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战场上的“侦察兵” | 全国司法行政戒毒系统第一间艾滋病确证实验室负责人黄达辉

广东省司法厅2017-11-30 17:02

通讯员:刘洪群 陈扬帆

一身白大褂、口罩、手套,全副武装的黄达辉正在实验室里工作,眼神专注,不受外界打扰。作为广东省南丰强制隔离戒毒所医院检验科的一名医生,这是他工作的“战场”。从这里出去的报告,决定着许多人的命运,因为这里能够最终确认检验者是否感染HIV。

艾滋战场上的“侦察兵” | ——全国司法行政戒毒系统第一间艾滋病确证实验室负责人黄达辉

黄达辉

全国司法行政戒毒系统第一间艾滋病确证实验室

广东省南丰强戒所是全省司法行政系统的一所特大型戒毒所,常年收治戒毒人员在5000人左右。在这些特殊人群当中,有一些是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戒毒人员。根据上级部署,2010年,对此类人员的管理从“相对集中管理”过渡到“集中管理”,由南丰所负责收治广东全省除广州市外的感染HIV男性戒毒人员。

艾滋病病毒现身首先需要经过初筛,这项工作医院、疾控或是采供血中心等机构都可进行检查,但是最终的确证,需要专门的艾滋病确证实验室来完成。

据悉,艾滋确证实验室需要疾控中心的专家进行现场检查与考核,从人员资质审查、硬件设施配备、到实验室工作制度、仪器操作规程、质量控制、文件资料管理、试剂管理、废弃物处理流程、盲样考核过程及结果判读等环节进行细致入微的检查。

艾滋战场上的“侦察兵” | ——全国司法行政戒毒系统第一间艾滋病确证实验室负责人黄达辉

黄达辉正在进行检查工作

2013年,为了快速确证戒毒艾滋病人员,更好地保障艾滋病病人及其他戒毒人员的生命权和健康权,有效防止交叉感染,南丰所成立了全国司法行政戒毒系统第一间艾滋病确证实验室,也是目前唯一一间艾滋病确证实验室。

“以前经过初筛之后,要把样本再送到疾控中心去进行确证,这个过程比较繁琐也比较麻烦。现在都会把初筛结果送到我们这里来,一般两到三天的时间就能有结果。”黄达辉告诉记者。

作为南丰所医院检验科负责人,黄达辉主动并独立承担起了艾滋病确证与CD4检验的工作,接收广东省省直属戒毒人员的艾滋病确证血液样本的检测工作与HIV戒毒学员CD4检测工作。

高峰时,南丰所收治HIV戒毒人员达800余人。南丰所实验室共计完成艾滋病抗体筛查约3万余人次,艾滋病确证1180例,CD4检测8920例。

以平常心看待别人眼中的“不平常”

黄达辉是广东珠海斗门人,毕业于安徽理工大学,专业是医学检验。从2010年进入南丰所医院之后,便在检验科里开始了职业生涯。2017年通过临床检验中级资格考试。

整天和艾滋感染者的血液打交道,不会觉得恐惧吗?黄达辉笑着摇摇头,“真没有感觉,学的是就是这个专业,因为了解,所以能以平常心对待。面对艾滋戒毒人员也不会有恐惧感,因为帮他们抽血的时候,他们很配合医生的工作。其实说到底,医生并不是他们的对立面,而是来帮助他们的。”

黄达辉几乎每天都要跟戒毒人员近距离接触,抽血、化验……这份在外界看来别具一格的职业选择,事实上在黄达辉的家庭里,从一开始就波澜不惊,他的妻子也同样从事着跟HIV有关的工作,在另一家女性HIV感染者集中管理戒毒场所。

“咦,太恶心了。”一名需要检验的戒毒人员手端着自己的大便标本送往检验室时边走边说。一句话引起了大家的“共鸣”,“医院的检验科最脏了,屎尿一堆,有时经过这里我都绕着走。”“真的是难以想象检验科医生是怎么工作的。”

艾滋战场上的“侦察兵” | ——全国司法行政戒毒系统第一间艾滋病确证实验室负责人黄达辉

黄达辉正通过显微镜观看艾滋病戒毒人员的尿液样本

危险是一种考验,有时候,脏也是一种考验。这意味着标本不仅很“脏”,还存在潜在的传染性,艾滋病病毒、乙肝病毒、丙肝病毒、梅毒、结核……

窗口内,黄达辉丝毫没有被这“热闹”的场景打扰到,他正专心致志地地在看显微镜,一边分析、一边记录,像侦探一般观察,生怕漏掉什么蛛丝马迹。

艾滋战场上的“侦察兵” | ——全国司法行政戒毒系统第一间艾滋病确证实验室负责人黄达辉

“血常规、尿常规和大便常规是三大常规检验。对于你们所说的脏,作为检验科的医生我们已习以为常,甚至可以通过标本性状和颜色的差异性判断出患者的病情。”黄达辉笑着说道,“不过我们检验科也是最干净的地方,因为检验的结果关系着对疾病的诊断,采集的标本不能有一丝的污染,所以检验科必须保持绝对的整洁。”

艾滋战场上的“侦察兵” | ——全国司法行政戒毒系统第一间艾滋病确证实验室负责人黄达辉

黄达辉正接过艾滋病戒毒人员递来的化验样品

南丰所医院检验科年平均完成戒毒人员入所体检、门诊与住院部检测达2万多人次,艾滋病初筛检测约4000人次,确证检测约300人次。病人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完整及时报告率达100%,艾滋病初筛检测的准确率达100%。检验科艾滋病初筛实验室连续几年参加了市级能力验证考核,成绩均达到满分。

战场前沿“侦察兵”

如果把医院比作一个战场的话,那么医院检验科便是成年累月奋斗在战场的最前沿的“侦察兵”,他们率先发现“敌情”,做出准确判断。作为一名戒毒警察和医生,黄达辉深知这一点,几年来,他一直严格要求自己,在医疗技术上精益求精,操作中严肃认真,从不忽略每一个细节,将所有可疑的因素牢牢抓住。

2014年6月,从异市调入一批已经确证为HIV阳性的戒毒人员,全部附有该市疾控中心的HIV确证报告。在入所体检进行HIV初筛检查时,黄达辉发现其中一名戒毒人员赵某(化名)的HIV抗体为阴性。

“自参加工作以来,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不过我很快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第一时间向医院领导进行了汇报,并建议先将赵某单独隔离,防止与其他HIV阳性戒毒人员发生交叉感染。”黄达辉说。

次日上午,他亲自对赵某的身份进行了核实后重新抽血,并使用两种不同的初筛试剂再次进行HIV筛查实验,结果跟之前一样,依旧是阴性。

当赵某确认自己不是HIV感染者后,他喜极而泣,双手紧握黄达辉的手哽咽地说道:“黄医生,谢谢你,让我从鬼门关逃了出来!”。

作为一名戒毒所的检验医生,这是黄达辉一直以来的职业观点。为了保证戒毒人员的健康,必须始终冲锋在前,不怕脏、不怕苦、不怕累,犹如战场上的侦察兵,获取第一手资料。

不忘初心 不辱使命

同为检验科医生的吉家彬还有一年就要退休了,南丰所医院检验科他见证着一步步走到今天,对于充满干劲的黄达辉,他非常看好。

艾滋战场上的“侦察兵” | ——全国司法行政戒毒系统第一间艾滋病确证实验室负责人黄达辉

同为检验科医生的吉家彬(右)还有一年就要退休了,南丰所医院检验科他见证着一步步走到今天,对于充满干劲的黄达辉(左),他非常看好

吉家彬告诉记者,“之前也招过年轻人,要么是脾气不好,要么是太过斤斤计较。我们这种工作,就是要沉得住心,一丝一毫都马虎不得。阿辉做的就很好,是个非常踏实的年轻人,任劳任怨,关键是他还非常的上进,不断的学习新知识,给我们这边带来新气象。”

罗俊杰是黄达辉医院的同事,也是他的朋友,“黄达辉是个非常稳重的人,工作上是个非常认真且善于思考的人,经常会提出好的建议。”

艾滋战场上的“侦察兵” | ——全国司法行政戒毒系统第一间艾滋病确证实验室负责人黄达辉

为了更好地完成确证实验室的检测工作,黄达辉刻苦学习,并参加专业培训,经常学习多种检测方法,遇到特殊病例翻阅资料,反复试验。2014-2016年,黄达辉参加了国家卫计委直属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直属性病艾滋病中心参比实验室(以下简称“国家疾控性艾中心参比实验室”)关于“全国CD4+T淋巴细胞检测能力验证”,成绩优秀。2015与2016年参加“国家疾控性艾中心参比实验室”关于“全国艾滋病检测实验室HIV抗体血清学检测能力验证”项目成绩均获满分。

艾滋战场上的“侦察兵” | ——全国司法行政戒毒系统第一间艾滋病确证实验室负责人黄达辉

“遇事多专研,固强补弱,勇于创先,敢于尝试创新方法,这点非常重要,也非常实用。”黄达辉说道。

实验室CD4+T淋巴细胞检测项目日常使用的是流式细胞技术的单平台法。曾经有一次,黄达辉遇到一个特殊的标本,一个有血液基础疾病的艾滋病人员样本,该样品的分析结果由于原有的基础疾病被严重干扰,无法通过单平台法进行分析。经过查阅文献与病例,黄达辉尝试使用双平台法(流式细胞仪结合五分类血常规仪器)解决这一难题,通过反复试验,发现双平台法很好地弥补了单平台法的劣势。此后,黄达辉也多次运用双平台法解决类似的病例。

“不忘初心,不辱使命,剥茧抽丝,精益求精”,这是黄达辉个人日记的一句话,而他也在朝着这个目标不断努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