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舞者的平凡之路

我曾经想过,若我没有来到这个城市,生活会是哪一般景象,我将会遇到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又将圆怎样的另一个梦?

我曾经想过,若我没有来到这个城市,生活会是哪一般景象,我将会遇到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又将圆怎样的另一个梦?


在舞台上表演是小球最快乐的时刻。

图/文 夏 悦

 

中国,深圳,大街上的车辆来来往往、匆忙前行。在一个并不明显的楼阁下,是StartHere舞蹈艺术中心。这里不像街舞团体,满墙的涂鸦充满了青春的躁动;不像民族舞团体,浓郁的装饰壁画代表了中华的神韵;也不像一个芭蕾舞团,华丽的纱裙和绷起的脚尖体现了舞蹈的气质。StartHere的装修简单明了,色彩清新淡雅,简单的一抹蓝、雅致的一丝黄,或许少了些青春的激情,却多了一份舞者该有的沉稳。

初见仇建宏,他刚从他的舞蹈课堂走出,手拿毛巾上下擦拭脸颊的汗水,举手投足流露着舞者的韵律。他身穿一身设计简单的T-shirt,不松不紧的款式映衬出他多年磨练出的肌肉线条。“不用叫我老师,就叫我小球吧!”他更喜欢别人这样亲切的称呼自己,无论是长辈还是晚辈,他觉得这样更显亲切,更加谦卑有礼。


StartHere舞蹈艺术中心排练厅。

舞蹈让我走出了山村,走到了这里

一人一城,缘起缘落。

1981年的冬天,小球出生于河北的一个农村,父亲是煤矿工人,母亲则在家务农。他不比其他条件优越的孩子,从六七岁就开始参加爱好班,而后顺理成章的选择自己喜欢的特长走下去。家庭条件的限制让父母对小球并没抱以很高的期望,“他们从没有给我定过什么目标,学习要多么好,将来的事业要多么成功。他们只希望以后我能考上个学,毕业了回家接父亲的班就好。”小球对自己的家庭情况并不避讳。

“我从小听到音乐就喜欢蹦蹦跳跳,当时也不知道什么叫舞蹈。直到13岁去参加舅舅的婚礼,舅舅就是一名舞者,婚礼上我又跟着音乐舞动了起来,他发现我有舞蹈天赋,就推荐我报考河北省艺校。”然而,已经13岁了的小球并没有一点舞蹈基础,临考前的突击训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压腿压垮拉筋,这都是他从未经历过的。“虽然我的名次倒数,但还是顺利的考上了!”小球露出了爽朗的笑声。


小球对舞蹈的热爱从儿时开始。

相隔万里,有缘之人必会相会,或许,人和城也是存在这样一种缘分的。小球与深圳的缘起,只源于旁人的一句“深圳歌舞团机会很多的”。于是,以优异成绩从艺校毕业的小球,毅然放弃了留校教学的机会,只身远赴深圳,考入了深圳歌舞团。

聊起学艺的那段时光,口中表达的艰辛掩盖不住小球内心对舞蹈的热诚。每个人追梦的路各不相同却大同小异,看着坚持童年梦想一直走下去的他,再想想自己是不是因为现实而放弃许多,不禁令人一声叹息。


为人排舞、教人练舞,让更多的人感受到舞蹈的精神,是小球所追求的。

没能为母亲尽孝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梦想与现实,缘来缘走。

2002年前后曾是深圳歌舞团的巅峰时期,他们是深圳各类大小演出的首选舞蹈团队,还时常代表国家走出国门做文化交流。小球因歌舞团的盛名而来,2003年加入团队,收入稳定,有施展的舞台,还有免费的宿舍提供。然而,好景不长,2004年,中国政府投入文化团体改制,深圳作为第一个试点,歌舞团的聘用舞者一并解散。


小球在舞台上表演,总是激情四射、全神贯注。

之后的几年是小球最困难的几年,他租着一个10平米的房子,没有稳定的工作,没有固定的收入,每日奔波于各类大小舞蹈场所,但为了留在深圳圆梦,他始终坚持着。问及可否想过放弃,小球突然陷入沉思,言语支吾:“应该就是,07年的时候,我的母亲去世那段时间。”他面色低落,安静了许久。“这件事对我打击非常大,本来歌舞团解散之后,我想着我是可以继续坚持下去的,但母亲的离开,让我开始迷茫了。到底来深圳是为了什么,学舞蹈是为了什么?”他手臂支在桌子上,双手交叉捂着嘴,像是在掩饰回忆里的悲伤。

“自从13岁去了艺校学舞蹈,一直到她去世,我都没见过我母亲几次。上学期间放假,我都在帮老师排舞,周边跑场,到了深圳更难得回去几次,回去也经常是去见以前的朋友或者办护照证件。没能给母亲尽孝真的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那段时间,小球半年没有工作,每日在家以泪洗面,几近抑郁。他失去了舞蹈的激情,放弃了留在深圳的信念,也开始准备回老家的事宜……


小球倾心诉说自己平凡却跌宕的二十年舞蹈梦。

伴舞也是艺术,也可以传达思想

际遇与机遇,梦碎梦醒。

“我当时行李都差不多收拾好了,结果临时有了一个到广州学习编舞的机会,我想临走前再最后去跳一次。”于此,小球暂时放下回老家的进程,到广州安心学习。然而,这进程一放下,就放到了现在,机会也接踵而来。

广州学习后,小球又接到了金钟奖流行音乐大赛的伴舞任务,为时3个月连续12场的演出,让小球又有了一个暂时稳定的收入。“在广州学习的时候我还想着之后回家的事情,但金钟奖是我和我的舞蹈朋友们一个难得的亮相机会,我不想就这么放弃了。”一个综合的、跨度大的大型比赛让小球发现自己的舞蹈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我发现原来伴舞不仅仅是做几个动作,给唱歌作陪衬。就算是伴舞,也可以结合道具、服装、灯光做整体编舞的包装设计,呈现不一样的效果。伴舞是舞台效果的画面感、立体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伴舞也是艺术,也可以传达思想。”小球描述这段的时候,眼睛放着光,像是找到了一块“新大陆”。从他的言语中我听得出,他对舞蹈是真的热爱。就算是处于人生最难的时期,在看到关乎自己梦想的新希望时,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小球和他的5678舞团。

除了自己追梦,我想带着我的舞团一起圆梦

梦想与现实,任重道远。

“舞蹈毕竟是个青春饭,但我不希望我对舞蹈的追求受到年龄的限制,所以我想做一个可持续发展的事情。我做舞团就是想带着我和我同样热爱舞蹈的朋友们一起圆梦,除了跳舞还可以在中心教舞。如果能把我们对艺术的情怀传递给大家,这样的事会更有价值。”

然而,办舞团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从05年开始有5678舞团的名字,再到12年终于有了自己的团队和中心,中间花了7年的累积。为了给自己的舞团打响名气,他四处接活,为人排舞,给人跳舞,帮人练舞。那时并没有一个固定的队伍,每次接到活凑足人,还要到处找便宜的场地排练,像打游击一样,不为赚钱,只为了给自己的舞团累积更多的资源。


小球和他的5678舞团。

我问小球舞蹈中心开业的那一刻是否是他拼搏事业这么久以来最激动的时刻,小球沉默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所谓的激动太幼稚了。中心开幕的时候,觉得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我们什么都能做到,绝对可以成功。我当时盲目的认为我们开的是深圳最好的中心,有最好的硬件、最好的团队。但是经过市场的验证,我发现了很多的问题和各方面的不足。其实说实在话,中心是失败的!”小球停顿了一下,叹了口气。“原来,从做演出到搞教学,从做节目转型做培训,很多东西是不一样的。我们经营没有经验,入不敷出是失败的主因。但是我还是不想放弃,不仅为我自己,还要给我的团队和我们的学生有个交代。所以现在我们准备换个地方做中心,面积是之前的两倍,房租还变少了。一个新的起点, 继续努力加油吧!”对于小球来说,除了自己的梦想,责任也是一种推动进步的担当。


小球看着妻子的照片,回顾他们10年的爱情长跑。

事业的发展和对孩子的陪伴,两者很难兼顾

现在与未来,续梦圆梦。

07年母亲的离去让小球倍感惭愧,在那之后,他把父亲和弟弟都接到了深圳,并在2012年和自己一起走过了10年爱情长跑的女友完婚。就在今年4月末,他们的双胞胎儿子也已降落人间。妻子在产房生子,在外等候的父亲必然是紧张的,而小球的紧张却延续至今。老婆提前一个多月破水,因为过度早产,两个宝宝出生后都直接送进了新生儿病房抢救。虽然现在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但今后仍需反复多次的复查,小球对孩子的担心甚至已经掩盖了看见新生儿的喜悦。


小球看着自己刚刚出世的双胞胎宝宝们,眼神中尽是父爱。

“我的心始终都是吊着的,不能放下。”小球皱了皱眉,“现在的责任和压力更大了,我更要做好我的事业,一定要做大做强。”为了生计,小球把多年前在市区买的小房子出租,一家四口搬至龙岗的一个不大的房子里。妻子和双胞胎儿子睡在卧室,自己只能日日在沙发上过夜,但看到生命的延续,小球无奈中带笑。“经历了母亲的去世,现在自己的孩子又降生了,我除了要做好我的事业,给孩子一个好的生活和教育,还要抽时间多陪陪孩子,二者其实挺难兼顾的。”小球单手支撑额头,抿了抿嘴,梦想和未来的压力与责任让他犯了愁。

我不禁感叹在深圳生活的不易,原以为“有家有业有车有房”就可不用为生活担忧,但面对事业的挫折,面对下一代的成长,面对人生的种种变故,曾对梦想追逐的初心就显得尤为重要了。我曾问小球,他人生中最开心的一刻,若不是中心的开业,不是孩子的降临,那是什么?他说:“还是在台上舞蹈的时候,只有那时候,我可以忘掉生活的一切压力和困难,专心安心的享受舞台,投入角色。那种专注和忘我永远都是我一生最快乐的时刻。”面对过往的种种,仍抱有对舞蹈的这种热爱,也算是不忘初心了吧。


友谊的忠诚与背叛、爱情的相守与分别、梦想的憧憬与背离、责任的坚持与摈弃,小球皆坚守了前者。在他的言语中,充满了正能量与情怀,不是鸡汤,而是激情。平稳的话语中传达着有节拍的追梦之路,这一路上有抑扬顿挫、有起承转合,一个标准的“深圳梦”或许不过如此。若没有来到这座城,他的生活会是哪一般景象?若没有走过这段路,他的际遇又将会如何?若没有在舅舅婚礼的随意舞动,他将会去圆怎样的另一个梦?

友谊的忠诚与背叛、爱情的相守与分别、梦想的憧憬与背离、责任的坚持与摈弃,小球皆坚守了前者。在他的言语中,充满了正能量与情怀,不是鸡汤,而是激情。平稳的话语中传达着有节拍的追梦之路,这一路上有抑扬顿挫、有起承转合,一个标准的“深圳梦”或许不过如此。若没有来到这座城,他的生活会是哪一般景象?若没有走过这段路,他的际遇又将会如何?若没有在舅舅婚礼的随意舞动,他将会去圆怎样的另一个梦?

往期回顾

扫描或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共鸣》

《共鸣》欢迎每一位深圳人联系我们,讲述自己或推荐身边朋友的精彩故事。

联系方式:0755-33209163/13510990406

互动邮箱:summerxia@gdtengnan.com

QQ读者群:339460129


出品人:任民 出品:腾讯大粤网

统筹:刘萍 夏悦 设计:王思宇 

版权声明:腾讯大粤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注明出处。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