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数万尸体打交道的20年

纵深几十米的冰库、零下20度的冷气、弥漫整个空间的异味,在狭窄的走廊里,老毛每天行走其中,一日三巡,不分昼夜。冰库里不是生鲜蔬菜,而是一具具尸体,这样的日子,他已经坚守了20年。

他是深圳法医检验中心唯一的解剖组组长——法医辅警毛陈清。

纵深几十米的冰库、零下20度的冷气、弥漫整个空间的异味,在狭窄的走廊里,老毛每天行走其中,一日三巡,不分昼夜。冰库里不是生鲜蔬菜,而是一具具尸体,这样的日子,他已经坚守了20年。

他是深圳法医检验中心唯一的解剖组组长——法医辅警毛陈清。

狭窄的冰库走廊,是老毛每日三巡的地方。

图/文 夏悦 李敏

 

老毛的工作地点位于深圳布吉沙湾的法医检验中心,左邻殡仪馆,后靠法院法场,这个三角地带,被附近的老百姓称为“极阴之地”。或许考虑到某种特殊性,老毛起初并未同意约在工作地点见面,但在我的一再坚持下,他还是把我带到了深圳法医辅警中心。

中心的门口并不起眼,要沿沙湾殡仪馆旁的一个小道上坡走进去, 8000平米的院子里鲜有人烟,空气安静得略微压抑,偶有逝者家属出入,表情肃穆。老毛迎了出来,笑声穿破了宁静的院子,他皮肤黝黑,面相随和,操着一口在深圳居住20年却并从改变的四川乡音。他带我参观了他工作生活多年的院子,我们边走边聊,相谈甚欢,对于他自己的工作,也毫无忌讳。


时刻查看冰库的温度是老毛的职责。

1993年的时候,老毛第一次来到深圳,但工作不那么好找,晃晃悠悠又回了家,直到1997年他通过警犬队的亲戚介绍来到了法医中心工作。老毛刚来到这里是做厨师,做了一年多的饭,但那一年间,中心人手不够,加上他辅警一共只有9个人,所以厨师偶尔也出现场拉运尸体,还协助解剖工作。“时间久了这里的工作我都熟了,就转而搞解剖啦。”他十分坦然的笑着,似乎一切都来得顺理成章,“我现在不外出拉尸了,我现在在解剖组,每天就负责看管冰柜啊、做尸体的解冻、消毒啊,还有协助法医解剖缝合什么的。”

1997年,罗湖铁路隧道里的一具女尸,是老毛的“初体验”。“当时我做完饭,被安排支援拉运尸体。那天的雨很大,走前还给我们发了雨鞋和雨衣,我当时心中暗喜,觉得待遇真不错。”讲到这里,老毛耸了耸肩。“因为是第一次,到了目的地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隧道里一股腐臭,见到身边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我们便三个人一起抬。但是因为我当时没有经验,不知道尸体的皮肤和骨肉已经分离了。我手臂一滑,骨肉掉了下去,只把皮肤提了出来,这是第一次拉尸,我一直都忘不了。”老毛谈笑间让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讲到这里,老毛似乎起了兴致,想起了另一次经历。“还有一次,我跟两个同事一起把尸体运到医院。他们把尸体送去后,我要到后备箱拿东西。我忘记了里面还有一具尸体,突然间看到,一下子把我吓的跑进了医院。同事问我为什么也跟过来了,我不好意思说我害怕了,我就说我上个厕所。”老毛边说边笑。我好奇的问,“你平时都不害怕,这次为什么突然吓到了?”老毛开起玩笑,“我当时就突然觉得他要坐起来了,我怕诈尸啊!”


曾无意落到自己头上的鸟,成了老毛每天的乐趣。

“我的工作就是学会不断地忘记”

度过了厨师和拉尸的日子,老毛的资格越来越老,经验越来越足,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解剖组的组长。然而,深圳的法医辅警只有13人,后勤1人,拉运组和解剖组各6人,却要负责深圳全市尸体的拉运、看管和解剖辅助工作。老毛每天要负责402个尸体冰库冷冻的巡查,电路是否通畅,门是否关紧,一点纰漏都会引起尸体的损坏。与此同时,在法医解剖尸体之前,老毛需要把尸体进行解冻,解冻的时间有严格的限制,过程有任何错误也会损伤尸体。在法医解剖的时候,老毛和其他解剖组成员须配合法医工作,负责观察创口形态、测量大小。术后,老毛还需带领的解剖组成员清理现场、将尸体运送回位。

一具尸体的解剖2个半小时左右,在整个过程中,辅警需要一直协助在法医身边。“记得有一次几个警局的法医都必须当天解剖,我要同时协助4个解剖台的法医们进行解剖。”讲到这里,老毛的表情略微凝重,或许当时的场景已经浮现在他的眼前。“我一般不去想解剖的场面和尸体的面孔,我的工作就是不断地忘记这些画面。”我小声的问,“那你因为这个做过梦吗?”“梦?什么梦?为什么要做关于这个的梦?我天天做美梦,昨晚还做了一个。”老毛再次笑了起来。


老毛为法医解剖准备器具。

老毛不迷信,不信鬼神。谈到为何对尸体没有畏惧,老毛表示是源于小时候邻家的一个爷爷去世,妈妈强行拉他去摸爷爷的遗体,说摸过了以后就什么都不怕了,后来就真的什么都不怕了。

对于工作的具体内容,老毛表达得并不很系统,言语中更多是坦然和无所谓的态度,其实他们的工作强度常人无法想象。老毛需要拉运、处理的尸体,大都不是自然死亡,有高腐的、碎尸的、有烈性传染病的、艾滋病的以及吸毒致死的等等惨状。另外,由于每个人死亡时间的不定性,使辅警们从没有完全休息的可能,必须24小时随时待命。就算在炎热的夏季,面对高腐的甚至爬满蛆虫的尸体,他们也都要及时在中心做好处理,法医才能进行解剖。

这些工作在老毛的话语中总是被述说得很平常,像是讲述别人的故事。“这都只是工作的一部分,这里包吃包住,我住在这里,无所谓什么时候工作啦。”老毛对工作的没有过多要求,虽然读的书不多,但踏实能干,经验丰富,20年的坚守,也无愧于组长的职务。我在心中盘算,20年,老毛打过交道的尸体应该有数万具了。


老毛的电视不大,频道也不多,但十分知足。

“没有人愿意来我这个地方”

老毛并没有那么在意别人眼中的自己,“没有人愿意来我这个地方,点外卖的时候他们都不爱送,打车不愿意来,卫星电视也不肯上门装。我现在要打车都说到山下附近的地方,然后自己走上来。”老毛用四川口音讲话总是趣味性十足,多么严重的事情,在他口中似乎都不是什么大事。

只有谈及远在四川老家的父母,老毛才叹了一口气。“我们中心的人手实在不够,也不好请假。一般一年才能回家一次,都是赶在父亲或母亲生日的时候,也可以错过春运高峰。”老毛用手捋了捋头发,嘴唇轻抿,像是在掩饰心中的遗憾。“老婆怀孕生孩子的时候,我都在深圳工作,等回去的时候,孩子都一岁了,都会讲话了。”他又叹了一口气,没有继续讲下去。


老毛坐在宿舍的床上,畅谈自己在深圳的这20年。

选择法医辅警这个工作,对老毛来说更多的是出于现实的无奈,不得不继续做下去。辅警没有正规的编制,却做着绝大部分人都不愿做的事情。这份工作并没有带给他带来什么荣耀,四五千元的工资勉强能够养家糊口,反而承担了更多社会和舆论的压力。

老毛应该像大多数深圳人一样,普普通通地生活但做着最不普通的事。他们没有觉得自己的故事多么精彩,却在默默影响着这个社会。他们的只言片语,展现了我们永远无法体会的生活以及我们一直追求的生命力量。


扫描或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共鸣》

《共鸣》欢迎每一位深圳人联系我们,讲述自己或推荐身边朋友的精彩故事。

联系方式:0755-33209163/13510990406

互动邮箱:summerxia@gdtengnan.com

QQ读者群:339460129


出品人:任民 出品:腾讯大粤网

统筹:刘萍 夏悦 设计:王思宇 

版权声明:腾讯大粤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注明出处。



0 条评论

添加评论

Copyright © 1998 - 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