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道具进行非法行为也构成犯罪

正义网2017-12-12 10:09

近日,天津警方查获了一起演员谎称自己网购的假警察证是剧组道具的案件,最终,该演员因使用伪造的警察证,被天津铁路警方行政拘留5日。虽然该演员所持有的并非道具证件,在记者在某电商平台搜索“道具枪”“道具证件”时,发现这些影视剧中的特殊道具在网络平台均可买到,而店家表示,物件均属道具,无须通过审查。其实,在此之前就有媒体报道,警方发现有演员将剧组道具枪私自留下,虽未造成治安事件,但一样让人震惊。

出自影视剧组的假证件、道具枪,一旦流入社会,极有可能被不法分子利用。那么,国家及影视行业内部是否具有对影视道具的约束和限制?对其制作、使用又有什么规定?

行业规范化迫在眉睫 道具是管理死角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北京市影视娱乐法学会常务副会长刘承韪表示,国家并无关于人民币、证件等特殊小道具的制作规定,其制作也谈不上违法。

“道具证件也属于假证件。但由于其制造和使用的目标和用途不同,所以并不构成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道具人民币也是同理。”刘承韪说,“但如果利用道具假证件或假人民币进行非法行为,则会构成违法犯罪。”

在上海某影视公司工作的美工小Ni告诉记者,在剧组中,道具是由专门的道具组来准备的,至于证件、人民币等特殊道具,即便是做,也跟真的证件有所区别,比如用到哪一页就做哪一页,其他都是空白的。”

谈及管理,小Ni说,行业内没有具体的管理规范,制作特殊道具时也不需要打申请、征求许可。

刘承韪提到,在影视道具管理方面,我国对于道具枪支在实践中的保管、运输、使用等有着非常严格的措施,2012年横店推出的《影视道具枪支管理规定》就是很好的例证,在片场使用的枪,必须严格遵守出入库登记制度、24小时值守制度,现场监管制度以及建立专用枪械库。但在道具枪支之外,国内却不存在相应的法律法规。

北京市电影家协会会员、电影《墩子的故事》编剧李勇也举例说明了这一点。“我们在拍摄有车牌的镜头时,为了避开真实的车牌,有的时候会做假车牌。上路被交警拦下后,我们只要出示拍摄许可证明,交警一般就不管了。”

对于道具的处理,李勇告诉记者,“按照目前行业的现状来看,规范的剧组会把一些重要道具留下,以备将来补拍镜头,而一些次要的道具,就交由道具师自行处理了。”李勇说,而道具师跟剧组的关系只是拍摄过程中一个短暂的合作,拍完之后,剧组对道具师就没有任何的约束力了。但道具师利用留下的假道具去做违法事情的,还是少数的。

制定行业管理规定 对特殊道具科学分类管理

受访专家建议,广电总局牵头并会同有关部门制定该特定行业管理规章,对道具枪支、道具刀具、道具证件、道具人民币等特殊道具做出科学的分类管理规定,以保证影视娱乐行业依法合规开展工作。

“这是关于当下影视娱乐行业法治建设和行业管理方面的一个有益探索和积极思考。”刘承韪说。

当记者问小Ni是否支持出台相关管理规定时,她表示,相关部门在制定规章时要多加斟酌,比如道具钞制作需要申请,那就要在量上进行划分,得是特别大量的才要去申请,不然剧组只用一张道具钞时也要去申请,那剧组的拍摄进度怎么办?”

李勇也承认出台道具相关管理规定有可能会给剧组进度造成影响,但是更希望能从长远发展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他表示,如果单从影视剧组本身的利益来看,多了法律的规定,剧组的进度确实可能受到影响,成本会增加。但是如果整个行业都规范化,也就不会成为一个障碍了。“就像我们拍戏,剧情需要炸一个桥,那剧组可能就真的要先造一个桥然后再炸掉,因为该付的成本就得付。我们不能因为影响了进度,就不去做这件事。”李勇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