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陈炜掌掴爆喊 罗霖:这巴掌打醒了我

被陈炜掌掴爆喊 罗霖:这巴掌打醒了我

罗霖接拍了人生第一部古装剧《宫心计2深宫计》,剧中更要被陈炜掌掴。(图片来源:大粤网 香港提供)

【大粤网 香港】罗霖没有拍剧22年了,就是因为接了回巢无线的监制梅小青一个电话,她无惧当“新人”,接拍了人生第一部古装剧。

在《宫心计2深宫计》中,罗霖饰演“徐司珍”,是尚宫局女官,罗霖说:“很多人未看剧集之前,单看我的装扮,以为我是妃子,后来知道原来做女官也有那么美丽的发髻。这几天我上街去,也不断有人跟我说‘徐司珍,你保养得很好啊’,谢谢大家喜欢这个角色。”罗霖接受“腾讯‧大粤网 香港”独家访问时说。

被陈炜掌掴爆喊 罗霖:这巴掌打醒了我

身为1991年亚姐冠军的罗霖,人生经历了不少高低起跌,近年靠自己努力,亦能闯出一片天。(图片来源:大粤网 香港提供)

被陈炜掌掴爆喊 罗霖:这巴掌打醒了我

罗霖在剧中饰演“四司”中的“徐司珍”,她表示现时上街也会有途人叫她“徐司珍”,令她开心不已。(图片来源:大粤网 香港提供)

被陈炜掌掴爆喊 罗霖:这巴掌打醒了我

罗霖表示较难忘的一场戏是她被“太平公主”陈炜狠狠掌掴的一幕。(图片来源:大粤网 香港提供)

被陈炜掌掴爆喊 罗霖:这巴掌打醒了我

罗霖坦言为了效果好,不介意遭“真打”,不过事后眼泪竟不由自主的流下来。(图片来源:大粤网 香港提供)

被陈炜掌掴爆喊 罗霖:这巴掌打醒了我

罗霖得到“金牌监制”梅小青给予机会,可以参演《深宫计》一个戏份甚重的角色,与胡定欣等人有对手戏。(图片来源:罗霖个人主页)

拍摄如此大制作,除了漂亮,还要演技,罗霖一方面要承受陈炜的恶毒五指印,另一方面也要流出真实的眼泪。她透露:“有一场戏很难忘,是说饰演太平公主的陈炜掌掴我,我和陈炜本来就很熟,以前合作过,拍摄之前她就跟我说‘我会锡住你的”,她打完第一、二巴掌,但武术指导不收货,说不像。之后打第三巴掌前,炜哥就说‘对不起,这次我要认真了’,我跟她说‘你来吧,最重要是效果好’。结果她打完这一巴掌,效果非常好,但当拍完这一场戏,我的眼泪便不受控制流不停。炜哥还说‘不好意思啊!是否很痛’,其实不是很痛……是那一巴掌打醒了我,突然间令我想起这五年来,单亲妈妈的甜酸苦辣,那一刻不知为何……我跟炜哥说‘不关你事’,只是想到这几年的经历,现在说起也很想哭。”

说着说着,罗霖眼泛泪光,大概想起失婚这五年多来,经历的种种,“其实我向来很坚强的,你看我过往,真的很少在人前流露出伤心一面,以往无论拍拖或关于前夫的事,就算哭,我也只会躲在洗手间里,表面大家觉得我很温柔,其实我只是不想给你看到我弱的那一面。我自专心很强,自从有了小朋友之后更加强,我永远只想把最开心一面给小朋友看,有什么压力和不开心的事情只想收藏,待他们睡了才会哭出来。”

被陈炜掌掴爆喊 罗霖:这巴掌打醒了我

罗霖坦言自己自专心很强,所以不想将自己弱的一面给人看到,亦只希望儿子们看到她开心的一面。(图片来源:大粤网 香港提供)

被陈炜掌掴爆喊 罗霖:这巴掌打醒了我

罗霖跟刘坤铭先后诞下三名儿子,2012年离婚后,现时三子由罗霖主力照顾。(图片来源:罗霖个人主页)

被陈炜掌掴爆喊 罗霖:这巴掌打醒了我

罗霖离婚初期,父母叫她和幼子搬回去跟他们同住,她亦很感激父母的支持。(图片来源:罗霖个人主页)

被陈炜掌掴爆喊 罗霖:这巴掌打醒了我

近日罗霖与二子和幼子同游冲绳,出发前在机场开心留影。(图片来源:罗霖个人主页)

罗霖继续说:“离婚首两年,我和小儿子跟我的父母住,因为离婚后自己一毛钱也没有,我爸爸妈妈说不要紧,叫我们搬回去住在一起,大家有粥吃粥、有饭吃饭。那时因为我没有经济能力,所以两个大儿子便跟他们的爸爸住,当时我和小儿子更要同睡一张床,当时他才六岁,他问我‘妈妈,为何两个哥哥有大宅住,而我要跟你同睡在同一张床’,那一刻我很想流泪,但我忍着,让他睡了以后,我哭了很久。第二天我跟他说‘晋晋,妈妈答应你,你给我两年时间努力工作,我跟你一起租屋搬出去住’。”

在三个儿子面前,罗霖从不食言,“我做到了,我和小儿子两个人搬了出去,而我们搬出去才不够一星期,岂料两个大儿子立即搬过来跟我们一起住,他们搬了所有行李过来,我问他们‘你们打算只住一会儿吧’,但他们竟说要以后跟我一起住。我真的没有想过,其实我租的地方不是很大,起初以为只得两个人住,原来他们都希望我可以照顾他们,他们觉得我可以和他们沟通多一点。”

被陈炜掌掴爆喊 罗霖:这巴掌打醒了我

1996年,罗霖参演无线《真情》一剧,饰演“双双”一角,甚有观众缘。(图片来源:大粤网 香港提供)

被陈炜掌掴爆喊 罗霖:这巴掌打醒了我

罗霖坦言儿子们已经长大了,但是很多生活细节也要她去负责。(图片来源:大粤网 香港提供 发型:Jay Cheung@Hair Salon 化妆:Peggy Tsui 场地提供:六公馆)

现在两个大儿子已经是成年人,只有九岁的幼子晋晋需要照顾,罗霖是否可以休息下来?她却说:“你可能会说,我的两个儿子已经那么大,不用我操心。我的大儿子22岁,他会问‘妈妈,我要去染发,你帮我预约发型师啊’,但我本来已经给了他发型师的电话。他会说‘你要帮我跟人家说,我需要染什么颜色’;然后二儿子又说‘你要帮我跟人家说,我需要什么发型’;小儿子更加不用说,他所有游泳班、小提琴班等等要安排,学校的事又要我负责……”有妈妈的依赖,才是幸福的宝宝。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