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家暴法实施两年:形成有效联动机制刻不容缓

新闻专题南方网2018-04-20 19:26

虽然反家暴联动机制已经建立、有联席制度,却没有联席会议和信息交流平台,实际情况仍是单方主导为主

◎《南方》杂志记者/刘艳辉 发自广州

◎ 本文责编/母发荣

反家暴法实施两年:形成有效联动机制刻不容缓

两年前,也就是2016年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以下简称《反家庭暴力法》)正式实施,清官难断的家务事从此有法可依。

为进一步推动《反家庭暴力法》落地,加强职能部门间协调配合,2017年8月,广州市建立反对家庭暴力联动机制。如今广州实施情况如何?近期,广州市妇联组织开展了调研,对1000名市民进行随机问卷调查,同时深入13个职能部门进行专访和座谈、组织专业人士座谈会,分析当前广州家庭暴力及反家暴工作现状、存在问题并提出对策建议。

调研结果表明,《反家庭暴力法》实施后,市民对于家暴性质、表现等有了普遍的认知,但同时暴露出仍有过半数市民不清楚遇到家暴时可采取什么行动,对各部门的责任不甚明了等问题。调研报告指出,形成快速高效的反家暴联动机制刻不容缓。

报警不再是唯一途径

调查显示,受访市民近八成认为家庭暴力属于违法,甚至犯罪行为;相对于男性,女性对于家暴问题有着更高的敏感度;面对“若不幸遭受家暴向谁求助”的问题,81.02%的市民选择“报警求助”,远高于向家人、身边人求助,寻找妇联、社会组织调解等,更有57人只选择“报警求助”。

由此可以看出:一方面,市民对于反家暴法的认识提高了,而且警察作为主要执法者,在市民中有极高的震慑力;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很多市民遇到家暴只知报警、只能报警。

而反家暴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不止涉及一个特定部门。根据《反家庭暴力法》第四条第二款,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司法机关、人民团体、社会组织、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企业事业单位,应当依照本法和有关法律规定,做好反家庭暴力工作。

在此基础上,2017年1月,在广州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广州市妇联主席刘梅提出了关于深化实施《反家庭暴力法》加快构建反家庭暴力联动机制的建议。

2017年8月,经市政府同意,在市妇儿工委领导下,由市妇联牵头会同市委宣传部、市教育局、市公安局、市民政局、市司法局、市财政局、市卫计委、市中院、市检察院、市总工会、团市委、市妇联、市残联13个单位研究制定《广州市反对家庭暴力联动机制实施意见》,建立了广州市反对家庭暴力联动机制。

联动机制分别明确了13个单位的职责,还要求牵头单位视情况召开多部门联席会议,研讨跨部门转介机制和典型案例,必要时根据案情实施统筹协调指导。

“孤军作战的时代已经过去,反家暴工作就像紧紧咬合的齿轮,联动机制要运转流畅,少了谁都不行。”刘梅说。

单方主导难题待解

去年8月,广州天河区黄女士因劝告丈夫减少吸烟喝酒,遭到打骂,而后带着女儿离家。其时,黄女士怀孕已有九个月,由于事发突然,只能暂在公园躲避。无奈之下,她拨打了市妇联的求助电话。

知悉案情后,广州市妇联、公安、民政、街道等部门通力合作,联调联动共同为黄女士提供帮助。派出所民警对黄女士丈夫发出告诫书,其承诺不再施暴。在后续跟进中,经过社工师辅导,家庭关系逐渐和缓。

该案之所以能及时、妥善处置,关键在于充分发挥了反家暴联动机制的作用:能综合联动妇联、综治办、派出所,派出所出具告诫书后,双方当事人签收并抄送妇联和村居委,协调村居、家庭综合服务中心进行回访。

报告坦言,目前这样的成功例子并不多。主要问题在于,虽然联动机制已经建立,但实际情况仍是单方主导为主。

这一问题在《反家庭暴力法》最大的亮点—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执行上,表现更明显。

自2016年3月至2017年9月,广州两级法院共受理人身安全保护令申请48次,发出31份,驳回10份,当事人撤诉7份,支持率达到64.58%。然而在调查中,将近七成受访市民认为人身安全保护令由公安机关、辖区派出所执行,远高于法院、村(居)委。

不仅市民中存在这样的“误会”,广州中院少年家事审判庭庭长陈海仪也持类似的看法。在她看来,公安机关、派出所由于24小时执勤又有着极高的民间震慑力,在人身安全保护令执行方面的作用不可或缺;村(居)委有着近水楼台的优势,能够方便地开展调解等协助工作。如能全方位调动这些执行力量,将很大程度上避免被申请人表面上接受裁定,私下里却继续实施家庭暴力这种情况发生。

眼前,法院单方主导人身安全保护令执行的困境仍难避免。《反家庭暴力法》规定,人身安全保护令由人民法院执行,公安机关以及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等应当协助执行。但无论是公安机关还是村居委,在执行过程中所应扮演的角色和定位,所应承担的协助执行范围,都没有明确规制。

陈海仪说,有时甚至出现这样的情况:发现受害人已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就仅仅简单登记,不采取相应强制措施或取证,只告知被害人直接联系法院就处理完毕了。

若仅靠法院的能力,也必然会出现监督不到位、回访缺失的情况。调查中就发现,52.25%受访市民认为,因为缺乏后续回访和监督,人身保护令执行效果一般。

采访中,陈海仪特别强调,强制报告制度的落地同样有赖于部门有效联动以及社会合力的形成。《反家庭暴力法》第二十三条第二款规定了近亲属、公安机关、妇女联合会、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救助管理机构的代为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权利。但遗憾的是,目前尚无一例代为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案例。

尽快出台联动机制工作细则

关于如何做好广州反家暴工作顶层设计、联动部门力量,调研报告建议尽快出台联动机制工作细则,包括落实告诫实施办法、制定家暴证据清单、明确保护令执行义务、推进强制报告落地、定期召开部门联席会议。

对于明确人身保护令义务,报告建议,应根据公安机关和村(居)委员会自身特点,设置相适应的保护令协助执行规则,明确协助执行义务,并将其内化为日常的工作规程,彻底将协助执行工作落到实处。基层民警及有协助执行义务的相关单位工作人员应当对有出具保护令的社区进行重点巡逻监测,制定回访计划,及时对执行异常的状况采取措施,保障保护令的实效。

对于推进落实强制报告,报告指出,需要规定强制报告的责任主体、情况、流程、时间等内容。例如,教师、医生发现疑似家暴情形后应该第一时间向当地派出所报案,同时报告村居委、街镇妇联以及上一级主管部门。

受访市民一致认为,解决家庭暴力案件的关键在于,各部门除了各司其职外,应尽快实现数据共享、信息互通、出台细则、形成快速有效的联动机制。更进一步来说,还要与民间的反家暴组织进行合作。

家庭和睦则社会安定,家庭幸福则社会祥和,家庭文明则社会文明。刘梅介绍,反家暴联动机制最终目标是实现纵向联动13个职能部门,横向联动社会力量,缔结反家暴网络,通过做好家庭小文章,促进社会大和谐。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