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岁何伟奶奶谈抗日:抛头颅洒热血一点都不害怕


文/刘深 编辑/刘萍


抗战老兵何伟今年已经97岁高龄,令人感动的是,她至今还在力所能及地从事公益事业。历经千重磨难与岁月淘洗,顽强的何伟老人有着一种非凡的精神和意志,她的人生境界、大爱胸怀,堪称年轻一代的楷模。


18岁参加游击队


  何伟出身书香门第,1920年生于东莞莞城,父亲、祖父和曾祖父都是秀才和举人。在这个殷实的大家族里,兄弟姐妹加起来有21人,她年纪最小。那个年代,不让女儿裹脚的父亲是罕见的,何伟就在充满自由空气的家庭中长大,这也是她一家众多兄弟姐妹参加抗战的重要原因。


  卢沟桥事变那一年,何伟才17岁,正在读初中的她,就和哥哥姐姐一起参加了爱国青年宣传抗日的活动。何伟还清楚地记得,家里的亲戚从延安带回了一封信,说他们在远方跟着共产党一起战斗,她非常向往。


  1938年10月的一天晚上,七姐跑来问何伟,晚上中山公园开大会,动员参加抗日游击队。七姐是妇女抗日同志会的会长,何伟二话不说,拉上大姐的女儿、三姐的儿子和女儿,一起加入了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王作尧领导的这支队伍,与曾生领导的惠宝抗日游击队,成为后来东江纵队的两支主力来源。


目睹敌机炸死乡亲


  何伟连向母亲告别的时间都没有,第二天一早,就跟着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前往大岭山,从此走上血与火的战争。


  当时,很多海外华侨纷纷组织慰问团,回乡慰问抗日将士,何伟被派到东江华侨回乡服务团(简称“东团”)工作。到1939年上半年,“东团”发展到500多人,有7个分团。


  何伟参加的叫“东宝队”,宣传抗日,办夜校和小学,调解宗族纠纷,给抗日将士送慰问品。


  参加游击队后不久,莞城陷落,何伟亲眼见过日军飞机轰炸后的惨状:“轰的一声,炸中树林那条路上的人群,那股炸药味和灰尘飘到脸上。我抬头一看,看到身边一位妇女抱着孩子,她的额头被弹片击伤,伤口的血正滴落在孩子身上。敌机飞走了,我往那条路走去,见到被炸死在路上的人,全是灰黑色,辨不清男女。”


百花洞之战


  1941年6月的“百花洞”之战,让何伟记忆犹新。


  当时,日军与伪军数百人偷袭大岭山区的百花洞村,不过,敌人的阴谋早已被识破。6月11日凌晨,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三大队(前身是东莞抗日模范壮丁队),对敌人展开强力阻击,何伟率领村民为部队供应给养。在这次战斗中,游击队打了一个漂亮仗,日伪军死伤五六十人。


  就在抗战最艰苦的1942年,何伟所在的部队被打散,她将一些失散的战友带回家中躲藏。为了这些人的生存,母亲将两层的木屋抵押出去。不久,何伟与战友重返部队,但母亲已经无力赎回房产。回部队之前,何伟听说战士们没有鞋子穿,就让母亲找出破衣服,撕成布条,再打成草鞋。


  在战争年代,由于条件艰苦,生育孩子后的何伟身体很弱。曾有3个月时间,何伟和刚刚出生的孩子一起,躺在担架上行军。然而,各种苦难都没有动摇过她的意志。


战争岂止是“不容易”


  抗战胜利后,何伟生下第二个孩子,取名“和平”,然而,真正的和平却很快被内战打破。在随东江纵队主力北撤前夕,何伟曾经回到家乡看望母亲和孩子,她在回忆录《宝安是我第二故乡》中写道:


  “当我步行回到莞城母亲家,见到了骨瘦如柴的女儿时,我哭了。这是我第二次哭泣流泪。我第一次流泪是何淑丽参军后,因病回家去世时,我哭过。要北撤山东,远离家乡了,我的女儿放在无能力维持生活的母亲家里,如何活下去?我也无力资助他们,只好带着无奈和愧疚的心情,抱着女儿和平上街去照了一张相作为留念。如今我仍然留着它,走过山东、沈阳、广州、四川,我永远陪着她。”


  这段回忆语言质朴平实,却饱含战争年代一个女战士作为女儿、妻子和母亲的另一份沉重的责任。同时也折射出,在每一个战士的背后,是他们的亲人,默默地付出巨大的支持与牺牲。这确实不容易,它的含义远远不是“不容易”这三个字所能表达的。

晚年依然热心公益


  新中国成立后,何伟回到广东,曾经作为广东省政府观礼团成员,参加过1951年首都国庆观礼。她先后在广东省司法厅、民政厅和省高级人民法院工作,后来去四川,在永川教育局工作到离休。


 1982年,何伟回到她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深圳宝安,这里与她的故乡只有一线之隔。如今,即便到了九十多岁高龄,老人依然惦记着为社会做贡献,发挥余热,经常协助当地爱心组织的工作,并让亲友和后代都参与公益事业。 


相关阅读

扫一扫,关注《共鸣》

《共鸣》欢迎每一位深圳人联系我们,讲述自己或推荐身边朋友的精彩故事。

联系方式:18617091765

互动邮箱:vivianliu@gdtengnan.com


出品人:潘文浩 出品:腾讯大粤网

统筹:刘萍 夏悦 设计:钟源 

版权声明:腾讯大粤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注明出处。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