡是一只米白色的拉布拉多犬,也是深圳第一只导盲犬。3岁半的“小伙子”,大个子,毛很硬,耳朵很软,脸上一道小小的疤痕是它的独特印记。

遇到奥斯卡之前,么传锡从没独自去过步行仅5分钟的公园。么传锡坐在床边休息时,招呼一声“奥斯卡”,它就会摇着尾巴跑过来,顺势趴下,温暖的身体依靠在么传锡的小腿上。么传锡呼唤奥斯卡的方式很多,比如“宝贝儿”“嘿!儿子”,有时还会将“儿”字拖得老长再叫出“子”。


没事时,么传锡会对着奥斯卡聊一聊,讲一讲今天要做的事,或者自己的心情。妻子阿英在旁边听着,自从有了奥斯卡,家里的笑声也多了。


么传锡和妻子阿英都是盲人,6岁的女儿小甜甜健康活泼,如今有了奥斯卡,“四口之家”生活在南山南头马家龙小区的民房里。虽然房子只有30多平方米,阿英总能把房间打扫的干净整齐,等丈夫和女儿回来。

去幼儿园接小甜甜回家的路线,奥斯卡已经十分熟悉。它领着么传锡穿过一条条大街小巷,幼儿园门口,奥斯卡可以在人群中一眼就认出小甜甜。回来的路上,小甜甜牵着奥斯卡走在前面,看不到么传锡,奥斯卡挣脱链子掉头跑回么传锡跟前,用大脑袋拱着他的腿,趴下来准备进入工作状态。


奥斯卡记性很好,能记住好几个么传锡常去的路线,最喜欢的去处是中山公园。看到主人准备出门,原本还懒洋洋趴在地上的奥斯卡一个激灵就爬起来,摇着尾巴,定定地坐着,等着主人给它穿上工作服,套上牵引绳和导盲鞍。


走到楼梯口,奥斯卡自动停下来,挡在主人前面。幺传锡感觉到,便先用脚试探一下台阶的高度,再继续前行。路上停满了车辆,奥斯卡熟练地领着主人绕开障碍。

“好可爱的狗狗!”在公园小路上,传来一阵欢笑声,一大队春游的孩子与他们相向而来。“奥斯卡,乖儿子,别分心!”奥斯卡稳稳地领着么传锡穿过人流,大步快走起来。在遇到奥斯卡之前,么传锡从来没能独自走到这个距离家步行只需5分钟的公园。


来到公园草坪,么传锡解开了导盲鞍,奥斯卡开始在草坪上撒欢,一阵刨土,一阵追逐路过的小猫,但并不跑远,时不时回头看一看么传锡,系在它颈上的铃铛“叮铃叮铃”轻快地响着,这是它和主人联络的信号——只要听得到铃声,么传锡就觉得心安。

奥斯卡是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毕业的第106只导盲犬。2013年,奥斯卡出生在大连一户人家,1岁半时,被送到大连导盲犬训练基地。该基地是我国内地唯一一家能够在导盲犬繁殖、培训、应用等方面提供专业指导的非营利性社会公益机构。


如果体型不合格,太静或者太动,哪怕只是爱叫,甚至不喜欢电视,如果不能在训练中改正,统统要淘汰掉。在大连导盲犬基地,每年有上百只狗接受训练,也只能有20多只合格的导盲犬毕业。基地成立十多年了,培养出来的导盲犬总共不过一百多只。

么传锡和奥斯卡的缘分是从去年夏天开始的。


早在2012年,么传锡就向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递交了申请。足足等了4年,他才排上了“号”。当时深圳还有另外两位申请者,大连基地派了两名工作人员来考察,申请者是否具备使用导盲犬的条件,最终只有么传锡率先通过了考核。“自理能力强,能自己出行,并且能照顾狗狗,是对导盲犬主人最起码的要求。”么传锡说。


不是所有导盲犬都能与申领人成功相认,需要两三天的初步接触,进行双向选择。按照训练员教给的办法,么传锡把零食放在手掌里,搓一搓,留下气味,喂给奥斯卡。奥斯卡高兴地收下了“见面礼”,四脚朝天躺在地上露出肚皮。么传锡摸摸它,它觉得很舒服,伸了个懒腰。


之后的2个月,么传锡和奥斯卡一天24小时生活在一起。正值盛夏酷暑,趁着凌晨微凉,一人一狗4点半就起床,在操场上配合行走。当训练员把牵引绳交到么传锡手上,“奥斯卡像调皮的孩子一样东走西逛,”搞得么传锡手忙脚乱。随着不断训练和总结,二“人”的默契与日俱增,奥斯卡会适应新主人下达的各种口令,左转、右转、走楼梯、坐公交……


最终考核那天,大连下着小雨,么传锡和奥斯卡的配合却得到了一个极优的评价,“那是我们配合最好的一次”,奥斯卡已经完全信赖了新主人。


2016年9月,奥斯卡顺利“毕业”,来到么传锡家中,如今已经从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成长为一只成熟稳重的工作犬。么传锡表示,导盲犬的训练,贯穿它们整个职业生涯,“因为有时可能会染上不好的习惯,培训师回定期来评估和复训。”


视障人士需要导盲犬,然而大连导盲犬基地连生存都面临压力。培养一只导盲犬的成本需要12到15万,免费交付盲人使用,每年大约投入200万元。以前主要依赖慈善捐助,从2010年开始,大连市政府规定每只导盲犬“毕业”,财政补贴6万元,比较稳定,但慈善捐赠却时多时少。么传锡说:“我今年准备给基地捐1万块钱,再捐一些狗粮,表示一份心意。”

中国盲人三大职业——推拿、算命、乞讨。”但么传锡不服,多年来一直努力争取受教育的机会,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融入主流社会。么传锡的职业是钢琴调律师,从业已有8年,且口碑在外,很多熟客会主动联系他。


来到顾客家,已调试过上千台钢琴的么传锡,只摸了一下,就说出了这台钢琴的牌子和型号。开始工作了,他一手在琴键上敲音,一手用工具调弦,嘴唇紧闭,侧耳凝神,弹个十几下,一根弦就调好了。大约一个半小时后,已调完了所有的琴弦。女主人试着弹了一首作曲家久石让的曲子,明快的旋律在屋里流转,音色标准、紧凑、和谐,么传锡严肃的脸上渐渐露出笑容。

么传锡曾在深圳三家琴行工作过,由于视力问题只能呆在店里,收入因此少了大半。自从有奥斯卡带路,么传锡从琴行辞职单干,平日呆在家里,随时上门调律,“行走速度比用盲杖快了将近一倍”。


工作出行,么传锡主要乘坐公交和地铁。最远的一次,从南山到布吉,他带着奥斯卡公交转地铁,全程畅通无阻。一些热心的公交、地铁工作人员还会向乘客解释,导盲犬是工作犬,可以乘车。

毕竟是深圳第一只且目前唯一一只导盲犬,奥斯卡履行自己的工作职责还是会频频受阻。


去年9月,么传锡带奥斯卡在深圳第一次搭公交车就被拒载,他告诉司机这是导盲犬,法律有规定,导盲犬可以坐车。“谁规定也不行!我们公司规定不让狗上车。”司机撂下这句话,车门一关,油门一踩,走了。


么传锡向深圳市交委投诉,而后多家公交公司收到了交委下发的“放行”通知。目前,他乘坐地铁和周围常坐的公交车已不被阻拦。但其他公交路线,他没有把握。


近日,么传锡带着奥斯卡调琴回来坐公交,又被司机出言阻拦,问他们是否有收到上级通知,对方声称从未收到过通知。虽然最终还是上了车,但么传锡依旧感到无奈。

面对主人的困境,很多情况下奥斯卡也无能为力。比如等公交车时,么传锡只能一一上前询问才知道是几路车;随着电动公交越来越普及,么传锡因为听不到发动机的声音,屡次错过车;过马路时,看不到交通信号灯的么传锡也只能通过听发动机的声音,判断有无车辆经过。有时走到一半,信号灯会突然变红,他几次差点被车撞。


“其实这些问题在残疾人保障法里已有规定,但并没能严格执行。”陈俊良是一位盲人心理咨询师,此前是深圳市残联无障碍督导小组的成员,后来无奈退出了小组,“这不是残联能解决的,需要政府层面推动系统工程,让城管、交委等部门大力配合。”


此前,无障碍督导小组探讨过公交车为盲人停车报站的方案,陈俊良表示,有的公交车站台特别长,等到盲人听到报站走过去,车早就开走了,“需要设定专门区域让盲人等车,在站台最前面,每辆车经过的时候停一下就好了。”陈俊良说。


此外,陈俊良发现,深圳各个路段的交通信号灯鲜有安装蜂鸣器,“有的路段以前有,后来有居民投诉噪音扰民,就拆掉了”。“我们不能因为多数人的利益而置少数弱势群体的权益于不顾。”在陈俊良看来,解决这个矛盾其实并不难,借鉴香港的经验,蜂鸣器白天300分贝,晚上自动降到80分贝。


“在日本,有的蜂鸣器绿灯是鸟叫,红灯是蛤蟆叫,很有生态感,相信大多数人都不会反感这样的声音。”陈俊良认为,“少数人”的权益是否能充分表达并得到尊重,是衡量社会文明水平的一根标尺。


往期回顾

扫描“深人”,关注更多深圳故事

《共鸣》欢迎每一位深圳人联系我们,讲述自己或推荐身边朋友的精彩故事。

联系方式:18617091765

互动邮箱:vivianliu@gdtengnan.com


出品人:潘文浩 出品:腾讯大粤网

统筹:刘萍 夏悦 设计:钟源 

版权声明:本文转自公众号“深人”,欢迎转载或报道,但注明出处。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