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生画家苏文乐 用水彩感受澳门夜间

土生画家苏文乐 用水彩感受澳门夜间

28岁的澳门土生葡人苏文乐完成了他第一个个人水彩画展,用水彩画出澳门「夜间」(图片来源:ZA志)

【ZA志】从叛逆、不爱读书,到爱上水彩画、获奖、受人欣赏。28岁的澳门土生葡人苏文乐(Filipe Dores)刚完成了他第一个个人水彩画展「夜间」,完成了他的一个梦想。然而,感到成功和开心过后,他更想寻求新的目标、创作的冲动及不同的风格。

面对自我

走进「夜间」,在每一幅长方形的画作中,看到的是澳门宁静的晚上、无人的街道、夜灯照着的建筑物,带有一种孤独的感觉,令人反思自我,面对自己。

画作的特别之处在于苏文乐用画建筑图则的方法画水彩画,这是受他外公的影响,小时侯经常看着他的外公在家画图则,制作建筑模型,从而开始对建筑图则着迷。

土生画家苏文乐 用水彩感受澳门夜间

Slient Night 2(图片来源:ZA志)

现在他每天都花上六小时来画画,最颠峰时期每天只睡五小时。但是,其实他并非从小就爱上画画。

苏文乐说:「小时候的我很叛逆,不喜欢上课,亦不爱回家,经常晚上和朋友在街上游走。到了葡文学校读书时,才选择美术课,第一次接触艺术,当时是为了容易升班才学了一年绘画,但最后也是留班收场。」

虽然如此,但他对绘画的好奇心从此燃点了。后来,机缘巧合下,同是画家的表哥教他画画,传授他一些理念,再为考入理工学院而自修,经过两次报考最终成功入读视觉艺术专业。

土生画家苏文乐 用水彩感受澳门夜间

苏文乐(图片来源:ZA志)

寻找回忆

「夜间」是苏文乐这4年来画的作品,他表示开始的冲动是源于一场大雨。

「2013年,那时正准备入读理工。有一次因为大雨,没有外出几星期;雨过天晴后,踏出门口,走出街上,发觉我看着的地方和我印像中的有很大分别,我开始发现城市的发展和自己生活的节奏脱了轨,开始想以自己的记忆,小时候成长的回忆来画澳门,开始想找回一些适合的地方或想表达的事情。」

画展有两个作品连续两年参加英国皇家水彩画家协会的年度大展中获奖,其中 「Mario Night」获「John Purcell Paper Prize」,画作是他对儿时玩游戏机Gameboy的回忆。画的背景是澳门一处街景,只要仔细一看,便可见卡通人物Mario和Gameboy融合在墙上。

土生画家苏文乐 用水彩感受澳门夜间

「Mario Night」(图片来源:ZA志)

另一幅「Working Alone」亦在2016年获「The Leathersellers’ Award」,背景是在板樟堂的葡文书局。

土生画家苏文乐 用水彩感受澳门夜间

「Working Alone」(图片来源:ZA志)

然而,为甚么他的水彩画都是夜深人静的澳门呢?苏文乐解释:「以前走在新马路、水坑尾附近的地方,那些店铺都是为澳门人而设,我可以去茶餐厅吃东西、买玩具;但现在去到那些地方,吃的都是面向游客。在这情况下,我感觉生活不到,如果我要去寻回那些记忆,那么必定要在晚上才能感受到,现在想回来,就好像布景板般。 」

苏文乐说,他绘画是跟自己沟通的一种方式。「关于自己成长、发生的事、朋友的去世等等,观众透过自己的观赏,可以有自己的感觉,但我有自己伤感的地方,这样观众未必感受到。」

另一作品「The September after 18 years」,画面是澳门嘉乐庇大桥底。2007年他的葡国朋友被发现伏尸在此,虽然当时满身伤痕,但被指是跳桥自杀,家人朋友都不接受这个说法,尽管葡萄牙的验尸结果显示亡友是被殴打致死,但法院裁定为自杀,上诉多次亦被驳回。

土生画家苏文乐 用水彩感受澳门夜间

「The September after 18 years」(图片来源:ZA志)

成功的失落感

这个画展反应很好,得到不少人认同、赞美,所有画作几乎都卖出了。然而,对于苏文乐,却多了一种失落感。

「经过这次画展,感受到很多人认同,同时压力很大。画展或许很成功,一开始会很高兴,之后有少少失落,因为我感到已经被别人定位,『苏文乐或Filipe 画水彩好叻,是个画家,画澳门的夜景』…… 但是,我不想自己被塑造为某一种类型的人,因为我会不断打破不同的形象、创作风格或自己的兴趣。」

不过苏文乐相信,那种失落感会是一个过程,过一段时间之后,他想重新去找回自己一些目标,找回一些创作的冲动。对他来说,这才是最重要。

尽管如此,苏文乐庆幸他大部分的画作都找到很好的收藏家,是热爱他作品的人。他说:「好庆幸有一班爱钖自己作品的人出现,这才是最值得开心的。」

谈到他最喜欢的作品,他毫不迟疑回答:「最深刻印象是巴士站(作品「Waiting till Morning」),是其中一个最喜爱,因为能做到我想达到的一幅作品。我想令人开始思考:大部分人都坐巴士时,在巴士站,我们可能到等巴士期间开始想象,是思考的时间,想象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或想象身边人的感受、想法,这才是贴近生活的元素。」

土生画家苏文乐 用水彩感受澳门夜间

Waiting till Morning(图片来源:ZA志)

固执的他

固执是苏文乐经常用来形容自己的词,很不喜欢他自己或创作受到限制。「我是个比较固执的人。大一的时候和一位学者聊天,他问我想选择甚么科目,我答教育,因为我认为,就算我选择教育,我一样可以做艺术工作者,但我读教育后,我未必完全有这个资格,但我读是为了它的策略、内容,给自己多学一个事情,为了有更多的方法,为了创作也好,为了人生也好。」苏文乐道。

「因此,我不喜欢被专业性或学术性来限制自己。反而,在不同的地方,我可以学到更多东西。如何灵活利用学到的东西,就可以做不同的事,例如画画的,可以读哲学、历史或其他,没有一个限制的标准。」

快乐X痛苦 = 画画

在展览中设置了一部电视,展示苏文乐其中一幅作品从一张白纸到受人欣赏的画作。他回忆,画每一笔、每一格的过程十分痛苦。但当问他是否会继续「痛苦下去」,他笑言: 「快乐都是建立在痛苦身上!」

土生画家苏文乐 用水彩感受澳门夜间

(图片来源:ZA志)

「一开始画画,很多时候没甚么成功感,因为老师或其他人给的功课或作业都很难完成。但对我来说,就算画不好,应该享受画画过程。我身边朋友都遇到类似问题,就是当别人给意见时,是否要完全跟随,但我认为自己才是最紧要的,自己创作要对自己交待,能做甚么、画甚么,自己最清楚。」

今年刚刚理工毕业的苏文乐想成为全职画家,但知道澳门的市场环境,工作室租金昂贵,很难全职靠创作为生的画家。但是为了令自己可腾出更多时间做创作,苏文乐会尽量选择一些时间比较弹性的工作。

「以我为例,可能听到我的画卖得很好,20万、30万,但那是我四年以来的作品,平均计算下来,其实只有5万一年,再计算我付工作室的租金,其实我没有钱赚。要令别人知道,画作其实不贵,但很难打破一般大众对绘画或艺术的价值观,特别是澳门。」他说。不过,他相信那是无形的努力,去为了日后有机会达成全职艺术家的梦想。

哲学性的思考

连续三年参加英国皇家水彩协会联展之后,苏文乐的短期目标是参加英国其他不同的比赛,期望寻求更多不同的风格,画不同风格的画,有不同发展的空间,亦希望可以透过这方式让自己达到其他地方。他亦正在准备新的创作,而作品中可能已看不到澳门街道、建筑物的身影,而是与哲学「玩游戏」。

「这四年的画作都是关于自己比较感性的作品,虽然用的技术是很冷静、计算很强的元素,但全都是和我的经历有关。之后,我希望以理性的角度去开创一个系列的作品,是哲学性的思考,用逻辑来做创作。未必会有澳门的元素,或者间唔中会见到一个电话亭,但它在不在澳门,已经不重要。」

不平凡的人生

从坏孩子到有名气的年轻画家,苏文乐不觉得自己已经经历很多,因为期待人生应该会经历更多事情,他希望会有一个不太平凡的人生。

「我想做经典。因为如果画画只是为了开心,那么我认为是浪费了人生。我希望能够留在人类记录上,这样想,就不可以求其画,每一张都要尽力去做。我相信我可以做到,虽然轮不到我去定义自己做了甚么,但我知道,如果我求其,或半途而废,我肯定做不到。」

后记

和苏文乐聊天后,看得出他是个喜欢挑战的人,亦即是他经常说自己固执。我认为他的思维方式很正确,不喜欢轻易取得成功,而且成功过后亦不会骄傲,反而推动自己尝试更多不同的东西。他想做经典,名留青史,我相信他会做到,至少已经踏出了第一步,期待苏文乐日后的作品。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wingy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