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参与国企混改增活力 国民共进推动高质量发展

宏观经济第一财经2018-02-01 10:35

国企与民企不是非此即彼、此消彼长,而是相辅相成、取长补短、共同进步。混合所有制是国企民企合作共赢的重要实现形式,国企与民企融合,充分吸纳民营企业的优势,可以推动国企的体制机制改革,激发员工积极性,从而实现效益最大化。

“国民共进”实现共同发展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副主任何召鹏撰文分析,国企与民企作为平等的市场主体,发挥各自优势,展开竞争,优胜劣汰。这是遵循市场经济基本规律的表现,也是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主要体现。

回首过去五年,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实现了共同发展,国企实力壮大,民企活力迸发。比如,中国建材以近400亿国有资本吸引1000多亿社会资本,撬动近6000亿总资产,逐步成长为全球建材制造业领军企业。中国中车2012年以来,为民企创造了近600亿元市场空间,成为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和带动行业内民企共同发展的重要引领力量。

数据显示,全国国资监管系统企业资产总额到2016年底达到144.1万亿元,比2012年底增长101.8%。2017年,国企利润总额28985.9亿元,同比增长23.5%。与此同时,2013~2016年累计完成投资132万亿元,占全部投资的平均比重超过60%;年均增速为16%,比全部投资高1.2个百分点,比国有控股投资高约4个百分点。

民间投资增速从2016年初出现了下滑,国务院出台一系列政策文件并开展专项督查。自2017年3月份起,民间投资各月增速均比上年同期有不同程度提高,与全部投资增速之间的差距在逐步缩小。2017年全年,民间投资38.15万亿元,增长6%,比上年提高2.8个百分点。

2018年要促进有效投资特别是民间投资合理增长。为支持民企发展,还提出要落实保护产权政策,依法甄别纠正社会反映强烈的产权纠纷案件。全面实施并不断完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破除歧视性限制和各种隐性障碍,加快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

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曾在《第一财经日报》撰文分析,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本质特征,把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与市场经济体制结合起来。通过完善产权制度,有利于推动资源配置依据市场竞争实现效益最大化和效率最优化,激发创新创业活动,强化经济增长内生动力。

民企参与国企混改增活力

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胡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之间既有市场竞争又有业务合作,共同构成基本经济制度的内容。这种矛盾的同一性决定了公有制经济与非公有制经济之间和谐共生的关系,双方通过交叉持股、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进一步深化合作,共同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发展做贡献。

国资委主任肖亚庆提到,鼓励包括民企在内的非国有资本投资主体通过多种方式参与国企改制重组,鼓励国有资本以多种方式入股非国企,建立健全混合所有制企业治理机制。

国机集团下属中国电器科学研究院(下称“中国电器院”)引入民营资本和骨干员工持股,实现股权结构多元化,从国有全资子公司调整为国有企业控股(股比60%)、战略投资者参股(股比18%)、骨干员工持股(股比22%)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公司治理结构进一步完善,建立了适应市场经济的高管激励约束机制。骨干中坚“主人公”、“共同体”意识增强,各板块形成了“资源共享、携手共赢”的新模式。

2017年中国电器院新签合同额同比增长40%,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6%,利润总额同口径增长50%。中国电器院董事长秦汉军将这归功于混合所有制员工持股改革,解决了核心人才流失严重、人才激励不足、企业活力不强等问题。

社会资本的进入极大地激发了活力。中国宝武欧冶云商引入本钢集团、首钢基金、普洛斯、建信信托、沙钢集团和三井物产6家战略投资者以及员工持股平台,获得增资近10亿元,实现了股权多元化,引入了国有和民营品牌钢铁企业、跨国物流地产企业、综合商社和金融机构,为平台带来了优质资源和能力,同步配套核心员工持股,为平台创新发展注入了活力。2017年1~8月,实现GMV(Gross Merchandise Volume,商品交易总额)交易量4032万吨,同比增长62%,继续保持行业领先水平。

在混改中,民企并不是“陪衬”。国药集团混合所有制企业中担任总经理的人员,64%由国药方面推荐人选担任,29.4%由民营股东推荐人选担任,6.6%由社会化选聘的职业经理人担任。国药集团在投资并购地方民企时,给原民营股东适当股权或置换民营股东权利,继续留用能力突出的民营股东和原经营团队,吸引其成为职业经理人。

国企民企共同带动产业发展

党的十八大以来,国企改革在各领域各环节全面深化,国企以市场化为导向和牵引,企业竞争力进一步提升,国企做强做优做大呈现崭新局面。

胡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国企改革的深化不排斥非公有制经济,而是以开放的姿态引入民营资本参与国企改革。民企可以从自身比较优势出发,以企业的发展为依据,积极融入国企改革。

“民营资本投资主体可通过出资入股、收购股权、认购可转债、股权置换等多种方式,参与国企改制重组或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增资扩股以及企业经营管理;民营资本投资主体可以货币出资,或以实物、股权、土地使用权等法律法规允许的方式出资。”胡迟说。

国企与民企加强合作,共同带动产业发展。比如,中核建设集团中核华兴为补齐短板,先后与民营资本合作成立了中核华信资本管理公司、中核华瑞投资管理公司、北京信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核聚能热力有限公司。结合战略发展需要,打造市场反应迅速、运营高效、多方资源有效整合的平台。

其中中核华信、中核华瑞充分发挥市场开发和基金管理作用,服务PPP项目的拓展,北京信璞推动“一带一路”合作,市场任务储备超过100亿元,中核聚能实现各股东方的优势互补,在清洁能源、民生领域开辟了新途径。

中船集团海鹰公司与国内知名民企强强联合,成立中船海洋工程有限公司,打造服务军民两用的水下施工和维护保障能力,延伸水下探测产业链。同时引入专业团队,围绕石墨烯电池的应用开发,打造适合军用要求的新型电源系统。吸收外部投资成立了海鹰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新“产品营销+医疗服务”商业模式。

国家电网充分挖掘电力上下游客户群资源,打造了“电e宝”综合民生支付服务平台和国网商城能源B2B电商平台,构建以“电”为主线的特色综合电子商务生态网络。积极发挥平台作用,整合产业链资源,带动260家光伏发电设备、EPC总包、施工安装等上下游企业协同发展。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