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拟退出网络小贷设立 牌照价格水涨船高

[摘要]监管下发通知,要求各级监管部门即日起一律不得新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

一夜北风紧,网络小贷行业入冬。

11月21日晚间,监管下发通知,要求各级小贷公司监管部门即日起一律不得新批设网络(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禁止小贷公司跨区域经营。

消息立即发酵,小贷公司股价大幅跳水。趣店美股盘前一度大跌超30%,公司紧急宣布未来12个月内将回购不超过1亿美元的A类普通股ADS,随后跌幅有所收窄,最终下跌3.83%,报收19.31美元。此外,拍拍贷跌14.01%、信而富上涨3.29%、简朴科技(融360)跌10.81%。

11月22日晚间,已有上市公司公告称,拟终止设立网络小贷。

步森股份拟退出网络小贷设立

通知指出,有些地区陆续批设了网络小额贷款公司或允许小额贷款公司开展网络小额贷款业务,部分机构开展的“现金贷”业务存在较大风险隐患。

22日晚间,浙江步森股份发布公告称,2017年11月2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根据该文件指示,经公司管理层充分谈论,同时考虑到后续实缴出资可能带来的资金成本对公司业绩的压力,公司拟终止参与设立网络小贷公司。

今年2月24日,步森股份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拟出资设立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的议案》,拟在西安设立西安星河网络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4亿元。其间,西安金融办要求其注册资本增加至5亿元。

对于监管的通知,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广州e贷总裁方颂坦言,意料之中。“作为普惠金融的重要细分市场,现金贷原本定位是缓解传统金融服务覆盖不到人群的短期财务困境。但从目前的发展情况看,成了普而不惠。大部分现金贷公司在展业时,不像传统银行机构一样,将风险防范放在风控首位,注重第一还款来源,而是以强追收为主。这种业务模式,可能把年轻人逼上了更加困顿的道路,进一步加剧了弱势群体的财务困境。”

2008年,银监会出台《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后,各地曾掀起小贷公司成立热潮。不过,近年来小贷公司的日子并不好过。今年10月,央行公布小额贷款公司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底,全国共有小贷公司8610家,较年初减少了63家;总计贷款余额9704亿元,较年初增长约300亿元。

广州易安达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总经理徐北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小贷公司面临严重分化,一边是快速崛起的P2P、网贷公司抢生意,另一边是传统小贷公司获客成本高、行业利润空间收窄,风险事件频发。此外,个别持有网络小贷牌照的公司只是为了囤牌照,再加上一些非持牌机构夹杂其中,造成市场鱼龙混杂。

根据同花顺统计数据,新三板41家挂牌小贷公司中,有23家公司的盈利出现下滑,占比超过一半。41家公司累计实现利润4.25亿元,平均盈利1036.6万元,整体并不乐观。

跨区展业监管难题

相比传统小贷公司,目前互联网小贷在坏账控制、催收管理等方面,尚未出现大型风险事件。但此前有种趋势,现金贷平台、网贷平台等机构都迫切地想获得互联网小贷牌照,以此解决展业合法性问题。

“现金贷的风险因此可能会蔓延至整个互联网小贷领域,甚至不排除对互联网小贷造成系统性风险。广州市在《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下发之前,就已暂停网贷平台参股股东发起成立互联网小贷的批准。”方颂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月7月底,全国批复了153家互联网小贷牌照,主要分布在19个省市,其中广东省最多,达33家。

“网络小贷最大的优势就是突破了地域限制,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拓展客源,通过互联网技术大幅降低获客成本。但是后续出现一系列问题是此前始料未及的,包括利率畸高、暴力催收等。此外小贷涉及面很广,执法存在困难,比如大量3000元以下的借贷,金额小,但执法成本很高。”徐北表示。

此前,广州市金融工作局局长邱亿通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专访时也表示,地方金融监管普遍存在三大难题:监管职责不明确、队伍编制紧张、缺乏执法权。邱亿通认为,虽然后续将加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牌子,明确“7+4”类机构监管,但队伍编制、执法权等具体问题仍待进一步明确。

广州普惠金融协会监事长罗浩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通知对小贷行业影响很大,意味着全国各地的金融办都要统一标准,未来的牌照标准可能提高。“门槛进一步抬高,会造成牌照价格上涨。目前互联网小贷的牌照价格已经达到5000万。”

不过对于可能造成的“炒牌照”问题,罗浩杰表示并不担忧,“监管加强将堵住‘炒牌照’的漏洞,超过百分之五的股东变更都要经过省金融办批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sharonji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