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教育,其实是放弃教育

朋友给我发来微信,告诉我在昨天的聚会上,她3岁的宝宝执意不坐婴儿椅,朋友苦口婆心从“你不坐会摔下去”到“坐餐椅的孩子是最棒的”,耐性耗尽,孩子却变本加厉变成了又哭又闹。事情以朋友大发雷霆结束,一顿饭也吃得不甚愉快。

朋友跟我抱怨,现在的孩子物质是不成问题了,教育起来却好难啊。

我说,那你回家后有没有跟宝宝聊?

她说,聊啊,我说宝宝啊,虽然妈妈揍了你,但妈妈也好难过,妈妈也是担心你吃饭不安全啊,妈妈很爱你的。

我说,下次就让他跟你们坐在一起嘛,其实没那么危险,但那顿饭会吃得很开心。

她说:这怎么行!

思想学家卢梭曾说过,3种对孩子不但无益反而有害的教育方法是:讲道理、发脾气、刻意感动。可惜千百年过去,我们依旧纯熟地运用着它们。

教育孩子的时候,我们已经站在了道理制高点,我们用成人世界的规则和逻辑,却很少顺着孩子的眼睛,真正去理解他的想法,解决他的困惑,成全他的渴望。

把教化当做教育,这样的教育,不如放弃。

我们应该顺应孩子的喜怒哀乐

3岁以前,孩子本身处在认知矛盾中,意识中的自己还可以掌握世界,但现实中他们连指挥父母都做不到,他们弱小而天真,我们却常常不自觉把他们放在成人的标准里,指责他们“无理取闹”、“没事找事”、“喜怒无常”。

电影《驯龙高手》里,部落统领伟大的斯托里克靠武力驯化了无数猛龙,但对于传说中最强大的“夜之怒龙”他束手无策。他的儿子小咯咯常常幻想自己可以像父亲一样驯龙,但每次出征都因为力量弱小沦为笑话。

一天,他邂逅了“夜之怒龙”,慌乱过后,他惊讶发现对方只是只受伤的龙宝宝,心有怜惜的他不知不觉放下所有驯龙规则,帮它疗伤、陪他玩耍,温柔以待,甚至陪他落泪,奇迹出现了,“夜之怒龙”成为他最好的朋友和侍卫,成为他专属的“无牙”。

我们要面对的孩子,既是对世界有自己独特理解和感知之道的小咯咯,更是看似张牙舞爪,实则索求加倍关爱的龙宝宝“无牙”。不妨适当地放弃逻辑,相信感觉,因为爱和尊重,是抵达他柔软内心的唯一路径。

我们应该顺应孩子的兴趣爱好

今年日本票房冠军《垫底辣妹》讲述一个边缘女生逆袭的故事。耶加终日浓妆艳抹、沉迷吃喝,到了该升学的时候,却只有小学四年级的水平。面对这样的孩子,补习老师坪田暗自决定将计就计。

坪田老师说,日本第一私立大学拥有帅哥最多,让耶加把它当做高考志愿。

坪田老师的补课规矩是,每做错一道题目,就要当众卸一道妆,大惊失色的耶加连夜挑灯夜读。

坪田老师用耶加最喜欢的漫画《幽游白书》来讲解历史;在她快放弃的时候鼓励她:虽然答案都错了,但答得很有创意。

电影中的耶加最终考入了日本第一私立大学,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你看,一个将近成年的孩子,尚渴望顺应她的爱好,以激发她内在的热爱和动力,何况我们面对的,是连话都说不清楚的孩子?

我们应该顺应孩子的认知高度

印度电影《地球上的星星》中,8岁的男孩伊夏拥有一切让老师头疼的特质:听不懂最简单的指令,面对任务他的大脑自动开始神游,穿衣服都比别人要慢出一倍时间。所有人都嘲讽他,只有老师RAM读懂他的焦虑。RAM的处理方式是, 放弃所有的强化和灌输,允许一切事情都放慢节奏。

单词背不出,慢慢背;数学做不出,慢慢来;他甚至观察到他换衣服时候尖叫,是因为衣袖太紧,他无法抖落的无助和恼怒,RAM一边示范如何先解扣,一边注视着他的眼睛,避免他分神——只是换衣服而已,当然可以慢慢来。

在电影的最后,伊夏让大家恍然大悟,原来他是天才,所有才有一些与众不同的表现。当他画出一幅宁静而绚烂的图画时,观众们流下了眼泪——那是一朵在枯萎边缘的花朵,重新绽放的光芒。

很多时候,我们想教育孩子,是因为我们自认为比孩子更懂得这个世界,但其实,关于这个世界,不是孩子不懂,而是我们不懂。

他们凝神于窗外,因为他能听得懂鸟儿的交谈;他们放肆地奔跑,感受得到风的速度和温度;他们不按要求乱涂一气,因为那样的线条更让他们自由。

他们是独一无二的星星,我们所执着的教育,无情加上了限制和枷锁,让他们慢慢熄灭了自己的光芒,最终归于成人世界的平庸。

来源:中华教育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