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流水线女工 下班“约会”月入近万

“我们有5个人,1人1小时要摸300个,一天10小时,做1.5万,从年初摸到现在。” 因长期低头,小青脊椎出现了问题。

“我们有5个人,1人1小时要摸300个,一天10小时,做1.5万,从年初摸到现在。” 因长期低头,小青脊椎出现了问题。

文/南方日报 李荣华 图/南方日报 鲁力


晚霞快要褪去,天色慢慢暗下来,观澜富士康南大门外的人流一波一波散开,周边红灯绿光次第绽开。


刚从富士康流水线下班的女孩小青来不及换下工作服,就点开手机,开始了她的约会体验师兼职工作。


商业之手已触及女工们的10小时之外生活。一款社交软件瞄准蓝领,邀请小青这样的工厂女工业余兼职,约会男生,每组织一场活动会给一些奖励。现在这种约会体验师在深圳有百十个人。小青为了获取奖励会更频繁地找人预约聚会,一个月下来收入近万。


2014年,富士康实现工业总产值2076亿元,占深圳全市8.5%。按照深圳主政者的规划,2020年能够从深圳本土诞生8至10家世界五百强,而富士康就在这一期望之列,富士康工厂工人的如何扎根融合成为公众关注焦点。


“进工厂的90后青年,家乡很落后,没有好的资源通道。”做过人力资源工作的李永龙是这款软件的研发者,他发现,车间流水线尽量把复杂工作切分成多个简单环节,慢慢地,工人的思维变简单了,而且比较内向自卑,这款软件用来润滑背井离乡的男孩女孩的枯燥闲暇,建立业余社交网络。


舞池中心的小青和她的朋友。

打牌也要在KTV打才爽


小青一头披肩长发,一件青色T恤,身材苗条,眼睛亮大,很随意地趿着一双旧拖鞋,身边两个女孩,是她的朋友阿美和高高,一个来自广东湛江,一个来自四川德阳,是富士康同事。


小青三人这款工友社交App做约会体验师已快两个月。今晚,小青约了几个男生、女生一起去唱K,天色还早,他们决定先去迪吧逛一逛。


观澜富士康鸿观工业园南门周边主要是农民房,马路对面属于当地的一个村,一座商场大楼叫万悦城,楼上金逸国际影城广告牌俯视一切,但更多人宁愿省下这笔钱,坐在小广场地上,边拍蚊子边看露天LED屏的免费节目。


小青领着大家,来到万悦城负一层。这里是观澜富士康周边最大最火的迪吧,是流水线劳累一天的年轻人重获能量的加油站。


狭小的售票窗口内,见不着工作人员,给一张8元钱,会伸出两根手指,夹着一张小门票。一块小黑板写着:周一到周五,女生免费入内。经过一矮一瘦两个保安搜完包,大家才能进去。


迪吧叫夜莺俱乐部,但只是溜冰场中间的一块水泥空地。不过,小青和阿美、高高一只脚落地,就瞬间地穿过几排小卡座,跃进了空地中央。


空地被铁栅栏围住,一片昏暗,但随着音乐响起,灯光打上,空地变成舞池,整个栅栏里的铁板开始抖动起来,好像下面有一个重新跳动的心脏。


音乐越来越响,开始震耳欲聋。越来越多的眼神疲惫的年轻工人,拖着身子挤进舞池,“咚、咚、咚”,抖、抖、抖,在每一个重音拍打下,每个人却绷紧脸。


舞池中的年轻人们。

跳了一会儿,小青和阿美渐渐成为舞池中心,舞池灯光打在她俩身上,周围男生僵硬地提着或举着两支手臂,表情冷冷地瞪着小青,却又极力扭动腰板去贴近她们。


“我好喜欢这里。上夜班只赚个盒饭钱,累得要死,在这里可以放松。”小青大声地告诉记者,在人群中,她并不在意男生们脸色,她就是她自己。


等遭受一番超低重音“蹂躏”之后,小青提议转战KTV。小青不时紧盯三星手机屏幕,一条条信息发出悦耳的声音闪跃而出,手机光映出她的欣喜的表情。


小青经过一条马路时,人流攒动,像赶集一样。从天桥上环顾,各种盘旋在城中村楼定的广告灯全亮起来,其中“好医生某某妇科”LED荧光屏似乎要秒杀周边一切广告,将所有人的视野罩住。


时代枫KTV的门躲在一个楼的角落里,是小青与朋友的根据地。在一间狭小的包间里,小青、阿美、高高,以及她们的四个好友都在,小青颇显大方,而刚来三个男生则很害羞,不敢主动找小青,只是坐在角落打扑克,“打个牌要在K厅才有感觉,花钱了还可以再赚。”一个男生偷偷告诉记者。


“想念是会呼吸的痛……”阿美开始了独唱,情歌儿一首接着一首。阿美在富士康做了四年仓管员,话少,长睫毛,有一对小酒窝,“爱真的需要勇气……” “我今天18岁,脱去学生服,换了一身吊带装……”“所以我求求你,别让我离开你……”“我风干了寂寞……”


到了晚上九点多,合唱越来越多,阿美唱“我愿变成童话女”,阿青接“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一直到结束,男生们都没有主动凑近女生,等歌声歇下来,男生结束打牌,小青他们也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租房。


一起唱K打牌是年轻工友下班后难得的释放方式。

一人每天经手3000个苹果LOGO


24岁的小青自己算下来,打工已近5年。高考落榜后,小青只身从老家贵州黔南州独山县来到珠海,今年初转厂到这里。


刚来广东时,像绝大部分打工女孩一样,刚成年的小青水土不服,浑身发痒,非常想念老家的盐酸菜,想念一堆亲人,而且,跟周边人交流少,这么多年,小青跟以前同学几乎不打交道,身边朋友也寥寥。


“以前要是别人不问我,我一句话也不说。”小青说,有时参加集体活动,交流也就几句话,“哪个厂、哪个栋、哪个车间”,然后……然后就无话可说。


经过繁忙的八、九、十三个月后,十一月车间流水线又开始清淡起来,但这个月小青还是要上夜班。


“新生代”ilabour 课题组今年深入富士康基层的调研发现,富士康的工时制度除了严重超时加班问题外,还有白夜频繁换班和非人性化调休这两项制度。工人什么时候工作、什么时候休息只能听命于车间生产安排,工人本该拥有的稳定、规律的作息权利被剥夺。调研数据显示,85%的富士康工人需要上夜班,其换班频率因生产而异。夜班补贴仅有8元/天,“吃顿夜宵都不够,”小青说。


小青车间生产线做苹果手机 logo的检料,“用戴手套的手摸摸有无刮伤,有问题拣在一边”,“我们有5个人,1人1小时要摸300个,一天10小时,做1.5万,从年初摸到现在。” 因长期低头,小青脊椎有问题。


多名一线工人介绍,富士康现在试用期内底薪是2120元,之后2450元,这要高于深圳市最低工资标准2030元/月。小青一天工作10小时,有2小时加班,加上补贴、奖励,到手4000上下。


小青不知道的是,根据上述调研报告,自2011年以来,占富士康八成以上的普通工人工资就陷入了停滞,其增幅不仅低于深圳市最低工资标准的增幅,也低于同期消费价格指数的增长。而且,富士康在悄无声息地削减员工的福利和补贴。


工作更累,到手钱更少,这并影响小青追求更好生活的心。小青和阿美、高高在工厂外面租了一套70平的农民房,里里外外收拾得干净亮堂。一有空,她的内心就响起被拉壮丁去外地打过仗的爷爷的声音,“要多出去走走,接受新东西”,


“所谓新的东西,只要不在工厂的东西,都是新的。”小青说。



从富士康南门到小青家之间,有一条长达两百多米的步行商业街,其实是两排农民房搭建的小商店,但这里是小青跟工友们约会、购物的观澜“三里屯”。


这里曾经非常偏僻,30多万富士康年轻工人入住鸿观工业园之后,这条街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各种小店,这几年工人减少,但步行街依然生意红火,应有尽有:便利店、驾校点、手机配件城、李宁、量贩ktv、移动4G、小诊所、按摩店、会所、刺青店、奶茶店、汤包店、美容店、网吧……理发店门口的红发小哥挥舞着打折卡片,号称“秒杀淘宝、美团,15元/人”,这样的价格比内地小县城还便宜。路边小药店也很多,门楣上“验孕棒10元两支”滚动屏晃动人眼。


眼前的一切给小青带来诱惑,也带来不安全感,她只能自己走每一步,身边姐妹们的每一步也让她心有余悸。


商场门前露天看电影也是一种约会。

有男生用软件送花,但现实很少


因为过去经常给富士康等制造业巨头输送劳力,李永龙对工业区的生活规律和心理状况了解颇多。


慢慢地,李永龙了解到,为什么对于小青和她的朋友们而言,即使吃饭吃差一点,4G流量不能少的原因。流水线和休息占据了大部分日子,手机成为小青与这个世界保持联系的终端。


今年8月,从万悦城小广场扫了一个二维码并下载一个社交软件后,小青的人生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她除了富士康女工身份,还兼职成为一名约会体验师,专门工作是与人“约会”,这给她很多快乐,也带来一笔不菲收入。


她约的第一个男生,“一米七”,做安检,山西人,90后,“事少”,“爱玩手机”。两个人聊得投机后,约好在步行街的一家小奶茶店挨着坐下来,男生讲个不停,小青听完了才插上一句话,“不知道刚才谁说自己内向的?把闷在车间里话全吐给我了?”


对于线下约会,一开始小青“很不好意思”,跟男生坐着时,她说会感觉有人老盯自己。但一个月后不同了,小青朋友阿美发现,小青更成熟,以前山里女孩惯有的矜持没有了。


小青一周会跟不同男生约会,谁有空约谁,简简单单穿着工服就行,早晨下完夜班一起吃个早餐,傍晚上夜班前约个人聊天,不过也有疏忽的时候,但有时夜班工作太累,白天休息一觉睡过头,小青就会爽约,放人家“鸽子”,因为要赶夜班。


“约会是工作,也是生活。”小青也想兼职时找到合适的对象。


有个男生跟小青见了三次面,甚少言辞。有一次,男生用手机说对小青感兴趣,想追她。小青刚开始没反应出来,开玩笑回复:用什么追,用针锥(同音追)吗?先做朋友。言外之意是可以相处半年时间再看,但不知为啥后来男生不理她了,“这样的男生一点毅力都没有,我现在都有心理阴影了”。


“我是那种不敢表达的人,很多话不敢说,比较内向。”富士康90后男生小刘向我“检讨”,他以为小青说的那个不敢继续跟她交往的男生就是他。因为多年打工,小刘跟老家的人也聊不来,平时又忙于上班,要好的同事也没几个,手机和电脑成为平时最合得来的朋友。


小刘也是参加了下载软件送礼物的活动认识了小青,聊久了小青才答应出来吃个饭。小刘给小青点了很多赞。但后来,两人不了了之。


“有的男生会用软件给我送花,但现实比较少。”小青的手机软件里,有的男生送花之外,还有送轿车的,她收到好几台“轿车”。


现在,她的手机软件里的男生有上百个,以基层管理、文职、流水线等90后工人为主。不少男生聊几句,就有“那个意思”。


“我有些恐惧,主要是彼此不了解,这样我的不安全感很重。有朋友谈了很久后分了。我想找个人好好过,不想轻易答应,因为要谈就要负责任的。”小青的手机里不断跳出一条条对话,但心思却沉了下去。


白天上班多,步行街人员稀少。

想多加班赚钱的“男友们”


跟工友打交道的李永龙发现,这些年,90后虽然逐渐成为工厂主角,但都是外地来的,对周边人存有防备心理,周边环境也导致他们在工厂里面生活时很封闭,因为大部分工人就业时都被忽悠、诱惑过,所以“把自己抱得很死,为了不受伤害,不与任何陌生人、陌生事物接触”。


“他们对这个大社会没有什么可抗衡的资本,很多只是无奈的地认命,默默地承受。”李永龙发现,如果有安全感有信心时,他们会放得开。


小青、阿美、高高以及他们认识的“男友”们,都是90后,都从乡下来到城市打工,在进入富士康之前,曾有其他工厂上班受骗或不顺的经历,而目前富士康稍微安定的经济收入,让他们有更多心思掂量如何精神上过得更好。


“富士康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小周和小刘都试图改变公众印象,此前富士康跳楼的新闻让他们有些担心,但听说“加班工资挺高,工作不是很累”,就毫不犹豫地进入了。这几月因为“加班多”,甚至达到5千,这样可以直接买一部富士康生产的苹果手机。


去年12月,小周正忙着给苹果7手机的摄像头做测试,按他的解释,这个工作很简单,“就是有一个东西你放上去,时间到了拿出来就ok”,只要看看是不是良品,是就放在一边。


每天,小周要检测一千个左右摄像头,他不觉得累,此前传闻的制度禁锢对他而言感觉不到,“放摄像头的时间我可以自己处理的”,和别人相比,小周很骄傲“可以自由去上个厕所”——这种工作上有自由度是他看重的。


“他们是刚进来没几年的。”阿丘曾在富士康工作6年,他介绍,这些年轻人都有过小厂的不规范管理的经历,因而更认可富士康的“讲秩序”的企业管理文化。


几个90后都称道富士康做事情“走程序”,有个“管理体系”,比如没有特殊原因不能随便开除工人,不会像小厂随便辱骂开除工人——当然他们也强调这只是自己亲身经历,不代表所有富士康员工,更不代表网上的传言。


“和其他厂比,在富士康做事比较轻松,只要坐在那里,手上动一下,产量多一点就会累一点。削毛边时也削到手指,但不严重,拿创可贴就好。”小刘的手每天重复压着刀,有些变形,但他觉得没事。小刘所在的事业群有一两万人,为华为手机外壳做毛边加工,有金色、白色,黑色,线上18人,一天每人要做3500个。


等2015年第四次成功入秋之后,已经入11月底,富士康很多条生产线没事可做,不安感才慢慢袭来,“有的老员工,隔壁一条线,已经8年,工资就比我们多40元钱,2700元左右,”小周一算,这样扣了社保,交了房租,又是一个“月光”,“感觉富士康是在逼人跳槽……”。


员工们希望工厂有更多加班,“在富士康工作不是很大压力,加班时间控制在一月60至80小时。”小刘说,加班也要混关系,一个车间加班要看组长心情,组长不想加班大家都不能加,组长不想让谁加谁就不能加。实际上,60个小时比劳动法律规定的36个小时加班上限高得多。


“新生代”ilabour课题调研报告也显示,“在基本工资和福利实际减少的情况下,加班就不再是一道自选题,而是关系到生存而不得不选的必选题。也正因如此,加班成为管理层控制工人的一种手段……加班还成为一种工厂灵活调节员工数量的方式,只要不给班加,工人就会大量地离职,旺季加班多了之后员工又大量回流,这样的制度安排满足了工厂的弹性生产需求。”


“这些东西太复杂。”小青看不懂专家的报告,她说没有想过,用手机玩社交软件没有这些烦恼。她已经熟练掌握了约会的诀窍:首先会从工作、家庭开始聊,“同样的话经常要重复说”。


每天小青“约”1到2个用户,完了手机软件会增加魅力值,而且会吸收不少粉丝,两个月过去赚了近万元,于是她去龙华添置了一件300元裙子,并打算过年时办港澳通行证去香港买一台粉红金苹果6S。


“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在公司转正,去接触新的东西。”小青又说起“新的东西”,她想离开工厂。

“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在公司转正,去接触新的东西。”小青又说起“新的东西”,她想离开工厂。

往期回顾

扫描二维码关注“共鸣人物”

欢迎每一位深圳人联系我们,讲述自己或推荐身边朋友的精彩故事。

联系方式:13510990406

互动邮箱:summerxia@gdtengnan.com

QQ读者群:339460129


出品人:任民 出品:腾讯大粤网

制作:刘萍 夏悦 设计:王思宇 

版权声明:“深人”原创,欢迎转载或报道,但注明出处。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7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