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西养中 ——“反观工笔”中国当代工笔画第二届学术邀请展即将开幕

展览推荐腾讯大粤网·艺术频道2018-04-11 11:35
0

以西养中 ——“反观工笔”中国当代工笔画第二届学术邀请展即将开幕

由岭南画院主办,岭南美术馆承办的“以西养中 ——‘反观工笔’中国当代工笔画第二届学术邀请展”,将于2018年4月13日—5月6日在岭南美术馆1、2、3号厅展出。展览开幕式将于2018年4月24日(星期二)上午10:30举行。

参展艺术家:张见、高茜、陈林、金沙、郑庆余、李戈晔、毕晓慧、胡箫桐、叶紫、杨怡、谷晓伟、刘小锋、张苛、孟哲、王菽一、陈欢迎、刘译鸿、莫玉瑜、何香凝、莫睿、宁璇、牛颖、王通、王钊、徐智川、宗晓丽、黄欢、吴凯芮、李志国。

以西养中 ——“反观工笔”中国当代工笔画第二届学术邀请展即将开幕

张见 《桃花源》

“反观工笔”第一回全国工笔画学术邀请展已于2014年成功举办,得到社会的良好评价与反响,本次学术邀请展览将延续首次开创的展览定位,继续邀请国内有影响力的29位中青年工笔画家参展,举办学术研讨会专题讨论当代工笔画创作发展的趋势。

以西养中 ——“反观工笔”中国当代工笔画第二届学术邀请展即将开幕

金沙 《向大师致敬-寻找皮埃罗·戴尔·波拉约洛》

以西养中:作为策略与资源的“融合”方案——中国当代工笔画创作的嬗变形态与文化维度的一种分析视角。

陈国辉/文

该次展览的主题词是“以西养中”,试图从中西融合的角度探讨中国当代工笔画创作的问题。近代中国思想史上,“以西养中”“中为体,西为辅”“中西合璧”等议题一直是国家命运暗淡、孱弱背景下,先进人士谋求变革的思想观念与实践,他们的先行步履给后辈留下了丰富的思想资源与历史经验。当代工笔画创作亦呈现出借用西方绘画的观念、语言、技法、媒介等现象,学界对此持不同看法,为了深入阐明这些创作现象背后的观念根源,该次展览特此以“以西养中”为关键词期许展开广泛的讨论。本文将围绕“以西养中”作为策略与资源的“融合”方案,对中国当代工笔画创作的嬗变形态与文化维度作阐述。

以西养中 ——“反观工笔”中国当代工笔画第二届学术邀请展即将开幕

黄欢 《万物系列之23》

中国画的“中西融合”问题已是百年来的世纪性课题。二十世纪初,在康有为、梁启超、蔡元培、陈独秀等一批先觉文化精英的带领下,展开了批判封建的旧思想旧文化、引进西方新文化的运动。随着新文化运动的展开,在绘画领域也展开了改良中国画的论争。1917年康有为在《〈万木草堂藏画目〉序言》中指出:“如仍守旧不变,则中国画遂应灭绝”,极力抨击文人画传统,倡导西方的写实方法,唐宋绘画“极尚逼真”;应恢复唐宋时期工笔细谨的画法,吸收西画造型方法,以达到“合中西而为画学新纪元”的冀望。

1919年,陈独秀也曾指出“改良中国画断不能不采用洋画写实的精神”,提倡西方写实主义艺术是时代的选择,也是中国绘画走向现代化的需求。同年,蔡元培在北大画法研究会的演说中提出“今世为东西文化融合时代。西洋之所长,吾国自当采用”;鲁迅也在30年代提到“采用中国的遗产,融合新机,使将来的作品别开生面”的主张。对于中国画的“中西融合”,产生了不同的探索之路:一是引西润中的“水墨写实型”以徐悲鸿、高剑父等为代表;二是为融合中西的“彩墨抒情型”,以林风眠为代表。他们可称之为二十世纪中国画的“革新派”或“融合派”先驱,通过引进西洋艺术的观念和方法,以融合中西或折衷中西的方式改造传统中国画。但在表现风格上,“中西融合”的探索趋于两种方向,其一强调写实,其二强调抒情,它反映出“中西融合”论的内在结构、策略性的差异。

以西养中 ——“反观工笔”中国当代工笔画第二届学术邀请展即将开幕

陈林 《千里烟波· 踱》

以西养中 ——“反观工笔”中国当代工笔画第二届学术邀请展即将开幕

郑庆余 《月问Ⅱ》

“中西融合”作为一种思想资源,有着中西方文化交流的道器、体用关系之区分。从魏源、王韬、陈炽等先进人士提出的“中体西用”的会通融合方案到陈继俨认为“无中西者,无新旧也。行之于彼则为西法,施之于我则为中法也;得之于今日则为新法,征之古昔则为旧法也”,把中、西学问作为天下之公理本无界限,抹煞了中西、新旧分野,反映出“中西融合”论从“冲突”到“共识”的认识过程。

回溯中西绘画的真正交融历史,1930年向达发表在《东方杂志》上的《明清之际中国美术所受西洋之影响》一文中描述了当时中国画家对于西画的矛盾情绪:“明、清之际,所谓参合中西之新画,其本身实呈一极特怪之形势:中国人既鄙为伧俗,西洋人复訾为妄诞,而画家本人亦不胜其疆免悔恨之忱;则其不能于画坛中成新风气,而卒致殇亡,盖不待耆龟而后知矣。”从向达所说的“鉴于明清之际中国所有西洋美术之失败,今日吾辈宜采如何途径,以应付此新来之局势乎?”来看,一方面对中国绘画的“中西融合”的实践报以审慎的警惕,并对其合法性给予质疑;另一方面,对于“中西融合”论否定中国画传统、亲近洋画的倾向,一些维护传统的画家颇不以为然。因为,“中西融合”这一命名本身就已包含了一种资源取向的判断。它甚至后来衍生了激进主义的民初中国画坛的崇洋之风,这种风气兴于20世纪之初,盛于二三十年代思想界“全盘西化”大讨论之时;这股激进主义思想在全盘否定传统的基础上,将崇洋风气直接强调艺术的“世界性”“艺术无国界”等观点,演变成民族文化的虚无主义,其遭到了坚守“本位文化”的守成主义传统型中国画的质疑与反对。由是,激进主义、渐进主义、守成主义的三股思想潮流之间所展开的论争一直延续至今,成为百年来中国画坛中喋喋不休的话题。

以西养中 ——“反观工笔”中国当代工笔画第二届学术邀请展即将开幕

高茜 《游仙窟之四》

以西养中 ——“反观工笔”中国当代工笔画第二届学术邀请展即将开幕

叶紫 《此情只应天上有》之五

事实上,倘若站在绘画本体论的角度进行清理与反思的话,中西绘画不同画种的材料技法间的碰撞可以产生无穷尽的可能性,而这些不同的实践性手段背后的观念,实质潜藏着多种类型的融合理路。尤其是在当今全球化的语境下,电子图像化的信息交流成为人们生活当中不可或缺的内容,我们可获知世界性的艺术资讯与图像是如此便捷,因此,“以西养中”作为一种温和而渐进式的策略方案仍不失为中国当代工笔画改革创新的重要举措。一方面,我们有着自晚明代以来中国工笔画吸收西方绘画技法的传统。明代万历年间,意大利的天主教耶稣会传教士利玛窦来华,带来了在欧洲文艺复兴运动深刻影响下绘制的《圣母子像》,令人耳目一新。由此,中国传统绘画中的工笔画开始吸收西方艺术的造型手法,把油画的“凹凸丹青法”融入工笔画的创作,使当时的工笔肖像画出现了中西融合的面貌。

晚明至清初年间,肖像画家曾鲸始创“波臣派”,其绘画作品、“明人肖像”系列精致地描绘出明代士大夫的生动形象及他们的精神状态。当时,在坚持工笔画传统审美标准的前提下,“波臣派”在自己的绘画中引入了一定程度的西方油画的解剖理论和光影技巧,从而增强了笔下人物的立体效果。难能可贵的是:如此以西养中画法的作品,并没有带给观者突兀和生硬的感受,也没有出现类似油画般的阴影给人物脸部造成难看的视觉效果。反而,如此中西融合的技法丰富了工笔画的表现语言,拓展了工笔画的表现深度,使工笔画作品更加生动形象。在此过程当中,中国的传统工笔画其审美标准和表现形式的根本构架没有改变,但其写实的表现力却大大增强了。

以西养中 ——“反观工笔”中国当代工笔画第二届学术邀请展即将开幕

毕晓慧 《倒置》

以西养中 ——“反观工笔”中国当代工笔画第二届学术邀请展即将开幕

胡箫桐 《春》

另一方面,“以西养中”的理念是中国当代工笔画发展,彰显“当代性”的需要。工笔画是以“工”为特征的中国画画体,它以细致的刻画、准确的造型和精微的色彩进行严谨的创作,其作品呈现工整、工细与工丽的画风,但当今涌现出不少青年工笔画家不囿于只是埋头技巧,只看到传统绘画的技术文脉以及自然景物的视觉摹拟,而在创作中试图更多地呈现出个体的独立思考和个性化的审美追求,成为流行的审美潮流的追随者;他们赋予当代工笔画创作的不仅是笔墨语言、视觉结构、形式构成,更是新的空间观、价值观和未来观,还包括借用雕塑、影像、装置等方法,追求新的展陈视觉效果,着力于拓展工笔画的概念与边界。在此种语境下,他们的艺术创作试图打破传统的僵化套路,引入西方美术理念的发展思路,吸收西方现代艺术的表达方式,形成了多元化的审美格局。譬如,工笔画家高茜作品的物象是有意味的,在她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经常看到木梳、高跟鞋、蝴蝶以及圆镜等生活中常见的物品,这些中国古代物品与现代西方潮流物品与女性的“闺阁”经验有关,如此“静物工笔画”给人一种非纯粹绘画的慵懒的文学性的美感。金沙则从西方美术史中文艺复兴时期画家细密工整的油画图像中,寻找到一种现代性的挪用与转换。金沙在作品创作中运用超现实的创作手法,图像被给予一定的意义,超现实的表现手法与传统艺术精神结合在一起,利用具体形象的描绘,工笔画古典美与观念性表达结合在一起,使金沙的工笔画赢得了新的发展。另一位实验性画家张见,则从图像叙事、媒材与色彩等入手,展现了工笔画新的“可能性”。李戈晔却选择了游戈者符号化的图像叙事风格,试图表现都市语境下在个体变幻迷离的感觉经验。这批现代工笔画家,仿佛已经“越过了”传统中国工笔画的程式,开始步入当代艺术的空间。

以西养中 ——“反观工笔”中国当代工笔画第二届学术邀请展即将开幕

何香凝 《彝族系列六》

当代工笔画家从中西融合的不同角度入手,拓展了工笔画的表现力,丰富了工笔画的现代内涵,使工笔画创作呈现出繁荣的发展格局。但在这种繁荣的表象之下,也有各种问题,比如过于图式化,展览意识过强,重外在,轻内涵;还有表面的模仿大于真实的创新;再是强调制作,以及空泛的夸张变形与装饰性,等等,这些反例告诫我们,只有充分尊重传统工笔画所特有的人文情怀、笔墨语言、书法趣味等核心审美价值,保持工笔画于世界艺术之林的特点,顺应工笔画的时代发展,才可能“以西养中”,才可能形成当代工笔画的新面貌。“以西养中”的工笔画并不意味着在中国工笔画上可以简单照搬西方艺术的表现形式;更不代表着传统的中国绘画可以在纷繁复杂的西方艺术形式中迷失自我。我们必须找出对工笔画进行中西融合的最适合的文化维度:在横向上,要以一种全新的方式让世界人民逐渐接受和认可中国当代工笔画创作的探索与实践;在纵向上,要在悠久历史的演进中将中国当代工笔画发展到一个新高度,惟其如此,我们将会有更多的机会去探索工笔画创新的新形式、新经验。

以西养中 ——“反观工笔”中国当代工笔画第二届学术邀请展即将开幕

孟哲 《那一抹红》

期翼,通过此次展览的举办及学术研讨会的讨论,可以作为对中国当代工笔画复兴潮流中的“以西养中”这一重要文脉的梳理,对中国当代工笔画的发展,产生一定的反观意义和研究价值。

以西养中 ——“反观工笔”中国当代工笔画第二届学术邀请展

主办单位:岭南画院

承办单位:岭南美术馆

学术主持:杨小彦(中山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

策展人:陈国辉(广州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教师 博士)

张鹏(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 博士)

展览时间:2018年4月13日—5月6日

展览地点:岭南美术馆1、2、3号厅

开幕式时间:2018年4月24日(星期二)上午10:30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susies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