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利国杰

艺术人物腾讯大粤网·艺术频道2016-05-03 13:09
0

艺术家利国杰

利国杰 1979年10月生,青年艺术家、教师。

2004年广西艺术学院版画本科毕业。

2013年广西艺术学院版画研究生毕业,现工作生活于南宁。

联展经历:

2004年,第十届全国美展版画展(成都美术馆)

2006年,第三届北京双年展(北京-中华世纪坛)

2008年,中国当代艺术文献展(北京-墙美术馆)

2009年,中国-蓉城国际美术双年展(成都-蓉城美术馆)

2010年,第十届中国版画年会展(广西艺术学院美术馆)

2011年,香港国际图像艺术节(深圳-关山月美术馆、香港大会堂)

2012年,中国-大同国际壁画双年展(山西省美术馆)

2012年,中国当代美术文献奖(成都-蓉城美术馆)

2013年,第二届中国青年版画邀请展(北京、青岛、深圳、纽约)

2014年,第十二届全国美展壁画展(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2014年,第二届亚洲青年艺术家邀请展(北京-798艺术工厂)

2015年,2015中韩壁画大展(广西艺术学院美术馆)

2015年,2015上海青年艺术博览会(上海国际展览中心)

2015年,“亚洲现场——边界与边缘”艺术展(北京-亚洲现场艺术中心)

2015年,“旋构塔”2015中国青年艺术家邀请展(北京时代美术馆)

2015年,“亚洲现场——个人的现场”艺术展(捷克大使馆、川大美术馆)

2015年,“边沿—前沿”广西当代艺术北京展(北京大河湾美术馆)

2015年,“解语”青年艺术家邀请展(佛山新石湾美术馆)

2015年,“在路上”2015中国青年艺术家提名展(深圳关山月美术馆)

2015年,“亚洲现场——个人的现场”台湾展(嘉南大学美术馆)

2015年,第三届中国青年版画邀请展(青岛美术馆)

2016年,广西当代艺术南宁展(南宁名仕居艺术馆)

2016年,海南国际艺术双年展(三亚美丽之冠)

2016年,繁星计划——青年艺术家国际巡展(树美术馆)

个展经历:

2012年,利国杰的艺术世界2012个展(南宁-广西艺术学院美术馆)。

2013年,寂静的炫丽——利国杰平常随笔绘画个展(南宁-麓涛美术馆)。

2015年,“原”利国杰2015艺术个展(南宁-博雅艺术沙龙)。

部分作品:

艺术家利国杰

2004年《感悟》木刻版画 244cm×610cm五联 印数:3份

艺术家利国杰

2005年《海底世界之一》木刻版画 60cm直径 印数:10份

艺术家利国杰

2010年《龙凤呈祥》木刻版画 244cm×488cm四联 印数:10份

艺术家利国杰

2012《呼唤》木刻版画 122cm×244cm 印数:6份

艺术家利国杰

《马》木刻 244×732cm (利国杰的艺术世界2012个展)

艺术家利国杰

2013年《十二生肖》木刻版画 488×732cm十二联 印数:3份

艺术家利国杰

2014年《母狗——情》木刻版画 60cm×220cm 印数:6份

艺术家利国杰

2015《隔》木刻(可变组合屏风)244×1700cm 利国杰(2015关山月美术馆作品)

艺术家利国杰

《风云纵欲》木刻(2015新石湾美术馆“解语”展

艺术家利国杰

2015《废材》影像、木刻木雕作品(2015亚洲现场艺术空间项目作品)

反思与内省——解读利国杰版画近作

文/雷祺发

在中国绘画门类体系里,版画作为三大画种之一,既是历史的见证,同时也应是当代问题的主要参与者之一。如今,在我们众多当代人(包括版画人)的印象中,版画参与当代性问题思考的力量不及当年,以至于出现诸如“版画滑坡说”、“版画边缘说”与“版画传统背离说”等种种说法。为什么会出现这些说法呢?在我看来,一方面是当代版画自身是否能够实现跨界探索的问题;另一方面则是版画家对当代社会问题是否具有担当意识和自律意识的问题。首先,我们来看当代版画的跨界探索问题。众所周知,版画有别于其他画种一个重要的特征即版画的复制性。这既是版画的优势,但也是版画被受束缚的地方。复制,本雅明在《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一书中,提出“手工复制”和“机械复制”两种复制手段。版画家在面对这一不可回避地问题上,基于不同的认识,版画家(人)会不约而同地进行各自的探索。有的版画家侧重于版画的手工制作过程,其弊端容易走向为技术而技术的后果;有的版画家则不排斥版画的复制性,对版画创作进行大胆延伸,可以是装置作品,亦可以是影像作品等等艺术创作路数;有的版画家则向其他画种进行借鉴,在保留版画这一本体语言媒介的情况下,追求版画的绘画性。无论何种探索,我们都应该思考这三个问题即版画的包容度有多大?版画这一概念是否可以继续存在?版画家身份是否面临消解的可能?在国外,早已不存在“版画”这一说法,直接称之“绘画”,对“版画家”的提法也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艺术家”。我们把视野放回国内,是否有必要同国际接轨,这是我们每位版画家(人)甚至可以说是每个中国画家都要思考的问题。

也由于版画的操作性强和复制性优势等特点,把它延伸于当代艺术创作之中的艺术家也不乏其例。比如徐冰等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同时也有不少是版画专业出身的当代艺术家,譬如方力钧等先锋艺术家。如果版画家一味地把注意力放在版画本身固有的技术改进之上的话,则会丢掉作为艺术作品甚至作为艺术家最为要紧的方面——对当代问题的思考与批判。诚如阿恩海姆所言:“艺术家并不仅仅是表现个人的东西,当他的个人思想感情借助于艺术形式来表达时,就具有了普遍意义。”这也就是笔者将要重点说到的问题即版画家对我们当代社会问题是否具有担当意识也就是我们流行说的人文关怀意识。每个艺术家都可以通过多年的探索,形成自己(鲜明)的风格,特别是在版画领域。作为艺术家的版画家,如果仅仅停留在版画的本体语言追求上的话,那么版画家的作品刻画力度也将大打折扣。当然,版画不可回避地存在技术上的要求,但艺术不等于技术。之所以,笔者说到这个问题,就是希望版画家不要迷恋技术以及版画在技术上的制作过程。虽然,版画技术制作过程会自然而然地给版画家带来手感和快感。需知,无论是油画家、国画家,还是雕塑家、水彩画家等不同身份的艺术家所面对的社会问题是一样的。只不过,各自运用的方式以及解决的渠道不同而已。这就需要艺术家具有担当意识和自律意识。在我看来,利国杰无疑是一位具有担当意识和自律意识的当代艺术家,同时也是一位敢于进行版画跨界探索的当代版画家。

在利国杰的艺术世界中,除了进行版画创作外,还会涉及油画、水彩、水墨、素描、装置等诸多领域。这种“不务正业”的行为为他的版画艺术创作带来丰富养分的同时,也凝聚出作为视觉知识分子存在身份的艺术家理应具有的担当意识和自律意识。不消说,利国杰的版画创作风格,既不是写实性的版画,也不是完全抽象性的版画,而是带有一种抽象表现主义式的版画艺术创作。从近年来,创作的《绮丽幻想》(2011)、《极乐世界》(2011)、《虚张声势》(2011)、《不羁》(2011)、《过海流芳》(2011)、《馨香祝寿》(2011)、《千禧鸟》(2012)、《呼唤》(2012)、《蜂拥而至》(2012)等作品中,可以看出他的版画作品在拥有绘画性的同时,也不丧失版画语言本身具有刀刻痕迹的特点。从众多原版木刻作品中,我们亦可以看到,版画家处理木刻画面的高超能力。既不被版画技术上的要求所束缚,也能够大胆进行探索实验,以此扩宽当代版画表现语言。为了解决传统刻刀方式所带来的机械、单一的弊病,他大胆采用(应该说发明)电动工具进行版画创作,把来自版画技术上的束缚点减低到最小的程度,于此才能够全方位地投入到艺术创作之中。既解决了技术上的心理负担,也进一步释放了自己的艺术创作思想。在利国杰看来,以刀代笔,捏刀向木,放刀直干,把生命刻在艺术里。在板的自由领域里充满有血有肉的力之美,是沿着这纷乱的世界的心迹独白抑或是对梦回何处的执拗追问,在纯净极简的黑与白之间,让拥有着强烈的对比与反差形成的冲击力与张力的精神气质挣脱牢笼。从具体解读利国杰近年来的黑白木刻作品,以我观之,认为他在艺术创作过程中,是一位少有敢于突破常规的当代版画艺术家,无论是在题材上,还是在技法上无不如此。比如,2011年、2012年分别创作的《虚张声势》、《极乐世界》、《绮丽幻想》、《千禧鸟》、《呼唤》、《蜂拥而至》等作品,艺术家希望观者不要被太过具体的物象给牵引住,使得缩小读者的视线欣赏范围,从而,影响我们的整体思维判断。这就为什么在他的画面中,我们找不到画面中心点的原因所在。我们会不停地游离在他所表现的黑白木刻艺术世界之中,让人若有所思的同时也会有莞尔一笑的时刻,即便是一些植物摄入在题材创作之中,但终究给人的感觉是不轻松的。在表现的过程中,他警惕自己走向为技术而技术的危险。而是,凭借着自己在多方面(油画、水彩、水墨、素描)修炼出来的功底和认识克服来自版画本身创作上的束缚。与此同时,我们明显可以看到近年来艺术家创作的作品更加“放纵”自己的情绪,刀法也不像以前那样刻意追求整齐感。“绘画性”是我认为其作品最大的特点之一。在“点、线、面”相交呼应中呈现,既保留版画的韵味,也兼具绘画书写性。我不知道,作者是否吸收过毕加索、米罗、马蒂斯等艺术家的艺术养分,但我却从中看出有以上西方现代艺术家的影子。

从我们之间的交往作进一步看,可以说利国杰对艺术对生活对人生的思考和认识都很不简单。他对艺术可谓虔诚,近乎到了一谈论到艺术双眼就发亮的地步。可以说,利国杰从事的不仅仅是艺术,而是在叩问生命与艺术之间的关系。更可贵的是,他的这种体悟不局限于个人,而是很自然而然地延及当今这个纷乱的世界与丧我性之间的关系。这可以从他的近作中得到确切印证。那种寻找自我生命突围的毅力毫无保留地展现在刻刀行走之中。说实话,读他的作品很难使人轻松起来,既不是水彩一般的抒情,也不是油画那样的韵味,而是有一股正能量在张扬、弥散,由内向外,形成一种张力,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其作品中感受到一种冲击力的原因。在这种强烈地个人风格背后却隐藏着艺术家的担当意识和自律意识。假如一个艺术家思考的问题始终停留在个人得失之上,至多是个会画画的人,而不是真正的“版画家”或“艺术家”。自律意识使得他知道自己的人生目标和定位;担当意识则清醒地告诉他艺术不单单是玩技术,也应当成为艺术家对当代社会问题思考的主要方式。

当今时代,是一个资本和权力共谋的时代。面对国内版画市场的冷热不均之状,一方面是复制限量版画的盛行;另一方面却存在原创版画备受冷落的现象。希望有志于当代版画艺术的版画家能够走出自己那一狭小的地盘,不应该迷恋传统、固守传统。英国学者汤因比曾说过:“我们生命的意义在于创作性。”这对于利国杰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既要强化技术,也要强调艺术性。

为此,为的是寻找当代版画各种输出渠道的可能性。

少见的一道风景

刘新

利国杰,绰号阿蛇。为什么这么叫?我没细问过。但我能感到这个人及绰号里包含的超常特质。 从外貌,言行,状态,到作品,阿蛇确有我们在平常人那里看不到的一种特质,这种特质很难用“艺术家气质”或 “与众不同”来概指,唯有近距离的感受和见识他的绘画气场后才感知到这种特质的具体魅力。 阿蛇画画,和画出的画都不是常态,而且很远离常态,其状总有一股生猛坚涩的气味,是一种没经过修饰、放笔直干的敢为痕迹。木刻和水彩都仿佛是另一个文化系统,另一种教养熏染出来的绘画,亲临他作画现场的人往往会看得目瞪口呆、热血沸腾,跃跃欲试,过足眼瘾。反观他,倒是一脸的正常,憨笑纳言,似乎你们觉得的诧异、好奇,在他那里就应该是这样的。

很多人都有这种体会,跟他外出写生,比邻而站,围观者都好奇于他的长相和狂态,把阿蛇的背后两周围个二三层,好奇心、赞扬声交织一起,让身边的同行备受冷落。也许,村民对画画人的模样、状态是见过的,但没见过阿蛇这样疯狂的行动画家和这样铺张的画画方式,也没见过好端端的一处风景,愣是给这位画家画得面目全非的 “怪相”。阿蛇画画不计利害、功名,朋友们戏言,阿蛇喝粥都要画画的。他的单纯、一根筋似乎与生俱来,对画画这挡事儿的热爱、较真超乎平常,一入画境就不按常规出牌,刻版画、画色彩、搞装置都是这样。可用激情横溢、才情冲天来形容。阿蛇为人谦和、本分,勤劳;为艺纯 粹、冲动,用情,甚至勇往直前,不左顾右盼。

我教书多年,利国杰这道风景太少见,可遇不可求。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susies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