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身险要涨价、停售?警惕“停售潮”成营销噱头

保险新快报2018-07-02 09:23

人身险要涨价、停售?警惕“停售潮”成营销噱头

■制图/廖木兴

记者走访“19号文”整改情况发现,险企营销员普遍存在误导销售,银保仍在“长险短做”

自银保监会5月4日下发“19号文”以来,“人身险整改与停售潮”一直备受关注。如今,6月30日的整改期限已至,整改期间市场各方作出了怎样的调整?新快报记者连日来采访多家保险公司、走访银保和个险等渠道发现,各险企均表示会“按要求进行产品整改”,个别险企称整改产品数量有20只。但是,“19号文”指出的“长险短做”现象在银保渠道依然存在。甚至,和去年的“134号文”等停售潮类似,“19号文”也被各险企营销员断章取义进行噱头营销。

■新快报记者 余世鹏

业内说法

整改行业乱象,避免行业恶性竞争

所谓“19号文”,是指银保监会今年5月下发的《关于组织开展人身保险产品专项核查清理工作的通知》,该文件以《人身保险产品开发设计负面清单》(下称《清单》)为细则指引对险企进行产品清理,旨在夯实险企产品管理主体责任、强化合规经营意识,并形成期限结构合理、风险保障功能与长期储蓄功能协调高质量发展的新局面。

“‘19号文’是对134号文的一个延续,更加凸显出监管的整顿决心。”以年金险为例,北美精算师、慧择保险健康险首席研发总监廖晓平对新快报记者指出,“134号文”对年金险的给付时间和比例做了具体规定,即生存金首次返还要在5年之后,每年返还比例不能超过已交保费的20%。“19号文”则提出不允许年金险“长险短做”,另外还对短期健康险引入“终身给付限额”“连续投保”等行为进行规范。

具体来看,《清单》列举的产品问题主要在于“条款设计”“责任设计”“费率厘定”“精算假设”“申报使用管理”五大方面,涉及到与消费者密切相关的重疾险、年金险、健康医疗险等产品。其中,销售误导、长险短做、夸大产品功能等市场顽疾均被一一点名。“有人觉得这会阻碍产品创新,但我认为这恰恰相反。”廖晓平指出,“19号文”旨在整顿已存在或已暴露的行业乱象,不仅避免了行业恶性竞争,也能更好地保护消费者权益。“在更合理的制度框架与气氛下,产品创新不会止步。”

记者调查

险企:边做停售准备边报备新品

新快报记者注意到,“19号文”不仅要求各险企在6月30日前报送整改情况,还提出“整改内容要具体有效,杜绝假话、空话,做到产品个个有核查,问题条条有整改”等严厉要求。

“我司本着‘全面彻底、不留死角’原则对在售产品进行核查整改,并妥善处理客户问题,维护消费者权益。”平安人寿相关人士表示。同时,华南一人身险企人士也对新快报记者说:“公司正在根据要求进行产品整改,一方面是为部分产品停售做好准备,同时也对新开发的产品进行报备。”有全国性大型险企对新快报记者透露:“本次整改涉及到的产品主要是防癌险、重疾险、定期寿险和相关的网销产品,数量大概在20款左右。”

另外,新快报记者还就整改情况咨询了君康人寿、复星联合健康等多家险企,但截至发稿均并没得到回应。

银保和个险渠道:“长险短做”现象依然存在

具体来看,《清单》提到年金保险的“长险短做”现象,即是通过生存金快速返还,把长期年金保险实际做成短期产品。常见的例子,就有银保渠道惯用的“可提前退保”。

新快报记者近日走访多家银保渠道发现,在卖的保险产品除了少部分为嵌入分红或两全性质的保障型产品(如重疾险和寿险)外,大部分是保障期间在15年以上、并冠以“养老金”“教育金”“婚嫁金”等名号的年金产品,但在现实销售过程中,这些产品大多被“提前退保”。

“年金险的收益率还是不低的,可以有5%以上。”一家国有大行的理财经理对新快报记者介绍一款年金险时表示,投保一年半退保的话可以勉强回本,投保满5年再退保收益就达到5.3%-5.5%,“这基本是目前市面上收益率最高的产品了,只能卖到6月底。”该理财经理随后表示,该年金险的期限实际上是15年,“在第5年时收益率达到最高值,没必要持至到期。”

另外,一家股份制银行的理财经理对新快报记者介绍一款两全保险时则表示,投保满6年退保收益率是在4.7%-5%之间。“从投资角度看,中途退保虽不影响收益率,但会损失后续的保障功能。”

值得一提的是,《清单》还提到,有保险产品通过“等待期内出险,不全额退还所交保费”等方式变相惩罚消费者行为。新快报记者了解到,一大型险企的主打重疾险就在条款中规定,被保险人在90天的等待期内出险只退还合同现金价值,随后合同终止。假如投保1万元购买该产品,则等待期内出险退回的为500元。相比之下,市面上其他重疾产品在等待期内出险,一般是退还所缴保费。6月30日下午,该险企代理人告知新快报记者,目前该款重疾险依然在售,且在6月30日后依然可以出单。

温馨提醒

防癌险费率预计上调50%? “19号文”成销售误导工具

还需要指出的是,和去年4月1日、10月1日两次停售潮类似,在本轮产品整改期间,“19号文”也被险企当成营销噱头进行话术推销。

新快报记者看到,有中国人寿保险代理人在朋友圈发文称:“银保监会19号文将对保险产品大改革:1.医疗险不再终身兜底、不能保证续保;2.防癌险费率预计上调50%左右,同样的保障今天只需花费3000元,调整后需花4500元;3.理财险(包括分红型和万能型)将不允许快速高额还本、将取消2.5%的保底利率。

而实际上,这均是对《清单》内容的断章取义与扭曲解读。医疗险方面,《清单》只是指出,费用补偿型医疗险为追求营销噱头,在严重缺乏经验数据与定价基础情况下盲目设定高额给付限额,并在短期健康保险中引入“终身给付限额”“连续投保”等概念扰乱市场秩序。实际上,早在今年6月13日,银保监会就发文提醒:短期健康险不含有保证续保条款,其宣称的“连续投保”不等同于“保证续保”。若险企对产品进行停售、调整费率或推出替代新品,消费者将会面临不能续保风险。

另外,《清单》也并没有单独对防癌险做任何费率调整,只是在“费率厘定”与“产品责任”中指出,有产品的预定附加费用率明显偏离实际费用水平,费率厘定不真实不合理,或者是设置较低的保险金额,变相缩小产品的保障范围。

上周四,一家寿险公司的代理人给新快报记者演示一款即将停售的“高性价比”理财年金险时表示:“好产品不等人,下个月你就不要来找我了。因为这款产品的万能账户有保底利率2.85%,所以在6月30日就要停售了,要买就抓紧时间。”实际上,《清单》指出“有分红险在产品中包含了账户管理、保证利率等概念,与万能型产品类同”,由此区分不同产品的设计形态,但这与“不允许存在保底利率”是两码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