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洗车喜憨儿:买车买房送给未来女朋友

“2016年4月24日,天气晴,星期日,曹老板带我们去看电影、逛公园,我买了好多吃的,有雪碧和饼干分给大家吃,用我自己的工资买的……”深圳洗车喜憨儿李纪政在日记中写到:“等我赚了钱,要买车买房,送给我的妈妈,送给我未来的女朋友。”

“2016年4月24日,天气晴,星期日,曹老板带我们去看电影、逛公园,我买了好多吃的,有雪碧和饼干分给大家吃,用我自己的工资买的……”深圳洗车喜憨儿李纪政在日记中写到:“等我赚了钱,要买车买房,送给我的妈妈,送给我未来的女朋友。”


文/穆玉洁 图/朱洪波


台风过后,天空黑厚的云层散开,阳光洒落,街上车辆穿行。在福田区梅林的一家洗车中心,穿着蓝色T恤工作服的洗车工伴随着欢快的音乐节奏,扭着屁股擦车,打泡沫,拿起水枪一冲,泡沫四溅,在阳光下闪着缤纷的光彩。


与其他洗车店不同,这里的洗车工全部都是心智障碍患者,包括自闭症、唐氏综合症、智力障碍、脑瘫等。他们被亲切地称作“喜憨儿”。

“您好,要洗车吗?35块钱。”李纪政是洗车中心能力最强的员工之一,若不是他眼距略宽,口齿有些含糊,人们不会发现他是一名唐氏综合症患者。见客人来了,李纪政礼貌地上前打招呼,接过车钥匙放在指定的木盒子里,和伙伴们完成了洗车、吸尘等程序,还会再次查看每个细节是否清洁到位,才把车和钥匙交还给客人。


在曹军看来,常人能做到的,喜憨儿也能做到,“我们不用绑架别人的爱心和道德”。“大家想帮助他们只需要过来洗车就可以了,他们需要的是用劳动换取报酬。”曹军说。

 

曹军,一名心智障碍者的父亲。他唯一的儿子曹洲溥在出生7个月时,被诊断为“轻度智障”。曾经,曹军最害怕凌晨三四点醒来。漆黑的夜,睁着眼睛,满脑子都在想:“等有一天我不在了,孩子怎么办?”

 

经过长时间的探索,曹军建立起一套可复制推广的经营管理模式,无偿提供给各地政府和残联。在这套模式下,“喜憨儿”洗车中心短短几个月内在全国4个城市次第开花,现已解决了54名心智障碍人士的长期就业问题。

 

相比同情与关爱,喜憨儿们更渴望平等的接纳和尊重。这正是曹军创办洗车店的初衷,让心智障碍人群由社会资源的消耗者,转变为社会服务的提供者。

每月月初,曹军亲自捧着装工资的信封,一个个交到喜憨儿手上,每月工资2030元,还包括五险一金。虽然他们对拿到手上的数额没有概念,但获得报酬的满足并不比常人少。每个月的1日,一个个小脑袋就会探进办公室,问:“老板,咱们什么时候发工资?”


为了让喜憨儿有工作意识和状态,曹军要求喜憨儿来上班一定要保持个人卫生,要理发、剪指甲、洗衣服,并且不能迟到。“如果犯了错误,我们也会扣奖金,在发工资的时候告诉他为什么要扣,哪里做错了。”洗车师傅牛志荣教喜憨儿洗车已经一年了,他将洗车分成了10多个环节,根据个人情况安排岗位。牛志荣说:“开始总会忘,需要反复教,教给他们固定的流程才会记得住。”


正午,太阳当头,李嘉师细心地照顾着大家:“喝点水吧。”“老板,快来吃饭吧,饭菜都凉了。”要知道,李嘉师是起初最让师傅们头疼的孩子。一次,因为工作中出了一点小差错被师傅批评,李嘉师便闹情绪不来上班了,曹军允许他停工两周调整情绪。特教老师要求他们上班时间不能闹情绪,如果需要冷静可以去旁边坐一坐,情绪调整好了再回来干活。


李嘉师比任何人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在采访间隙,李嘉师主动来到笔者身边,略微吃力地表达着。他说,之前在某酒店打工,他在端盘子的时候把汤洒到了客人身上,“我不是故意的,但他们还是把我开除了”。他说着,一脸倔强。

 

采访中,李嘉师再三询问:“媒体报道我们,我原来工作地方的也能看到吗?所有的人都能看见吗?”

午休时间,在“喜憨儿之家”,音乐响起,伴随着一曲《小苹果》,李纪政略显笨拙地扭动着身体,迈步、站定、扭胯、叉腰,每一步都踩在节拍上。在大家的掌声中,李纪政得意地扬起下巴。

 

“喜憨儿之家”是洗车房旁边的一间板房,墙上挂着飞镖和篮球架,旁边有自行车及跑步机,书架上放满了少儿图书。在墙上,贴着一张“课表”,课程包括阅读、理解、认知、书写、益智辅导、运动等。


特教老师李小美根据每个喜憨儿的学习能力布置作业。李纪政的作业是写日记,稚嫩的笔迹记了满满一本:“2016年4月24日,天气晴,星期日,曹老板带我们去看电影、逛公园,我买了好多吃的,有雪碧和饼干分给大家吃,用我自己的工资买的……”李纪政说:“等我赚了钱,要买车买房,送给我的妈妈,送给我未来的女朋友。”


曹军说,在他身边,还没有心智障碍者建立美满家庭的先例。“结婚不是找个人来代替父母照顾孩子,那是社会福利应该承担的事。结婚是孩子自己的事,前提是两个人在一起幸福。”

2014年初,曹军想到了一个可以解决心智障碍者群体终老的方式,建立一个喜憨儿“梦想庄园”。“当七八十岁的老人离开,留下五六十岁的智障孩子,在这个庄园里得到养护,就可以让父母安心地走。”但曹军意识到,养老庄园长期消耗资源,如果不能有企业或自创项目源源不断提供给养,随时可能断粮。对于更多没有经济能力的家庭,孩子则无法在“梦想庄园”得到养老机会。那么谁来为机构造血?答案就是:社会企业。曹军开始寻找可复制的商业模式。


最终,曹军想到,洗车这样的工作,投资不大,技术含量不高,可操作性又强。于是,他和9名家长众筹100万元,在市民政局注册了民非企性质的社会企业“喜憨儿洗车中心”,“暂时不考虑回报,当作一次社会实验”。


回忆起创业一年来的艰难,曹军万分感慨。今年四五月份连下大雨,持续25天没人洗车,没有分文进账,但是一切开销还是要照常支出。经营一家雇佣心智障碍员工的公司成本比其他公司要高得多,“普通洗车场不用雇佣这么多人,一两个人就可以擦完一部车,我们需要5个孩子洗一部车,还要配备三个师傅,三个特教老师”。


要让洗车中心运营下去,曹军能做的就是努力改善服务质量,早日接近盈亏平衡点。实践证明,单纯的洗车服务盈利能力有限,如今洗车中心还在销售一些汽车配件,增加了抛光打蜡、维修保养等服务。曹军说:“李嘉师、李纪政这些能力比较强的孩子不仅在学习抛光打蜡,而且还在学习修补和更换轮胎呢。”


如今,喜憨儿洗车中心前期的工作已经完成。然而曹军考虑的远不止如此,在中国心智障碍者有1200万人,实际就业率不足5%。“如果一家喜憨儿洗车中心能解决10多个心智障碍者就业,那么10家、100家、1000家,就能解决成千上万心智障碍者批量就业的问题”。


目前,深圳喜憨儿洗车中心已经雇佣了16名心智障碍者,他们都获得了培训结业证书。此外,该项目已经成功引入银川、杭州、青海等城市,解决了54名心智障碍人士的就业难题。最近,曹军正在和北京、成都、海南、无锡、武汉等城市的政府和残联商谈。他乐观地表示,三年内预计可以开到50家左右。


往期回顾

扫描关注“深人”

欢迎每一位深圳人联系我们,讲述自己或推荐身边朋友的精彩故事。

联系方式:18617091765

互动邮箱:vivianliu@gdtengnan.com

QQ读者群:339460129


出品人:任民 出品:腾讯大粤网

统筹:刘萍 夏悦 设计:王思宇 

版权声明:腾讯大粤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注明出处。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