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纷纷涌入到纷纷退出 线下3C分期面临行业大洗牌

理财新快报2018-06-04 11:27

两年看尽这“万亿级蓝海”风云变幻

曾被认为是“万亿级的蓝海”的3C消费分期正迎来一次大洗牌。愈加高昂的获客成本、零息产品的价格战、欺诈套现的盛行……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不少消费金融公司纷纷撤离3C线下分期,转而寻求更多细分场景。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需要资本的游戏。在打了一年多的持久战之后,很多公司都坚持不下去了。”第三方研究机构森林学苑研究员雨滴评论,目前3C消费金融市场还面临着实力强劲的抢食者,像花呗这样的互联网巨头和银行信用卡的客群也在不断下沉,一场行业洗牌在所难免。

■新快报记者 许莉芸

实习生 马韵枫

线下模式过重 业务员提成一度高达两成

2015年,消费金融在国内兴起,京东白条、蚂蚁花呗纷纷上线,为了寻求更多的消费场景,不少消费金融公司瞄准了蓝领消费市场,尤其以3C分期为主。

“那个时候办理分期还不常见,大多数顾客都不知道手机还能分期付款呢,”曾是广州番禺某通讯店销售员的小黄回忆。

2016年,则正是线下消费金融市场激战正酣的时候。据小黄回忆,当时各家都在抢人,底薪四五千,还有各种提成,一般业务员一个月多的话能成交二三十单,加上提成月入过万。“如果是5000元的苹果手机,要是做一个分期的单下来,就能拿到1000多元提成,那会儿钱特别好赚。”

然而,从前期的“人海战术”到如今盈利压力之下,大量的前端销售反而成为一种“拖累”。

据公开资料显示,捷信中国约有8万多员工,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前端销售,假设保守估计有6万名前端销售,按照底薪4000元,每单最低提成300元,每个月成交15单来算的话,预估一个月这么多人员的工资支出就高达5亿多元!此外捷信还要给合作商户3%-5%佣金。

不过,从去年中旬开始消费金融公司就开始收缩队伍了。

有消费金融公司业务员称,原本其每天的工作是驻扎在各大手机店为客户办理分期服务,但现在公司调整了业务布局,现在的他们不仅要去手机卖场,还要辗转于医疗美容机构,拓展分期业务。

小平台退出 头部平台开始“收割”

新快报记者走访广州市场后了解到,目前的线下3C分期公司以捷信、马上消费金融、买单侠和佰仟金融这几家公司为主。在广州增城一家通讯店中,销售员告诉记者,目前该店的手机可以用捷信分期付款,而去年同期可以选择的范围有很多,除了捷信外,还有马上消费金融、买单侠、轻松贷等多家公司。

“我们当时最大的问题,就是缺少资金。”某分期平台业务人士对新快报记者表示,该公司正是在此次消费分期竞争洗牌中退出的。尤其是去年监管之后,“资金荒”危机加速蔓延,几乎成了压垮他们的第一座大山。

作为非持牌的消费金融公司,没钱成为他们发展的“死穴”。“给大型持牌机构的放款量都少了,更别提那些体量微小的非持牌机构了。”某民营银行放款业务负责人称。

“消费金融的下半场一定是持牌机构、大公司之间的竞争,”上述分期平台业务人士表示。“现在线下3C场景基本就剩捷信和马上消费金融两家持牌公司,其他的平台大多都做得比较艰难了。”

另一名消费金融内部人士透露。一方面,随着行业洗牌,不断有平台收缩退出,竞争对手减少;另一方面平台都在谋求往线上转型,剩下的平台也不再需要那么多线下人员,他预计,活下来的平台还是会有裁员的趋势。

这从今年的消费金融公司年报中也可见一斑。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业绩陆续分化,2017年已诞生了2家净利润达到10亿元的消费金融公司。

此前招商银行年报中披露了招联金融的数据显示,2017年,招联金融实现营业收入41.63亿元,同比增长171.60%;净利润11.89亿元,同比增长266.97%;捷信消费金融则成为营业收入过百亿元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捷信2017年年报显示,其去年实现营业收入132.36亿元,同比增长106%;净利润10.22亿元,同比增长9.77%。

“有场景没盈利” 转型迫在眉睫

不过,捷信2018年一季报显示,报告期内实现71亿元营收,同比增长40.4%,净亏损2.3亿元,不良贷款率为8.2%,较去年同期的5.7%有明显增长。转型迫在眉睫。

“除了资金问题之外,线下3C相对较为微薄的盈利和较长的盈利周期也让大量公司转移了业务重点,另一家持牌系马上消费金融就是一个例子。”

雨滴对新快报记者表示。在线上小额现金贷“瞎放”就赚得盆满钵满时,做场景的公司辛苦深耕线下,却只能拿到零星的利率, 所以不少线下分期收紧转型线上。去年,马上消费金融开始主推马上贷、安逸花等多款线上现金贷产品,而线下3C虽然还在做,但已经不是其重点业务了。

“有场景没盈利,现在3C还是我们的战略重点,但不是目前的业务重点。”有马上消费金融的员工曾对第三方研究机构森林学苑表示。此外,雨滴表示,除了部分公司涉足现金贷外,还有不少公司往其他场景转型。例如小牛分期就转型医美等服务型场景,而佰仟、买单侠也一度涉足医美场景。

除了寻找其他场景外,不少分期公司也在裁员、优化线下人员配备。

如捷信集团2017年的年报中提到,捷信中国为了优化成本正在大力推行ALDI模式。一般而言,消费金融公司的线下3C消费分期均采取销售驻店模式,在合作的门店派驻销售人员,为客户提供消费金融贷款服务,每卖出一部手机,消费金融公司会支付商户一定比例的返点。ALDI模式指的就是跳过销售人员这一环节,直接让商户为客户办理分期,这样不需要捷信销售人员入驻,也能节省成本开支。

但也有业内人士表示担忧,转换为ALDI模式后小门店的单会更少,虽然节省了人力成本但是能创造多大营收还不得而知。

此外,布局国外也是一个方向。捷信今年一季度越南市场、哈撒克斯坦实现了较快增长,印度尼西亚市场也在今年一季度实现了扭亏为盈,净利润达500万欧元。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