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好茶来之不易,你别以为那么简单?

三月中旬,受广州朋友之邀,跟他一同去了云南西双版纳。他是做茶叶买卖的,我因一次偶遇而认识了他,也是他把在下带上了嗜茶之路,经他一席点化,自此「弃啡从茶」。不过,论茶学,我还只是「初哥」,所以一有机会,我都会抽时间去找湛哥请教。每次与湛哥茶聚,他都会滔滔不绝地讲解茶的知识和文化,让在下获益非浅。湛哥每年都会到中国各地采购茶叶,而早春三月正好是普洱茶的采茶时节,为了更深入了解茶文化,于是我跟随湛哥到西双版纳采茶去。

西双版纳,位于云南省南部,邻近泰缅边境,大约有二十六个少数民族世居于该地,著名的族群有傣族、白族、瑶族、彝族等。「西双」在傣语里的意思为十二,「版」是千的意思,「纳」是一种田赋单位,所以「西双版纳」意思是十二千块田地。该地亦是现时中国植被最多的地区,著名的植物种类,除了茶树外,还有菇菌类植物,都是人们争相采购的天然资源。三月却不是盛产菇菌的季节,所以笔者没有机会尝到新鲜美味的菇菌美食。然而,在山上却还是有幸尝到当地少数民族的特色美食。在行程的其中一站,我们一行廿人到了易武区一个叫「丁家寨」的地方。湛哥和其他茶商朋友每年都探访丁家寨村民,主要是联谊感情以及采购新茶。那天寨主人为我们的到来准备了一席全猪宴。一头三百磅的猪,现宰现做,做出了各式各样的佳肴;虽然目睹村民把一头大猪慢慢解剖,血淋淋的情景确是有点残忍,但最后看见他们炮制出来「一猪十味」的菜色,实在令笔者大开眼界。况且,很久没尝过如此「无添加」的美食,怎能抗拒呢!

一杯好茶来之不易,你别以为那么简单?

一猪十味(图片来源 : Za志)

一杯好茶来之不易,你别以为那么简单?

(图片来源 : Za志)

茶王普洱

普洱茶,素有茶王之誉,但普洱茶只是一个统称,在普洱家族中,有很多不同的品种,口味可谓各有千秋,但之所以称为「普洱」,皆因古时云南地区茶农采制了茶叶之后,都会先运往「普洱」城,所以人们都把从云南出产的茶叶统称为普洱茶。而古时茶叶要经由「茶马古道」,把茶货运往中国各地,包括广州、香港、澳门等,而贡茶亦会直接由茶马古道送往北京,而普洱茶作为贡品,由清雍正帝开始,传说雍正帝饮过一口普洱茶之后,赞不绝口,于是马上把这茶王纳为贡品。其实明末清初时,在北京的达官贵人都以普洱茶作礼,以显身份出众,但茶马古道最辉煌的时代,也应该是从清雍正帝纳之为贡品而开始;现时在西双版纳还残存着古道的一些遗迹。

广东人对普洱茶的印象,一般都是压成黑实实一块的「团茶」(即是俗称的茶饼),然而普洱茶的制成品还包括散茶、茶膏。但因为散茶不容易携带,所以分销到外地的普洱茶都是以「团茶」为主。而大多人都认为,普洱茶愈陈愈好,因为普洱茶经过发酵,味道会沉淀下来变得淳厚,刚采下的茶叶要马上处理,不然会坏掉。首先是「杀青」,把叶子放进锅里炒,以热力杀死叶子中的霉素,保持鲜嫩的味道,之后要揉团,进一步挥发水份,最后是把茶叶晾晒在阳光下,使其风干。于是,普洱茶就初步完成。笔者今次尝到了普洱新茶的味道,那又全然是另一番感受,对普洱有重新的认知,原来普洱茶不一定是旧的才能喝,只是在不同阶段喝它,味道有所不同,当然愈陈年普洱茶,层次更丰富,好比人生。

茶来不易

在旅程中,笔者曾跟随茶农进入深山采茶。在勐海一个森林中,我们攀山涉走了足足七个小时,才来到山上一个古茶树区。虽然在下平时也惯常运动,但在原始森林里疾走穿梭,还是感到一点吃力,然而,看到茶农们背着沉重的箩筐,辛劳地爬上高树采摘,并背负着收成,穿过山林带给茶商,这种艰辛的工作真的值得我们钦敬。自这次旅程后,笔者对茶又有一番新的体悟,借句唐诗来表达一下,就是「谁知杯中茶,片片皆辛苦」。

一杯好茶来之不易,你别以为那么简单?

(图片来源 : Za志)

一杯好茶来之不易,你别以为那么简单?

(图片来源 :Za志)

云南少数民族做茶农已经有好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然而,茶却没有令他们的生活有多大的改变,筒中原因跟文化、经济有莫大关系。笔者希望与读者分享的是,我们过着便利的生活,但可能直接、间接地做成对其他人的剥削,只是有些群落没有在我们的生活视线中,而被主流忽视了。要知道茶来得不易,我们要好好珍惜每一口茶,同时反思一下我们的生活中,过度消费带来的种种问题。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wingy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