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视频腾讯大粤网·艺术频道2017-12-29 19:41

提到抽象艺术,你第一时间会想到什么?也许是康定斯基的诡异圆点和线条。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康定斯基 《构成第八号》

也许是蒙德里安那著名的“红黄蓝格子”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蒙德里安 《红黄蓝构图》

亦或是赵无极挥洒自如的抽象画。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赵无极 《11. 1. 72》

若是谈论到抽象艺术的起源,那必须返回到浪漫主义理论中去寻找。这两者基本上都认为,所有的艺术形式——音乐、诗、绘画、雕塑与建筑,在本质上是同一的,而它们最终的艺术经验是共同的审美感受。

俄国画家康定斯基的艺术就具有一种抒情且能引起共鸣的感情色彩。1910年的一个傍晚,康定斯基看到自己画室里一副“陌生的”油画,十分精彩和壮观,看起来就像一副“内部散发着一股光辉,非比寻常的美女”图,走上前去才知道是自己的一幅画在墙上颠倒了过来,而摆正后,那种激动人心的画面就消失了。他从中得到启发,具象使得画面平庸、寻常,而抽象却使得画面充满了生动和美感。色彩与形式本身就富于表现力的特质,这使他相信再现自然对他的艺术而言是十分多余的。于是就在这一年,世界上第一幅架上抽象画诞生了,就诞生于这次偶然的“颠覆”。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康定斯基 《即兴》,世界上第一幅架上抽象画

康定斯基之后,还有一大批持续推进抽象艺术发展的重要艺术家。这个名单很长,其中有蒙德里安、杜斯保、纳基、克利、米罗、马列维奇、波洛克、罗斯科、德·库宁、史密斯、贾德、琼斯、塔皮埃斯,等等,等等,以及更多的中国的追随者们。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马列维奇 《至上派构图:飞机飞行》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杰昂米罗 《人投鸟一石子》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保罗克利 《死与火》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波洛克 《1948年第5号》

从康定斯基的点、线、面开始,到蒙得里安新造型主义的出现,抽象艺术逐渐发展得相当成熟。20世纪前半期通过译介、图像印刷以及原作等方式,抽象艺术已为诸多中国艺术家所认识与认同。无论是三十年代的赵兽、关良,还是四十年代出生的洪耀,他们毫无疑问是后来抽象艺术发展的重要先声。在20世纪中国艺术讲求实用主义的“泛政治化”价值取向中,抽象艺术更像是一股潜流,经历了较长时期的沉寂。改革开放以来,国门再次开放,西方现代艺术再度入传中国。抽象艺术成为新一代具有探索精神的艺术家中敢于突破传统桎梏具有象征意味的前卫风格。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洪耀 《黄泉》

新时期以来,广东在抽象艺术领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归结而言,广东在抽象艺术领域的作为与影响体主要现在三方面,一是以广州美术学院为教育中心与艺术家个体的探索。在20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就引入新的教学方式,致力于包括抽象艺术在内的教学,鼓励青年学生展开多样化的探索。身处思想解放的八十年代的艺术家,成为抽象艺术探索的重要的内生力量。另一是,广东是抽象艺术生发与壮大的重要场域,不少艺术机构、刊物,乃至商业机构,成为承载与推动抽象艺术发展的重要平台。再者则是,广东因其处于改革开放的前沿,吸引了不少外地的艺术家、批评家长居此地,成为推动抽象艺术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推手。凡此种种,已经构成了新时代广东美术再出发不可回避的新传统。

新时期中国当代艺术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其中引人注目的现象无疑是让艺术回归本体,探索艺术作为独立存在的可能,以及艺术作为主体的内在意义与价值。抽象型艺术之所以能够发展起来并形成潮流,与此探索息息相关。

为了寻找更为本体的抽象语言,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三位著名学者——杨小彦、叶向明、胡斌通过对广东三十年抽象型艺术的整理与展示,希望理清其中的发展脉络,并由一系列的作品呈现出来。所以,由他们策划的展览“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由此而生。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此次展览由岭南美术馆、关山月美术馆、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共同主办,于12月22日下午,在岭南美术馆开幕。展览按照历史发展的线索遴选了国内近40位艺术家的抽象艺术作品,以呈现独特的时代特性,将持续至2018年1月7日。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展览现场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开幕式嘉宾合影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院长、教授杨小彦;岭南画院院长、岭南美术馆馆长叶向明;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胡斌;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著名理论家殷双喜;当代中国艺术评论家,西方美术史研究学者王端廷;艺术家、策展人杨卫;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艺术设计系教师冯原;广州美术学院艺术与人文学院教授樊林;广州美术学院造型艺术学院讲师吴杨波;广州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基础理论系主任陈国辉等学者、嘉宾出席了本次开幕式。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叶向明致辞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杨小彦讲话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胡斌讲话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殷双喜讲话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文祯非讲话

如策展人杨小彦所说,此次展览的意义正在于,它第一次认真疏理了发生在广东本土的抽象主义艺术运动,时间跨度为半个多世纪,前后有好几代艺术家为此而做出了令人难忘的努力。展览将有力地证明,广东和北京、上海这些一线城市一样,在抽象主义艺术的探索上不仅开始得很早,而且也有坚持,并且成果斐然,是中国当代抽象主义艺术运动的一支重要的力量。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展览现场

开幕式结束后,“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学术研讨会在岭南画院会议室举行。在策展人胡斌的主持下,杨小彦、叶向明、殷双喜、王端廷、杨卫、冯原等嘉宾以及参展艺术家们围绕抽象型艺术及广东本土的抽象主义艺术发展发表了自己的精彩观点。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研讨会现场

本次展览由岭南美术馆发起,将巡回到深圳关山月美术馆和广州美院美术馆进行展出。展览具有研究性质,所以在巡展过程中还将增补新的作品与材料,使呈现本身更具有历史的意义,也更为全面与充分地展示广东半个多世纪以来在抽象主义艺术方面的业绩与成就。

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视频回顾:

△本视频由珠三角艺术视频档案独家制作与播出

部分参展作品欣赏:

第一部分:形式新变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鸥洋 《母与子》,112cmx130cm

麻布.砂胶.油彩,2012年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杨尧 《黑色背景下的五个圆》,115.5cm×200cm

油画 帆布 铝条,1984年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陈海 《夜话NO.5 》,80X60cm

布面油画,2004年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雷淑娟 《天空和大海的声音》,200x170cm

布面油画 ,1997年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何建成 《弃物》,2m×2m

综合材料,2013年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邓箭今 《有血有肉的东西 NO.1》,145X115CM

布面油画 1998.04 3-22

第二部分:语言行迹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王野夫 《C-W-1》,200x300cm

石墨铅笔,2016年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文祯非 《行·系列B-033》

112×156cm,2016年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叶向明 《蓝调系列NO.80》,180X200cm

油画,2009年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王义明 《山语》,120×160×3

综合材料,2017年

第三部分:多元观念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曦儿 《维度4-4A 》,100 cm×80 cm

油彩 丙烯 亚麻,2012-2016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钟锦沛,《愉悦后的安静》20120606,120 x 120 x 8 cm

塑型剂、乳胶、立德粉、聚苯乙烯、丙烯颜料、亚麻画布,2012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许炀 《剑谱之七》,190cm×125cm

热蜡画与综合材料,2016年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周钦珊 《Free Association-1》,70×60cm

布面丙烯铅笔,2014年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任松 《镜像NO.3》,150cm×150cm

布面丙烯画,2017年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方琦 《透明的风景13 》,130x95cm

布面综合材料,2017年

第四部分:语境与心境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洪耀 《弹水袖》,200*200cm

宣纸 墨,2013年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梁铨 《梅林一村之二》,200×140cm

色、墨、宣纸拼贴于亚麻布,2016年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王璜生 《痕·象》,68X50cm

纸本水墨拓印,2016年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刘子建 《诡丽-1》,136×68cm

宣纸水墨,2017年

第五部分:物性与行动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李纲 《水墨元素》NO.20161103 ,124X248cm

纸本综合,2016年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孙晓枫 《行旅NO.8 》,69×138cm

综合材料,2015年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林芮襄 《游园.莑顶寺》,3X78.7X109.2cm

水彩纸,墨

让艺术成为艺术自身——回归本体:广东新时期抽象型艺术溯源

陈锦潮 《解码》 ,30x20x3cmx8件

综合材料,2016年

编辑组稿 / 马源君

- END -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