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小彦:霸气、伤感与无奈

观点腾讯大粤网·艺术频道2017-09-12 15:52
0

大家都喜欢崔健的《一无所有》。香港徐小凤改用粤语再唱,情调却大变,叫《真爱又如何》,颇无奈的感觉,软塌了下来,失去原唱的霸气。于是我想,为什么她会舍弃原先的霸气?香港歌手唱歌以听众为第一,否则就没有收入,所以改编一定要针对香港市场,以迎合市民趣味,绝对不会乱来。这似乎说明香港市民喜欢无奈,不喜欢霸气。想当年,崔健走红中国,唯独南下广州颇为尴尬,若大一个广州体育场,居然观众坐不满,要外省歌迷过来充数,和香港歌星在广州开演唱会,差别实在太大。人家还没过来,广州街头已经在奔走相告了。显然,广州人也属于粤语趣味圈,大概没什么霸气在。

考诸艺术,南北趣味相差颇大,这是事实。以水墨画为例,岭南一带水墨,内里甜俗,讨好人是目标,入眼不够,强为媚眼,才会招人喜欢。我认识南京一位工笔花鸟画家,画各种花卉,比如牡丹,从不画极盛,只画盛开后所呈现的残败,用色也不鲜艳,有意减弱色调,有一种退却的感觉。广州本地工笔画家画花卉,不仅画极盛,而且着色大胆,不艳不用,远远一看,热烈而抢眼。有人把这风格差异归于天气,说南方多晴天,阳光充足明媚且灿烂,北方阴郁,秋冬寒冷,灰蒙蒙一片。但金陵不是北方,而是典型的江南,小家碧玉,婀娜多姿,凭什么他们就知道不画极盛,只画微残?从这一点看,江南是伤感的大本营,广州和香港,情调多是无奈,甚至连鲜艳的色泽,也透着一丝恒久的遗憾在。可能,世俗生活给了这里的人们一个强烈的教训,知道天长地久只是奢望,曾经拥有就已经很好了,别有过多的不切实际的要求。无奈的意思恰恰就是适中,留下一丝怀念,不要过多思量。

霸气、伤感和无奈,塑造了北方、江南和岭南的不同气质,在不同种类的艺术中也能一见端倪。自然,这不过是我的主观想象,估且记下,以求教于读者,是,抑或不是?

杨小彦:霸气、伤感与无奈

杨小彦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导;艺术理论家,撰写有上百万字的专业评论,涉及绘画与摄影等领域;著有《艺术史的意义》、《尚扬评传》、《篡图:作为初级历史的艺术批评》等;同时进行油画、水墨等作品创作,其作品富有东方意绪。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观点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susies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