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监狱干警杜楚鹏:监狱是一所学校

广东省司法厅2018-03-02 16:29

如今,许多 “90后”离开手机片刻就会焦躁不安,更无法想象一天不玩手机是什么样的。但是监狱干警在高墙之内,没有手机游戏,没有泡吧、电影,每天守着同样的人,听同一种声音,看同一片风景。你或许很难想象在这样躁动的时代,在被定义为“不安分”的90后中,还有这样一群人能坚守自己的岗位。

他叫杜楚鹏,93年出生,毕业于中央司法警官学院,目前是广东省番禺监狱二监区的一名干警。

“90后”监狱干警杜楚鹏:监狱是一所学校

一份职业融合两个理想

为何会选择这份职业?

杜楚鹏从小最向往两个职业,一个是警察,一个是教师。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他很纠结,因为这两个方向只能择其一,所以他最后他选择了中央司法警官学院的侦查学,未来当一名警察。但在他心中,一直没有放弃教师的梦想。

毕业实习的时候,他选择到了监狱。在实习期间他发现,监狱干警是一份可以将警察梦和教师梦融合在一起的职业,于是他下定决心自己要做一名监狱干警。就这样他来到了番禺监狱。

这里是学校 也是一个家

法律规定,监狱是对罪犯进行惩罚、改造、教育使之成为守法公民的地方。

杜警官说,监狱警察是特殊的园丁。服刑人员因为犯罪来到这里接受教育和改造,他们作为管教员,其实也就是监狱教师,只不过这些群体比较特殊。

这所特殊的学校,当“学生”的不止罪犯,其实还有年轻的干警们。就像杜楚鹏,他是番禺监狱里最年轻的,还有很多方面需要学习,并且作为监管人员,他们也需要不断更新自己的知识储备,才能更好地帮助服刑人员进行改造。

“90后”监狱干警杜楚鹏:监狱是一所学校

在杜警官的心中,这里是学校也是家。同事们不仅手把手教授知识,在平时也是关怀备至,让他一次又一次感受到这个大家庭的温暖。

“小杜,吃饭了没?”“快过来吃点饭吧!”这是饭堂阿姨对他的问候。

杜楚鹏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跟他一起值班的老同志发现他脸色发白,立即让他赶快休息。但因为值班岗位缺一个人都不行,尽管再难受,他也没有想请假。不到十分钟,老同志带来了另一个同事,说是要帮杜楚鹏值班,还将他带到诊疗室看病。

这个事情,让杜楚鹏非常感动。他说,在监狱待久了,家里都待不住。放假没事的时候,他更喜欢待在监狱里,哪怕是看看风景也觉得是特别美好的事情。

以平视的角度帮助他们完成自我救赎

有心理专家说过,很多罪犯在实施犯罪的时候,脑子是处于关机状态,行为是被情绪所控制。在监狱的服刑人员,容易产生思想不稳定、情绪波动大,也容易产生担心歧视、悲观焦虑等不良情绪。所以对服刑人员进行疏导、沟通、教育和帮助,就成为重要的工作。杜警官深知这一点,所以给予他们更多的人文关怀。

“90后”监狱干警杜楚鹏:监狱是一所学校

张某2002年因为故意伤害罪被判处了死缓,已经在监狱呆了十几年,他说:“杜警官的最大特点就是年轻,总是很有耐心地对待我们,从不因为我们身份特殊而看轻我们”。

“按照监狱的规定,每个月只能与家里通电话一次,但是有一个月因为家里发生了一些事,心里特别牵挂,总是因为这件事睡不着觉,精神状态也不好, 杜警官看到之后,主动来关心我,同时也想办法帮我争取了多一次通电话的机会,当时心里别提多感激。”张某说,“他真的是平等对待我们,平视我们,对我们很尊重”。

李某2004年因为贩毒被判处无期徒刑,他说,杜警官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句话:“严不过人,宽不过囚”。

所谓 “严不过人”,就是在监管工作中,必须要将罪犯当作一个人来对待,严格管理不能超越“人”的界限,尽管罪犯犯法,但他们仍然有做人的尊严和公民的基本人身权利。所谓“宽不过囚”,是在监管工作中,对罪犯讲人文关怀、情感教育和人性化管理的同时,不能淡化惩罚和改造,不能忽略其罪犯的事实前提。

李某说,“杜警官虽然年轻,但是做事却十分稳重。他学习能力很强,一年多,从刚开始的不太熟悉到现在做事得心应手,他看着我们变好,我们也看着他成长。他一直用平视的角度对待我们每一个服刑人员,让我们感受到被尊重。”

“90后”监狱干警杜楚鹏:监狱是一所学校

杜楚鹏说,作为一个监狱干警,社会责任很重,因为服刑人员的改造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对于社会的影响是巨大的。他要做的是,尊重每一个罪犯,无论从生理还是心理都把他们当成跟外面一样的自然人,不带着有色眼镜看待他们,教他们重新面对人生,帮助他们从内而外完成救赎。

通讯员/刘洪群 曾维毅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