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深6年90后美发小哥:月入两万不忘初心

2010年年底,流水线的枯燥再也压抑不住90后男孩文斌的野心。他决定逃离沉郁,在美发行业挥洒自己的热血。

2010年年底,流水线的枯燥再也压抑不住90后男孩文斌的野心。他决定逃离沉郁,在美发行业挥洒自己的热血。

文斌在工作室讲曾经的故事。

文/田雨 图/郑夏娜


文斌94年出生,今年23岁,假如还在继续上学,现在可能是大学刚毕业。然而,现在的他已经是一个离家闯荡了七年,月入两万的年轻小伙子。


如果不说自己的年龄,应该猜不出他竟然有这么年轻,因为这已经是他做美发的第五个年头了。


零九年,文斌初中毕业,那年他15岁。“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是不上学出来,大家都出来,所以我也想出来。”于是跟着三个发小,文斌来到了温州。在温州做着鞋厂的工作,鞋厂的工资很高,每个月有六千到七千块,但是每天要工作八到九个小时,日复一日的流水线工作文斌坚持了一年多。


文斌跟他的发小在温州打工时的合影。

一零年年底,春节放假,流水线的枯燥再也压抑不住年轻人的野心。


“我身边有四个嘛,属于发小,也是同学,快过年回家的那个时候说,这样子做下去一点感觉没有,就想自己学点什么,当时我们就是感觉,对自己身边喜欢啊或者擅长的东西好像并不了解,然后就试着去摸索,那时候就突然一下子就想到了,说美发。”


文斌表弟有一个表哥在深圳开着饭馆,饭馆的隔壁有一家知名的美发机构,文斌和发小拿着在温州鞋厂赚到的钱,来到了深圳。对美发没有认识,对美发行业没有了解,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文斌开始了他的美发生涯。

文斌在美发机构学习时和同学的合影。左二是文斌。

“一开始是零基础,不像有的人是在那个小店啊做过,我们根本就没有进入过这个行业,直接进入学校,然后在学校,从不懂到去了解这个东西。然后从一些理论啊、一些实践啊,去了解学美发需要去做一些什么东西,那个时候就是我们开始。”


六个月的学习之后,文斌和发小有了一起开店的想法,但是发现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中途在学校学的一点东西没有得到实践,没有实践不敢去做,于是到了教育机构下的沙龙门店去实习。


然而进了实体店,也并没有说得到很好地实践。长达一年的时间,文斌每天都在做着技师、洗头工的工作,花了四万多块,学了那么长时间,出来做了一年,还是不让晋升发型师,这让文斌心里有难免的不平衡。于是他辞掉了工作,为了晋升发型师,他四处奔波。


“那时候我记得差不多有一年时间,都是跑了几个城市,去不同的沙龙。那个时候因为是做一个实习的发型师嘛,所以有很多的不足,去做的时候感觉很不自信的。不自信,好,完了。在一个地方做, 不想做,不想做又换一家沙龙,反正都是这样的恶性的循环,有一种无头苍蝇的感觉,到处撞的感觉。跑到深圳,从深圳去长沙,从长沙又回深圳,回深圳又去温州又去宁波,反正去了好几个地方,基本上那年坐车坐得让我感觉都有点怕坐车了。”

文斌在沙龙实习的时候与大家的合影。那时候文斌还只是技师。最高一排左三是文斌。

文斌这样单纯的想法还是没有实现,颠沛流离又四处撞壁,于是文斌回到了老家,但这个愿望还在他心里深深得埋着。


回到老家之后他去了一个前辈自己开的沙龙,做起了实习的发型师。第一次给别人剪头发是给一位男士,剪了三个小时。


“一点自信没有。就是当你拿起剪刀的时候,说实话,你脑子里一点没有那种概念。第一你没有概念的话其实你剪出来的东西你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样子,更何况客人呢。其次当你不自信的时候呢,客人看到你的那种感觉都不放心的。”


三个月之后,还留在深圳的发小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叫他回去。他自己也明白,美发是属于前卫时尚的那种行业,如果一直待在老家,太安逸了。


这次回到深圳,还是做着原来的工作,但是心态却发生了变化。


“回来还是从助理开始做,但是那一段时间,做助理就感觉很自信了。因为从前一段时间的一些工作、一些时间积累,好像对发型师这位置有点认知了。”


接着又做了八个月的技师,13年5月,文斌如愿以偿得坐到了发型师的位置。


“做了发型师之后,觉得以前做过的每一步充电的东西好像都是值得的,一路走来也成长了许多,做了发型师也是完成了自己的一个小目标吧。”从文斌的声音中还是可以听出来当时的小成就现在回忆起来的喜悦。

文斌和情同手足的表弟。他们俩一起来深圳学习,一起努力,未来两个人还想一起开连锁沙龙。

事业上的另一个转折是在去年六月。


去年六月,文斌去上海学习,碰到了以前一起工作的朋友。聊了一些想要一起合作开工作室的事情,只是浅聊,没想到下个月朋友就已经把门店都选好了。经历了很多的文斌,不像刚毕业时候的他,不敢确定自己是否有实力去做好一家工作室。情同手足的表弟对他说:“去吧,自己开店总比给别人打工强。”


现在文斌跟朋友开的工作室每天都被预约得满满的,在附近的区域也是小有名气,还有杭州和一些其他地方的沙龙前来学习。文斌每天也有8个左右的预约客人,工作到凌晨睡觉是每天都会发生的事情。


“累肯定是会有的,但换一个角度来说,这是客人对我的一个支持,这也是我的一个动力,这样子的话,我觉得他们肯定是需要我,才会预约我是吧,那我就做。”


然而现在的文斌并没有忘记当年刚刚毕业时候的最初的梦想,“我还是想跟我的发小一起开一家属于我们自己沙龙:未来自己开的店不要那种太商业化,希望客人的感觉来到这里就是休闲娱乐,不要走进来就感觉穿着防弹衣一样。轻松一些吧,舒适一点。只是把发型作为一个部分。”

文斌和朋友一起合伙开的工作室的一角。

摒弃偏见 这是一个很健康很有艺术感的行业


文斌对于美发总是有一种偏执,为了心目中的一个发型,他可以做到忘却时间。花几个小时之后做完了,如果觉得还是不够满意,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就会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第二天醒来一定要给顾客约时间让他免费再来做一次。很多时候顾客满意了,但是如果还是没有达到他心里的那个点,他还是会觉得不舒服。


也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偏执和敬业,文斌的顾客才会络绎不绝,来过的都会成为固定客户,固定客户慢慢成为了朋友。


顾客成为朋友,不只是因为性情相投,对文斌来说这是对他审美的肯定。

文斌在准备染发剂。

文斌总是习惯留着比较短的头发,偶尔自己调个喜欢的颜色给自己染染,店里的合伙人都一样,留着时尚有格调的发型,跟别人心目中的“洗剪吹”大相径庭。


“以前我也会有那么一点点这种想法,喜欢把发型搞得很夸张。其实我觉得作为一个做美发的、美业的人先要有一个自己的一个品味吧,对。这样子的话,你去接纳客人的话,客人才会感觉,对你这个人还是有点那个感觉对吧。如果你是一个杀马特,你觉得你会接受到一些高品质的客人吗?因为毕竟是在深圳,一线城市,很多有品质的客人,都是注重一些品味啊。”

文斌在工作室给客人剪头发。

这么多年的美发经验,文斌也形成了自己的审美,对于不同的顾客他也会有不同的想法。当客人出现在他面前,他首先会根据客人自身的条件,比如身高比例、职业,还有生活习惯、服装之类的,加上肤色这几个因素全部中和在一起,脑子里形成一个型。“我觉得首先要心中有型,才会达到给客人对发型的要求。”


为了不断更新和提高自己的审美,文斌经常会去看一些杂志和时尚资讯。也会把平时的收入留下来一部分去其他的一些美发机构进修学习,“要知道最近最流行的是什么,还要知道流行的跟自己的客人适不适合,有时候最流行的不是最适合的”。


一开始,文斌自己对美发也是有偏见的,认为这是一个不太健康的职业,但这么多年在美发行业中工作,文斌对他有了一种新的认识,“其实当我真正得去了解、认识这个美发的时候,我感觉这个行业的话还是比较好的一个行业吧。怎么说,第一是人与人之间的这种沟通。第二呢就是可以参与一些时尚的资讯、一些时髦的东西。说我认为这个行业是一个什么样的行业,我觉得是,他就是有点艺术那个行为的那种感觉,对,是这个意思。”



文斌在给顾客染头发。

以前都是一年最少回两次家,现在昼夜忙碌的文斌,每年只有等到年三十才能回到家。家里的爸妈又催他找女朋友了,哥哥家的小孩也已经两岁。文斌还年轻,他觉得不着急的。可是在家的爸妈心里却很焦虑。


“我刚开始学习的时候,中间有一段时间,上班工资并不高,家里人就会很频繁得给我打电话,基本上一个礼拜都会打两到三个电话问我这些,主要是关心吧。可是当时我都会只报喜不报忧,但后来我爸爸就说他听我说话的语气啊能听的出你平时过的挺苦,他说你不喜欢就可以回来嘛。”


而且那时候文斌的爸爸对美发也有些偏见,文斌不仅要顶着花了很多钱的压力,还要顶着身边人的偏见,就经常会跟爸爸吵架,“我说我不可能放弃嘛,不可能放弃。”

文斌和家人。左二为文斌。

近几年,文斌更是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全都放在了美发这一件事情上,把美发当做自己的爱好,这几年他一直这样想:“我做久了的话,肯定会有自己的想法,还有对这个行业认识可能会比较深一些,不会像许多外行的人觉得做美发的人比较屌丝嘛,其实我觉得每个行业,当你做好的时候,都能成就自己的人生吧。我觉得不应该有这种偏见吧,只要用心去做都挺好的。”


现在,文斌的父母会支持他,身边的人也放下了偏见。发型越做越好,朋友圈顾客晒发型的照片也越来越多。


对发型很满意的顾客与文斌合影。

看起来,许多事情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但有信仰和目标的文斌觉得还不够,他还在慢慢得沉淀,慢慢的积累,希望有一天,跟他的三个发小一起,开一家属于他们自己的美发沙龙。

看起来,许多事情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但有信仰和目标的文斌觉得还不够,他还在慢慢得沉淀,慢慢的积累,希望有一天,跟他的三个发小一起,开一家属于他们自己的美发沙龙。


往期回顾

扫描二维码关注“共鸣人物”

《共鸣》欢迎每一位深圳人联系我们,讲述自己或推荐身边朋友的精彩故事。

联系方式:18617091765

互动邮箱:vivianliu@gdtengnan.com


出品人:任民 出品:腾讯大粤网

统筹:刘萍 夏悦 设计:王思宇 

版权声明:腾讯大粤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注明出处。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