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网约车司机的深圳故事

起码在眼下,网约车还是个夹杂爱与恨的争议体。但对千千万万个普通的乘客来说,舒适地去到想去的终点,便是它最大的意义。 若司机还是一个有故事的老同学,那可真是再好不过的经历。

起码在眼下,网约车还是个夹杂爱与恨的争议体。但对千千万万个普通的乘客来说,舒适地去到想去的终点,便是它最大的意义。 若司机还是一个有故事的老同学,那可真是再好不过的经历。

文/唐二狼

 

我从深南大道的某个路口上车,师傅操着浓浓的四川腔问我目的地。

 

我回答他,附和了一句“师傅这边四川人挺多的。”师傅转过头瞥我一眼说,他不是普通的四川人,因为大部分的四川人都是来了就走。而他,在深圳待了三十年。

 

哪怕儿子定居在成都,他也不打算回去。

 

“很多年轻人都有这样的想法,趁还跑得快,熬得了夜,在大城市干个十年八年,然后荣归故里,过着平静的日子”,师傅说,“有没有想过,当你真的到了这个岁数,回到故乡一切都是陌生的,跟你20岁到外面的世界是一种感受。”

 

“你真觉得会有家的感觉吗?”师傅反问,“儿子死活不愿意来深圳,他和妻子死活不愿意回成都。”

 

“你和妻子回去,不是更舒坦吗,那边房子便宜,生活节奏安逸,儿子家庭和事业都在成都,您还可以帮帮他”。

 

师傅叹了口气。反问我“你知道我以前是做什么的吗?”我再次打量师傅,他有着大城市中产阶层典型的脸,到了他这岁数应该在家数钱,出来跑网约车的话,应该是个混不如意的中学老师、国企员工、事业单位螺丝钉?

 

师傅说,他的初心是做一个很好的保安,挣钱回四川娶妻生子,可有一天酒吧的驻唱因为发挥不好,被一投资商欺负,“10几个大男人为难一个女人,看不下去。”

 

师傅跳出来摆平,结局是被一众投资商的私人保安追打,被砍。

 

“在酒吧有女孩被欺负,不是常事吗,你干嘛管?”我说。

 

“因为她也是四川的,平时我们交流都是四川话,忍不得。”师傅说,他康复,老乡不愿离开他,尽管他只是个小保安,而对方是集美貌、实力于一体的驻唱。

 

师傅说被砍后突然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事情值得卖命——一是为了心爱的家人,二是为了钱,而说到底还是为了一。

 

他因为那次“见义勇为”,很快就被介绍到大投资商那里当私人保镖。“说得好听点是保镖,说得不好听点就是打手,什么都干过,老板要不到别人的钱,我找人搞掂。”

 

那时候的深圳可真够乱的,师傅说。

 

师傅有过三次差点丧命的经历,但都一一幸免,且每次都因为拿命赌。那时候,深圳商业地产刚兴起,他很快就买房了。

 

“搞了5套,都在07年房价狂飙之前买的!”师傅有些得意。


“但是,为什么你还出来开网约车挣钱?”我问。

 

师傅摇头,我以为他要说待在家太闷,出来兜圈顺带挣油费。而他却很认真地说,为了老婆。

 

他因正义感爆棚的性格得来的老婆,在2010年查出癌症。“那之前日子真是过得风生水起,想吃啥子吃啥子”。从那之后,他开始了陪妻子治病的漫长5年。

 

35岁时,他放弃之前的“保镖”工作,开始在深圳的中心地带开了一家4S店。


妻子查出癌症后,他转手4S店,开始专心带妻子看病、给妻子熬汤煎药。可是由于家里没有任何收入,老本很快就吃到要卖房。

 

“说实话,很舍不得,深圳的房子蹭蹭蹭往上涨。”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忍痛卖掉了两套(值将近300万元),并在前不久又将第三套卖掉(一套就卖了300多万)。

 

师傅讲得很专心,数字噼里啪啦跳出口,而我始终不明白,到了这步境地,他为何还要守在这个地方?

 

“你回成都不是更好吗,那里物价成本低,看病也更便宜,节奏也慢。”我问。

 

师傅摇头,他说深圳的医疗好过成都,更重要的是,妻子的病不适合转换节奏治疗。“深圳的空气,水土,温度,都习惯了,这个地方没有冬天,适合病人。”

 

他说名下还有两套房,准备一套给儿子用,一套留给自己和妻子。但是,儿子说更习惯成都,且希望靠自己实力在成都打拼出住所。上了年纪的夫妻俩也不强求,二老留恋深圳。

 

师傅说:“网约车是我家如今唯一的收入,而妻儿是我唯一的牵挂”,他像一个20岁出头的小伙子一样,为了家庭打拼。

 

下车前,我问他有没有概叹“命运不公”。师傅笑了笑,“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可要是能回到过去,我宁愿不要那么灿烂的辉煌,安安静静健健康康地活一遭就好咯。”

 

付了钱,我重重关上车门。我第一次那么仔细地打量一辆远去的车。

往期回顾

扫描关注“流翔”

欢迎每一位深圳人联系我们,讲述自己或推荐身边朋友的精彩故事。

联系方式:18617091765

互动邮箱:vivianliu@gdtengnan.com

QQ读者群:339460129


出品人:任民 出品:腾讯大粤网

统筹:刘萍 夏悦 设计:王思宇 

版权声明:腾讯大粤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注明出处。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